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五十期正體版 / 简体版

 

致中國民主陣營的一封公開信

——我們一定會贏!

 

李一平

 

各位民運同仁、維權人士、民主網友、法輪功學員、家庭教會兄弟姊妹和民間宗教的信仰者,大家好!

過去我與國內海外的朋友探討民主轉型問題的時候,發現一個現象:不少人包括一些非常堅定的民運人士都對中國的民主前途很悲觀。他們認爲中國的專制力量太强大:他們有8千萬黨員,幾百萬軍隊和警察,他們掌握了全國的財力,還有龐大的宣傳機器爲他們造勢;而我們却非常弱小,與對手相比我們人數很少,我們沒有經費,沒有的政黨,更不用說武裝力量了。强弱對比如此懸殊,走向民主的出路在哪里?改良,中共不願意,革命,我們力量又太小,怎麽辦?

習近平當局過去兩年的作爲加深了這種悲觀情緒。他們通過選擇性的反腐不僅清洗了政敵,還得到了不少民衆的贊許,似乎變得更强大了。他們也加强了對互聯網的控制,抓捕和監控了很多民主人士,我們的力量似乎變得更小了。中共像一頭巨大的猛獸,而我們手無寸鐵,怎麽可能戰勝他們?

我們有辦法!我現在給大家講個手無寸鐵非洲土著殺死猛獸的故事。我的一個來自肯尼亞的朋友告訴我,在歐洲人殖民之前,他們的部落有個規矩,男子必須殺死一頭獅子才有資格成家立業,不然就只能打光棍,因爲他不能保護妻兒。那時候他們連金屬武器都沒有,而且個個都瘦骨嶙峋,怎樣殺死非常强壯非常凶猛的獅子呢?黑人朋友說,再龐大凶猛的動物,只要在它身上捅個窟窿,他就會死。我問他獅子矯健敏捷,你們的祖先又沒有先進武器,用什麽辦法才能在獅子身上捅個窟窿呢?他說只需要坐在地上身邊放一根一頭削尖的木棍,在獅子撲上人的身體之前的一刹那,突然把木棍竪起,利用獅子身體的重力把木棍刺進它的身體。

肯尼亞部落世代與獅子爲鄰,他們找到了猛獸的弱點,還找到了利用猛獸弱點戰勝他們的方法,因此能够生存。中國要想建立民主憲政,必須找到專制力量的弱點和克制它的策略才行。悲觀者之所以悲觀,是因爲只看見對手的龐大,却沒有看見它的致命弱點;也是因爲只看見我們的弱小,却不知道我們可以想出制定克敵制勝的辦法。

那麽中共政權的弱點在哪里呢?在我看來中共至少有四大弱點:

第一處是强烈的民怨。中共過去30年來,大興權貴資本主義,政治專權加上經濟壟斷,一方面剝奪民衆的經濟利益,形成非常不公正的利益分配格局,把中國變成高度貧富懸殊的畸形社會;另一方面他們堵塞體制內的救治渠道,用網格化維穩政策全面壓制體制外的反抗。社會矛盾不斷積累,民間怨氣已經非常强烈。

習近平的反腐在民間贏得不少掌聲,但是這種掌聲難以持久。因爲他治標不治本,一邊打貪官一邊維護製造貪官的體制,更不改造成貧富懸殊的權貴資本主義制度。反腐運動熱鬧一段時間之後,老百姓會意識到他們老貪官倒下了,新貪官又上臺,無論誰上臺,百姓都只是看客,得不到實際利益,在現實生活中還跟以前一樣壓力山大。那時他們對政權的怨氣會更加强烈。民怨是反抗的原動力。這種原動力中國已經有了,而且今後會迅速增强。

實際上,中國民間對政權的衝擊已經非常普遍,群體性事件達到20多萬起,大規模的事件每年都有多起。現在中國經濟正在下滑,勢必連帶老百姓生活水準降低,等到經濟危機轉化爲政治危機,民間的反抗情緒達到臨界點,就更容易走上街頭。

第二處弱點是互聯網。謊言是專制統治的支柱之一,宣傳部是製造謊言的機器,但是自從互聯網出現之後,真相得以快速傳播,中共在歷史上和現實中犯下的罪行和錯誤都在一一曝光。更讓中共政權害怕的是,互聯網已經成爲社會動員的工具,中東茉莉花革命中反對派利用互聯網成功動員了全國的民衆上街。

互聯網不僅可以用來動員,還可以用來組織。專制政權存在的前提是民衆一盤散沙,互聯網出現之後這個前提正在消失。表面上看互聯網是把無數的電腦連在一起,實際上是把衆多的人連成網絡。我九十年代初在國內組織反抗力量,爲了找一個同道要花兩天時間從北京坐長途火車到南方,現在只需要打開電腦,在微博、QQ、微信中輕輕鬆松就能找到一大串思想相近的人,幾封電郵幾次視屏就能結成朋友。

可以說,互聯網宣判了專制的死刑,只是執行死刑的時間在有的國家比較早,有的國家比較遲,但是請大家相信,絕對不會改判!

第三個弱點是內部容易分裂。

他們一直內鬥不斷,只要有外力衝擊,分裂就可能表面化。89年時有趙紫陽胡啓立與鄧小平陳雲分裂,可惜鄧在體制內的勢力太大,民間衝擊力度又不够强,所以趙胡功虧一簣。現在習近平的在黨內樹敵不少,加上地位不如鄧陳穩固,未來全民反抗浪潮一起,只要運動的領導者運用分化策略,中共內部必有一些人乘機發難,不僅可以順應民心,還可以借此洗清貪腐污點,何樂而不爲?

第四個弱點是外敵過多。中共奪權之前外交手段不錯,欺騙了全世界的人。奪權之後的外交一塌糊塗,臭招迭出,弄成今天四面楚歌的境况。大家看看地圖,周邊國家有哪一個對中共友好?世界强國中有哪個是中共的盟友?只要中國全民反抗運動起來,西方民主國家無論是出於理念還是因爲國家利益都會站出來支援民衆,用各種方法阻止中共武力鎮壓。墻倒衆人推。中共這堵墻在快要倒下的時候,一定有很多種力量出來推一把。

既然中共政權有這麽多的弱點,我們用什麽辦法可以打擊這些弱點呢?我們怎樣才能在中共政權這頭巨獸身上捅個窟窿?一個簡單的道理:我們只要在十個城市同時動員起幾萬人上街抗議,我們就是它的身上捅了一個窟窿。只要我們能够動員同時動員十個城市的百姓上街,全國各地積累的民怨就會趁勢爆發出來,成百上千個城市的人就會上街抗議。統治秩序就會崩潰。

當然,在中共高壓之下,同時動員十個城市的人上街不是一件輕鬆的工作,要做很多扎實的準備工作:爲了保證十個城市動員成功,我們至少要在一百個城市有動員團隊;這些團隊還要收集衆多當地信息,找到宣傳渠道,培養外圍支持者,制定出策略計劃。任務相當艱巨,但是我們一定做得到。

我和一些朋友過去幾年來都在向民主人士推廣一套民主轉型的戰略戰術,寫了很多文章來論述這種戰略,我們把其中核心部分編輯成一本書,名爲《變局策》。很多地方都有同道朋友采納了這個戰略,還有一些人正在實踐和完善補充其中的一些策略。

這套戰略可以用兩句話來概括:以同城動員民衆,以民意贏得軍心。

什麽是同城呢?同城是公民同城圈的簡稱,就是同一個地區的民主人士以社交圈的形式形成的組織。中共對正規的民間政治組織嚴防死打,因此我們就不建正規組織,我們建社交圈。這種圈子要做到四無:無領袖、無章程、無機構、無名稱;同時也要做到四有:有共同目標、有相似道路、有互信互助、有分工協作。這種圈子,無組織之形式,有組織之實質,在現階段依照合法、低調、分散的原則,能在高壓鐵幕之內找到無限的發展民間政治團隊的空間。

發展團隊幹什麽?動員老百姓起來抗爭,把參與抗爭的民衆組織起來。有了團隊,在民怨達到臨界點的時候,就可以大規模進行民衆動員,並且各地呼應,迅速聯合,在全民反抗運動中形成强大政治勢力;同時以强大民意感召軍隊,尤其是中下層軍官和士兵,再用聯合西方民主國家對中黨政軍上層進行分化,化解暴力鎮壓的意志。

以民意贏得軍心的和平革命戰略,已經在韓國、菲律賓、印尼等亞洲國家取得成功,在阿根廷、厄瓜多爾、玻利維亞等拉丁美洲國家取得成功,在波蘭、捷克斯洛伐克、羅馬尼亞和蘇聯等前共産主義國家取得成功,2011年又在突尼斯、埃及和也門等中東國家再次得到印證。只要我們把社會各階層尤其是中下層民衆動員起來,形成全國性反抗運動,形成13億民衆與幾十萬貪污腐敗的權貴階層對决的局面,一定會有一部分軍隊官兵率先拒絕向人民開槍,這樣的義舉一定會在各地軍隊中引發雪崩式兵變。那時就是專制終結之時!

有些人悲觀是因爲思維有誤區。一個誤區是認爲必須讓大多數中國人具備民主覺悟之後民主轉型才會發生。但是在政權的宣傳機器開足馬力散步謬誤與謊言的情况下,再用1萬年也不可能讓大多數民衆具備民主意識。所以很多同道陷入悲觀情緒,哀嘆13億人奴性深重,民主無望。其實,我們如果用經濟、環保、社會福利與民生直接有關的議題來動員,民衆即使沒有民主意識也會爲了自己的利益而投入抗爭的行列。這就是我們倡導的運動策略:以民生議題啓動,以民主理念引導。

另一個誤區是認爲只要我們自己勇敢衝擊現存秩序,民衆就會自己跟上來。民主人士衝鋒陷陣三十年,很多人爲此犧牲了自己自由,有些甚至犧牲了生命,民衆也沒有跟上來。有人認爲中國人的民族性格貪生怕死,由此得出不可能革命的錯誤結論。我們認爲,貪生怕死是正常的人性,只有極少數勇者能够超越。而革命需要多數人的參與,那麽我們就必須造成這樣一種局面,讓普通人覺得上街抗爭是一項風險小而收益大的事情,他們就會群起響應。製造這種社會心理,就是民衆動員的基本原理。

現在全國的民主團隊已經不少了,但是動員民衆進行大規模民主運動的能力還有待提高。專制勢力雖然龐大,但是我們只要有十個團隊具備動員民衆的能力,能够同時在本地動員起數萬人走上街頭,我們就有機會讓它崩潰。如果我們在三十個大城市形成同城團隊,而每個團隊都能動員數萬民衆參與抗爭,大家可以想像一下什麽事情會發生嗎?全國的民衆就會群起而響應,積累了六十多年的民怨就會像沖决大堤的洪水淹沒中共,我們就可以徹底擊垮專制!現在中國有這麽多爭民主的人,三十個有動員能力的團隊並不難,我們一定可以做到。

什麽時候開始動員民衆呢?民怨越强烈,動員就越容易。當經濟危機來臨,失業率高漲,通貨膨脹失控的時候,民怨就會達到臨界點。由於中共二十多年來的對民衆的經濟掠奪和畸形的經濟結構,未來兩三年之內經濟危機會總爆發,那時就是動員全體中國人與專制政權算總賬的最好時機。時機來臨之前,希望更多的人更多的團隊做好準備!

各位朋友和同道,不要因爲專制政權强大而悲觀!世界上所有的專制政權都有一個共同特徵,那就是即使在他們垮臺的前一天,他們都顯得非常强大。8912月初齊奧賽斯庫不是還牢牢掌握了的政權嗎?幾天之後就身首异處了!91819日的蘇聯難道不是非常强大嗎?瞬間就土崩瓦解了!蘇哈托不是鐵腕統治印尼三十年的强人嗎?當大學生們走上街頭之後沒幾天,他就不得不黯然下臺!我們可以想像今後幾年內將在在中國發生的情形:各地都有數十萬、數百萬的民衆佔領街道和廣場,基層的中共黨員紛紛退黨,軍隊在民意的感召下調轉槍口,權貴們帶著貪瀆的財富倉皇出逃!民主一定會贏,我們一定會贏!

 

公民同城圈推廣團隊志願者

Skypewang.zhongqiu

微信:liyiping1911

郵箱:liyiping1911@gmail.com

 

推特:李一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