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九期正體版 / 简体版

 

關於反共革命的思考

 

獨賞花月影

當今世界,專制勢力的種類主要分爲兩種,一種是一黨專政,一種是家族個人專政。典型的代表是中國共産黨和朝鮮金氏家族 。其他國家的事情暫時與中國人無關,在此暫不討論。中國人尚且被專制,何來閑情逸致談論他國?

中國大陸的專制勢力只有一個:即中國共産黨。 想要讓中國走入民主憲政的道路,只有先推翻中國共産黨,而後才有可能實行民主憲政。而要推翻中國共産黨,非革命一條路不可。

推翻共産黨的方式有很多,現今無論是中國大陸的反共學子還是海外的反共人士,大多贊成和平革命。筆者認爲,我們必須對和平革命和武裝革命二者都做好準備,絕不可輕言放棄任何一種方式。

中國共産黨擁有大陸政權的根本原因,不是因爲它有所謂的馬克思理論或者其他任何理論,而是在於它的軍隊。先有共軍武裝力量而後有共産專權,不是先有共産專權而後有共産軍隊。任何國家,任何時期,能給統治人民的不是理論,不是信仰,而是壓倒性的武裝力量。

人類歷史有四權,神權、教權、君權,民權。神權虛無縹緲,它無法在現實活動中控制人民,而教權之所以能够控制人民,是因爲教皇擁有地方武裝,其武裝力量遠高於皇權,而不是因爲人民信仰,信仰而産生教權是愚昧的想法,想要讓人民徹徹底底地聽話,非壓倒性的暴力不可。這就是爲什麽共産黨可以攛掇權力的根本原因。

馬克思的暴力理論很霸道、很邪惡,可也不能否認,馬克思關於暴力這兩個字的透徹力是很高明的。馬克思很清楚,無産階級理論只是空話,要實現無産階級只有靠武裝篡權,別無他法。而民主革命也是靠武者力量最終讓君權讓步,實行君主立憲。君主願意立憲,不是因爲君主仁慈,而是因爲他被壓倒性的人民武裝力量所折服。

至於民主革命勝利後如何處置武裝力量,可以實行政治上的分權模式,和通過憲法將軍隊步入正軌,並且通告天下,防止其被任何的黨派和勢力所佔據。軍人不是機器人,當國家和人民將他的使命說明白並且立下白紙黑字並且天下共知的時候,軍人是不會隨意任由黨派支配和調遣的。 這就是爲什麽現代軍隊的長官必須擁有文化知識,大多數的專制軍閥的頭領都是匹夫出身,頭腦封建,惟命是從,對於文化有著本能的厭惡。

中國的民主革命可以用兩個字概括:反共。因爲中國的專制勢力只有中國共産黨,不管出於何種原因反共,其結果都是反對獨裁。共産黨即是專制。反共産黨就是反專制,反專制就是民主。

我們需要一支真正的反共力量,並且是絕不放棄以武裝方式推翻共産黨的力量。

在辛灝年先生的倡導下,越來越多的仁人志士敢於談論革命。筆者通過公開的媒體渠道,也就是自由門軟件所看到的,大傢伙兒都在揭共産黨的老底,從《九評共産黨》到如今揭了快十年了,可提出具體策略的人實在太少。

筆者多年來一邊思考如何組織武裝力量反共,一邊試圖尋找和平革命的時機和有效方式。近日欣然讀到辛灝年先生「去黨留政」主張和和平革命方略,深感贊同!此外,筆者注意到一個經濟上的新局面有助於和平革命!現在想來,真的是如同法輪功學員說的那樣:天要滅中共了。

請允許筆者把和平革命契機和武裝革命策略娓娓道來。

經濟大勢為和平革命提供契機

不知道各位還記不記得,蘇聯在改革開放的末期,實行了類似於中國房地産一樣的經濟運轉模式:石油化工。

不錯,正是這個石油化工的經濟模式將蘇聯共産黨推向了無法挽回的地步,直至垮臺。

上個世紀80年代,由於布雷頓森林體系的奔潰和美元指數的誕生,以及微軟公司的誕生,標志著以美國爲首的世界進入了以美元爲全球儲備貨幣的信息科技大時代! 全球的美元已經在70年代末期就回流進了美國,爲本國國內的信息科技革命注入流動性,而除去美國的世界範圍內的美元流動性開始枯竭,美元指數上升,在不久之後的1985年創出了歷史高點165點。

在美元的升值過程中,石油價格暴跌,由此開創了蘇聯的「經濟輝煌」,也是蘇聯共産的最後一個輝煌「石油化工産業」。

美元開始升值的過程中,蘇聯中央銀行開始瘋狂印刷鈔票,大量的盧布開始流入石油化工行業,蘇聯老百姓中,有很大一批人開始瘋狂進入石油化工行業,就如同現如今的中國房地産。

當時,蘇聯所有的宏觀經濟數據都是假的,是官方自己統計的。蘇聯的腐敗已經根深蒂固,大量超發的盧布要麽被官員分贓,要麽進入石油化工行業進行虛幻的泡沫瘋狂。

直到1985年,在美元指數達到頂點的時候,美元開始暴跌,當時的盧布對美元是升值的,直到1985年之後開始進入貶值,蘇聯國內的大量鈔票兌換成美元流出蘇聯,導致蘇聯國內的流動性開始枯竭,以石油化工爲經濟支柱的蘇聯經濟開始奔潰,由於多米諾骨牌效應,大量蘇聯企業開始倒閉,一大批一大批的老百姓失業,這些失業者大多不願意回到鄉下種田,一是習慣了城市生活,二是他們大多數是年輕人,很早就離開家鄉進城打工,對於農産品可以說是很陌生。這一點和現如今的中國社會簡直就是一模一樣!!

就這樣,這一大批的失業人員成爲城市裡面的流浪者,開始尋找新的工作,結果發現,蘇聯經濟一塌糊塗,根本支撑不了這麽一大群的失業人員。結果,百無聊賴的失業者們開始蜂擁進入莫斯科,直至1991年的大革命!

說完蘇聯,筆者再來說說咱們中國大陸,中國的情况和蘇聯可以說是「一脉相承」。

蘇聯對於中國有著很深的借鑒意義,且不說同樣身爲專制國,就是經濟模式也是一模一樣。

有道是經濟結構决定上層結構。 中國共産黨的敗局已經由它的經濟决定了。

2008年,在全球經濟一片哀號聲中,突然!在遙遠的東方古國傳出了一個響亮的詞彙「四萬億刺激計劃」。由此,筆者華夏大地拉開了有史以來最大的經濟泡沫——中國房地産。

所謂的四萬億完全是靠印刷鈔票印出來的,當時的中共財政連年赤字,何來的鈔票刺激?只能靠印鈔。這一印不要緊,直接印出了全球第一大貨幣國,中國的人民幣總量佔到了全球印鈔總量的一半!中國共産黨總算在全世界做出了一次驚天動地的事情。

泡沫到底多大?筆者舉個例子就可以讓你理解,北京、上海、廣州、深圳這四大經濟都市中,光北京一家的房地産總值就能把整個美國買下來!這是個什麽樣的泡沫?就算當年的日本都只能仰視了。

現在房地産的錢都是黑錢不。黑錢的概念是這樣的,銀行貸款只要發改委的批文,完全都是無抵押貸款 65%都會被地方官員私分,這就是黑錢。而地方官員就是靠這些黑錢來買房托高房地産,中國大陸的民衆工資低、中産階級幾乎瓦解,何來的購房剛性需求?完全是扯淡!

別的不多說了,中國這一輪的經濟泡沫是從人民幣兌美元升值開始的,已經持續大概七年了。20144月份,中國大陸的人民幣開始進入貶值,就如同當年的前蘇聯。

人民幣一旦進入貶值,中國國內的人民幣就會越來越多地兌換成美元流出中國,現在的美國已經開始著手步入新的科技時代:大飛機時代以及新能源時代,也就是葉岩汽、葉岩油時代。

美國的科技革命必定需要大量的美元進行流動。美元哪里來?美國是不可能像中國一樣瘋狂印鈔的,美國國會是不允許大量印鈔的,那麽方法只有一個,那就是回收全球的流動性,回收流動性最好的方法就是加息。

據估計,如果不出意外,美國將在明年五至六月份開始加息,届時,美元將大幅升值,中國國內的鈔票將源源不斷地變換成美元流出中國。

除非回到毛澤東時代的閉關鎖國,否則,只要中國還在和世界進行著貿易,那麽,精明的中國人一定會有十萬八千種方法把人民幣兌換成美元流出中國。

中國的流動性一旦枯竭,中國房地産必將崩盤! 房地産崩盤只是前奏,真正的高潮將是無數下崗職工的革命呼喚!!!

届時,海內外的民主派人士將會迎來自1989年以來最好最好的時機!

這一次的時機是千載難逢的,比起1989年更佔天時、地利、人和!

具體的時間節點很可能會是在美國進行加息的時候,這個時候將會是革命的最佳時間節點。

武裝革命策略

前面分析的經濟形勢,固然有很大可能在前述時間節點促成完全不流血的和平革命,但如果中共面對和平革命大勢仍然冥頑不化,怎麼辦?筆者認為,民主革命力量有必要發動一支小而精的武裝力量,在合適的時機斷然出擊,以最小的代價,引發連鎖反應,這時中共的統治鏈條就會像多米諾骨牌一樣倒塌下來。

第一,我們至少需要準備這樣的一支革命隊伍:三百至一千人的青年,每人一杆槍,盡可能多的子彈。人數不宜過多,過多容易失控,而過少容易寡不敵衆。故而筆者認爲,三百至一千人爲宜。

第二,革命隊伍需要盡必要的經費。

第三,革命隊伍需要武器來源。

以上三點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

首先,我推薦黃克强式的革命軍。即以解放軍打敗解放軍。我們需要在解放軍內部發展革命軍人,可以用黃克强的新軍模式,就是把中下層年輕官兵發展成革命武裝力量。

告訴他們:參加解放軍就是爲了要讓解放軍真正成為人們的軍隊而不是共產黨的黨衛軍,參加共産黨就是爲了要推翻共産黨。要做到擦共産黨給的槍,打共産黨發配的子彈,最後用這些打到共産黨。我們在暗中給予新軍全力幫助,讓他們得到共産黨的信任。

最近幾年,解放軍的士氣是很差的,共産黨對於新兵的補貼和經濟生活是很差的,這對我們的工作有利。如果新軍能够順利發展,那麽訓練時間上就能松一口氣。畢竟都是現成的武者。

如果人數足夠,那麽,我論述一下武裝革命的主要步驟。

第一,根據形勢的發展,由新軍領袖在特定時間集結革命新軍和其他武裝人員,在中國沿海城市中選取一處攻打。

第二,攻打城市分爲四個步驟。

把革命武裝人員分成三路,一路攻打地方武警部隊,一路攻打解放軍駐地方部隊,另一路攻打公安局刑警大隊。這三處是中國共産黨唯一擁有槍支彈藥的地方武裝。筆者認爲,指揮部和武器庫是攻取重點。

地方武裝攻佔之後,控制住武警公安和解放軍,馬上分出一小部分人馬迅速攻佔電視臺和市政府總部,把青天白日國旗插上去,把五星紅旗降下來,並且把事先準備好的對內檄文和對外宣言通過電視臺通報全市。

革命黨總部通知臨近被攻佔城市的所有民主人士和民主力量,和他們討論如何處理接下來的對內事務。

盡可能發展武裝力量。共産黨的解放軍很可能會隨時攻打被攻佔的城市。筆者認爲,必須突出中華民國國統、法統,一方面佔據道德制高點,另一方面號召全體共軍官兵共享這個制高點,任何一名倒戈的官兵都是民主革命的功臣。在中共遭遇嚴重的經濟危機的情況下,尤其在各地學生、市民和平抗議的情況下,全國人心思變,解放軍軍心渙散,必然出現多起兵變或軍官按兵不動的現象,這就把反共勢力進一步拉大,讓共産黨四面楚歌,中共軍隊的力量就會被瓦解、被分散。

 

我們有1989年失敗的寶貴經驗,我們有法輪功這個强大的群體支援,我們還有更多更多的比起1989年更完善、更聰明的民主人士!相信,到那個時候,將會是中國驚天動地的時刻!中華民國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將會遍布整個中國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