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九期正體版 / 简体版

 

辛灝年應邀赴紐約介紹「光復委

場場爆滿深得僑心

 

《黃花崗雜誌》紐約特約記者  國風

中華民國一百零三年,西元二零一四年十月十日,由辛灝年先生創辦了十四年的中國現代史研究所(機關刊物《黃花崗雜誌》),在經過長期研究和傳播中華民國歷史真相之後,並在中國大陸社會的「懷念民國思潮」正在迅猛催發「民國熱」之時,於舊金山「民國研討會」上宣布更名改組為「光復民國(大陸)工作委員會」,以適應和推動國內「人心思漢和光復民國」的歷史要求。

「光復民國(大陸)工作委員會」的成立,立即在中國大陸民間激起了反響,引起了海外僑胞的廣泛關注。關心者紛紛來信、來電詢問並表示支持。臺、美、港著名報人,北美《世界日報》的創辦人之一李勇先生,不僅立即打電話給辛灝年先生表示要竭盡全力地支持「光復委」的工作,寄出一千美元表示心意,並且積極運動紐約僑社,迅速和各派僑團達成協議,首先邀請辛灝年先生赴紐約講演,以介紹「光復委」成立的原因,工作和內容,以共同在海外推動「光復民國大陸」的工作。

民國一百零三年十一月十五日上午,辛灝年首先在《看中國》報總部於法拉盛希爾頓飯店舉辦的「時政答問會」上,面對座無虛席、熱氣盎然的會場,和絕大多數來自大陸的聽眾,回答各種問題達兩個多小時。他不僅在答問中回答了有關香港「佔中」的問題,清楚地說明了「香港佔中」的本質,就是有了「人權」的香港人民正在一心追求自身應有的「民權」,因此必將對中國大陸「民權解放運動」的興起和展開,發生巨大的革命式影響。同時應聽眾要求,大致介紹了「光復委」的成立和工作,贏得了全場一再爆發的熱烈掌聲。幾位大陸來的留學生向辛灝年先生表示,「我們留學生很多人都堅決贊成光復民國」!一位大陸女聽眾則流著眼淚告訴辛灝年先生說:「我們都贊成光復民國!共產黨早一天垮臺,我們大陸人就少受一天罪!民國早一天光復,中國的民主就能夠早一天實現!」

中午十二點半,辛灝年先生終於告別了依依難捨的大陸聽眾,趕往曼哈頓的唐人街。同車的一位哥倫比亞博士生一直興致勃勃地與辛灝年先生探討著有關「光復民國」的種種理論問題。等到辛灝年先生一行抵達中華公所,中華公所的老僑們早已是濟濟一堂,座無虛席。中華公所主席伍銳賢先生和中華公所的兩位前任主席,以及其中一位現任紐約中華總商會會長的于金山先生,也早已端坐在主席臺上。會議主持人李勇先生宣布會議開始後,紐約著名民運人士陳破空先生首先介紹了他們在《美國之音》節目上討論大陸「民國熱」曾怎樣地得到了大陸同胞的熱烈反饋。隨後辛先生開始講演「我們為什麼要成立「光復民國(大陸)工作委員會」」?

在講演中,辛灝年先生詳細地介紹了大陸民間三十年歷史反思的由來,發展和成果,和大陸許多國民終於因此而知道了中華民國的歷史真相,了解了共產黨的歷史謊言,從而日漸興起了遍及大陸的「懷念民國思潮」,迅速催發了大陸「民國熱」的出現,追求「光復民國」甚至已經成為當代大陸青年的熱情政治追求。當辛灝年先生將從大陸網站上下載複印出來的那一張張照片——站立在長城上高舉中華民國國旗的年輕人,走在大街上身穿「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裳的眾多青年,圍著插有民國國旗的餐桌以紀念「雙十」國慶的青年朋友們,頓使全場一次又一次地爆發出熱烈的掌聲,此情此景使許多在場的老僑滾出了顆顆老淚……

辛灝年先生講演之後,中華公所主席伍銳賢先生,紐約總商會會長于金山先生立即以個人名義各捐出伍百美元,以表示支持。在場的不知名老僑,有捐五百的,也有捐一百的,還有一位九十五歲從大陸來的老專家,含著眼淚十分歉意地告訴辛灝年先生,他身上沒有錢,但十八號的講演會上,他一定要來捐錢,以表達心跡。會議結束時,場面熱烈感人。久違紐約中華公所的辛灝年先生感慨地說道,與他當年初來紐約中華公所講演時幾乎一模一樣。

十一月十八日下午,辛灝年先生在紐約的第三場講演於紐約法拉盛華僑文教中心禮堂舉行。这一天,是纽约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气温低至摄氏零下六度,华氏二十七度,加上寒风凛冽,气象预报也说人在户外的感觉,则在摄氏零下十五度以下。但是,兩點半鐘會議正式開始前,整個文教中心竟已經爆滿,連多家電視臺、電臺和報社的採訪記者們也只好擁擠着站在最後面的人群中。

大會仍由著名報人李勇先生主持。紐約華人文教中心主任張景南先生首先致歡迎詞。然後由辛灝年先生根據當天上午十點半鐘李勇先生在電話中要求的講題——「人心思漢——大陸的民國熱」開始講演。於是,辛灝年先生在介紹了「光復民國(大陸)工作委員會」成立的大致情形之後,立即轉入正題,用他豐富的歷史知識,犀利的眼光,流暢的語言,雄辯的風格,充滿感情地首先講到「大陸國民為什麼人心思漢?」這樣一個問題,更從歷史、民族、思想、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等各個方面,論證了中華民國的歷史先進性和歷史合法性,證明中華民國不僅在制度上是一個順應世界民主潮流之真正的新中國,而且在民族上更是「中華民族自己的國家」。從而反過來證明了外來的共產黨「在革命名義下」篡立的「馬列中國」,不僅具有復辟專制,強化專制和實行極權專制統治的「歷史倒退性」,而且具有「馬列子孫奪權」和「中華民族遭殃」的徹底反民族性,即歷史的「不合法性」。然後,辛灝年先生才敘述了近年來大陸「民國熱」的種種動人表現,和「光復民國(大陸)工作委員會」應運而生的現實意義,並希望海外華僑能夠再一次以「革命之母」的精神,支持國內外「光復民國」的偉大民族民主事業。

辛灝年先生的講演一再地激起了全場的熱烈掌聲。不少大陸來的華人聽眾爭先恐後地站起來發言和提出問題。一位大陸來的教授老太太更是淚流不止地哭訴著她一家人在大陸所遭受的種種迫害。一位大陸來的國民黨後人則高聲發言表示堅決擁護「光復民國,統一中國」。那位已經參加過中華公所講演會的九十五歲白髮白須老人更是站起身來,挺身面對聽眾,聲如洪鐘似的說道:「我要把自己這個月的四百美元生活費全部捐給」光復民國(大陸)工作委員會「從下月起,我還要每一個月捐給他們一百元,直到我死!」然後,他更加神情激昂地喊道:「我曾是民國公民,後來被迫做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和美國的公民,如果我能夠活著看見民國光復,我還是要做民國的國民!等我死了以後,如果民國光復,我就『生是民國人,死是民國鬼』了!」

他的話激起了全場陣陣掌聲和叫好聲。講演會進入了高潮。於是,剛剛哭訴過的老太太一定要求辛灝年留下「光復委」的地址,說她要將捐款寄過去;另一位今春剛剛給黃花崗雜誌捐過兩千美元的臺灣華僑喬杭珍女士又當場捐出了五百美元,以表示她的心意;前文教中心主任張學海先生當場捐款五百塊,表示願意從現在起就投入到「光復委」的工作中去;素有反共之志的紐約中央軍校同學會會長張國威先生,也將五百美元的支票送到了講臺上;主持會議的著名報人李勇先生在已經捐出了一千美元之後,又當場追捐一千美元;早在「光復委」成立大會前夕就捐出了兩千美元的紐約中央軍校聯合會會長姚鑫華先生,則在大會上受到一致的推崇。除掉還有幾位不願意說出姓名的華僑也捐出了支票以外,在太太攙扶下來到會場的老華僑游志洋先生,一進們就緊緊地抱住了辛灝年先生說「你讓我找得好苦」。說著,他一邊潸然淚下,一邊顫顫巍巍地從內衣口袋裡掏出來一個信封,將一千美元現款交給了辛灝年,激動地說:「這是我捐給光復民國(大陸)工作委員會的,我相信你們一定會成功!」辛灝年激動地向大家介紹了他和游志洋先生的故事。他說,多年前,自己在海外四處奔走傳播中華民國的理念,卻一再遭遇「四面楚歌」,甚至遭到臺灣國民黨的長期圍堵,直至公開誣陷他是「匪諜」,那時,正是這位從不認識的游志洋先生,竟然專為他買了一件嶄新的呢大衣,送他『禦寒』,並贈詩予他,鼓勵他堅守將孫中山的思想,堅持國民革命的道路,要把中華民國的歷史繼續講下去,寫下去……說到這裡,辛灝年的眼睛又濕潤了。

至此,辛灝年先生於紐約的三場講演會在紐約華僑的熱忱支持下完滿成功。當晚,辛灝年先生要請客感謝紐約華僑對「光復委」的竭誠支持,老華僑熊元健先生卻對他說:「你只有革命的錢,沒有請客的錢!」於是,「辛先生請客,熊先生付款」,當晚許多僑領與辛先生歡聚一堂。辛灝年先生應邀赴紐約講演介紹「光復民國(大陸)工作委員會」的任務,終於畫下了一個完美的句號。對此,我們有理由相信,「光復民國大陸」的工作雖然「任重而道遠」,但是,「光復民國,統一中國」的那一天一定會早日來到!

讓我們祝賀「光復民國(大陸)工作委員會」的成立,更為大陸人民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