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九期正體版 / 简体版

 

「民國當歸」是中國歷史變革之方向

 

潘晴

 

這是作者在20141010-11日於美國舊金山舉辦的「民國的歷史、現狀與未來」國際研討會上的發言簡稿。

 

我是第一次參加關於民國話題的研討會,感謝辛灝年教授和會議主辦方,給予我這麽一個寶貴的機會,因爲,這不光是在回顧一個國家的歷史,它同時也是中國的許多家庭,一百年來悲歡離合的真實記憶。記得盛雪女士曾說過這樣一段話:

「百年,長,也不長。對於人,是一生平安甚或兩世聚散;於群體,是榮辱起落,或流亡變遷;於國家,是衰竭消隱,或興盛重建;於民族,是福祉和平或苦難離亂。」

這段話,曾使我的內心久久難以平靜……

對於我們每一個中國人來說,什麽是民國?其實民國就在我們每一個人的家庭中,民國就是我們的父輩、祖輩生命歷程中一段真實的人生記載,它離我們並不遙遠,過去的歷史中的每一頁,都是由他們的足迹寫下來的,包括了那些開創了歷史,改變了歷史的重要事件,也包括了一百年來由苦難書寫的歷史滄桑!因此,民國對於我們絕不是一個「陌生」的國度,它的基因就流淌在國人的血脉中。下面,我想從三個方面來談談,在一個民國後人【1】的心目中,民國究竟代表了什麽?

一、民國就是共和憲政,就是當代中國之法統

什麽是民國?民國就是共和憲政,這就是民國的歷史標志,正如世界上文明國家的標志是憲政民主一樣。今天,我們之所以要回歸民國,是因爲當代中國的法統源自民國,當我們回到中山先生和民國先賢們創建的律法與制度——共和、憲政、主權在民、天下爲公時,就意味著回到民國。而1949年之後的歷史,對億萬國人來說,只是一個長久的國殤記憶,因爲它沒有任何歷史的正當性,它充滿著血腥與罪惡,它只是一個外來的極權主義與專制傳統相結合的怪胎。

嚴格意義上講,在古老的東亞大陸,幾千年的歷史延續中,真正談得上國家形態和制度變革意義上的「革命」只有兩次,第一次是在兩千多年前,秦始皇掃平六國,廢除了周朝沿革了八百多年的分封建制,締造了一個在皇權統治下的中央帝國,而這個大一統的皇權統治,歷經各種形式的改朝換代與外族入侵,在漫長的歷史中,却始終沒有發生根本性的制度變化,因此,歷史的中國,被史家們稱之爲是「兩千年來皆秦制」的專制帝國。

另一次「革命」,就是大家所熟悉的「辛亥革命」了,它推翻了延續了兩千年之久的皇權統治,創建了亞洲第一個「主權在民」的共和國,開創了憲政民主的國家形態,成爲了中國歷史上,一次最重要的,也是最偉大的歷史變革!但這場變革飽受磨難,歷盡艱辛,在外敵入侵和內亂頻繁的困境中,遭遇了來自蘇俄支持的中共武裝顛覆,這場「共和革命」不幸夭折,極權專制在中國全面復辟,民國被痛苦的撕裂,共和憲政的法統被廢黜,億萬國人再次陷入了專制奴役的深淵。

因此,我們在回顧這一段歷史時,就不僅僅是單純的「回頭看」了,我們在「回頭看」的那一瞬間,如果願意傾聽,願意思考,歷史就會告訴我們許多的隱秘和玄機,揭示出那些塵封已久的歷史真相,告訴我們一個真正的民國——當代中國共和法統奠基者的民國。

面對如烟的民國往事,國人又當如何借鑒和如何選擇呢?百年冷却,先人熱血是否仍有餘溫? 百年漂洗,今人記憶是否仍會殷紅? 歷史的詰問,往往過於沉重,經過中共多年來的洗腦,許多國人認爲,1949年之前的歷史與自己相距遙遠,49之後才是我們的家事、國事。這使許多人的思維産生了錯亂。而49之後,又偏偏在這個所謂的「新中國」,發生了許許多多的灾難,造成了千千萬萬國人的喪生,以及無數個家庭的毀滅。在人類已邁入文明的今天,難道還要讓國人對這段荒唐的歷史,這種罪惡的血腥一直忍氣吞聲下去嗎?不!這只不過是紅朝統治者的痴人說夢!

在如今的網絡時代,塵封的民國歷史,已於越來越多的民間叙事中現出了本相,在急劇地變革中,「民間」的聲音已不再淪爲「邊緣話語」,不同政治觀念的碰撞和較量,在這個時代有了新的含義,民國的憲政法統已爲越來越多的國人所矚目,所接受。正所謂:政權有代謝,歷史則永存,當代中國人——民國的後人,正在歷史的脉絡中找到自己的方向,一批先行者,已開始高舉起「重建中華民國」的旗幟,目前在中國大陸,「民國當歸」呼聲的出現,表明了在歷史的輪回中,這場民主革命當下的意義——就是要回歸中華民國憲政之法統,完成辛亥先賢們所開創的共和革命最後的臨門一脚!

二、民國不光是歷史,它活在當下,並通往未來!

這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它承接了過去一個世紀的歷史,讓1949成爲黑暗的起點,它讓國人開始知道,我們曾經有過憲政的光榮,也曾有過主權在民的傳統,它不只是一個歷史傳說,它實際上與國人當今之命運息息相關。因爲,它承接了歷史並通往未來!提出「民國當歸」的政治主張,有助於我們超越1949的局限,以更寬廣的歷史深度與現實視野,來思考我們當下的問題。

多年的人生閱歷告訴我,只有「當人性恢復了良知,歷史才隨之恢復記憶」。對於我這個民國後人來說,民國不光是一個國家值得緬懷的歷史,它也是一段血脉相連的家族史,它記載了先人的足迹和值得驕傲的歲月歷程,因爲,自辛亥革命創建共和起,無數仁人志士爲民國浴血奮鬥的往事中,的確有我們今天也難以企及的精彩!自「重建中華民國」的旗幟在海外高舉之後,「民國當歸」的呼聲也已在中國大陸響起,並得到了越來越多的國人認同,它證明了一條鐵律:只有能穿透歷史的聲音,才有真正的生命力,才能給人以震撼和吸引。

因爲民國是屬於我們每一個國人的,它正在歷史的黑暗中浮出水面,並走近我們,與我們血脉相連的民國,並不僅僅停留在父祖輩的生命體驗中,它也是我們未來的希望。因此,我們需要掙開1949的枷鎖,在當下的中國,重建民國的歷史觀。在現實的政治空間中,「民國當歸」就是中國憲政民主法統的回歸,雖然我們父輩、祖輩的足迹已被淹沒在歷史的塵埃中,但他們的理想和追求將會由新的一代人來完成。

我所理解的「民國當歸」,是以大陸淪陷區人民的自救爲主體的「法統重光」。它並不僅僅是一種對歷史的懷舊,民國當歸是對「驅除韃虜(馬列),恢復中華」的强烈認同,是對「民治、民有、民享」和「三民主義」的熱烈擁抱。民國當歸借由民主革命的號角,再也不是書齋裡的清議,而是在當今現實中的政治行動。

「民國當歸」是要結束大陸地區人民的不自由狀態,回歸共和憲政之法統。 因此,與當下大陸民衆對中共暴政的反抗有著本質上的聯繫,並賦予了它這個時代的嶄新意義,我們不能將視野僅僅的停留在兩岸關係上,「民國當歸」並不只是迎回在臺灣的中華民國政府,不能因爲臺灣的民國政府不作爲,就否定民國當歸的可能性,馬英九政權不管了,就否定這個路徑。簡單說,民國當歸是我們自己必須扛起的抗爭旗幟,是13億中國人民自己的事。

1949年之前民國的歷史,不管中共如何抹黑,但都在人類文明制度的框架中,民國歷史的憲政精神,需要回歸到奠基時刻,臺灣的憲政轉型已給予了我們新的啓示,也就是在蔣經國先生還政於民之後,民國精神就已經高於了歷史之中的民國。人們可以把臺灣包括在民國內,也可以在新的基點上,重建中華民國。因爲民國是當代中國國體的奠基者,它是超越在歷史和政治結構之外和之上的。

三、「民國當歸」是中國民主革命之方向

自辛灝年教授的專著《誰是新中國》問世以來,中國民主運動已呈現出一個嶄新的口號——「重建中華民國」,爲此,民運先驅王炳章曾提出經由學運、工運、軍運的步驟,來瓦解中共,完成民主革命的目標,而這一目標,如今已爲越來越多的國人所認同。在中國大陸,已有許多人直接投入了「回歸民國」的社會活動,如2003年大陸的「泛藍」運動,和隨後在大陸泛起的各種「民國當歸」思潮。

這不光是許多民國後人的夢想,它已成爲國人對未來國家之方向的追求。記得漢中兄曾有一番感慨,令我爲之十分感動——他說到:「這裡橫觀環球萬國興衰,唯自由民主是旗幟;竪看我巍巍中華五千年,唯中華民國是最後出路。民國一O五,中華民國在劫難逃;然,以色列千年複國,俄羅斯七十年再生,每每重溫俄羅斯葉爾欣總統在重新厚葬亞歷山大沙皇典禮上的演講,吾泪橫流難止。」

人們之所以接受「民國當歸」的目標,因爲這才是中國民主革命之方向,而在中共塑造的革命歷史觀中,狼奶泛濫,充斥著太多的「槍杆子裡面出政權」,「打天下者坐天下」的專制餘毒,使人們對「革命」一詞望而生畏。其實,正如辛灝年教授指出的那樣,共産黨中國是個僭越的僞神,其上還有真神中華民國在。如果我們明確了民主革命的方向,就是對民國憲政共和精神的回歸,就是重建中華民國,國人就會看到希望,就可以將這個目標,和今天的民主運動有效地結合起來。

自第三波民主化浪潮席捲全球以來,中國民主革命追求的目標就是明確的,即回歸中華民國的憲政共和國體。因爲革命一詞最初的原始含義——即是對社會正義價值(政治程序的正當性)的回歸。雖然革命一詞在人們的觀念中仍然有著歷史烙印的影響,但民主革命是基於人類文明價值選擇的邏輯並沒有改變。革命revolution的詞意中,本來就有輪回和復興的含義。所以「重建中華民國」或曰「民國當歸」就是中國民主革命的方向,也是我真正認同的政治主張。

中華民國的法統重光,它體現爲國體之下政治制度的循環或者革命。它有利於我們透過革命和改良之辮的重重迷霧,看清未來。也就是說,無論你是鼓吹改良還是倡導革命,你都離不開民國法統的重建,而民國憲政的法統重光,就是要人民主權的真正落實,就是要結束專制(本質上仍然是革命),使任何統治權力的變更,都不能影響斯土斯民的政治存在。因此,它絕不是指某個政治集團的改朝換代,也不是統治權簡單的新舊破立(改革)。真正的政治改良或者革命都有複歸的內在含義,都是對歷史大變革的應對,那就是回歸國體所蘊含的本來目標——建立一個憲政制度下的共和國,一個主權在民的共和國!

因此,「民國當歸」就在我們每一個人對自由權利的爭取中(無論你今天以什麽樣的面目出現),「民國當歸」就在我們每一個家庭的歷史血脉中,因爲我們全都是民國的傳人。所以,民國不光是歷史的,文化的,它也是現實的,未來的,這樣,我們才能與民國靠的更近,也才能瞭解,什麽才是民國之真精神!

 

標題說明:「民國當歸」概念的提出者,爲中國大陸的青年憲政學者,社會活動家,維權人士陳永苗先生。

注【1】「民國後人」說明——在祭奠孫中山先生的葬禮上,爲總理執紼的范氏三杰:范熙壬(民國非常國會主席),范熙績(民國陸軍中將),范熙申(民國海軍艦長)是筆者的外祖父及兩位外叔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