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八期正體版 / 簡體版

 

談談擁護好領袖

 

張三一言

 

丁子在《你這樣說,看來搞民運就是以卵擊石了》一文中說:“我早就說過這樣的一句比喻的話,我不管什麼人執掌中國,只要這個人是真心實意地為中國人民謀福祉,我不管他的名字叫蔣孝嚴,抑或是叫毛新宇,我都回擁護他的。”

我不同意這種觀點。

其一,不能預設政治權力上有“真心實意地為中國人民謀福祉”的人;退一萬步說,即使有這麼一個人,我也認為這個人只要讓他坐上權力這張座椅,他就會變成為己謀私利的人,進一步就是盤剝壓迫民眾的專制獨裁者。

其二,作為一個獨立自主的人,不論在任何時候任何地方都不能“擁護”任何人或任何社團黨派。何謂擁護?擁護是指人們對領袖、黨派等表示無異議地贊成並全力支持;但是,有個前提是擁護者是無權無勢或少權弱勢的人,被擁護者是領袖、黨派的權力在手的人。就是說等級下位的弱者擁護等級上位的強者;這分明是一種等級不平等的認定。

從某一角度來看,獨裁者是被人們擁護出來的!毛澤東這個人間魔頭就是由殿堂裡的林彪和山溝裡的林彪擁護出來的。

人們不是常說民主不僅是一種制度,還是一種生活嗎?這個生活,應包括民主思想、民主意識、民主態度,按民主原則對待政治事物。作為一個民主人,獨立自主的人,面對權力和權力者,首先要做的是斷定他們是人不是神,是有人性的人,有人性就可能會作奸犯科。因為一旦與權力結合,人性的弱點與權力的自我擴張特性決定這個人必然會以權謀私,作奸犯科是免不了的事。所以應該視所有權力者如賊如盜,嚴加防範──即使是你心裡認為他是一個“真心實意地為中國人民謀福祉”的人亦作如是對待。我想,這應該是一個民主生活中的當主人的態度。

擁護的另一應有之意是放棄監督。你完全信任、完全無疑才會擁護,既然是完全信任、完全無疑,在邏輯上就無監督的需要,也無監督的可能。所以,民主政權若經大比例的民眾擁護,極可能擁護出一個獨裁者出來;即使這個當權者原先是“真心實意地為中國人民謀福祉”的聖賢人士,亦不例外。

這個世界有騙術和騙子,也有陰謀家、野心家,這些人都極善於把自己及其團體裝扮成為“真心實意地為中國人民謀福祉”的人,騙取人們的擁護,你一擁護,他就成了你的領袖,你的神明;你就成了他的馴從者、奴隸。毛澤東及其黨在這方面作了極偉大的榜樣;可惜的是還有很多人相信這一騙局,還擁護毛酋、共產黨。

我是絕不相信共產黨的任何善意的。

有一個堵絕受騙的方法:不擁護。對權力者絕不能作出任何擁護的承諾或示意。對權力者的作為要具體地應時應地應事應勢作出單一的表示支持或反對;支持一事反對一事,屬正常,全支持,出錯屬必然。

也說說習近平的反腐“反腐零容忍”?我斷言:習近平只能像他的所有前任者一樣,只能作有選擇性反腐,反腐必成為爭權固位的鬥爭手段。重複共產黨百年反腐反貪史,越反越腐、越反越貪;這是天定之數,這個命數是共產黨自身組成成分和這個成分本質決定的,無人可改變。

我根相信斯言者打個賭,過三年讓事實作個證明,到時社會、黨內的腐敗是共產黨反腐反貪的歷史重複:越反越腐、越反越貪,還是真個比現時清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