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五十期正體版 / 简体版

 

簡評辛灏年新作《十大方略與去黨留政》

 

辛明

 

1

二〇一四年十月十日至十一日,中國現代史研究所在舊金山灣區舉辦了以「中華民國的歷史、現狀和未來」為主題的「民國研討會」。為了重申了中華民國的歷史合法性、現實先進性和未來優越性,中國現代史研究所在會議上宣布將該所改組為光復民國(大陸)工作委員會。辛灝年在十月十日上午和下午分兩場發表了長達三個半小時的演講《國民革命》和《去黨留政》。這兩場講演摘自他一九九四年春一稿於中國,二〇一四年秋二稿於美國的有待整理出版的著作《革命的理論和方略》一書的下篇。

在會議結束以後,辛灝年在十月二十五日至十一月十六日的短短二十天內、在舊金山至紐約的旅途間,完成了講稿的文字整理,以《十大方略與去黨留政——<和平革命建議案>述要》為標題在黃花崗網站上公布於世。十一月二十五日在《黃花崗》雜志第四十九期刊出。十一月二十八日清晨於舊金山最後修改定稿。

現在,筆者以十一月二十八日晨的最後定稿為准,對辛灝年的《十大方略與去黨留政》進行簡要評述。

2

在全文開篇的作者題記中,辛灝年寫道:「我心中掛念著故國的山河與百姓,明瞭當今的腐朽和危機,深知共產黨只要多捱一天,我們的民族、國家和人民就要遭遇更大的災難,甚至萬劫而難復。所以「病」後我幾乎沒有休息,更以「我不畏死,何以死懼我」的心態,開始整理二十年前我從國內帶出來的《和平革命綱領》等系列文稿。因為我們需要和祖國「危險的命運」賽跑,要勇敢地跑到祖國「可怕的劫難」前面去,在堅定的國民革命奮求中,去堵住巨大民族災難的可能發生……

作者在這裡充分表達了自己愛國愛民的革命情操和國難當頭的緊迫感。那麼,如何「和祖國「危險的命運」賽跑」,怎麼「跑到祖國「可怕的劫難」前面去」,用什麼方法「堵住巨大民族災難的可能發生」呢?辛灝年提出了「去黨留政」、和平革命的「十大方略」,即「去黨留媒」、「去黨留軍」、「去黨留政」、「去黨留黨」、「去黨留教」、「建立全國各級「協調委」和人民「自約」組織」、「解放城市共產奴工,實行工權、人權和民權平等;變土地「黨有」為「民有」」、「民主選舉和人民公決」、「解決境內民族和地區問題」、「保衛和平革命、捍衛疆土完整」。

筆者把它們的具體涵義抽其概要簡述如下:

1. 去黨留媒:去除新聞媒體中之中共黨組織,開辟新聞自由的新時代。對原媒體中之中共黨組織成員採取寬容的姿態:有專業能力者,可以相應擔任同等業務工作,無專業能力者,暫時保留其基本待遇不變,安置合適工作。

2. 去黨留軍:廢棄軍中各級黨組織——黨委、黨組、黨總支和黨支部;廢棄軍中各級政治部,廢棄政委、教導員、指導員等軍中政治職務,全面實行軍隊的「非黨化」和「國家化」。對於原軍中黨組織工作人員,保留軍銜,保留待遇。願意並有專業能力擔任軍事指揮職務者,可平級安排,不願或無專業能力擔任軍事指揮職務者,可任其選擇退休、轉業。退休轉業後待遇不變。

3. 去黨留政:在政府、人大、政協、公安、檢察、法院、司法、國安、銀行、稅務、商業、外貿等各級政府機關、民意機關、司法部門、安保機關、財稅機構和商貿部門中去除共產黨,變原共產黨政府及其部門為「看守政府」,維繫正常的外交與內政,保持行政事務的連續性。建立各級「國民基金組織」,制定對前黨政貪腐官員及其貪產的處理辦法。將經過審驗確證的「貪產」用以「濟貧」,並用於和平革命進程中的不時之需。

4. 去黨留黨:在各民主黨派和各地各級工會、工商聯、婦聯、共青團、青聯、文聯、體委以及所屬各協會、各社會團體中去除中共,各自恢復自己作為政治黨派和民間社團的政治功能和社會動能,取消中共一黨獨大的馬列邪教統治。開放黨禁,自由結社,再造中國民間社會。

5. 去黨留教:去除各級政府教育部門和各級學校的共黨組織。各教育機構和大中小學維持正常行政和教學工作。原黨組織成員中有專業水平者,可平級擔任行政或教學工作。不能勝任者或不願留任者,可以任其去留。在「過渡期」保證他們原基本薪資不變。杜絕誤人子弟、造亂社會的「停課鬧革命」,絕不以發動學生運動的方式來號召學生參加和平革命。但鼓勵大中學生用文明方式支持和平革命,成為和平革命的義務宣傳員。

6. 建立全國各級「保衛和平革命協調委員會」(「協調委」)和「人民自約委員會」:各級「協調委」是和平革命過渡期的民選權威組織,致力於捍衛和平革命的有序進行,並協調各類各派政治力量。由民眾自組的「人民自約委員會」則以各種方式宣傳和平革命「絕不以復仇共產黨為能事」,杜絕有可能發生的復仇共產黨事件,以保證和平革命的順利而有序地進行。

7. 解放城市共產奴工,實行工權、人權和民權平等;變土地「黨有」為「民有」:各地「去黨」後的「看守政府」在「協調委」的監督下,立即取締對城鎮共產奴工及其「苦二代」的所有不平等待遇,立即全面實行戶籍平等制度,消泯社會對他們的所有不正當歧視,不公平待遇,實行「工權、人權和民權」平等。暫時以一九七九年農村包產到戶時所劃分的土地,作為每戶農民的「私田」,嚴禁非法圈地佔地。支持平民百姓建黨結社,鼓勵他們參加和平革命,以期他們成為和平革命的重要力量和社會基礎。

8. 民主選舉和人民公決:在和平革命局面穩定以後,各級「協調委」在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之前進行民主選舉,選舉各級「臨時國民議會」和「臨時國民政府」。各級「臨時國民政府」和「臨時國民議會」一經選出,各級「協調委」即停止工作,「看守政府」即宣告結束。重大問題由人民公決決定。人民公決的第一個問題可以是「是否允許共產黨在中國繼續存在」。

9. 解決境內民族和地區問題:在「主權是主權,人權是人權,民權是民權,族權是族權」的前提之下,分門別類地解決各種現存的複雜問題,實現「民族平等,宗教自由」。中國境內各民族必須「互相平等相待」;各民族的信仰,各個民族之不同族群和不同群體的信仰,均不得壓迫其他民族、其他族群和其他群體的信仰。由此而真正獲得信仰自由,思想自由和宗教自由。

10. 保衛和平革命、捍衛疆土完整:和平革命期間,正常的外交問題,正常解決;特殊的外交問題,特殊解決。秉持「真誠、靈活、無畏」之三原則。就某種程度和某種範圍而言,要將解決國內民族分離和解決國際干涉方略「同一」化。對共產黨和原中共「看守政府」可能的賣國行為,必須保持高度警惕,出現問題,及時解決,絕不留禍患於和平革命,更不能將痛苦留給全體國民。

3

辛灝年「去黨留政」、和平革命的核心思想是:「取締中共政黨組織,但保留中共各級政府作為轉型時期的看守政府,並由人民選舉產生的各地各級的協調委員會對它進行監督」。「去黨,針對的是中共組織而不是中共黨員;留政,包括對政府、軍隊和各種事業單位的保留。」這樣,就可以消除中共黨員對和平革命的恐懼心理,防止他們為了保護自己的利益而對任何變革做拼死的抗拒,從而可以做到:天下不會大亂,國家不會分裂,人民不會遭殃,而且任何勇於拋棄共產黨、願意悔過自新的人都仍然有穩定可靠的未來。

為了保障在和平革命轉型期間的社會安寧和穩定,辛灝年強調:

1. 對於任何「去黨留政」期間被「去」掉的各行各業工作人員,無論地位高低、職務大小,「有專業能力者,可以相應擔任同等業務工作,無專業能力者,暫時保留其基本待遇不變,安置合適工作」。這是防止共產黨的各級工作人員為了保持個人的生活狀況而敵視和反抗和平革命的有效措施。

2. 「變革期暫停執行死刑,留待全國進入民主秩序狀態之後再予以重新審理執行」,從而防止出現任何形式的革命暴力有可能造成的生命損失和人心浮動,並且從根本上杜絕濫砍濫殺引起的混亂。

3. 在和平革命期間建立各級「人民自約委員會」。讓「自覺自能,並富有積極寬容、耐心周到的工作作風」的自願工作者「以各種方式宣傳和平革命「絕不以復仇共產黨為能事」(參閱辛灝年《假如孫文活在今天》一文,刊於《黃花崗雜誌》2002年總第三期),對完全可能出現的復仇共產黨事件,加以預防;對已經出現的復仇共產黨行為,予以規勸和協助解決;鼓勵國民萬眾一心,以保證和平革命的有序進行和順利進行。」

4. 鑒於毛澤東和中共一貫使「用明暗兩手發動學生運動以造成社會混亂的痛苦歷史」,辛灝年主張「絕不以發動學生運動的方式來號召學生參加和平革命。」他強調:「在整個和平革命期間,全國各大中小學均需正常上課」,「徹底杜絕中共誤人子弟、造亂社會的「停課鬧革命」」。

 在有序實行「和平革命十大方略」過程中貫徹執行以上原則,就可以達到「天下不會大亂,國家不會分裂,人民不會遭殃,敢於去黨者仍有前程可言……」的結果。

文中,辛灝年甚至對「身攮各種黨政軍大權的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公開喊話:「習近平若果真是中共當朝的一位「明君」,能夠為了自身和全體「同袍」的身家性命著想,甚至也能念及中國的前途和人民的禍福,於和平革命的進程中,勇敢宣布解散中共中央委員會,甚至解散中國共產黨,根據「去當留政」的需要,保留國家主席的職位,那麼,全中國的「去黨留政」,和全中國的和平革命,都將會贏得一個相當光明的進程。再倘若他能夠在和平革命前期的看守政府中,積極領導政府從事正常的外交內政,努力推動和平革命,那麼,在人民選舉中,他完全可能轉而成為第一個「民選」的國家領導人即未來中國民主政府的總統,其德其功,必將為後人所稱頌。但是,如果他冥頑不靈,頑強抵抗,非但抱持中共的領袖地位不放,還要千方百計地阻攔、破壞「去黨留政」的和平革命進程,甚至心無蒼生,念無同黨,不惜搞亂天下,發起反動政變,妄圖拯救他的紅色江山,那麼,他只會成為共產黨的首惡,而身負毛、鄧、江、胡和中國共產黨之全部滔天罪行,成為中國國民革命必以枷鎖而待之的最大革命對像,留萬世之罵名。我僅在此勸告白羽之人,「何不以一身而竟民族進步之首功,何以偏要一身而成天下同仇之罪囚」乎!」

連習近平都「完全可能轉而成為第一個「民選」的國家領導人即未來中國民主政府的總統」,普通黨員又何必為自己的前途和命運擔心呢!只要你拋棄共產黨的邪靈,遠離它的統治地位,站到人民這一邊來,做和平革命的促進派,你就有光明的未來。

4

辛灝年已經發表過三百多萬字的作品、做過二百五十多場講演。筆者認為,他的這兩場講演可列於他最重要的講演之中。他即將出版的新作《革命的理論和方略》將是他最重要的著作之一。應該說,《革命的理論和方略》與《誰是新中國》具有同樣舉足輕重的歷史意義。它相當於《誰是新中國》的續篇。如果說,《誰是新中國》談的是歷史;《革命的理論和方略》則講的是未來。如果說,《誰是新中國》告訴我們過去曾經發生過什麼,什麼是它的真實面貌。《革命的理論和方略》將指導我們在將來應該做什麼、怎麼做。如果說,《誰是新中國》以雄辯的歷史事實徹底否定了中共極權統治的歷史合法性,那麼《革命的理論和方略》就以科學的設計對推翻這個邪惡專制政權作出了具體的指導。

由此我們也可以看出辛灝年和《黃花崗》雜志同仁為什麼要把中國現代史研究所改組為光復民國(大陸)工作委員會。中國現代史研究所強調的是中國現代史的歷史研究,而光復民國(大陸)工作委員會強調的卻是光復民國大陸的各項工作,具體地說,就是革命理論的推廣和革命方略的執行。光復民國(大陸)工作委員會將致力實現天下不會大亂,國家不會分裂,人民不會遭殃,敢於去黨者仍有前程可言的和平革命。

辛灝年以極大的誠意和百倍的努力,研究和提出了他個人的和平革命的理論和方略,作為引玉之磚,供所有關心祖國、民族和人民命運和前途的人參考和指正。所以,他以《「和平革命建議案」述要》作為這篇文章的副標題,並且說:「我們為「建議」而提出的「方略」,也不過是拋磚引玉而已。目的,還是期望國人能夠群策群力地完成自己不可推卸的國民革命使命。」

筆者認為,辛灝年在這兩場講演中提出和詮釋的和平革命方略具有很大的可行性和可操作性。辛灝年在這裡表達了他對祖國、民族和人民的真誠的赤子之心。我們由衷希望中國共產黨不要貪權戀位、冥頑不化,逼迫老百姓群起造反、暴力革命,把我們的民族、國家和人民拖進萬劫而難復的災難深淵。

2014-12-10日晨4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