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九期正體版 / 简体版

 

希望香港「雨傘革命」

成爲中國憲政轉型契機

(「民國研討會」發言錄音聽寫)

 

郭寶勝

 

這次我跟大家分享的內容是關於香港「佔中運動」的一些感想。自從香港「佔中」運動興起以後,我們成立了一個兩岸三地「佔中」網絡組來聲援香港學運,我是主要負責人。

香港佔中運動是在2013116日開始的,由香港大學教授戴耀廷在《信報》發了一個聲明,提出了香港人要佔領中環的構想,題目是《愛好和平,佔領中環》提倡以理性、克制公民抗命來迫使中央改變香港特首選舉的方法。我們知道,在今年831日,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頒布的香港特首的選舉辦法,完全沒有顧忌考慮到香港民意,也完全沒有考慮到今年622日香港人發起的80萬人游行的希望全民公投的運動。當時運動發起80萬人投票,希望能促使香港推出符合國際慣例的普選方法。但是,831日全國人大提出的香港特首選舉方法完全沒有考慮到6.22佔中運動的民意。而且,張德江放話說,我們要用菩薩心腸行霹靂手段,駐港部隊這些暴力機器高度戒備,威脅鎮壓是完全有可能的。

人大常委會這個决定迫使香港學生於927日在中環開始了香港全民性的抗議示威,這就是「佔中運動。」928日一些學生和市民正式宣布「佔中運動」開始。後來「佔中」就演化爲全民性的佔領香港繁華地區的活動。在928日傍晚,香港警察使用了27次催泪彈。但這些鎮壓更加促使香港市民和學生前往繁華地段去聲援「佔中」運動。開始是非常成功的,變成非常一個有影響的運動。梁振英被迫出來說話,說可以對話,但不下臺,談判也是是要經過人大常委會和基本法的框架下同意的。從這話看得出,梁振英是根本沒有對話誠意的。但是儘管如此,學生還是同意對話的,但是在103日,香港警察對現場進行了殘酷的鎮壓,暴力、騷擾、毆打,學聯後來也放弃了與政府的對話。後來政府又出來說要重新對話,但由於兩方面都認爲對方缺乏誠信,對話又被取消了。最新的消息是就是1010日晚,很多市民到金鐘廣場聲援,提出的口號是「一人一帳篷,佔領全街道。」現在談判已經告一段落。

我們看到香港局面佔「佔中」運動有幾個特點,第一個就是公民抗命,儘管承認違法,但提出抗命是最高的法律,就是公平正義;第二就是反對政府,反對中央和地方政府,學聯給習近平寫了公開信,非常溫和,包括最激進的領袖說目的就是要在共産黨領導下建立一個普選奇迹。這使我想起余志堅先生剛才說的香港整個學運很類似1989的民主運動。共産黨的定性是香港在進行動亂和顔色革命,《人民日報》的社論已經有這樣的措辭了。而且說不會動用軍隊,定性是矛盾直接挑戰中央等等。這點也非常像1989的學運;第三個特點就是非暴力,非常克制。學生基本上是打不還手,駡不還口。非常溫和。非暴力好處是爭取世界同情,也爭取到了許多市民同情。但是非暴力也造成一些問題,面對要血腥鎮壓暴力政權,抵抗力非常弱的。但現在還看不到一個好出路,怕重蹈八九民運失敗的覆轍。因此,我們提出的關鍵的解决思路是使得香港出路能國際化,兩岸三地化;因此,我們成立了香港兩岸三地聲援網絡組,現在有全球有5000多人,我們希望兩岸三地都來聲援,甚至要派人去聲援香港現場。英美國家對叙利亞、烏克蘭事件的反映非常懦弱。陳方安生就寫了文章,悲嘆香港被英國和西方世界拋弃。香港人要靠中國人自救,因此,大陸人的聲援非常關鍵。郭玉閃、北京宋莊也被抓了15個藝術家。還有臺灣的支援,臺灣民間聲援也很强烈,在雙十節上,馬英九講話也很强硬。關鍵時候,萬一香港學運被鎮壓,臺灣要不要營救。爲什麽現在香港學運不敢把矛頭對準習近平,就是因爲太孤立無援。而且,我們透過一些渠道說,希望香港學運領袖給大陸人民寫一份公開信,但未果。現在,我們就要通過多種途徑,來聲援香港的運動,多方面需要聯手,群策群力支持香港「佔中」民主運動成功。我們希望香港雨傘革命成爲中國憲政轉型的一個契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