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九期正體版 / 简体版

 

從中國大陸歷史反思看民國當歸

 

蕭齋

 

近年來,中國大陸民間出現了「民國熱」,不僅知名學者撰文、出書追憶民國那個幾乎在今天看來是夢幻的年代,「民國粉絲」也活躍在網絡和現實中。在每年的雙十年歡度國慶。「民國粉絲」們還走進民間的現實生活中。在中國的一些中等城市,一些網民穿著帶有民國標志的服飾聚餐,探討民國的話題。而文藝作品更是打出了「民國範」的吸引觀眾的響亮招牌。一些更為激進的粉絲們甚至在雙十節打出了 「求光復」、「求解放」的訴求。可以說,「民國」那個曾經的中國民主、自由的政權已經成為中國大陸自由知識分子的一個「理想國」。

民間學者楊瀚之在《光復民國運動:大陸「藍色新民族主義」運動的崛起》一文中提到,中國大陸10年來所形成的民國熱以及回歸民國的思潮,近幾年正在以幾何級數的發展態勢迅速蔓延。對民國歷史的重新認識,尤其是對抗日戰爭歷史真相的了解,促使大批80後、90後的年輕人成為中華民國的堅定支持者。由80後、90後為主體力量的光復民國運動已然在大陸發端並在迅猛發展。

筆者認為,中國人民追憶民國的思潮正成為民國歷史合法性、政權合理性、現實先進性的有力證明。這也說明,隨著網絡的開放,民智的開啟,中國大陸民主思潮啟蒙也進入了一個新階段,這些潮流在大陸形成的一個總的訴求就是——光復民國,民國當歸。

民國當歸的合理性、合法性與民眾參與毋庸置疑,不在本文的討論範圍之列,本文僅通過中國大陸出現的民國歷史反思的漸進的過程來說明,民國當歸是當前大陸人民的共同心聲,民國當歸是大陸人民重新傳承華夏傳統的重要手段,民國當歸是大陸人民邁向民主自由的現實選擇。

歷史反思是由點到面的全面反思

從中共建政到1980年代以前,中共當局出於統治需要,以沉重的鐵幕嚴密的屏蔽了真實的歷史。所謂「解放前」的民國政權也被描繪成賣國、專制、黑暗、殘酷的暴政。僅以抗日戰爭來說,中共當局將抗日戰爭的主角移花接木到自身,將國民黨描繪成「賣國、不抵抗」的角色,將自身美化為英勇的抗日戰場的主力。通過幾代人的固化,歷史的真相被層層掩蓋。但從1980年代起,中共當局出於統戰的需要,有條件的開放了對抗戰的研究,中共體制內的研究者從各個角度出版了抗戰歷史研究,以鐵的事實證明,國軍是抗日的中流砥柱。從此,沉重的歷史鐵幕透進了一縷陽光。

從抗戰領域的研究開始,中國大陸民間民國思潮研究由點到面開始全面擴大。有關民國的經濟、文化、教育領域的歷史也全面逐漸被揭開。隨著越來越多的歷史真相被揭露,一個具有現代國家的民主、自由、進步繼承了中華文明傳統的夢幻民國驚訝的展示在受蒙蔽半個世紀的中國人面前。讓人感到無限美好和惋惜。例如,在文化藝術領域,中共當局在1980年代拍攝了反映國軍抗日的電影《血戰台兒莊》、《血染昆侖關》等影視作品;讓我們領略到了國軍抗戰「一寸山河一寸血」的悲壯豪情,不由肅然起敬;在文藝方面,大陸對民國也有了新認識。大陸在2000年代拍攝的一系列民國題材的電視劇(以《人間四月天》為代表)就向我們展示了民國時期的美好,讓觀眾體會到,原來中國人還可以生活的那樣優雅與從容,與大陸幾十年殘酷的政治鬥爭形成的人人自危的人際氛圍形成鮮明對照;而隨著在文藝領域的「解嚴」,海峽對岸的龍應台、李敖、陳映真、梁實秋的作品得以在大陸發行,一些民國時期的大家的作品也陸續得到解禁,有關民國大師的書籍、生平的介紹也愈來愈被中國大陸讀者了解並為讀者推崇和景仰。從梁實秋、胡適、錢穆等一大批具有「民國範」的學者的精神氣度和學問水准,讓我們認識到了中國還有那樣一個大師輩出的時代。學者陳丹青將民國大師這種特有的精神氣質稱為「民國範」。學者胡平認為,有人則「民國範兒」實際上是自由的產物,是民國時期的自由使得文化人張揚個性成為可能。

在經濟領域,更讓我們重新認識了民國。原來民國不是一個經濟千瘡百孔的年代。民國也曾經有一個快速發展的「黃金10年」。根據大陸出版的《劍橋中華民國史》中披露,國民政府在1927-1937的十年中,經歷了經濟發展一段罕有的短暫的「黃金十年」,可以說是中國歷史上建設最快,經濟最繁榮的十年。可以說,沒有這十年打下的基礎,中國的八年抗戰不可能取得勝利。而即便在民國尚未統一的1920年,江南造船場就生產出了萬噸貨輪並出口美國。而中共數十年後大肆吹捧的萬噸輪「躍進號」首航即觸礁沉沒。以往那種「舊中國」「一窮二白」連鐵釘和火柴都不能生產的謊言也不攻自破。

在教育科技領域,當今大陸學界通過歷史反思,也認可民國時期是中國大師輩出,教育輝煌的一段時期。例如,大陸的官方出版物也承認,國民政府即便在最困難的抗戰時期,對國民教育也是優先保證。民國時期的教育的成果極其豐碩。海外獲得諾貝爾獎的華人中,不少獲獎者即是民國教育的底子。以至於當今出版界出版民國小學歷史課本作為學生教育補充。民國期間的科技創新也是前無古人,後乏來者。

歷史反思涓涓細流呼喚民國當歸潮流

可以說,在經歷了中國大陸民間對民國政治、經濟、文化、教育、科技等全方面的歷史反思後,再對比大陸當今一黨專制、禁錮言論、強拆民房、罔顧民生、鎮壓異己惡劣的殘酷現實,海峽兩岸的政治現實形成了鮮明的對照。可以說,重回民國時代是每個具有獨立思考精神知識分子的共同願望。

道理非常簡單。當歷史的真相被揭露後,越來越多的中國大陸有識之士發現民國是如此夢幻而短暫,惋惜和向往之情油然而生,這是社會各界抒發出民國當歸的最簡單、最自然的起因。而對比中國大陸至今天怒人怨的黑暗統治現狀,加之海峽對岸的臺灣已經實現了民主,民國的政治、經濟、文化就為大陸民眾最可以參照的樣本。難怪大陸網民們在贊揚馬英九的公私分明時,不忘對比大陸官僚的三公消費;在為立委打架喝采時,順便對比開會睡覺的人大代表;在艷羨百國免簽的外交待遇時,不忘譏諷這個GDP排名世界第二的大國可憐的免簽國數字。

繼承了中華民國的法統和道統的臺灣現狀充分說明,中國人是可以實行人類普世價值的民主制度的。而中共長期以來遲遲不實行民主制度的托詞往往是「中國人素質低」、「中國不適合民主」。而同文同種的臺灣實施的民主給了這種說法有力的回擊。

另外,民國當歸能夠挽救在大陸日漸衰敗的傳統文化的精髓。大陸歷經數十年的政治運動,將中華傳統文化倫理破壞殆盡,令人心痛。而在海峽對岸的臺灣卻得到了薪火傳承。蔣公父子在臺灣,繼續傳承中華文化,有力的延續了中華文明的命脈延續。而即便經歷了普世價值和民主選舉的臺灣也完全可以融合中華古老文明,臺灣已經成為現代民主思想與傳統文化結合的典範。難怪馬英九總統在紀念民國百年的儀式上說:「民主和諧的中華民國,不但是中華文明健康延伸的驕傲,也是中共馬列專制的對照物」。如今大陸境內認可中華民國法統的人越來越多。大陸學者陳永苗提出的「改革已死,民國當歸」就是振聾發聵的口號。

「民國當歸」是實施中國民主化的現實路徑

更進一步說,認同中華民國的道統和法統,實施回歸民國,也是中國大陸人民爭取民主自由、擺脫共產專制奴役極為切實可行的道路。可以說 「民國當歸」是中國人推翻共產專制、實現民主化的最大公約數,是未來中國重建民主政體、探索民主制度的一條成本最小的道路。

目前,無論是海外的民運組織還是國內的反對派,甚至包括溫和、非暴力路線的「新公民運動」,都對中共都缺乏有力的抗衡。盡管民間抗暴此起彼伏,但終究是散兵游勇的勢單力薄狀態。反抗中共暴政集團的分散、難以凝聚確是不爭的無奈事實。

如何最大限度的整合海內外民主資源,海內外見仁見智。但「民國當歸」未嘗不是一條切實可行的道路,在重建大中華民主共和國的旗幟下,「民國當歸」可以說是一個最大的公約數。

不難發現,89.64後的海外民運由盛而衰的一個重要原因,就在於支持海外民運的中共黨內改革派在1992年鄧小平南巡後被利益集團迅速招安,進而被分化瓦解,海外民運成了無本之源。當共產黨內民主派被割裂,體制內外同情轉而隔離,而目標又遙不可期時,海外民運也就失去了海外華人的支持。加之中共卓有成效的海外統戰,對民運的滲透挖角,海外民運的生存環境日益艱難。如果海內外華人各界都打起「民國當歸」的旗幟,不僅海外民運有了重要的道統基礎,就能重新擎起民主運動的大旗,對國內的維權運動也是有力支持。而同時,在臺灣的國民黨就能利用這個千載難逢的基於重返大陸。正如辛灝年先生所言,臺灣的國民黨要珍惜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即便是從事其他民主運動的大陸學者,也不否認民國當歸的現實價值。筆者接觸過的中國大陸學者笑蜀先生就曾經說:「因為轉型之路是開放的,多元的,有N個支點。不一定就是民國當歸,但民國當歸起碼是尋找現實支點的努力之一,比空喊革命空喊反對要高明太多。」

總之,「民國當歸」能夠克服當前海內外民主運動的孤島困境。最大限度的把碎片化的海內外民主資源整合起來。當然,筆者要說明的是,民國熱,並不意味著對民國時期的一切都加以神話。盡管民國時期也有很多問提很多困境弊病。但是,國民黨畢竟一開始就承認了憲政民主原則,蔣公畢竟完整的軍政、訓政、憲政三個階段,在經國先生的統治下最終還政於民。這大概就是國共兩黨的最大區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