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五十一期正體版 / 简体版

 

掀開蔣公石棺,撥開歷史畫皮

 

老眼鏡

 

三年前,老眼鏡送一知青西去,看到「骨灰存放費」狂漲,突然想八寶山領袖級大人物的骨灰存放價格?寫了一篇《殯葬學專論「夜半三更逛墓園」》兼尋覓這些偉大骨灰的搬遷踪迹,結果一發不可收拾。

寫了領袖寫元帥,寫了元帥寫大將,寫了國母寫民國,又寫了十幾個共産黨國家的馬列聖雄,甚至還捎帶著爲還沒有變成骨灰的卡斯特羅專寫了一篇,同時也沒有敢虧待幾個世界級的惡魔,竟一口氣順出幾十篇,形成了不倫不類的陵墓學,墳頭學、骨灰學系列。

然,唯獨沒有寫中國的蔣介石和毛澤東這對冤家死敵!

清明時節,無論是革命人士頌揚偉人烈士;還是普通大衆寄思父母親朋,包括像高崗林彪這樣的「反動罪魁」的部將下屬,念叨念叨老領導老上司,基本格調都是莊嚴肅穆,情緒悲切,溫情微顯,即:不是一種歡樂氛圍。

然,只有40年前的今天,1975年清明這一天,是一個歡樂的清明,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和人民日報,都以極其興奮歡快的調門兒給大陸的革命人民,送來一個「悲日有歡」的特大喜訊:《蔣介石死了》

這個新聞中列舉了我們毛中央幾十年對蔣介石的一貫定論:

「蔣介石背叛革命以來,一直作爲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在中國的代表,堅持反共反人民,獨裁賣國、雙手沾滿了中國革命人民的鮮血……他逃到臺灣後,在美帝國主義的庇護下,苟延殘喘,繼續堅持與人民爲敵……」

談起蔣介石,不能不提孫中山,不能不提「孫中山領導推翻清王朝」:

老眼鏡的獨家看法:

一,清王朝的滅亡,是各種政治力量博弈的必然結果,包括:

1,清政府腐朽沒落,昏庸治國,閉關鎖國,國貧民弱,民心喪盡;

2,西方民主强國的現實,民權至上的思潮,在中國知識界的傳播;

3,孫中山作爲精神領袖,運用了簡單實用的民族口號「驅逐韃虜」;

4,清政府中,掌握武裝的漢族地方實力派,順應時代「各自獨立」;

5,袁世凱的最後一擊,無异於給清朝施放了一顆致命的「原子彈」;

6,美英法俄日德,在推翻滿清上,都給中國道義和物質上的支援。

民國革命,推翻滿清,無論從哪個角度,都是中國人類史的進步和飛躍,無論哪個主義,派別,勢力,都是革命陣營的組成部分,

它既包括國民黨的三民主義,也包括北洋體系的議會立憲,同時不能排除張作霖土匪式的强權主義。

即使後來成爲共産黨人,年齡比較大的陳獨秀、李大釗、吳玉章、董必武、林伯渠、朱德等、青年時代也都在基層做過反清宣傳活動,至少算群衆基礎吧?

這種綜合作用下推翻了一個封建王朝,中國不可能形成一個統一的集權勢力和領導核心。各種勢力魚目混雜都會躋身於政治舞臺,再加上孫中山倡導「中國應成爲世界上最完全政黨治國」從而樹立了一個全新的政黨觀念,僅在辛亥革命的第二年,中國的政黨就達百黨之多,十幾年間,合法政黨就有300多個。

我們習慣於給蔣介石定論的「背叛革命」,其初始原因,却是老蔣「認真學習蘇聯經驗」。

1923年初,孫中山確立了「聯俄、聯共、扶助農工」的三大政策,剛剛成立一年多,只有280多人的中國共産黨,根據共産國際指令,决定了與國民黨實行合作。

孫中山派出兩黨代表團,到蘇聯「考察蘇俄的政治、黨務、軍事,尤其學習蘇俄軍隊經驗」,團長爲蔣介石,團員有翻譯王登雲,還有最早和陳獨秀在上海組織共産黨的沈定一,最早和李大釗在北京組織共産黨的張太雷四人組成。

他們在蘇聯考察了三個多月,看到蘇聯在共産黨的領導下,國家呈現了蒸蒸日上的局面和充滿自豪感的蘇聯人民,蔣介石更是「深受感染,情緒很高,也很激動,興奮不已」並表示立即讓自己的兒子蔣經國赴蘇聯留學。

 蔣介石在蘇聯的感悟,大致有幾個方面:

1,進行國民革命,必須像蘇聯那樣有自己的革命軍隊,而不能像孫中山那樣,依賴陸榮廷、唐繼堯,陳炯明這些桂系滇軍等地方軍閥,老蔣懇請蘇聯派軍事教官到廣州幫助建立國民黨軍隊,而蘇聯則建議國民黨派員到蘇聯來接受訓練,曾親自來中國幫助建立中共的維經斯基,則要求蔣介石參加共産黨,被蔣婉拒。

 2,看到蘇俄在共産黨一党的領導下,經濟建設取得很大成就,深感孫中山所支持的「百黨群起」,只會導致空談混亂誤國。但不贊成蘇聯共産黨多數派(布爾什維克)對黨內少數派(孟什維克)採取殺戮政策。

3,對蘇聯支持蒙古脫離中國而獨立,並派兵進駐蒙古,老蔣有著極大的抵觸和警惕,他在回國後給孫中山的報告說:「俄共政權如果一旦到了强大之時,復活沙皇俄國的政治野心是很有可能的,那將對中國的後患無窮,後果必不堪設想。」

 4,雖然蔣介石在蘇聯會見了很多蘇聯領導人,還出席了全蘇蘇維埃代表大會,出席了共産國際會議,但沒有受到列寧的召見,蘇聯解釋爲「列寧有病」。

初始老蔣不以爲然,後來獲悉一起來的共産黨人張太雷見到了列寧,老蔣的心理和情緒,本眼鏡不加妄擬。

不過,他得出的結論是:蘇俄對中國的根本目的,是使中國共産黨成爲中國唯一的正統,絕不能相信蘇俄與中共會同國民黨合作到底,只是利用我們國民黨而已。

回國後,蔣介石毫不隱瞞地向孫中山坦陳,孫中山不以爲然,說老蔣是:「未免顧慮過甚」。

蔣介石回國後,孫中山果然開始籌建國民黨自己的軍隊,從黃埔軍校的建立開始,並以黃埔的「校軍」爲基礎,組成國民革命軍。

黃埔的「校軍」,首先平定了與孫中山爲敵的陳炯明的勢力,又平定了表面擁孫,暗中叛亂的雲南軍閥楊希閔,廣西軍閥劉震寰兩部,使蠢蠢欲動的其他地方軍閥無奈歸順。

這些地方軍閥都號稱「建國軍」,意寓只有自家才是「推翻滿清、建立民國第一功臣」,這樣,真正國民黨的軍隊爲第一軍,其餘皆是「高舉名號,各自爲政」。只是在共同打擊北洋軍閥的大目標下,一種鬆散的聯合罷了。類似於後來的八路軍,新四軍,表面統稱國民革命軍,實則根本不買老蔣的賬!

真正爲北伐做出很大貢獻的,只有以黃埔爲基幹、蔣介石爲軍長的第一軍,和李濟琛爲軍長的第四軍,它是前粵軍。葉挺就是這個軍中的一個團長。

孫中山在世時,沒有指定接班人,死前連個「你辦事我放心」的字條條都捨不得寫,汪精衛作爲國民黨的元老,自然党、政府,軍委、三主席集於一身,國民黨內還有比老蔣資歷名望地位高得多的元老派,如胡漢民、張靜江、居正等,蔣介石只是一個剛剛籌建不久的黃埔校長而已,

當時國民黨中央11個常委,有 4人是共産黨,執委36人(相當於政治局)有 8名共産黨人,且蘇聯顧問團團長季山嘉有著很大的主導權。

老眼鏡一家之言,這種不倫不類的政黨結構,即:共産黨可以成爲國民黨領導成員,反之,共産黨又絕不允許國民黨滲透到共産黨內,這種事實上的不對稱,本身就埋下了分裂的基因,

最初的誘因是「是否北伐、推翻北洋集團?」,老蔣力主北伐,蘇聯顧問季山嘉堅决反對,幾乎鬧到撕破臉的地步,儘管一把手汪精衛舉棋不定,但北洋政府中的爭權奪利,直系,皖系,奉系之間的軍閥混戰,不僅使北伐出師有名,也深得國民支持。

在準備北伐的前夕,出現了令蔣介石頭疼的兩件事兒。

一是黃埔軍校學生中,出現了兩派對立,一派是青年共産黨人組成的「青年軍人聯合會」,另一派是青年國民黨人組建的「孫文主義學會」,兩派的主義之爭不斷生隙,你駡我帝國主義的狗,我駡你是蘇俄的狗,加之都是青年血氣方剛,教室,飯廳,宿舍都是經常爭吵,毆鬥,小字報,匿名信各顯風騷,最後甚至動槍走火,兩派都要求校長蔣介石開除對方,水火不容、勢不兩立。

二是正值此時,海軍代局長(相當於海軍司令)兼中山艦艦長李之龍,把中山艦開到黃埔軍校旁,脫去炮衣,炮火準備。

據李之龍講,是接到了黃埔軍校交通股股長歐陽鐘電話傳達的校長指令,到達後第二天,李之龍向蔣介石打電話詢問,蔣大驚,稱不知此事。並以擅自行動扣押了共産黨員李之龍。

由於蔣介石和蘇聯顧問季山嘉早就「尿不到一個壺裡」,疑似此事與季山嘉有關,又沒有實據,故致電蘇聯調回季山嘉。

由於歐陽鐘是孫文主義學會成員,又是被撤職的前中山艦艦長歐陽格的侄子,也一併予以拘捕,半個月後,才將李之龍和歐陽叔侄雙方都釋放,另委新職務。

北伐在即,且蔣介石手中唯一能指揮的王牌就是黃埔校軍,可這種內爭不斷,相互猜疑,水火不容,甚至拔槍相向的狀况,豈能上戰場?

蔣介石選擇了命令軍校的 250名共産黨人限期離校,結果,包括宋希濂,李默庵在內的39名共産黨員,宣布脫離共産黨而留在軍校;

其餘包括周恩來,陳賡等都離開了,同時要求共産黨人退出他的第一軍。

至此,老蔣才安心上戰場,又使黃埔成爲真正的嫡系。

隨著北伐的不斷勝利,幾年前連個委員都不是蔣介石,成爲耀眼的新星,形成了汪精衛主黨政,老蔣主軍的國民黨新格局。但也成爲衆矢之的,成爲試圖搶奪中國最高權力各種勢力的靶子。主要有三股勢力,在「倒蔣」上,觀點一致:

一是國民黨內的元老派,稍微認真讀點民國史的就會清楚,北伐剛剛勝利不久,以「西山會議派」張繼、謝持、鄒魯、林森、爲首,指責「蔣中正北伐不利」,迫使蔣介石辭去北伐軍總司令之職、下野東渡日本。下臺後,隨即籌辦與宋三小姐結婚,還調侃了一句至尊哲理之言「革命事業首先從家庭做起」。

二是軍權上老蔣只能統帥黃埔嫡系的第一軍,以唐生智的湘系、和新崛起的李宗仁的桂系,劉湘的川軍,龍雲的滇軍,閻錫山的晋綏軍,馮玉祥的西北軍,還有東北的張作霖,都在虎視眈眈,有的欲謀全國政權,有的護境自保迷戀土皇上,儘管都在高喊「老蔣消除异己」,誰也沒有被消滅!

三是共産黨更是死敵。

幾十年後,林彪暴死,爲了說明毛澤東對林彪早有警惕,紅頭文件發表了毛澤東在「西方的一個山洞裡」《給江青同志的一封信》說「蔣介石得勢的這20年中,他從來沒有統一過,國共兩黨的戰爭,國民黨和各派軍閥之間的戰爭,中日戰爭,最後是四年大內戰,他就滾到一群海島上去了。」

我在前文中曾寫到:

1931年,日本發動了九一八事變,到1937年盧溝橋事變的六年間,我們都在痛責蔣介石軟弱無能,這一點有一定道理,不過不能排除當時的中國,不可能奮起抗戰!看看各黨派,各個勢力,各軍閥,都在忙什麽了,不難引起思考!

在這六年間,幾乎都在忙著建立自己的「中國中央政府」。

一時間,有閻錫山的北京中央政府,孫科、陳濟棠在廣州成立了中央政府;李濟深、陳銘樞在福建建立了中華共和國人民革命政府,毛澤東、項英在瑞金建立了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政府,外加溥儀的滿洲國政府,梁鴻志的南京維新政府,王克敏的北京臨時政府,還有德王的蒙古自治軍政府,新疆的東突共和國政府,可以說是黑紅混雜,雄梟爭霸,群魔亂舞。

哈哈,這麽多梟雄和老蔣刀槍相見,老蔣想和他們玩玩獨裁?玩的了嗎?日本鬼子看著中國同時有這麽多中央政府,能不偷著樂嗎?

老眼鏡認爲,毛澤東這句「他從來沒有統一過」,雖說有宣傳自己的統一業績之外,也真實地講出了一個當年蔣介石的處境況。

(摘自作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