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五十期正體版 / 简体版

 

臺灣選舉感受點滴

 

楊逢時

 

有感於近期大陸的民國熱﹐香港的「雨傘革命」﹐及臺灣的「九合一」選舉﹐一直想寫些什麼﹐但苦於沒有時間。值此學校冬季假期伊始﹐便想趁機和朋友分享一點個人之經歷與感受。

來自大陸的我﹐一向對中華民國有一種特殊之鐘愛和嚮往。總覺得中國和中國人就應像過去民國時期那樣才比較正常。而有一天中國如能回歸中華民國﹐完成被切斷的走向民主憲政共和之道路﹐豈不是大陸民眾之福份﹖到美國後結識了不少來自臺灣的朋友﹐藍綠都有。時不感嘆受過與未受過中共極權洗腦摧殘和扭曲的兩岸華人之人文差異。對臺灣朋友長年支持芝加哥「六四」紀念音樂會的熱忱更是心懷謝意。然而﹐無論是在美國還是在臺灣﹐生長在自由社會的人們﹐由於單純與善良有時難免看不透共產黨之陰毒與殘暴……

2008年﹐我有幸去臺灣親身體驗了臺灣的總統大選﹐為此對臺灣民主政治充滿信心﹐對臺灣民眾特別是年輕人由衷讚賞。隨馬英九先生當選總統﹐國民黨聲勢如日中天。那年夏天﹐由國民黨秘書長吳敦義先生領隊的代表團來芝加哥參加臺灣同鄉聯誼會全美年會。會議主題為「民主燈塔的臺灣﹐和平共榮的中華」。我因剛從臺灣訪問回來不久﹐被臺灣朋友邀請在兩岸問題討論會上作一發言。開幕大會很是隆重﹐人氣旺盛。但是﹐吳秘書長等貴賓們的發言幾乎都在大談「兩岸共榮」﹐對「臺灣燈塔」卻隻字不提。置身於如此氛圍之中﹐一種強烈的時空錯位感油然而生。我隨即對一身邊朋友說﹐這主席臺上就缺插上一面五星紅旗了。當天下午﹐我作了題為「為了臺灣人民的福祉﹐民主燈塔不能滅」的即興發言。這個不識時務的發言給當時除了讚揚就是美言的興奮熱浪澆了一盆冷水。與會者有人尷尬﹐有人沉默。發言結束時﹐有人站起來對我大喊道﹕「你要發動戰爭啊﹖﹗」。會後﹐有些好友見到我也不得不繞道而走。

第二天的慶賀餐會上﹐演講的貴賓當然還是吳敦義秘書長。當我遲到進入會場時﹐一些與會者隨即把目光投到了我身上。那一刻﹐我隱約領悟到一種不受歡迎之感。一位朋友急匆匆地對我說﹕「今天你就不要再講話了﹗」情不自禁﹐我轉身回首這個曾熟悉的文教中心﹐不由自問﹐「我這是在中國大陸嗎﹖」

那天我本來還真的有話要講。吳秘書長在會上得意地用宋楚瑜先生訪問大陸時的題詞「人民為大」被中共中央電視臺反復播放為例﹐來說明國民黨多有智慧﹐不僅趁機教育了大陸人﹐也影響了共產黨。我因被勸沉默﹐便提早離開了會場。然而﹐今天﹐我想借此機問問吳主席敦義先生及臺灣的政治家們﹐你們以為「人民為大」對大陸人很新鮮嗎﹖大陸人聽了會很感動嗎﹖你們可知道中共對「人民」一詞之使用率可能是世界第一﹖大陸有「人民大學」﹐你們有嗎﹖大陸有「人民醫院」﹑「人民廣播電臺」﹐你們有嗎﹖大陸有「人民廣場」﹑「人民日報」﹑「人民銀行」﹑「人民郵局」﹑「人民音樂出版社」﹐乃至「人民解放軍」……﹐你們有嗎﹖中南海大門牆上刻的就是條貢了半個世紀的聖旨「為人民服務」﹐臺灣總統府有嗎﹖你們知道大陸民眾當時在中央電視臺上看到的是一種什麼表演嗎﹖你們知道大陸民眾看到宋在中共統治者面前瀟灑一揮「人民為大」從中得到的是什麼信息嗎﹖——呵呵﹐好呀﹐現在國民黨和共產黨聯手來忽悠我們老百姓了﹖

逆耳忠言難咽。之後的六年﹐國民黨在「共榮」的路上越走越快﹐甚至為打敗綠營而公開聯共﹐直至為討好中共﹐臺灣現政府已快要把臺灣賣了。可臺灣「榮」了嗎﹖幸好﹐百姓可被騙一時﹐不可被騙一世。香港的公民抗命更給了臺灣人一劑清醒濟。與一個隨時想吃掉你的專制政權談「共榮」﹐無異是與虎謀皮﹐到頭來只會毀了自己。民眾終於用手中的選票說話了--親共者請下臺。

不過﹐我至今認為國民黨和共產黨還是有本質的區別。即﹐一個是承認私有制﹐保護私人財產﹐終極目標乃走向民主憲政共和之政黨﹔一個是「打土豪分田地」﹐掠奪私有財產之「共產」專制集團。因此寄希望予國民黨年輕一代能痛定思痛﹐重新取得百姓之信任。也真誠期待國﹑民兩黨和臺灣民眾都能認清中共極權之邪惡及其欺騙性﹔不分藍綠﹐同護臺灣保臺灣﹐讓臺灣這盞民主燈塔最終照亮中國大陸。

願這次臺灣「九合一」選舉和香港爭普選抗爭能給大陸人帶來啟迪與鼓勵。「爭取個人的自由,就是爭取國家的自由;爭取個人的人格,就是爭取國家的國格。自由平等的國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來的。」(胡適語)也只有當大陸民眾掙脫了假「人民」名義下的「國家至上」的思想束縛﹐代之以獨立人格與自由精神為核心的價值認同。同心協力推倒中共這一「柏林牆」﹐奪回自己的天賦人權與民主權利之時﹐大陸回歸民國走向民主憲政共和才有實現之基礎﹐兩岸「共榮」才有達成之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