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五十期正體版 / 简体版

 

臺灣人怒吼國民黨九合一慘敗

馬英九却什麽也沒有聽到

 

程凱

 

國民黨在臺灣「九合一」選舉中一敗塗地:原來控制的二十二個縣市中的十五個只剩下六個。最重要的「六都」勉强保住新北市一都,不但失掉了臺中、桃園,而且失掉了首都臺北。全臺灣2300萬人口,國民黨縣市長治下的人口已不足700萬。如輿論所說,國民黨政權,輸得只剩下總統府了;又如輿論所說,這次「九合一」選舉,是臺灣人民對馬英九執政的不信任投票,是臺灣人向馬英九發出的一聲撼天動地的怒吼。

馬英九在1129日晚獲知「九合一」選舉大勢已去時,前往國民黨黨部發表敗選演說,他一臉的痛苦,表示他已經聽到了人民在這次選舉中傳達的訊息。可是,在電視機前看他演說的臺灣民衆,有多少人相信他真的聽到了臺灣人民的聲音?

話音剛落,三天后,馬英九在國民黨黨部舉行的中山彙報會上講話,便證明他其實什麽也沒有聽到:他說國民黨雖然輸掉這次選舉,但他堅信國家的總路綫沒有輸。再過一天,他在同一講臺宣布辭去國民黨主席職務時,又說:在這場選舉中,國民黨遭遇前所未有的挫敗,我要向所有的支持者道歉,我有負於創党的先烈先賢,我很慚愧,我讓大家失望了。他絲毫沒有向臺灣人民表達歉意的意思。

國民黨慘敗,固然敗於馬英九六年執政的顢頇無能。他2008年競選時的「633承諾」(GDP年增長6%以上,國民平均年收入超過3萬美元,失業率3%以下)完全跳票。臺灣打工階層工資倒退至十六年前的水平;普通百姓生活日益艱辛;大學畢業踏進社會的青年人被馬英九斷送了前程,青年人看不到在馬英九執政下有買得起自己的一套斗室、養得起自己的一個小家的前景。馬英九的國民黨執政的臺灣社會管理混亂,竟然讓臺灣人活生生的吃了多年的黑心油。一個政黨上臺執政,總要爲百姓做點好事,馬英九執政六年,何止是政績乏善可陳,簡直是害苦了臺灣百姓。

除了馬英九的顢頇無能,國民黨在「九合一」選舉中慘敗,其實更敗於馬英九爲國家制定的「總路綫」。什麽是國民黨執政的總路綫?就是它的大陸政策,國民黨的大陸政策牽動著臺灣內政外交幾乎所有方面。其大陸政策的核心,就是放弃臺灣經濟的獨立自主,全力推行臺海兩岸經濟一體化,使得臺灣經濟完全依附於中國大陸。

六年來,臺灣每年有千億臺幣的資金和數以百計的生産綫轉移到大陸,百萬臺商在大陸設廠、開店、購屋從事經營活動,臺灣倒成了了臺商短暫的休假地。臺灣的産業幾乎被掏空,原先生機勃勃的新竹工業園區日漸凋敝,高雄的新工業區基礎設施完備却無人問津。臺商在大陸賺了大把錢,然後重新投放大陸擴大生産,剩餘的錢拿回臺灣炒高房地産。兩岸經濟一體化的政策通過簽訂《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也就是ECFA,以法規形式固定下來,臺灣經濟依附於大陸,走上了一條不歸之路。

ECFA獲益的是大財團、大企業,這些企業的老闆個個資産暴漲,臺灣百姓却沒有得到任何好處,反而因企業移往大陸失掉了工作,成了ECFA的受害者。馬英九恫嚇臺灣人,說如果不依附大陸,臺灣便不能生存。而恰恰是緊密依附大陸的這幾年,臺灣淪落成亞洲四小龍之末;反而臺灣與大陸互相封閉、經濟不相往來的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經濟騰飛,傲居亞洲四小龍之首。同爲亞洲四小龍的南韓、新加坡,從不依附中國大陸,在臺灣沉淪的這幾年,經濟一如既往健康快速發展。

民主制度抑制人性之惡。專制制度將人性之惡釋放出來。一些本來規矩經營、規矩做人的臺商,一到大陸,就學會了賄賂官員、盤剝工人、花天酒地、放縱人欲,把在臺灣受到抑制的人性之惡盡情釋放,發揮到極致。幾乎沒有多少臺商不在大陸包二奶、三奶。臺資企業集中的江蘇昆山,爲臺商尋歡服務的場所每天人群麇集,成了最烏烟瘴氣的城市。

除了鐵杆支持國民黨的臺商在兩岸經濟交往中的醜陋表現外,那些在臺灣民主制度權力制衡下已收斂腐敗行爲的國民黨官員們,又一個個到大陸找回了自己的腐敗基因。國民黨涉兩岸關係的官員,不乏向大陸出賣臺灣利益換取自己家族利益者。臺灣前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因兒子在大陸經商被揭露匆忙辭職。這些國民黨官員究竟與大陸有多少暗盤交易,從大陸獲取了多少金錢財富,終有一天他們要向臺灣人民說清楚。

去年簽訂、今年國民黨在立法院試圖30秒强行通過的《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終於把馬英九兩岸政策的本質暴露無遺。他竟然要把臺灣普通民衆賴以營生的小吃店、雜貨店、理髮店、洗衣店和事關臺灣安全的公路、橋梁、碼頭、電訊也引來大陸資金經營。百萬臺商已經把臺灣的大企業移去大陸,又將有百萬大陸人來臺灣佔領小企業,窺視臺灣的地形、地貌、水文、氣象等等的情資。馬英九走得太遠了、太肆無忌憚了,令人瞠目結舌、不可思議。如果不是臺灣學生奮起佔領立法院,阻止《服貿協議》通過,那麽,馬英九任內,臺灣的經濟就由依附大陸,進而被大陸侵入、佔據、掌控。對於臺灣人民來講,沒有什麽比免受中共侵害、保障臺灣的獨立和安全更重要。經濟獨立的喪失,就是政治的潰敗。按照馬英九的總路綫走下去,不出多久,中共就可以對臺灣予取予奪,所謂「不統、不獨、不武」,所謂「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的國家」,統統成爲空話。

在此有一則傳聞請連戰向兩岸人民說清楚:連戰家族一半以上經濟利益已轉移到中國大陸,他從當國民黨主席到當國民黨名譽主席,每年都前往北京會見大陸最高領導人。20132月連戰再以國民黨名譽主席身份訪問大陸,帶上兒子連勝文,父子倆29日會見習近平,向習近平報告連勝文將參選臺北市長,獲習近平首肯和支持。於是這次臺北市長的選舉,連勝文代表國民黨參選,等於也代表共産黨參選。父子倆在選戰中極力挑動藍綠對立和統獨議題,不但被綠色選民而且被許多藍色選民唾弃。上述傳聞已不是什麽秘密,海外盛傳,在大陸也廣爲人知。現在只差連戰和國民黨中央給個說法。

一直以來,馬英九在兩岸關係上罔顧臺灣的安全和臺灣民衆的利益,致使他領導下的國民黨被綠營指爲投共賣臺,這一指稱被越來越多的臺灣人認同。我雖然不認爲馬英九有如連戰,已走到投共賣臺的地步,但也不能不看到一個現實:經濟一體化的結果必然是政治一體化,照此走下去,馬英九有意也好,無意也好,他帶領的國民黨終有一天,讓自蔣經國以來臺灣進步的國民黨人和黨外人士前赴後繼卓絕奮鬥贏得的民主自由的臺灣,匍匐在中共的五星紅旗下。

許多曾將臺灣視爲中國的民主燈塔,寄望於國民黨對大陸民主運動給予精神上的支持和實質性幫助的海內外中國民運人士,早已對馬英九的國民黨失望。近些年在大陸興起的「復興中華民國」運動,也與臺灣的國民黨毫無關係。人們無法從現今的國民黨那裡,而只能從孫中山的「三民主義」論述、從1946年《中華民國憲法》、從抗日戰爭國民黨帶領中國人民浴血奮戰,來尋找「民國復興」的動力。

幸虧,臺灣不止有國民黨,還有人民,還有反對黨;幸虧國民黨內不全是馬英九,還有清醒的有識之士。這次「九合一」選舉,便是臺灣人民、包括許多國民黨人對馬英九的「國家總路綫」的决然否定。「票投國民黨,臺灣變香港」,是反對黨對選民的警示,最終成了臺灣人民對國民黨的大聲喝止。

從「九合一」敗選到2016年總統大選,有兩年時間,如果馬英九聽取民意、省思過失、改弦更張,還來得及。可惜,臺灣人民在「九合一」選舉中發出怒吼,馬英九却什麽也沒有聽到,不然他就不會說出總路綫沒有錯這樣的話,也不會不向臺灣人民表達歉意了。未來的兩年,馬英九仍將致力於推動《服貿協議》通過,大陸海協會會長陳德銘近來到臺灣也給了馬英九兩年時間,讓他一條道走到黑。我們看到馬英九辭職後,試圖繼續施加對國民黨未來走向的影響。馬英九决心上中共的賊船,誰也救不了他,他也無意救自己,唯有等兩年後,臺灣人民再一次向他發出震天撼地的怒吼,讓他明白:臺灣的任何政治人物,都不可能從親共、媚共、投共、出賣或損害臺灣的獨立、安全和人民的根本利益中獲得歷史地位,肆意妄爲,逆臺灣民意而動,最後只能被釘在臺灣的歷史耻辱柱上。

 

(轉載自《公民議報》201412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