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九期正體版 / 简体版

 

讀者來信選刊

 

中國處於危急存亡的時刻

致黃花崗雜誌各位同仁:

黃花崗雜誌是一本還原歷史、揭露中共欺騙行為和歷史罪行的良心雜誌,作為貴刊的忠實讀者,我從心中感佩之至。雖然現在中共專制勢力依舊強大,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權貴集團這兩年又進行了所謂的深化改革和反腐運動,在很大程度上欺騙和迷惑了很多原來對中共不抱希望的普通人,但我相信只要各位同仁繼續揭露中共騙局,謊言終有破滅之日。以下我有一些淺見還請各位同仁試看是否有理。

習近平作為中共新一屆上臺的統治者,現在正在國內掀起一場深化改革和反腐運動,但這些政策為國際內外不少人士看透其只是一次中共內部權力轉移的實質,而發動這場反腐運動只有兩個目的,一是借反腐清洗江派勢力、加強個人權力,二是借反腐來挽救信用已然崩潰的中共政權,實現共產王朝的再復興。應當說,習近平這兩個目的已經取得一定的成功,至少,國內許多國民對他的這些政策是支持的。最近,我與中國民主黨的一位黨員談過此次習近平反腐新政的事,他也讓我習近平可以經過反腐運動鞏固權力後將中國帶上民主化道路。可見,這些所謂的新政對國民和民主派人士的迷惑有多深!

就我看來,中共政權絕不可能從習近平為首的紅二代發起的深化改革和反腐風暴而將中國推向民主化。原因如下:

中共作為一個專制政黨,專制是它的本性,而維護它的統治、保證它的專制更是它一直在做的事。所以江澤民時期為平息八九事件的影響,不讓國民去關心政治,大搞腐敗,一切向錢看是它維護統治、繼續專制的方法。今天,習近平大搞反腐敗又何嘗不是為了平息國民對腐敗痛恨的怒火、維護中共專制統治而使用的方法呢?

習近平上臺前,雖說胡錦濤是中共頭目,但實際大權還是由江澤民派系執掌,而江派並非真正的紅二代。在習近平等紅二代眼中,中國只有三種人:紅二代,是權貴和主人;第二類是非紅二代的大小官吏,他們是級別不同的家奴,幫助他們去奴役第三類人,中國最廣大的共產奴隸。江派雖然掌權,仍舊不過只是家奴罷了,只不過奴大欺主,自然為習近平為首的紅二代所不容。而這場所謂的反腐風暴,實質上不過是紅二代大規模整治那些尾大不掉的家奴,重新奪回江山的奪權運動罷了。普通中國人在他們眼中只是共產奴隸,他們利用整治家奴的行動,讓飽受欺凌且相當愚昧的共產奴隸們產生了幻覺,以為有人為他們做主了、以為這個共產王朝有有希望了。而當紅二代們將家奴收拾老實後,最終他們要做的必然是利用聽話的家奴繼續奴役那些還處於混沌狀態的共產奴隸。

從現在國內更為嚴格的互聯網管制、對西方民主自由思想嚴防死守的情況,可見習近平統治下的中共政權並沒有為實現國家民主化做出努力。相反,我認為他是鄧小平的經濟政策和毛澤東的獨裁權力的混合體,他利用鄧小平改革開放的經濟政策使中共擁有更強大的經濟力量,從而提高他的威信,繼續武裝維護中國統治的各類暴力機構,使自己控制的武裝力量更加強大,從而獲得黨內和國內獨一無二的獨裁權力。

到目前為止,習近平在反腐運動中,除了將以前江派的人換上自己人外,並沒有看出任何一條真正促進中國民主化的政策和方案,哪怕一個動作都沒有。那個喊了多少年的依法治國仍舊是個空洞的口號,中共連自己憲法要保障的集會、結社、辦報的自由,他們連提都沒有提,這哪裡是個要帶領中國走向民主化的政治人物應當做的事?

所以我認為習近平不但不會帶領中國走向民主化,相反,他可能比前任的江澤民、胡錦濤將中國帶向更加危險的境地。原因有三:

一,拒絕西方先進的經濟政治思想,為了維護自己的個人權力和中共的專制制度不惜歸結俄國這個世界上的異類國家(同時也是中華民族的心腹巨患)。在與俄國簽訂的一系列協議中,目前主要是經濟為主、軍事為輔,將來會不會結成軍事為主、經濟為輔,並以上海合作組織為主體形成政治、軍事上的全面同盟關係,恐怕只是時間問題;也許就在我寫這封信的時候,他們正在著手做這些事。

二,在東海、南海與周邊國家搞摩擦,從而牽連美國,在國內豎立起美國和東海、南海周邊國家是中國敵人的形象,以打造中共是國家利益維護者的形象。

三,加強軍備來刺激國內絕大多數對外部世界沒有多少瞭解或被誤導的民眾錯誤的愛國情緒,以打造更強大的所謂中國人民解放軍(實則為中共黨衛軍)武裝,以維護自身統治。

現階段,西方國家因烏克蘭問題正在對俄國進行制裁,而中國作為一個巨大的經濟體,俄國通過與中國的貿易足以極大消化西方制裁對俄國的不利影響;其結果,必然導致中俄關係的進一步加強。而西方,也將因經濟制裁的打折或失敗而遷怒於中國;在他們看來,欲要解決俄國,必先處理中國。而這一切導致的結果是中俄準軍事同盟或全面軍事同盟的建立。

在持續不斷加強軍備、與俄國加強經濟和軍事合作、與美國為首的西方民主國家為敵三件事同時進行的結果,中國將不可避免的被綁在俄國的戰車上與美國為首的西方民主國家對抗,而最終無論是俄國取勝或是美國取勝,中國都將陷入困境。

如果俄國取勝,那麼中國邊上將有一個強大的國家威脅中國安全,但這個國家只有野蠻擴張而沒有現代人文思想,對中國將形成一種存亡性質的威脅。如果美國取勝,中國周邊的小國將與國內分裂勢力一擁而上,分割中國,中國將滑向分裂的悲慘狀況。

因此應當說,現在是最危險的一刻,但也是存在著巨大機遇的一刻。現在中國的危險雖然不如滿清時那樣明顯,但比那時更加危險:在滿清時的戰爭中,人的多少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起到決定性作用,而在現代戰爭條件下,人的多少已無關緊要。所以中國處於危急存亡的時刻,民主力量能否起到應有的作用是我們祖國能否轉危為安的重要契機。

應當說祖國危險或機遇的變化正在潛藏在民主力量和中共專制力量的每一次鬥爭當中。中共為了維護它的專制統治,拒絕西方現代民主文明,不惜煽動國民錯誤的愛國主義,將整個中國推向極其危險的戰爭邊緣。黃花崗雜誌各位同仁及全世界熱愛祖國、熱愛民主自由的力量應當團結起來,繼續揭露中共的罪惡;無論是革命派還是改革派都應當聯合起來,從各方面努力推動中國民主化進程,推翻中共的專制統治,使祖國轉危為安,最終實現中國的民主化。

另外,本人受貴刊辛灝年先生思想影響,受益良多;現因個人原因無法當面向先生請教一些心裡疑惑,他日如能親赴美國,必將拜訪貴刊及辛灝年先生。同時,寄五百美元支持貴刊繼續從事中國的民主事業。

此致

敬禮

黃花崗雜誌讀者

 

臺灣讀者

想給辛老師的話

老師您好,我姓林,來自臺灣高雄,目前是大學生。辛老師我想告訴您,因為網路上僅存的一道國父當年的錄音,還有您十來段的演講,讓我原意承認自己也是中國人。因此我加入中國國民黨,為國民黨的繼續執政努力,和民進黨在所能想到的各個領域對抗。可是辛老師,您說過現在的「臺灣」國民黨很不爭氣,其實對於這段評論我感到非常不諒解。雖然國民黨號稱百萬黨員,但真正活躍的大約三十來萬,這跟臺澎金馬地區兩千三百萬的人口基數相比只有一個百分點,而這些朋友又分佈在各行各業的各個領域,實在很難與從前全盛時期的國民黨相比,這點非常希望得到辛老師的諒解。我想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反對臺灣完全剪斷對中國的臍帶,為未來也許更美好的願景繼續往前邁進!非常謝謝辛老師近幾年的辛苦演講,臺灣獨立的問題,就算是現在的這個國民黨不爭氣,但也只有他是有能力對抗的,請辛老師放心,大陸的問題太沉重我們目前真的沒辦法,但是臺灣的瑣事還是讓我們來分擔吧!

林同學

 

談談對複國運動

的一些看法

尊敬的黃花崗同仁:

剛剛讀完《誰是新中國》,書中所述著實令人詫异。每遇不可思議之處(如中東路事件)便以百度或維基勘驗,結果竟與灝年教授所言不爽!

當此紅禍亂國之秋,文化崩壞、言路栓塞、四維不張、狼犬逞狂!雖經濟發展、民生微善,然毒霾四起、民權屢折,故料此表面之繁榮亦難長久。

匪幫既得之利萬難輕釋,民國光復之路料也曲折。吾輩同志欲承總理遺志重張三民主義,則必須結天下一志同胞共襄盛舉,舍此則光復事業難成也!

今港爭普選,臺保自立,兩者雖皆與匪幫不伍,然各抱所志大相徑庭,此實爲我民族之大不幸!

香港者國之明珠,然彈丸如斯舍大陸之給養必陷絕地,故其欲由紅朝之中國奪己自由民主之路絕無勝利之算。假匪幫斷其命脉、困之年餘,則必致百業雕零民生維艱,時自由之主張又有幾人能够?故香港鬥爭之出路唯倚中華之光復,民國之重生!

臺灣者,東海之鎖鑰,大陸死生之地。若宣獨則必招中國傾力所强統,不獨不統亦難除武力之脅迫與國際之孤立。故臺灣鬥爭之出路亦唯倚中華之光復,民國之重生!若灝年教授因其威望於港、臺同胞言明利害,申民國復興乃全民族福利之唯一所在,使民族意志一統於民國復興之下,則大事料可成也!

香港民運若能執青天白日於聯合國間,申明港人回歸民國之意願;大陸訪民若能執青天白日於聯合國間,申明大陸民意歸附民國之趨勢;若臺灣自由區同胞以民國之文化感召來訪陸客,使民國精神於大陸傳播發揚。如此世人皆知中華民國乃當下全世界華人公認之合法政府,青天白日揚起於赤區之外寰球各地之日,中華民國偉大複國運動勝利之時!

此致

敬禮!

王軒雲

蒙古族學者談

民族問題

辛老師:

您好!學生是一位蒙古族學者,從2008年始有幸於YOUTUBE視頻網站觀看到了您的演講,被先生雄厚的歷史底蘊與清晰的邏輯思辨所吸引,從而關注至今。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

自高中時候就對歷史與政治產生濃厚的興趣,現在還記得當年自己的高中歷史老師講過的那句話:“研究歷史,死去活來”,故在一直沒有閑置對歷史與政治的學習與思考。自從接觸到辛老師的觀點,學生的自我認識與國家認識也轉變了很多。

我現在是身在曹營心在漢。民族問題是很棘手,可我明白:在解決了中國實質性問題這個大前提之下,方可解決民族問題。如今民族問題表現在:1.與漢族之間的問題;2.與共產黨之間的問題。3.與中華民國之間的問題。(由於學識淺薄,尚且歸納出以上三點)

為促成中華民國統一全中國,民族問題暫且迴避;如果有民族個體遭困難,那我當義不容辭。正義之舉,不論能否。

請加大力度宣傳國民革命!目的:革共產之命:目標:中華民國統一全中國!

內蒙一學者

 

「九零後」青年

致辛灝年先生

在下是一個「九零後」青年,爺爺是「抗美援朝」的老兵,因此,在爺爺的影響下,從小就在看而且很愛看中共的「紅色影視劇」(《解放》、《毛岸英》、《重慶談判》等更是看了不止一遍)極少看同齡人關注的動畫片。「共產主義」,在我尚未明白其具體含義時就在我心中深深地扎下了根。每次看這些,聽這些,便覺熱血沸騰,甚至是因為一年級沒能成為第一批加入少先隊的人而落淚。

小學時期(不好意思忘了是幾年級了),中共編的《思想品德》教科書有相當一部分寫了中國近代史。當時讀到腐敗懦弱的清政府與各外國簽訂了那麼多的不平等條約,心中的民族主義情緒可謂噴湧而出,太鬱悶了!太可氣了!這個王朝怎麼這麼弱!當時的我,心中自然不會想到什麼民主與專制的較量,制度的差距之類的。只是一種感情上的不滿,沒什麼理性的思考。強忍著怒火繼續往下讀,突然映入眼簾的幾個大字,到現在我都忘不了:「必須推翻清王朝!」孫中山,孫中山,這個我從未聽說過的人,第一次讀到他,卻給我留下了極深的影響。當時書上面還寫了一個故事:一位80岁的萧姓盐商从扬州赶到南京要瞻仰大总统风采。这个老人一进孙中山的办公室就行起拜见皇帝的三跪九叩大礼。孙中山见状赶紧扶起老人,告诉他:「总统在职一天,就是国民公仆,是为全国人民服务的。」老人问:「总统若是离职呢?」孙答:「离职以后,又回到人民队伍里去,和人民一样。」这位老人回去后兴奋地说:「今天我总算见到民主了!」

我讀到這心情不覺大快,這才是偉人吶!比那些明君還要讓人喜歡吶!看到「中華民國」這四個字,不知為什麼我心裡突然覺得特別激動,比後面那個什麼「中華人民共和國」還要讓人激動!現在我知道了,這是華夏兒女對自己民族國家的一種認同感啊!我是多麼希望這個「民國」能繼續下去直至今天。同時讀的時候也發現中共恢復了孫先生所反對的「萬歲」一詞。那是我第一次對中國共產黨產生了一點不喜歡、不認同。

後來到初中,一個很偶然的機會,出去旅遊,聽到同學偶爾提了一個什麼「六四事件」,自認為對中國歷史還算比較了解的我,大事件基本也都記得。但這個什麼「六四事件」卻聞所未聞,那個同學也不是太了解。於是在下上網查找,當然沒什麼結果,只知道是一場「大學生暴動」。從電影《省港旗兵4》略微又知道了一點似乎還是一場「民主運動」。「民運」這個詞第一次被我記住,同時我又了解到「民運人士」原來是「被西方國家利用,想要否定共產黨和社會主義基本制度的人」,這群人真是可惡!為了名利,連自己的國家都出賣!當時的我充滿了這種思維。但是,真是前世修福,我有一次在維基百科上輸入「六四事件」這個詞時居然成功地進入了這個網頁!興奮之餘,卻如您所說「是的,當你在兒時就已經讓一個勝利者的欺騙和謊言深入你的骨髓之後,等到你長大以後再來剝開謊言和欺騙,並追求事實和真理,這種裂膚和割肉的痛苦是完全可以想像的。」我不禁再次驚住了,原來中共,原來鄧小平,原來李鵬等等還有這一個不為人知的一面。從此,對共產黨的好感蕩然無存。

在下是一個傳統文化愛好者,尤其愛讀儒釋道傳統文化典籍,現在也是一名佛教居士。一次上網找佛教的資料,突然看到「法輪功」這個詞,出於好奇就去搜了一下,徹底驚住了!這個邪教居然教唆人「自焚」,真是人人得而誅之!可是,隨著搜索,發現法輪功的「癡迷者」們都到海外去了,可是,這個「自焚案」卻只有北京這一起,我突然產生了疑問,怎麼到了海外這群人就學乖了呢?是李洪志改了「教義」還是說……我沒敢繼續往下想,總覺得不對勁。就在我都要忘了這個「邪教」時,有個同學從韓國旅遊回來,告訴我,韓國有法輪功的人到處散發反共產黨的東西,雖然這時的我已經對共產黨沒什麼好感了,但也不至於反對。聽到什麼「活摘器官」的話還是不太相信的,但也是加深了我對這個「邪教」的印像。

一年前,我爺爺的老家「被同意」拆除了,那幢充滿了他青年時期直至現在82高齡奮鬥歷程的房子啊!爺爺一提到它總是沉默不語。因為他原本是想當「釘子戶」的,但我的爸爸看到了另一個先我老家被拆除的一個村子上,也有一個「釘子戶」,92高齡啊!和我爺爺是抗美援朝時期的炮兵戰友。當拆遷隊的人來的時候,那位爺爺說:「我是抗美援朝下來的,我看你們誰敢……」拆遷隊的人二話不說,把那位爺爺的拐杖奪過來,椅子搶過來,硬生生的「拖」進了麵包車中。於是我爸爸怕我爺爺也被這樣,只好趁他不在家時讓人來拆……我爺爺為此大病一場,直到現在還未完全痊愈……那群人一直在說一句話:「這是共產黨的天下,不怕你們!」自此,我對中共,可以說,徹底、完全、究竟地失望了。

再到後來,我又是一個偶然的機會,下載到了一個翻墻軟件,上了大紀元等法輪功電視臺和網站,說實話,第一次看到那些血淋淋的畫面,我才相信了我那位同學說的話,那天晚上,我一夜未眠……這群人,將來必墮阿鼻地獄!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看到了您的《誰是新中國》與您的許許多多精彩的演講如《中共改革開放給中國帶來了什麼》《驅除馬列,還我中華》等等,我真是如夢初醒,每次看您的書和視頻都會說:「原來是這樣啊!」「居然連這種事都做得出來!」無線地感恩您對我們國家、民族以及文化做出的這麼重要的貢獻,尤其是對否定中共歷史合法性的巨大成就,更是我輩所難以望其項背。今天,我寫此信也是想說明,中共的洗腦術雖然很厲害,但人民會越來越發現他的「骯髒的行為」和「漂亮的語言」之間的強烈對比,人民終會覺醒,重新踏上有孫中山先生開闢的民主共和自由憲政之路,將這邪惡的政治集團送到審判臺上,我堅信這一點。因為連我這個尚未成年的人都已明白的道理,那些在中共社會上求生存的大人也必然會懂得的。

最後用一句大陸網友對您的評價來結束這篇文章:「辛灝年的攀守,也如浴火鳳凰涅槃,燃著重生之火,去照亮那黑洞般的深淵。」

恭祝六時吉祥,阿彌陀佛!

冰水靈魂

中華民國10397

 

一個中國學生的心裡話

尊敬的辛灝年先生,

您辛苦了!謝謝您!一直關注您!

我是一個普通的中國學生,沒有在民國的蔭蔽下長大,沒有過優美傳統中華文化的熏陶,不會寫很多正體字,只記得些許先賢的詩句與書法,常懷感念,無法忘懷。

請恕我文字散亂,思路難以明確,心中的萬千思緒一齊涌來,雖是千言萬語無法訴盡。

作爲一個出生並成長於傳統優質文化基本消耗殆盡的環境中,如同所有其他同齡人的我,只能接觸混雜著各種不加過濾,複雜的信息。很不幸,在我們的成長中沒有真正善意的力量幫我們梳理心靈,追認先賢,做人先於治學,像先輩那樣可以健康的成長,學習,感悟,學會愛,在該醒悟的時候醒悟,在應當承擔的時候擔負起應有的責任,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這樣的覺悟現如今有如同水中之月,可望不可即。

經歷過的種種人性的頽敗,自己和他人的麻木,冷血,至今想來仍然讓我感覺自己有罪。我接觸過宗教,雖然沒有深信,但是至少明白作為人的原罪,尤其是中國人的原罪,因爲我們的懦弱,冷漠,自私,在七宗罪的訓誡裡每一條都千百次的重複著,失去了心靈和方向感,以至於像真正的,質樸的戀愛這樣令人嚮往的情感經歷,於我們都是奢談。現在看來,在那場决定命運的戰爭,我們輸掉了一切,包括最不應該失去的愛的能力。

心靈的雕敝,伴隨著環境的積聚惡化,讓我真的看不到家園還有未來。孫中山先生,蔣介石先生和其他先輩們的訓誡和教導,至今讓我覺得百年前的中國,和現在真的是如出一轍,歷史和我們開了一個如此無情的玩笑。

常常想和其他身處自由的學生討論這些心裡話,說實話,因為長時間的冷漠的氛圍,我寫到這裡甚至產生倦意,開始有所動搖。在這些同齡人中間,冷漠,只爲,也僅僅爲自己的幸福和物質享受而奮發努力,是一種常態,大家在一種「外交式的」,「只限與感官體驗的」,「只關於學習找工作」的交流中,漸漸適應,並把人格打磨光滑,請相信我,這是我的親身體驗。

在這種孤獨中,我嘗試著接觸我們中華文化的真正的美,想至少修補自己的空白,並祈禱能够遇到朋友。就從學習正體字開始吧。

再次感謝辛灝年先生的犧牲和努力,您讓我看到一絲希望。

祝您健康!

一個普通中國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