《黃花崗雜誌》第五十一期正體版 / 简体版

 

倒共民主大革命之我見

 

(大陸)王子軒

 

一直以來,辛灝年教授的巨著《誰是新中國》、辛教授的一系列演講、以及黃花崗系列雜志,澄清了歷史,鮮明指出了重建民國才是最能凝聚人心、最能實現民主統一、最能减少動蕩的民主道路,對中國大陸的民主思潮起到了不可估量的引領作用!

欣聞中國現代史研究所改組爲光復民國(大陸)工作委員會,筆者爲之振奮不已!相信貴會必將爲中國即將到來的倒共民主大革命貢獻巨大能量!

當然,法輪功群體對中國大陸的民主事業也是居功甚偉,沒有他們研發傳播的翻墻軟件,大陸網民是不可能接觸到包括大紀元在內的衆多自由媒體的,也不可能閱讀、觀看到辛教授等人的著作和視頻,也不可能會有汹涌澎湃的「民國熱」。

下面筆者分五個方面談一下對即將到來的倒共民主大革命的見解:

第一,中共自恃暴力,視國有爲黨有,視百姓爲犬馬,予取予求,肆無忌憚,恣意妄爲,毫無制約,已經走向一個前所未有的經濟大崩潰。

關於這次經濟大崩潰,大陸論壇裡已有無數帖子加以闡述,大家的一致看法是:在美國經濟復蘇、美元升值的國際背景下,在大陸製造業和房地産業逐漸崩潰,外資和民資持續出逃的國內背景下,中共爲了延緩經濟崩潰,一直在不斷地拋售美元,縮减美元儲備,死保挂鈎美元的僵尸匯率,拒絕人民幣貶值。但中共的美元儲備是有限的,匯率早晚會崩塌!那時人民幣將會急劇貶值,惡性通貨膨脹隨之而生,導致經濟大崩潰!

近年來中共政府大量徵佔農地,耕地污染加劇,農民種田意願低,中國已經從傳統的農業大國淪落爲糧食進口大國。2014年,中國糧食自給率已經跌到87%

經濟崩潰之後,大陸一定會出現恐慌性的屯糧熱潮,從而導致糧食危機!

中共不是傻瓜,他們已清楚地認識到經濟崩潰的必然性和發生糧食危機的必然性。對經濟崩潰他們用盡手段也只能拖延而無法阻止,對糧食危機他們却有「又便宜又實惠」的「高招」,爲了預防糧食危機,連原本退運的轉基因玉米都批准進口!而且還變本加厲地要進行「科學普及」!反正是給「屁民」吃的,他們根本無所謂!他們根本不管「屁民」死活!

單單進口「價廉物美」的轉基因食品,中共還覺得不保險,還不能預防糧食危機,於是又大張旗鼓地搞起了土豆主糧化。按中共的一貫「德行」,筆者不得不「惡意」地得出以下結論:這是要拿同樣「又便宜又實惠」的高産轉基因土豆填充「屁民」的肚子!

中共爲了保黨,已經不擇手段到了歇斯底里的地步!他們多在位一日,我中華民族便多遭受一日荼毒。長此以往,中國必成人間地獄!

筆者决非危言聳聽,大家可以去看網上的警世雄文《中國大物理》。

此文明確指出:中國經濟增長的實質是通過毀滅性消耗社會資源和自然資源實現賺取美元、吸引美元外資。 在中國經濟增長的情况下,中國的自然環境和農業加速崩潰,讓一切都變成「空中樓閣」。 在未來,中國不僅將面臨社會崩潰的問題,還將面臨自然環境和農業崩潰帶來的大饑荒和人們之間的相互殘殺。在1930年代的蘇區和1958年「大躍進」之後,中國曾出現農業崩潰,導致相應地區的大規模人口死亡。而未來中國在農業和環境崩潰的共同打擊下,將經歷人口的空前死亡——這就是「中國大物理」。

筆者認爲,爲了民族的前途和未來,我們應使經濟崩潰儘早發生,從而儘早結束中共統治,避免糧食危機以及「中國大物理」。

在此,筆者强烈呼籲大陸同胞,爲了自己,爲了民族,爲了未來,拿出自己的積蓄去銀行兌換美元現鈔!

換美元,抗通脹!換美元,促崩潰!換美元,倒中共!

大家不要把美元存在銀行,因爲中共保不住匯率時絕對會無耻地强制結匯!

 

第二,經濟崩潰之後,革命應運而生。

古人說的好: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國人過慣了豐衣足食的日子,如何能忍受經濟崩潰時節衣縮食甚至忍饑挨餓的痛苦?再能忍的人也有底綫,筆者認爲經濟崩潰就是絕大多數國人的底綫。

届時,只要廣大革命志士挺身而出,廣泛宣講中共的真實歷史,闡明惡劣現狀都是中共的惡政所致,闡明只有革命才能解救民生、實現民主的道理,闡明只有實現民主,才能主宰政府、藏富於民的道理,講述繼續忍耐的悲慘未來(即「中國大物理」),大家就會達成如下共識:當下之痛已是切膚之痛,繼續忍耐,便是等死!忍無可忍,不可再忍!只有轟轟烈烈地進行倒共民主大革命才是活路!

到那時,國人便不再懼怕中共的暴力威懾!

正如歌曲《我是中國人》所唱:「不到最後的關頭,决不輕言戰鬥,忍無可忍的時候,我會挺身而出!」

時勢造革命!

需要特別指出的是:革命興起之時,便是國人對中共的長期積怨總爆發之時,革命組織者要導引這股積怨向合理的方向爆發,籍此實現革命的徹底性,而避免暴力行爲的濫用。

 

第三,筆者分析一下即將到來的倒共民主大革命的主體階層。

據網文分析,大陸社會可分爲七個階層,分別是:

一.頂層及最上層,階層人數總計約0.00015億。

政治資源掌握者:副省部級以上(含退職,下同),大軍區副職以上,合計約5000人。

經濟資源掌握者:資産5億元以上,約2000人。

本階層全部爲城市家庭。因本階層人員年齡偏大,基本無未婚子女,戶均人口取2.2

注:家庭指「父母及未婚子女」。城市家庭戶均人口約3,農村家庭戶均人口約4,大陸總人口取15億。

  

二.上層,階層人數總計約0.0075億。

政治資源掌握者:正副市廳級以上,部隊正師職以上,合計約11萬。

經濟資源掌握者;資産5000-5億或 年收入300萬以上,合計約16萬。

本階層全部爲城市家庭。因本階層人員年齡偏大,基本無未婚子女,戶均人口取2.8

 

三.中上層,階層人數總計約0.065億。

政治資源掌握者:副縣處級以上,部隊正營級以上,合計約135萬。

經濟資源掌握者:資産1000-5000萬元 或 年收入80-300萬,合計約90萬。

一綫城市的高級商品房,高級私車購買者的主力軍由本階層人群構成。

本階層絕大部分爲城市家庭。戶均人口取2.9

  

四.中層,階層人數總計約0.73億。

政治資源掌握者:副科級以上,部隊正連級以上,合計約800萬。

經濟資源掌握者:資産150-1000萬元 或 年收入15-80萬,合計約1650萬。

本類經濟資源掌握者人數超過政治資源掌握者人數。

一綫城市的商品房,二綫城市的高級商品房,中級私車購買者的主力軍由本階層人群構成。

本階層大部分爲城市家庭,極少數爲沿海富裕地區農村家庭。戶均人口取城市平均3。 

 

五.中下層,階層人數總計約2.2億。

本階層已基本不掌握政治資源,故僅討論經濟資源。

資産50-150萬 或年收入5-15萬,合計約7000萬。

普通公務員,廣義上的小白領均屬這一階層;部分技術工人、行政事務人員、事業單位工作人員、富裕農民也屬於這一階層。

本階層人群廣泛分布於直轄市,省會城市,地級市,在部分縣級市、鄉鎮、農村也有出現。

本階層大部分爲城市家庭,少部分爲農村家庭。戶均人口取3.2

 

六.下層,階層人數總計約5.2億。

本階層人群已完全不掌握政治資源,故僅討論經濟資源。

資産15-50萬 或 年收入1.5-5萬,合計約1.5億。

新畢業二三類大學的大學生、部分技術工人、行政事務人員、事業單位工作人員、普通工人、部分農民及農民工、沒什麽積蓄的雙職工退休家庭屬於這一階層。

本階層人群廣泛分布於各級城市、鄉鎮及中等以上農村,部分貧困農村也有出現。  

本階層城市農村家庭較爲平均。戶均人口取3.5

 

七.底層,階層人數總計約6.8億。

本階層人群已完全不掌握政治資源,故僅討論經濟資源。

資産0-15萬 或年收入0-1.5萬,合計約1.7億。

城鎮失業、半失業人員、部分農民工、大部分農民屬這一類。

本階層農村家庭爲主。戶均人口取4

 

筆者保守分析:

一、二階層人群屬於權貴階層,三階層也大多屬於依靠中共權力發財致富的既得利益者,這三個階層的絕大多數人只會成爲革命的阻力,極少數人或許會取中立態度,幾乎不會有人參加革命。

四階層的人生活條件較爲優越,反共者甚少,可忽略不計,中立者與反對革命者佔絕大多數,權且按各按一半計算,即反對革命的人數爲0.365億,中立人數爲0.365億。

需要指出的是反對革命的官員是可以通過「貪腐特赦」、「去黨留政」來分化爭取的,詳見後文。

五、六階層與中共權貴無涉,而且大多接受過民主思想的洗禮,是網民的主體,必將成爲倒共民主大革命的主要力量。這個群體合計人數爲7.4億,估計至少會有1.4億人因失業、還不起房貸、償革命夙願等原因而投身革命,剩下的絕大多數人也會支持革命或取中立態度,反對革命的只是極少數。

七階層,也就是底層人群,人數爲6.8億,包含城鎮失業、半失業人員,部分農民工、大部分農民。

其中「城鎮失業、半失業人員」之中將會有很多人毅然投身革命,估計人數至少有0.2億。

 「部分農民工、大部分農民」文化素養較低,受民主思潮影響很小,受中共党文化影響則很嚴重,而且在經濟崩潰時他們仍能以田爲生,延續本就很低的生活水平。因此筆者認爲,在革命初期,他們的革命意願不高,大多數人不會參加倒共民主大革命,甚或會有敵對情緒,但只要革命者充分宣傳中共的種種惡政,宣傳革命將會給他們帶來的切實的好處,他們至少會取中立態度,而且隨著革命的進行,宣傳的深入,他們的思想覺悟也會突飛猛進地提高,進而支持革命,參加革命。在革命初期,在這些人中勇於參加革命的,將是失地農民、農村訪民等受中共欺壓最嚴重的人,估計參加人數至少有0.2億。

綜上統計,在革命初期,參加革命的總人數至少爲1.8億,支持革命和中立的最多有12.765億,反對革命的最多有0.43765億。

從人數對比來看,革命者佔盡優勢。

當然,軍警是否支持革命或中立對革命的成敗有决定性作用,這造成了革命成敗的不確定性,但我們有理由相信大多數軍警早已是身在曹營心在漢,對中共統治早就不滿,一旦革命爆發,他們便會投到革命陣營中來,剩下的軍警也有很大可能被說服,採取中立的態度。

必須承認的是,世上沒有必勝的革命,我們也要做好失敗的打算,失敗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一蹶不振,從此放弃革命。我們應以中山先生爲榜樣,學習他百折不撓的革命精神。

需知:世界潮流,浩浩蕩蕩,民主必勝,專制必亡,只爭來早與來遲!

在此以《國父紀念歌》(戴傳賢詞 黎錦輝曲)勉勵大家:

我們國父,首創革命,革命血如花。

推翻了專制,建設了共和,産生了民主中華。

民國新成,國事如麻,國父詳加計劃,重新改造中華。 

 

三民主義,五權憲法,真理細推求。

一世的辛勞,半生的奔走,爲國家犧牲奮鬥。

國父精神,永垂不朽,如同青天白日,千秋萬世長留。 

 

神州鼎沸,國步艱難,禍患猶未已。

莫散了團體,休灰了志氣,大家要互相勉勵。

國父遺言,不要忘記,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寫到這裡,筆者做一個結論:這次倒共民主大革命是一次自下而上的革命,革命的目標是使竊政者下臺、竊利者還債、殘民者伏罪,實現軍隊國家化、官員民選化、人民自由化。

 

第四,筆者簡單談一下如何革命。

據筆者所見,到目前爲止,立足於當前大陸社會現實的革命方略共有兩個,一是李一平、成斌麟所著《變局策》一書(可從禁書網下載),二是辛教授所著《十大方略與去黨留政》一文(見《黃花崗》第49期)。

筆者將二者結合,談一下革命過程:

1.        有志倒共的革命者要立足於本地,建立自己的社交小圈子,圈內成員再通過各種方式結識反共人士建立自己的小圈子,如此不斷擴展,建立無數個無領袖丶無章程丶無機構丶無名稱、有共同目標丶有相似道路丶有互信互助丶有分工協作的小圈子;

2.        各地的小圈子依照合法丶低調丶分散的原則,秉持「不鳴則已,一鳴驚人」的原則,等到經濟崩潰、民怨沸騰之時,便在本地迅速聯合組建革命團體,而後各地革命團體互相聯絡,達成約定,於同一時間在本地進行大規模的民衆動員,進行遍地開花的地方革命;

3.        以「去黨留政」、「貪腐特赦」爲號召爭取政府官員的倒戈,建立臨時性的地方新政權。這種政權有三種情况:其一,政府官員無人倒戈或倒戈失敗,革命民衆佔領政府,顛覆政府,組建以革命者爲主,以「去党」官員、社會賢達等優秀人物爲輔的新政權;其二,地方官員成功「去黨留政」,組建以「去党」官員爲主,革命者、社會賢達等優秀人物爲輔的新政權;其三,「去黨」者和革命者不相伯仲,雙方與社會賢達等優秀人物共同組建聯合政權;

4.        以强大民意感召軍警,以「去黨留軍」、「貪腐特赦」分化軍警,使其拒絕鎮壓甚至投誠;

5.        各地呼應,迅速聯合,形成全國性的臨時新政權,最後聯合西方民主國家對中共進行分化,與中共殘餘政權和談,統一全國。

有必要指出的是:一些地區的革命有可能遭遇强硬鎮壓。果真如此的話,革命團體不要意氣用事,不要以卵擊石,應認清形勢,及時組織革命民衆撤退、逃散,而後暫時蟄伏,以圖後舉。

 

第五,筆者詳細談一下革命的幾個要點,供大家參考。

1•如何阻止軍警鎮壓?

其一,革命民衆可携帶露天熒幕等設備,對軍警播放六四屠殺、活摘法輪功人員器官、紅色家族侵奪國有資産等視頻,揭露他們所捍衛的政權實爲法西斯邪惡專制政權;

其二,通過播放視頻、理論分析等方式,闡明只有結束中共統治,實行民主制度,才能真正解决上不起學、看不起病、買不起房、霧霾、地溝油、轉基因、瘦肉精、毒奶粉、貪腐、强拆、藏獨、疆獨、臺獨等社會問題、環境問題;

其三,以中外歷史爲證,正告他們:革命縱然一時失敗,日後必然捲土重來,專制縱然勝利一時,終逃不出覆亡結局。鎮壓革命之人,最後必遭審判、清算;革命成功之後,國民福利待遇必然大大提升,他們的待遇自然也會大大提升,家人的待遇也會大大提升。不管爲自己還是爲家人,都應支持革命,最起碼也應中立;

其四,大力宣傳「去黨留軍」、「貪腐特赦」,促成軍變。

2•各地臨時性的地方新政權應求同存异,以倒共爲共同目標,制定各自的《革命時期臨時約法》(下文簡稱《約法》)。

所有《約法》理應有下列共同內容:

其一,堅决剝奪中國共産黨的執政地位,解散各級中共組織,宣布其爲非法組織,反抗者視情形予以訓誡或羈押;

其二,判定中國共産黨爲非法政黨,剝奪中共黨員的被選舉權(要享受正常權利,只需公開退黨即可),並開除不願退出中共的公職人員;(注:筆者認爲,在革命時期,爲防止中共勢力反撲,應堅决對其取締。對中國共産黨的最終判定,取决於全國革命成功、新法頒行之後的全民公决。而且即使公决結果是允許共産黨存在,共産黨也必須依新法進行自我改造。)

其三,任何人不得組織或參與反對革命、復辟專制的活動,否則依法予以訓誡或羈押,武裝叛亂、危及人命者可予當場斃殺;

其四,對貪腐實行特赦,並對官員財産進行公開;

其五,切實保護被羈押者的人身權益,其罪留待全國革命成功後,依新法而决;

其六,廢除「中華人民共和國」國號(暫以「中國」爲國號),國旗、國歌亦廢。允許宣傳新國號、國旗、國歌的行爲,但暫不啓動制定程序。新國號、國旗、國歌留待全民公决;(注:廢國號、國旗、國歌乃革命之必需,暫不制定新國號、國旗、國歌則是避免國家分裂之必需。)

其七,暫且維持中共法律的執行,但更改其名稱前綴「中華人民共和國」爲「中國」,並對一些觸犯人權、不合公義、不合《約法》的法律或法律條款,進行凍結或修改,例如《人口與計劃生育法》;

其八,規定媒體有宣傳革命的義務,新政權有權徵用其部分節目或版面用於革命宣傳。但須嚴格界定新政權的具體權限,防止新政權濫用職權,禁錮媒體。

筆者針對第四點細講一下:

筆者認同辛教授「建立各級國民基金組織,制定對前黨政貪腐官員及其貪産的處理辦法」之策,同時認爲革命時應對貪腐實行特赦,設定一個貪腐免罪金額。

大陸官場無官不貪早已是人盡皆知的社會現實,若對貪腐毫不寬容,必然導致巨量官員及其家屬反對革命,其人數可達千萬乃至數千萬。

很顯然,爲了革命的順利進行,爲了革命的成功,爲了達到革命力量的最大化、反對力量的最小化,必須對官員的貪腐行爲實行一定程度的赦免。

由於各地經濟情况、人均收入情况參差不一,貪腐免罪金額也需因地制宜,不必强求一致,可在革命時群策群議商定,但需獲得本地絕大多數革命民衆認可(未參加革命者視爲弃權)。

「貪腐特赦」只針對參與革命、支持革命、勇於「去黨」者,其中貪腐金額低於免罪金額者不受法律追究,高於免罪金額者只需在革命成功後交出高出部分即不受法律追究。

反對革命者有腐必究,無腐亦囚,以防其反撲革命。其罪留待全國革命成功後,依新法而决。

此外,「貪腐特赦」只針對革命之前的貪腐行爲,革命時期以及革命之後産生的貪腐行爲,概不免罪。

「貪腐特赦」和「去黨留政」,都應該在革命之初便鮮明地加以宣布,以儘快瓦解中共官員的抵抗心理。

值得特別指出的是:全國革命成功之後頒布的新法,不可以任何理由否認「貪腐特赦」的合法性,不可追奪官員的免罪貪産。若如此,則是出爾反爾,剝奪了革命的正義性,同時也是在逼反那些官員。

某地革命成功之後,應立刻實行官員財産公開制度,以鞏固革命成果,穩定民心,化解民怨。要核定官員財産,沒收參與革命、支持革命、勇於「去党」的官員超出免罪金額的貪腐財産,沒收反對革命貪官的所有貪腐財産,並將詳細情况公之於衆,接受民衆監督。

某地革命成功之後,如由民衆舉報、財産清查等途徑查知官員貪腐之外的犯罪行爲,暫予羈押,留待全國革命成功後,依新法而决。

可以預見的是,中共中央政府的高官必然是革命的死敵,爲避免他們做出喪心病狂的事情,他們的貪腐免罪金額可特定。他們如能弃暗投明,可减免他們以前之罪。他們如能倒戈一擊,發動政變,還政與民,可特赦他們以前的所有罪行,甚至免罪金額設爲無限——即保留他們現有所有財産。該金額如何設定,能否設爲無限,以及是否可特赦所有罪行,由全國性的臨時新政權决定。

當然,如果革命形勢甚好,中央高官處於四面楚歌之中,自不必再對他們「另眼相看」,按普通官員對待即可。

有必要警惕的是,中共中央政府如發生政變,極可能産生袁世凱式的人物。全國性的臨時新政權必須保衛革命果實,絕不可使全國最高領導權落入此類人之手!

3•預防革命中有可能出現的不良現象。

首先,應預防革命志士及「去党」官員爭權奪利互相傾軋的現象。筆者認爲可按照辛教授第六方略加以解决,即由「協調委」和「自約」組織予以監督。

其次,應預防「精英」人物竊權獨裁的現象。筆者認爲應制定集體决策制度,凡遇重大事項,要由政府有關官員和「協調委」召開集體會議,産生决策。若政府官員獨斷專行,或能力低下,「協調委」有權罷免其職,推舉能力突出者代之,但對去職者應妥善安置。

在此,筆者結合《變局策》所言,正告廣大革命志士和「去党」官員:

第一,諸位縱然做不到淡泊名利,至少也應取之有道,恪守公義。中共未倒之時,一切均應以團結倒共的革命大局爲重。若因爭一時之名利而致革命陣營分裂,絕非智者所爲。若因此導致革命失敗,更會留下一生的污點,後悔莫及;

第二,中共倒臺之日,方是大展拳脚之時,中央政府有大量官缺等待著你們,要把眼光放遠。况且就算不做官,也可以爲革命立功,比如散發革命傳單,播放宣揚革命的露天電影,進行各種講演……民衆的眼睛是雪亮的,莫因一時之爭造成政治污點,而致自毀前途;

第三,革命之時,一切官職都是暫時的,一切榮耀都是浮動的。正式官職最終要由民主選舉而定。官大,風險也大,如做得不好,有前功盡弃之患;官小,風險也小,如做得好,有集腋成裘之幸。正確策略應是:脚踏實地做事,步步爲營立功,水到渠成做官;

第四,中國是個大國,需要很多革命者投入才能把全國各地的民衆都動員起來。

某地革命成功之後,應該迅速向周邊未發生革命或革命失敗的地區擴散革命。廣闊天地,大有可爲,何必坐守一地,自縛手脚?

.關於「去黨留媒」。

筆者認同辛教授的相關論述,但想加以補充。

大陸所有媒體都是中共的喉舌,遵循「順共者興,逆共者汰」的媒體潜規則,所有媒體人都必須順從中共的「旨意」,維護中共的利益。

舉一個例子:貴州平塘藏字石明明是六個字「中國共産黨亡」,所有國內媒體却异口同聲地只說有五個字「中國共産黨」,對第六個「亡」字視而不見,甚至肉麻地稱之爲「救星石」。不只媒體如此,當地景區也是如此,甚至還有人在這顯現「中國共産黨亡」的巨石之前重溫入黨誓詞。

這不就是現代版的《皇帝的新裝》嗎?

掩蓋事實的媒體人當知羞耻,那些宣誓的人當知羞愧!

在歷史機遇到來時,廣大媒體人應當勇敢地「去黨留媒」,洗刷往日的耻辱,挺起胸膛,拋弃「馬列子孫」的「面具」,重做中華兒女!

我們盼望「去黨留媒」,但也無法保證所有媒體都會「去黨留媒」,而且必須防範媒體裡面中共勢力的反撲。因此某地革命成功之後,應及時督促當地所有媒體「去黨留媒」,並留駐相應的監督力量,確保其遵守本地《約法》,防其爲中共張目,並對參與或支持「去黨留媒」者視其行爲予以褒揚、升職等獎勵,對反抗「去黨留媒者」視其行爲進行訓誡、辭退等處罰。

媒體是否私有化,留待全國革命成功後,依新法而决。

革命時期,所有媒體皆應依照本地《約法》,爲革命宣傳活動留出足够的節目或版面,充分起到宣傳革命、宣揚民主、揭露中共惡政、廣攬民心、瓦解軍警鎮壓意志乃至促其投誠的作用。

臨時性的地方新政權也應深刻認識到媒體這個中共賴以維護專制統治的「筆杆子」的巨大作用,善加利用,同時嚴守《約法》規定的權限。

.關於「去黨留軍」。

筆者認同辛教授「去党留軍」的方略,但想加以補充。

「去黨留軍」之時,也應實行「貪腐特赦」,並且應該在軍變之初便鮮明地加以宣布,以儘快瓦解軍官的抵抗心理。

鑒於軍隊這個國家最强暴力的特殊性,爲儘量保證軍變覆蓋所有軍隊,爲儘量保證軍變時能爭取到絕大多數軍官的支持,爲儘量使絕大多數軍變能够成功,軍官的貪腐免罪金額應高於民政官員的貪腐免罪金額。

軍中「貪腐特赦」只針對參與軍變、支持軍變、勇於「去黨」者,其中貪腐金額低於免罪金額者不受法律追究,高於免罪金額者只需在軍變成功後交出高出部分即不受法律追究。

反對軍變者有腐必究,無腐亦囚,留待全國革命成功後,依新法而决;武裝對抗軍變者,軍變人員審時度勢,便宜行事,但應秉持慎殺原則,盡可能「暫予羈押,留待全國革命成功後,依新法而决」。

此外,軍中「貪腐特赦」只針對軍變之前的貪腐行爲,軍變時期以及軍變之後産生的貪腐行爲,概不免罪。

某軍軍變成功之後,應立刻廢除中共軍規,制定《革命時期臨時軍規》,新軍規應有下列內容:

其一,堅决剝奪中國共産黨的掌軍地位,解散各級中共黨組織,宣布其爲非法組織,反抗者視情形予以訓誡或羈押;

其二,軍中的所有黨員必須公開退黨,否則開除;

其三,任何軍人不得組織或參與反對革命、復辟專制的活動,否則依法予以訓誡或羈押。即使其罪當誅,也暫不執行死刑,留待全國革命成功後,依新法而决,但武裝反抗、危及人命者可予當場斃殺;

其四,禁止軍人加入任何黨派,同時禁止一切黨派在軍隊內有公開的或秘密的黨團活動;

其五,嚴禁軍人干涉政治或兼任行政官吏;

其六,對貪腐實行特赦,並對軍官財産進行公開;

其七,切實保護被羈押者的人身權益,其罪留待全國革命成功後,依新法而决。

某軍軍變成功之後,應立刻實行軍官財産公開制度,以鞏固革命成果,穩定軍心,化解軍怨。要核定軍官財産,沒收參與軍變、支持軍變、勇於「去党」的軍官超出免罪金額的貪腐財産,沒收反對軍變貪官的所有貪腐財産,並將詳細情况公之於衆,接受民衆監督。

爲保住軍隊國家化的成果,軍中革命領袖應當仁不讓地奪取軍中最高權力,不可重蹈武昌革命擁立黎元洪之覆轍,並充分利用軍中媒體宣傳革命,宣傳軍隊國家化的道理,宣傳中共的惡政,宣傳民主思想,濯我軍心,洗我軍魂,使其脫胎換骨,真正成爲人民的軍隊,從而根絕軍中專制勢力反撲的可能。

軍變後,如由士兵舉報、財産清查等途徑查知軍官貪腐之外犯罪行爲,暫予羈押,留待全國革命成功後,依新法而决。

需要特別指出的是:軍隊國家化,並不意味著作壁上觀,坐看革命組織和中共組織的爭鬥,而應堅决站到革命組織的一邊(但不歸屬任何一個革命組織),反對中共組織。因爲革命之後,大陸實際上已分裂爲兩國,一爲奉行軍隊國家化、官員民選化、人民自由化的民主之國,一爲奉行党指揮槍、官員獨裁化、人民奴役化的專制党國。已經國家化的軍隊,實際上已屬民主之國,自應爲捍衛民主之國而戰,對抗專制党國。

誠然,渴望和平,厭弃戰爭,乃國人之公願,但若中共一意孤行,悍然發動戰爭,我軍豈可避戰?不僅不能避戰,而且必須保家衛國,堅决反擊,直至勝利!

我輩應牢記蔣公廬山抗戰宣言所言:和平未到根本絕望時期,决不放弃和平,犧牲未到最後關頭,决不輕言犧牲……我們希望和平,而不求苟安;準備應戰,而决不求戰。

正如《變局策》所言:「現代革命的最佳戰略是以民意動搖軍心。把民衆動員起來,形成與中央政府對决的勢態,然後以强大民意爲基礎,用多種方式從多種渠道說服引導軍隊站在人民一邊來,做人民軍,不做党衛軍。如果軍隊全綫倒戈或中立,政權立即崩潰;如果軍隊部分倒戈或中立,那就要進入持久角力階段。如果軍隊爆發內戰,那時就要全力支持起義軍隊的武裝鬥爭。」

大家也不必對內戰憂心忡忡,對此,《變局策》已有論述:「從各種情况看來,內戰可能性非常小,主要原因是中共已經盡失民心,所以將來一旦革命展開,倒共的民

意會非常强大,大多數軍隊官兵不會爲了保衛一小撮貪官污吏而與已經聯合起來的人

民爲敵,一定會倒戈。小部分軍隊即使想爲中共效勞,在實力不够的時候也不敢貿然出擊。從他們的角度看,三十六計,走爲上計,他們的最佳策略就是出走。現在高官們拼命往外國轉移家屬和財産,就是爲將來做準備。」

 

拉拉雜雜說了一些自己的看法,謬誤之處在所難免,望諸君慧眼鑒之。

在此,筆者將《黃飛鴻之男兒當自强》片尾孫中山所言更改兩字,訴我大陸廣大「民國粉」之熱盼:但願朝陽重照我土,莫負烈士鮮血滿地!

最後以拙陋小詩《走向共和》結束此文:

 

人類到了近代如夢初醒

世界各國齊齊走向共和

但專制總是頑固的復辟

共和難免遭遇夭折

一次又一次交鋒

一次又一次爭奪

死亡的威脅擋不住人們內心的渴望

民心的向背注定了專制的覆沒

民主的旗幟最終遍插世界

專制之國幾乎只剩中國

色厲內荏的中共已是强弩之末

受盡壓迫的同胞們要做出歷史的選擇

爲了民主爲了自由爲了平等

我們要起來護法護國

中國人不是中共的奴隸

中國不是中共的一党之國

中國人不能再做東亞病夫

我們要戰勝恐懼擁抱革命的光熱

後世將銘記我們的功勛

革命的烈士將永載史册

辛亥革命照耀著我們前進的方向

中山先生未竟的事業需要我們繼續去做

推翻專制推翻不平等砸爛身上的枷鎖

重建真正的新中國--中華民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