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八期正體版 / 簡體版

 

現在的貪腐程度讀遍二十四史都找不到

 

張三一言

 

【點題:二月河說:“現在的反腐力度讀遍二十四史都找不到”;我說:共產黨“現在的貪腐程度讀遍二十四史都找不到”。】

以下是二月河對歷史、人物評論,和我對他的評論的評論。

二月河說:評判歷史人物,要我他“第一,在中國歷史上,是否對國家的統一和民族的團結作出過貢獻”。請二月河回答:中國最大的分裂者是誰?造成中國今天分裂現實的罪魁禍首是誰(在合法的中華民國武裝割據造成中國分裂,至今無法補救的是誰)?你為甚麼不譴責這個分裂中國的罪魁禍首共產黨?

眾所週知,蒙滿外族曾為漢族之國家的統一和“民族的團結”作出過貢獻,用同一標準,如果日侵華成功,日必是中國漢族的恩主──認賊作父、賣國叛族言行公然紙上,全無羞恥心。認賊作父是共產黨傳統,認德恩馬作父、認蘇俄作父是中共自己官史作證了的;至今,蘇俄父親情結還頑強地表現着。認日賊作父亦有跡可尋,毛澤東歡迎日本侵略中國,以使借機擴展非法的武裝割據勢力。

二月河說:“第二,在發展當時的生產力,調整當時的生產關係,改善當時人們的生活水準這幾個方面,是否作出貢獻”。這是把人降低到禽獸水平;吃飽了就是幸福;人的精神、人格、尊嚴、權利…一律欠奉。這是極權專制政權評論政治、社會、歷史和人物的通用標準:禽畜標準。

二月河說:“第三,凡是在科學技術、教育文化、發明創造這些方面作出貢獻的就予以歌頌,反之就給予鞭笞。”按照這一標準,共產國完全不合格,且表現極端敗壞:共產黨徹底破壞了中國文明文化,文革時達致頂峰;徹底埋葬中國固有道德,至今還持持要黨性反人性;今天中國科技只是高真仿造品,沒有創造品,教育則成了培養奴才的工場。總之不論科學技術文化教育在在都落後於自由民主世界。所以按照二月河的判斷標準:共產黨必須給予鞭笞。但是二月河反二月河之道(用另一套標準)而行之:讚頌共產黨!

二月河為共產黨而驕傲,他說共產黨“現在的反腐敗力度,讀遍二十四史都找不到。”我想問的是為甚麼不說:“共產黨的腐敗程度,讀遍二十四史都找不到”?為甚麼不說共產黨製造腐敗的能力,讀遍二十四史都找不到”?為甚麼不說共產黨從腐敗中得的利益的程度,讀遍二十四史都找不到”?…既然中國二十四史史所記載的事實中沒有發生出現過像共產黨這樣的貪腐程度,當然也找不到相應的反腐力度。不過這裡還得補充一句:讀遍二十四史都找不到像共產黨這樣的假反腐;讀遍二十四史史都找不到像二月河這樣奴性賤格的御用學者。

看,二月河又信口開河了:“現在的八項規定很有效……這個八項規定給全黨幹部確定了一個最起碼的、公開的社會底線。”

張三一言問:這八項規定還比得上毛的三大紀律八頂注意?共產黨何時放棄或宣佈過廢除三大紀律八頂注意了?但是,在毛三大紀律八頂注意告誡下,越來越腐敗,至到今天不可收拾地步。當然二月河等官學們今天可唱好今上習君,在運動期中,貪腐與歷屈政治運動一樣會有所收歛,但過後就會變本加變本加厲,貪上加貪腐上加腐。

二月河:“腐敗和意識形態無關,不管什麼樣的意識形態,都要面臨腐敗問題。”這個說得對,人性+權力是腐敗之源。但是,不知道二月河有意還是無意不說另一面,成熟民主社會產生的腐敗比專制極權少很多很多,成熟民主社阻止和消除腐敗成效,大大地高於專制極權社會;成熟民主社會能把腐敗最小化,專制極權社會必定會把腐敗極大化。不是因為專制極權社會人民不管官腐敗,而是沒有管的能力,也沒有管的渠道和法律依據;民主社會因為民眾作主,選民有監督管制權力的力量和法定程序,這才是民主社會普遍比較清廉,專制極權社會總是腐敗的理由。可以說,所有為專制極權辯護、所有為極權共產黨辯護都是為腐敗辯護;二月河的這篇《現在的反腐力度讀遍二十四史都找不到》就是把製造貪污腐敗托拉斯、貪污腐敗的載體、貪污腐敗的最大得益者共產黨顛倒是非黑白說成是反貪污腐敗的主體。二月河為習近平及其黨共產黨辯護,其結果必然是為共產黨的貪污腐敗辯護;不能例外。

二月河:“我們現在說權力制約,把權力關進制度籠子裡面,這句話說得非常到位。但是籠子的鑰匙在誰那?鑰匙要放在人民群眾的手裡面。”我認為這話說得漂亮極了,對極了。問題是在現實中,誰代表人民群眾?現實是從來都是共產黨強行代表人民群眾,把“鑰匙要放在人民群眾的手裡面”的實際是把鑰匙放在共產黨手裡;二月河們不用為共產黨操心,它們早就有個管匙專業戶:中国共产党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监察部。請問,權力的籠子何時何地出現過把共產黨的黨權、政權和權官關到裡面去的事?籠子關着的民主、維權人士倒是多得很!二月河們大概會說,雙規不就是了嗎?我說,請你們小心說話笑死人是要賠命的。有誰不知道,那是大權官關小權管入籠,或者說是實權管把失權官關入籠。

有一個人所共知、人所忌談的事實:共產黨拿搜刮民脂民膏得來的公帑收買、培養二月河類的黨官學者、御用文人、賤格五毛,用他們來反人民、反民主、反人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