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八期正體版 / 簡體版

 

天安門廣場演講

 

戴雨浓

 

諸位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士兵們,很高興我能在這樣一個極其特殊的場合和你們見面。年少時,我多想像你們一樣,緊握鋼槍,去保衛這片生我養我的土地,保衛看著我長大的父老鄉親。是你們消耗了青春,換取我們安寧的生活,請容許我向你們表示敬意。

我不知道你們接到了怎樣的命令,但我知道你們的上級一定要求你們“服從中央軍委,堅决聽党指揮,忠誠於黨”。那我們就來談談這個一再又一再剝奪你們思考能力,要求你們堅决服從的“黨”,它到底是什麽。

中共聲稱自己領導了八年抗戰,那我請你們想想,用一個軍人的思維去想想——1937年日本全面侵華之際,華北方面軍37萬人,淞滬會戰中日軍投入30萬人。1936年紅軍結束長征後僅剩1.5萬人,而蔣介石手中170萬軍隊,你們覺得誰是抗日主力?

中共至今宣稱自己所領導的軍隊斃傷日軍一百多萬,消滅僞軍近百萬。美國用航母和原子彈一共消滅日軍一百多萬,共産黨拿著鐮刀和錘子也消滅了一百多萬。抗戰時間長達八年,而共産黨除了平型關和百團大戰之外,就再拿不出哪怕一個具體的戰役時間、地點以及經過。

你們都是軍人,用你們軍人的思維去思考,到底是什麽戰勝了現代化武裝,被武士道精神洗腦的部隊?麻雀戰?地道戰?還是民兵和兒童團?除了共産黨還有誰敢這樣明目張膽的侮辱你們的智商和職業?

70多年真正一寸河山一寸血,守護你們脚下國土的那支軍隊,你們敢說出他們的名字嗎?

中共乘著中華民國疲憊之際,發動叛亂戰爭,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而這個邪惡政權剛一建立就不斷發起殘酷的政治運動。

1947年-1952年進行土地改革運動,約300萬人死亡。

1950年-1953年進行鎮反運動,迫害160萬人,約90萬人被判死刑。

1957年-1958年進行反右運動,200萬人被迫害,7萬人被捕,2萬人自殺。

1959年-1962年因爲大躍進照成了4300萬到4600萬人餓死。

1966年-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中有約一億人受株連,死亡人數約有400萬。

日本侵華戰爭照成了35百萬人死亡,整個二戰最高預計死亡人數6千萬,而中共邪教政權的發動了17次大型政治運動,在49年以來的和平歲月裡害死的總人數最高估計可達8000萬,這8000萬全部都是中國人。

你們或許會說,這些都是壞分子,都是敵人。那麽一個擁有這麽多敵人的政權,它會是一個什麽政權?

爲了掩蓋自己的惡行,他們禁止結社、禁止言論、出版、教育、信仰的自由,試圖讓自己的統治能够永遠持續。

但是人民還是覺醒了,不可阻擋的覺醒了。全世界曾經有15個共産黨執政國,蘇聯解體和東歐劇變之後,10個共産黨國家先後進入墳墓,現在地球上193個國家中,僅有最後5個共産國家。今天我們這麽多的人來到天安門,就是爲了將這個罪惡馬列王朝推入墳墓,然後把共産黨這個國際性的恐怖組織和犯罪集團,從地球上抹掉!

然而左右這一場戰爭成敗的幷不是我們,也不是共産黨,而是你們。

我不知道你們爲什麽選擇了身上這身軍裝,榮譽?責任?夢想?還是只因爲簡簡單單的一紙徵兵令,爲了將來的生活。

想想你們真正要保衛的對象吧!誰給了你們身上的軍服?給供給你們每日的糧食?誰造出你們手中的鋼槍?是人民,都是人民!共産黨給你們的只有服從,服從,再服從!“一切行動聽指揮”,“堅决服從黨中央”,你們什麽時候能聽從自己內心的呼喊,哪怕只有一次?

你們可以扣動手中的扳機,拿我們的鮮血去換一枚勛章,然後在退伍以後過和我們一樣的生活。掏空父輩祖輩兩代的積蓄去買一棟二手房,吃著毒食品,日日夜夜承受著高物價,每天每天螻蟻一樣的擁擠在地鐵和公交上!伴隨你們一生的,還有後世無窮無盡的駡名!

你們是軍人,但你們是極其幸運的軍人。

你們不必像喜峰口的國軍29軍一樣用大刀片和機械化部隊作戰。

你們不必像南京保衛戰的國軍66軍一樣用鐵綫把自己的腿綁在碉堡裡和敵人作戰。

你們不必像衡陽保衛戰的國軍第10軍一樣,吃戰友身上的蛆和敵人作戰。

你們只要和附身在你們身上的共産邪靈作戰,只要你們在這裡給我們讓開一條路,給中華民族讓開一條路,歷史就將記住你們。中國的未來,也將屬於你們!

現在,我將和我身後的民衆一起穿過你們的防綫,去中南海,去結束這個罪惡王朝,去開始中國嶄新的時代。我在此誠摯的邀請你們加入我們的隊伍!歷史在你們手中,中國的未來將因爲你們的選擇而决定。

歷史的潮流將向你們涌來,中國軍人們,選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