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九期正體版 / 简体版

 

革命方略之我見

 

心擇

關於辛先生的「去黨留政」,還有相似的「去黨留軍」等等,本人認為還可以考慮對率先「去黨」者「去黨不究(貪腐)」,本身既是策略,也具備一定的可操作性:這些策略在一定程度上通過「瓦解中共體制凝聚力、減少中共體制內既得利益者的恐懼」從而可以起到減少光復民國的阻力作用。

但是,這些策略的主要作用,在於革命爆發點出現並形成燎原之勢、使中共體制內既得利益者能夠預見中共不日而亡之時——讓他們不配合中共的負隅頑抗、減少對志士的殺戮(比如八九六四時期不執行命令的軍官)。我們不能指望他們瞭解上述策略後就主動起來推翻現行體制。要知道:他們,一群沒有信仰的食肉者,一切均以金錢為目的者,憑著邪惡的中共體制,「能操一日是一日」(網路語)。

現在我們能借助的力量在哪裡?我認為,已經被或者即將被「反腐」的體制內要員——你可以習慣稱之為「貪官」(因為在這個體制內,如果按照西方國家的腐敗概念,則無人不貪),他們是一股力量——一股希望終結現行體制的力量。尤其是尚未被「反腐」但意識到自己已經岌岌可危的那些官員和軍警,他們希望終結現行體制以保住身家性命。他們權力在握,然而,若非具備足夠的權力(比如某大區司令)和謀略,是不成謀變之事的。我們一定要尋找各種途徑,把革命倒共這一條出路告訴這樣的人,他們之中只要有一人率領黨羽舉事,就有可能點燃全國革命的烈火。雖然讓這樣的人佔去首義之功也許是便宜了他,但是,第一步總是最難邁出的,別人不服氣沒有用,你不服氣怎麼不早些動手?無論什麼人發動首義,都會在歷史上記下大大一筆功勞。我甚至認為,讓這樣有污點的人佔據這個地位反而是有好處的,他們的污點肯定會不停地被政敵指摘,讓他們的權力很難坐大。

有一定權力但又不夠大的更多官員、軍警,只能在革命爆發以後才能倒戈。

上面是我對革命方略的展望,下面說幾句逆耳的忠告:不要以為民智開啟得足夠,中共就可以倒臺。香港的民智夠高的吧?看看香港的「佔中」就明白了:面對強權,當地土生土長的員警也只有乖乖地聽從當權者的命令。香港的「佔中」不是本文討論的重點——香港的「佔中」也是準備不足、問題多多。

在還看不到希望的今日,革命組織能夠得到的捐助也必然十分有限。相信大家是因為中華命運才走到一起的,原不是為了獲取財物,況且我們自己的收入也足以支付必要的差旅開支。

我們渴望的是同心協力。海外的組織,能不能說服美國為首的各個正義國家在道義上支持中國革命?在關鍵的時候,能夠不與中共簽「浮士德契約」——魔鬼契約——就夠了。

我認為:a海外華人社團間的交通、b國內活動人士的聯絡、c國內國際志士的聯合,這些聯合(abc)是那麼的重要:最小的暴漏風險、不需要活動資金。這些聯合,在爆發點出現以後,將會發揮極其重要的作用。

中共最得意於我們的「一盤散沙」:「一盤散沙」最沒有力量,「一盤散沙」最容易一一擊破,「一盤散沙」也容易出現內訌。

而求同存異,制定「光復」基本點,積極聯絡,從第一步開始做起,才能抵達自由、民主、平等的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