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九期正體版 / 简体版

 

辛灝年發起成立

「光復民國(大陸)工作委員會」

 

天佑民國

20141010日,就在中華民國103年誕辰日,一聲驚雷乍起——在三藩市灣區中國現代史研究所宣佈改組為光復民國(大陸)工作委員會,並宣讀《國民革命宣言》,劍指中國大陸,推動國民革命,光復中華民國。由此,宣告中國現代史研究所、《黃花崗》雜誌社的華麗轉身,即主要由歷史的、理論性研究,躍入了現實的、實踐性推進,並將視野由主要聚焦歷史,轉向了環視兼顧政治、經濟、法律等多個領域,旨在全方位推動中華民國大陸地區光復事業,這實在太贊了!很激動,真的很激動!

一、《黃花崗》引領國民革命,順理成章

毫不諱言,等这一刻已經很久了!多年以來,末學一直心儀,相信許多同仁也翹首期盼,辛灝年老師與《黃花崗》雜誌社,能振臂一呼,在實踐中引領,並出頭統合贊同「中華民國重新屹立於大陸」的各方力量,推動大陸國民革命,重建我泱泱大中華民國。在後學看來,這是順理成章的,也是合情合理的冀望。因為辛灝年老師作為當前海內外,尤其是中國大陸,認同與懷念民國,承上啟下、繼往開來的引領者,回歸民國道統、法統和國統的首倡者與推動者,已是舉世公認;《黃花崗》雜誌對於研究、探討民國歷史,從根子上揭示中共是個地地道道的賣國党、禍害中華的馬列子孫,肯定三民主義,重塑蔣中正民族英雄地位,宣導革命反對改良等一系列重大問題上的論證、澄清以及推廣,功不可沒,業已成為號召光復民國大陸的一面旗幟,顯然是無可爭辯的事實!

如果說,從1985年開始的中國大陸民間歷史反思運動,促成了民國懷念思潮的興起;那麼,《誰是新中國》的問世,尤其是辛灝年老師大量精闢的、激情的、令人信服的演講,對於當前大陸「民國熱」蕩漾神州,無疑最具推動力。從年齡段看,參與1985年民國思潮的群體都至少是50歲以上了,而當前大陸「民國熱」主體的中青年人群,可以說,很少有人敢言沒有受到辛灝年老師與《誰是新中國》的影響與感召,而能自參自悟,如此清醒認識到中國未來民主之路,是發動國民革命,承上啟下、繼往開來,光復中華民國大陸。

故此,光復民國(大陸)工作委員會的成立,順應了大陸正波及開來的「民國熱」潮流;合乎了大陸中青年民國覺醒者急需尋求組織、集聚力量的殷切要求;有助於將大陸正蓬勃開展的維權運動升級到維護民權反對專權的高度;有助於引領下跪乞討式的改良運動,轉型到腰板直挺的國民革命道路上。想到此,對光復民國(大陸)工作委員會的成立,不贊不行!

二、當代國民革命,順天應人

「湯武革命,順天應人」,而由辛灝年、《黃花崗》雜誌社宣導的當代大陸國民革命,則真正體現了這場革命極具順應天命,合乎人心的特質,不可不謂「國民革命,順天應人」。如果說,大陸「民國熱」的興起,「民國風」的勁吹表明了這場革命是合乎人心的話;那麼,光復民國,旗幟鮮明地號召回歸中華民國的道統、法統、國統,就使之完全具備了順應天命的特質。

正如,拙作《香港,一個歷史的安排》、《臺灣,另一個歷史的安排》兩文中所言:「如果說,香港的這一個歷史性安排,是中共垮臺、中共國土崩瓦解的歷史起點的話;那麼,中華民國在臺灣得以繼續存在的另一個歷史性安排,則分明預示著中共、中共國之命運的歷史終點。」。也就是說,推翻中共、推倒中共國的革命序幕,必由港民反共率先發起;繼而在大陸逐步掀起驚天狂潮;最後終將落幕於臺灣——這個實踐了中華民國憲法,並在此基礎上成功實現了民主憲政制度的中華民國自由地區。「天佑民國」的意義正在於昭示了大陸前途必是回歸中華民國,臺灣之前途必是在中華民國國統下與大陸相統一。當然,香港抗共的前途也是如此,只有當其舉起了回歸中華民國旗號,高舉中山先生畫像之時,才真正是中共「中宵念起,夢魂屢驚」之時,所謂「港獨」、「外國勢力插手」等中共屢試不爽的污蔑,迅急煙消雲散。的確,香港也只有成為中華民國地區,才能最終真正實現「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香港從未在中華民國治下的歷史,其實也表明了香港,無論在誰治下,都不可能享有完整的民權與民主的天意,只有回歸民國,抗共才能擊中中共軟肋,香港才能最終真正迎來政治、經濟、社會等的全面繁榮。由此,香港抗共對大陸的示範效應,不僅在於具體的模式、策略,更在於抗共的走向與歸宿。

誠然,近些年臺灣的一些作為,的確令相當多人士頗有微詞,這固然與臺灣的親日派勢力、臺獨以及中國國民黨意志渙散不無關係,但也要認識到臺灣最主要的使命在於保留住中華民國國號,堅守並傳承和發揚中華民國國統和法統,成功實踐中華民國憲法,以及維護住中華文化的根基。反共使命則主要由大陸人民承擔,香港也只能起到發動、示範作用,只有大陸人民在血與火的頑強抗爭中,中共才會最終垮臺。坦率講,正因為大陸抗共還未有真正起色,未能動搖中共統治根基,而使得香港、臺灣的抗共意願不足、備受壓力,要知道臺灣是無力完全擔負起抗共重任的,香港更不用說。因此,大陸首先要檢討自己,為何抗共始終難有作為?當然,也無需指責,因為中共最終垮臺並非單一方面所能為,而是兩岸三地共同互動努力的結果,同時還需要時機因緣的和合。

目前,可以說這個和合之緣,即將成熟。香港,隨著2017年真普選的臨近,迫使其不得不反共,否則就將淪落為內地一樣的「政治死城」;至於臺灣,這裡首先要肯定的是,臺灣其實做得很不錯,完成了自己的最主要使命,只是在推動反共方面比較消極,甚至媚共,但也要體諒到臺灣現在是個對選民負責的合法政府,發展經濟,維護民生是其主要任務,當然背離中華民國國統和法統的「臺獨」是必須要堅決反對的。隨著香港「真普選」興起,中共本質徹底暴露,實際上已宣告「一國兩制」破局,不僅中共統戰法寶立馬失效,且更引起臺灣民眾對中共的高度警覺,這就堵死了臺灣的媚共之途;同時由於大陸經濟已進入死胡同,難以支撐,臺灣要想再從大陸輕易獲取經濟利益已是難上加難。退一步講,即便還能獲得一些利益,這些利益都是中共對大陸人民「扒皮抽血」的結果,得之不易,也得之不當。如此,與中共關係就會形成一個僵局,近不得亦遠不得,破局端要依賴大陸人民抗共的態勢與成效。

10多年來,儘管大陸抗共風起雲湧,每年群體事件高達數萬起,但效果不彰。這固然與大陸僅是維護經濟權益,沒有上升到政治層面的爭取民權有關;與維權方式只是乞求式改良,而非決絕式革命有關;與維權只是零散的某地單打獨鬥,而非有組織的多地聯動等原因相關,但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緣」仍不具足。此「緣」就是中共「練門」未開,故大陸抗爭雖逐年升級,但對沒有內功心法、專練外家硬功「鐵布衫」的中共而言,卻效果甚微。而中共之「練門」就是香港、臺灣,二地與中共關係的破局,即宣告中共「練門」洞開;倘若再高舉起回歸民國、光復民國之大旗,則將重傷中共「練門」。此後,大陸人民在「光復民國」旗號下,對中共的每次抗爭,就會形成一次次實在有效的打擊,中共這個邪惡巨人也將在某一刻轟然斃命。

香港的出路、大陸的命運、臺灣的前途,其實都被「天佑民國」,這一歷史的宿命安排所鎖定,香港、臺灣就是中共的「阿喀琉斯之踵」。當前,香港抗共已拉開序幕,儘管還未能走上「回歸民國」之正確道路;中華民國自由地區臺灣馬英九已向中共喊出民主,儘管還未能正式打出「民主牌」,但天意已顯,中共「練門」洞開已成事實,等待的就是對此「練門」的重重一擊,這一擊就是香港抗共走上「回歸民國」之路,臺灣打出「民主統一」之牌。之所以此一擊將重傷中共「練門」,就是因為中華民國的存在,直搗了中共心窩,使其無法修煉內功心法,只能修煉外家硬功的「鐵布衫」;就是因為中華民國不倒,使中共心虛不已,慌亂不已,恐懼不已。

而在這個當頭,辛灝年、《黃花崗》雜誌社發起成立光復民國(大陸)工作委員會,倡導當代國民革命,真可謂順應了天意,對促進香港、臺灣對中共的重重一擊,對推動大陸人民對中共的有效打擊,無疑意義重大,價值甚大。想到此,對光復民國(大陸)工作委員會之成立,必須大贊!

三、直搗黃龍,中共內心深處的「四怕」

《國民革命宣言》指出「光復民國,才是中國民主轉型之正確方向和最佳道路」,此言無疑是極正確的,同時,也是謙遜的、收斂的和客氣的。而在末學看來,甚至可以理直氣壯地豪言:光復中華民國大陸,不僅僅是未來中國大陸民主能夠成功實現的最佳道路,而是唯一的、不二的路徑選擇。

對付中共,單純的談自由、民主,幾十年來的海內外實踐已經證明收效不佳,且各種民運組織被中共分化、滲透的幾乎無形,同時空泛的自由、民主主義,也極易被改良主義所黏附,磨損意志,軟弱乏力。殊不知,高唱自由民主,中共可是熟手、老手,《歷史的先聲》即已證明自由民主之歌,有誰比其唱得漂亮;民國在大陸的慘敗,即已明鑒利用自由民主,中共手段嫺熟、老辣。面對兇殘的中共暴政,告別革命,掩耳盜鈴的一味高談和平非暴力,跪求中共改良的各色民運,組織渙散、鬥志萎靡,導致幾十年來海內外民運現狀如此,就不難理解了。但光復民國之路則不然,有著其他任何道路無法比擬的優越性。因為這是中共最唯恐避之不及、最膽寒、最心虛、也是最懼怕的道路。概括而言,就是其直戳了中共發自心底的「四怕」:

一怕「中華民國」。天不怕地不怕的毛澤東一句後悔改了國號,實已道出了中共底牌。「中華民國」對中共國,就是一面照妖鏡,照出了中共是馬列子孫,而非中華兒女;照出了中共國下的「人民」,不過是「奴民」;照出了其所謂的「共和」,不過是中共派系的共和,達官權貴的共和。由此,就照出了這個實際由史達林統一命名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異族性、反動性與虛偽性。

二怕「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這是一面北伐的旗幟,是中華兒女進行偉大衛國戰爭的旗幟,是當年作為聯合國創始國及五大常任理事國之一,飄揚在聯合國大廈上空的旗幟,也是中國人在臺灣率先成功實現憲政的旗幟。這面旗幟代表了中華民國的光榮歷史,也預示著中華民國的光輝前景。與之相比,「紅五星」則代表了中共叛國、賣國、謊言欺騙與無辜屠殺的罪惡史,預示著「中華人民共和國」必遭唾棄的慘景。故在大陸民間每見之,必撲之;在國際場合每視之,必毀之。因為兩面旗幟,代表了正統、正義與邪統、邪惡之鮮明對比。

三怕孫中山和三民主義。中共出身不正,是由史達林共產國際誕生下來的惡胎,非我族類,以踐踏華夏文明,殘殺中國人民為能事。為偽造其歷史合法性,不得不把自己裝扮成中山先生的繼承人,也時不時某些場合掛掛中山先生的畫像,以示正統。然而,卻效仿蘇聯建個中山大學,使之成為污蔑、辱駡中山先生的基地,再與那些曾背叛中山先生的軍閥之徒子徒孫緊密配合,在海內外掀起一波波反孫浪潮,為什麼?因為中共怕孫中山,怕孫中山在民間的聲望,怕自己其實一直就是中山先生的敵對者、背叛者的本質被民眾所認知,尤其是那個一生邪惡,在史達林面前始終低三下四的毛澤東又豈能與堂堂正正、光明磊落的中山先生相比,他哪有資格後悔改國號,根本就是遵命改國號以示效忠史達林罷了!如此,不抹黑、不貶損孫中山,中共的、毛澤東的形象又怎能「偉光正」?同理,那些無根譭謗、謾駡中山先生的所謂民運人士,要麼根本就是中共的同夥,要麼就是別有用心、小肚雞腸之徒,要麼就是意淫爭國父、開共和的狂妄之人。要知道,在大陸民間中山先生之聲望,豈是蓄意鞭撻、惡意攻擊所能損,凡是理性客觀、有正常心態的人怎能不崇敬中山先生,又怎能會被中共的顛倒黑白及一些跳樑小丑的噴糞惡語所動?到大陸民間去感受一下中山先生的威望吧!這種令人不齒、親痛仇快的舉止可以休矣!

與此相應,中共害怕三民主義。面對共產主義的破產,在網路時代,中共仍頑固地以鮑羅廷炮製的一個「民」字都沒有「新三民主義」來取代三民主義,這在大陸都已是笑柄,還厚顏無恥強說強喊,臉皮之後無以復加;或者來個三民主義過時了,這就更是笑話了,試問哪個正常國家不要民族和睦,不要民權進步,不追求民生幸福,這是一個國家立足最基本的追求,何來過時?三民主義不但不過時,而且一個國家在這三者之中,若有一缺失,社會運行就會出現問題。實際上,三民主義所涵蓋的內容是任何一國應該追求、維護的永恆主題,不管說與不說,承認不承認,其實際行絕離不開民族、民權、民生三大議題。當然,三民主義過時說,其實也意在貶低中山先生,但這不僅是徒勞的,而且還將自身的非理性、偏執病、癲狂症暴露於世,可謂得不償失!

四怕中國國民黨。這是一個打到軍閥,統一中國;打敗日本,贏得我偉大衛國戰爭勝利;推進憲政,並引導臺澎金馬中華民國自由地區在民國憲法基礎上成功實現民主憲政,具有光榮歷史、光輝業績的黨。與之相比,這個由蘇聯創建扶植起來的、出賣民族和顛覆民國的中共,怎能不相形見絀,又怎能不妒火中燒,唯恐避之不及。當然,由於在臺灣的中國國民黨,近來極不爭氣,不但不繼承發揚中國國民黨的優良傳統,反而趨向媚共,朝臺灣國民黨方向蛻變,使中共這一怕獲得了相當程度緩解。要知道,中共不僅不會怕臺灣國民黨,更要將之踩在腳底,極盡蹂躪,以泄私憤。不過,儘管如此,中共仍對國民黨心有餘悸,馬英九近期否定「一國兩制」,喊出了香港、大陸應該民主的話,就已使中共心有驚顫,倘若馬英九能公開正式地對大陸打出民主牌,「先民主、後統一」,那中共就真要上串下跳了。中國國民黨,一個真正意義上胸懷全中國的中國國民黨,中共仍懼怕得很!

以上「四怕」,是直戳中共心頭之痛、之恨、之虛、之無奈的四怕,而發動國民革命,光復民國,正是將這「四怕」有機地統合於一體,直面衝擊中共,叫中共怎不心顫腿軟,戰戰兢兢?想到此,對光復民國(大陸)工作委員會的成立,必贊無疑!

四、去黨留政,破立有序

如果說,國民革命是一個最具力量、最利於「破」除中共的革命;那麼,辛灝年老師提出的「去黨留政」民主監督的理論,以之作為光復民國主要的和平革命方略,則又將國民革命提到了「立」的高度,使之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有破有立」、「破立有序」、「寬容和平」的完美革命。比之其他民運組織所提的形形色色主張,更能消除人們擔心中共垮臺後,以暴制暴、天下大亂的憂慮,使中共多年來,這把維護保共改良、軟化革命意志、渙散革命軍心的殺手鐧,消解於無形。

所謂「去黨留政」,就是取締中共政黨組織但保留中共各級政府作為轉型時期的看守政府,並由人民選舉產生各地各級的協調委員會,對看守政府行為進行民主監督。去黨,針對的是中共組織而不是中共黨員,不以仇殺中共黨員為能事;「留政」,包括對政府、軍隊和各種事業單位的保留,諸如「去黨留軍」、「去黨留會」、「去党留文」、「去黨留公檢法」等,以保證天下不會大亂,國家不會分裂,人民不會遭殃,而敢於棄黨者仍有前程可言,以實現轉型時期社會的安寧和穩定。

顯然,「去黨留政」的核心在於堅決取締罪行累累的中共政黨組織,果斷廢除中共專制惡法,但為確保國家和社會的正常運轉,仍保留中共各級政府組織,成為轉型初期看守政府,同時選舉產生協調委員會,以及自由的人民組建各種團體,對看守政府進行監督,為政府改組和民主選舉做好準備。因為,革命雖可以迅速改變政權的性質和導向,但革命成功之後的政府改組和憲政民主建設則不可能一蹴而就,而轉型初期各級看守政府人事的相對穩定,有助於整個社會經濟等各方面有序的、慣性的運行,以避免大陸陷入政治亂局,避免將中共政權體制內人士推向革命的對立面,避免不必要的流血,有助於社會轉型穩步推行。與此同時,著手從縣開始,推動縣長選舉、縣議會選舉的工作。在一個縣民主選舉完成之後,就進行省選舉。而如果全國三分之二以上省份完成了選舉,就選舉全國領導人,選舉全國國會議員,至此,看守政府才宣告結束,大中華民國將正式踏上民主憲政的康莊大道。

由此可以看到,由辛灝年老師、《黃花崗》雜誌社宣導的國民革命,在保留疾風驟雨、風馳電掣、席捲萬里河山之革命氣魄和氣勢的同時,也飽含著革命溫情、務實與循序漸進的特徵。就如中山先生所言:「俄國革命是由於恨人,我之所以從事革命是由於愛人」,實已表明這場同樣是以愛心和正義為出發點的當代中國大陸國民革命,是實至名歸的承上啟下、繼往開來的革命。想到此,對光復民國(大陸)工作委員會的成立,怎能不贊!

五、結束語

當前,正值大陸「民國熱」興起,「民國風」勁吹之時,《黃花崗》雜誌社高舉國民革命的義旗,號召在中國大陸光復民國,無疑,正戳中了最令中共心驚肉跳的死穴,紮翻了其內心深處最心虛的底牌,扒光了其處心積慮、精心裝飾幾十年的歷史合法性外衣。當代大陸國民革命所展示的基本內容——驅除馬列、恢復中華的民族革命,追求自由民主、重建民國的民權革命,以愛心和正義為出發點而反對貪腐、保障民生的民生革命,正是承上啟下的「三民」革命,正是要推翻中共反動復辟極權統治,徹底否定中共國的「護國」革命,正是維護中華民國法統、承繼中華民國憲法、建設憲政民主制度的「護法」革命。當代中國大陸國民革命,就是要將那面凝聚著光榮傳統,令中共膽顫心驚的「青天白日滿地紅」中華民國國旗插遍神州大地,還朗朗乾坤於中國人民的正義革命。

聞悉「光復民國(大陸)工作委員會」的成立,作為一個正沐浴在大陸「民國風」,正激蕩在「民國熱」之中,也正飽受著中共奴役的中華民國淪陷區的「小屁民」,怎能不大加讚賞;作為一個已清醒認識到「天佑民國」,中共、中共國必將終結於中華民國,乃是歷史宿命安排的後學,又怎能不備感鼓舞!在此,末學衷心祝願「光復民國(大陸)工作委員會」能盡速彙聚海內外「懷念民國」的各方力量,能儘快推動光復民國浪潮在兩岸三地波及開來,能迅急將千千萬萬不甘當中共奴民的志士推進到當代國民革命的偉大洪流中來,早日推翻中共這個歷史上絕無僅有的、極端黑暗的反動復辟政權,促我泱泱之大中華民國能重新屹立於世界之林,真正在神州大地實現——民族解放、民權自由、民生幸福,開啟我大中華民國的新紀元! (摘自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