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九期正體版 / 简体版

 

民國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任松林

 

由於我有事不能參加「民國研討會」,辛老師要我發言,就以書面談談我多年堅持的回歸民國的理念。

記得90年代我在波士頓大學工作時,認識了辛灝年先生。我們經常在一起談論中國的歷史、現狀和未來,既憂心忡忡,也滿懷信心。那時辛老師正在寫《誰是新中國》那本巨著,准備把被中共歪曲了多年的歷史糾正回來。那時「回歸民國」的思潮還沒有被許多人認識到。即便在「知識分子」、「異議人士」裡對中華民國還是很禁忌的。多年中共用歪曲歷史,愚民洗腦,使得大陸來的人,即便是「六四」的精英也要對中華民國保持距離。對照今天海內外,尤其是大陸上的「民國熱」,辛灝年先生無疑是先知先覺。

由於家庭的背景,從小使被當局排斥於「正規」教育之外,小學沒上完就失學了,到農村修理地球去了。我沒有機會,也沒有「福分」被洗腦。非正規的教育使我對中國的歷史有了另外一種見解。85年我出國的第一件事就是申請一本「中華民國護照」,雖然我知道臺灣不會發給大陸人,但是我還是以非常懇切的心情到中華民國亞特蘭大的辦事處去申請了。當然沒有拿到。為什麼明知道拿不到,也要去申請?因為我一直固執地認為我是中華民國的國民。

90年代起我就非常支持和敬佩辛灝年先生。以他在中國大陸的地位,冒著政治風險、生活壓力和眾人的不理解,站出來為中華民國正名,為還原歷史發聲,非常可貴。我當時就和辛老師說過「如果五星旗倒下去,那麼升起的一定是青天白日滿地紅的中華民族的旗幟」。就像飄揚了70多年的鐮刀斧頭旗從克裡姆林宮降下來了以後,代表斯拉夫民族的紅、白、藍三色俄羅斯的旗幟重新升起來了一樣。俄羅斯共和國僅僅存在了八個月,俄羅斯聯邦又回歸了他的存在。這不是一個簡單重復,是一個民族精神的回歸。

自從2011年辛亥百年以後,大陸上回歸民國、思念民國的思潮日益高漲。如果以前還需要知識和膽量才能為歷史正名,那麼現在,一個人如果還是說中共是抗戰的「中流砥柱」,只能被人們認為不是沒脊梁的「五毛」,就是沒知識的「腦殘」了。

人們懷念民國人物的優雅,懷念民國時代的開放,懷念民國時代的人才輩出,懷念民國時代慷慨激昂。

人們懷念民國是有道理的,人們懷念民國是有現實和歷史意義的,因為回歸民國是歷史必然,是使中國走向世界成為正常國家最小代價的路徑。

民國的歷史意義不需贅述。其一,中華民國是亞洲的第一個共和國。民國推翻滿清王朝,結束了幾千年的中國帝王制度。我曾經想如果把中國政治制度分為幾個階段,絕不是馬列教科書告訴學生的什麼「奴隸」、「封建」之說,比較科學的應該是大禹之前的「禪讓制」,之後的「帝王制」和孫中山創立的「共和制」。今天的大陸上的制度只能是「非驢非馬」的非正常狀態,49年是中國「帝王制」對辛亥革命的復辟。當然他不能完全做到了,僅僅借「馬列」去還「帝王」之魂。毛澤東也就是掩耳盜鈴式的,偷偷摸摸的,不專業的帝王罷了。

其二,中國歷史上受過三次最大規模的外族入侵,一次是蒙古游牧,一次是八旗鐵騎,一次是日本的飛機大炮。只有在中華民國、蔣中正先生的時代完勝敵人。位列四強,創始聯合國,收回租界、臺灣和滿洲。

民國的現實意義更不容否定。民國不是大陸一直宣稱的38年,民國已經百年。毛澤東在文革時一再說「國共誰勝誰負沒有真正解決」。蔣、毛去世時他們都知道勝負是暫時的,誰也沒有消滅了誰。中華民國政府管轄的地區小了一些,但依然存在。中華民國的法統依然存在。很多人把臺灣今天的民主成就,完全歸功於蔣經國先生的民主改革。經國先生是偉大的,但是臺灣的今天最大的功績還是以蔣中正先生為代表的老一代孫中山先生的繼承人。他們堅持了三民主義、五權憲法,把法統延續到了臺灣。二戰以後,蔣先生召開國大,立憲。到臺灣勵精圖治,維護憲政。雖然面臨強敵不得不實行「戒嚴」,但是從50年代就開始了地方選舉,「耕者有其田」的土地改革,九年義務教育。一旦時機成熟,廢除「戒嚴」即可恢復憲政。經國先生的解除黨禁報禁,今天臺灣的民主成就,是建立在46憲法的基礎上。蔣公維護法統,保衛臺灣是臺灣民主政治最根本的保證。臺灣的民主成就是中國歷史和現實中最偉大的成就,是辛亥革命的繼續,是三民主義的實踐。80年代在大陸有一句話「今天的臺灣就是明天的大陸」,那時人們指的單單是經濟。今天的大陸「民國熱」說明了「今天的臺灣就是明天的全中國」。

至於未來,我從來認為中國的未來是光明的,前程似錦。蘇聯帝國垮掉以後,磕磕碰碰,似乎又出現了「普亭大帝」,當然是不可能,俄羅斯的宿命不如中國,因為他們沒有一個持續的共和法統。中國則不然。縱觀世界歷史,很少有民族像中華民族一樣,文化完整而持續。文化包括文字、語言、歷史和傳統。中共一直說「毛澤東思想是馬列主義和中國革命實踐相結合」,可能是對的,不過可惜馬列主義已經在全世界失敗了,只有朝鮮、古巴幾個出土文物了。如果誠實,連中共私下裡自己都不會承認自己是「馬列主義」了。共產黨員死了以後有句名言「去見馬克思了」,可是馬克思自己都成了無家的游魂,他們又到哪裡去找他呢?正確的說法應該是「三民主義是普世價值和中國傳統相結合」。孫中山的「民族、民權、民生」是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在中國傳統上的發揚。孫中山曾說:「余之謀中國革命,其所持主義,有因襲吾國固有之思想者,有規撫歐洲之學說事蹟者,有吾所獨見而創獲者。」未來的世界、未來的中國一定要以世界之潮流為潮流,以人類共同之價值為價值。恢復民國是實行民主中國、共和中國最好的路徑,因為民國有無可比擬的光榮歷史,有臺灣實行憲政民主的範例,有「比美國憲法還好」的四六憲法(胡適語)。中國人是幸運的,中華民族是幸運的,我堅信未來的中國一定是孫中山先生奮鬥一生的三民主義的中華民國。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