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八期正體版 / 簡體版

 

“葉公好龍”與民主自由派的朋友們

 

華鐘

 

我希望將同仁們的稱呼用於海內外的民主自由派的朋友們,然又不能,或暫時還不能。因為這種稱呼,應該說是十分神聖和嚴謹的,這裡所指同仁不是同事的泛泛所指,而是志同道合、為民族興旺發達而同心協力者。然分布在海內外的中華民族的子孫雖有十四億四千萬之多,其中十三億六千萬(2013統計數)在中共的專制獨裁的統治下,而定居海外能夠呼吸到自由與民主空氣的中華子孫也並非都能志同道合。

出於各種歷史背景,他們當中,有的高舉著民主自由的大旗、高呼著要民主、要自由、反共反獨裁的口號,他們確實是追求自由和民主,且孜孜不倦、持之以恆,其精神固然難能可貴,他們可以被泛稱為民主自由派人士,然不一定都志同道合,不一定都是同仁。這些人士,有許多人除了空談民主自由,他們是民主自由主義者,什麼主義都不要。在他們的眼裡,三民主義過時了。

三民主義是孫中山的立國和治國大綱,而現實的中國,是中華民國還停留在被肢解的狀態,三民主義如何過時了?

三民主義是指民族主義、民權主義、民生主義,是中華民國建國和治國不可缺一的整體思想。有些人,將這三民主義分割開來理解。他們以為,民族主義已經不再是現實中的主要矛盾、民生主義也不是現實中的主要矛盾,而民权主义才是最为主要的矛盾。這種想法是非常錯誤的:一,三民主義是一個立國治國的整體思想,民族主義是中華民族壮大和發展的動力,民權主義與民生主義是中華民國政府為國民追求、奮鬥和發展的精神與物質上所必須達到的目標,缺一不可;二,建設之首要在民生。故對於全國人民之食衣住行四大需要,政府當與人民協力共謀農業之發展,以足民食;共謀織造之發展,以裕民衣;建築大計劃之各式屋舍,以樂民居;修治道路、運河,以利民行。且三民主義在民生主義中特别指出實行“耕者有其田、節制資本”以保障國民生活安居樂業並防止兩極分化。據2013年中國大陸統計局統計,具有中產階級生活水准的人口有1300余萬,占大陸人口十三億六千萬的百分之一,還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大陸人民則為衣食、醫療、就業、就學等基本生活奔波和憂慮,即便是中高級白領階層憂郁症患者也在與日俱增。國家的財政資源為極少數官僚和官商勾結的富人所占有,官员贪污腐败、貧富差距懸殊之大,令世人驚嘆。

關於民族主義,孫中山指出,對於國內之弱小民族,政府當扶植之,使之能自決自治。對於國外之侵略強權,政府當抵御之;並同時修改各國條約,以恢復我國際平等,國家獨立。

然而,在中國大陸,毛澤東建政後歷屆政府,尤其是江澤民執政開始,推行以土地換和平的國策,將歷史上俄國侵占中國的土地為准,立法劃界、一概承認,進而又喪失30余萬平方公裡的土地,由剛被肢解後的九百六十萬平方公裡的國土被蠶食到不足九百三十萬平方公裡,中华民族的大陆同胞的国际地位在当代社会依然受到各种无形和有形的歧视。關於民族問題,自滿清政府以來,民族矛盾從來沒有如此尖銳,分裂傾向嚴重突出。

我們的民主自由派朋友,他們有些人只追求美國式的普世價值。然而,這是在中國,而不是在美國。而且,即便是美國,難道美國總統林肯所倡導的民有、民治、民享就不是三民主義?難道美國的民有、民治、民享也過時了?可以不要了?

在中國,那些民主自由派的朋友,只是追求甚至空喊美國的自由民主就可以滿足了,怎麼達到目的,他們考慮甚微。最終,他們所追求的民主自由只能停留在口頭上。

他們當中,有些人高喊反獨裁反暴政,甚至將國民黨與共產黨視為同流,將毛澤東與蔣介石視為合污,將孫中山與北洋軍閥並論,甚至說“中國近代,就有一個袁世凱乃一代奇才……”。他們與毛澤東如通鼻息,在維基百科有關袁世凱的評價中居然有人抬出毛澤東盛贊袁世凱言論:“袁世凱是近代四大偉人之一,對中國近代的影響僅次於曾國藩。”袁世凱有那麼偉大嗎?筆者以為,袁世凱於中華民族,功罪有之,功不可沒,罪不可赦。而孫中山,真乃一代偉人也,其三民主義乃中華民族的希望之光、永放光芒的奇珍異寶!二者如何等同媲美?

孫中山主張北伐戰爭統一中國南北政府,建設一個三民主義的、統一的新中國。可是,有一些民主自由派的朋友,他們還說孫中山是中國戰亂的禍首,是與北洋軍閥一樣的新軍閥,那麼美國林肯若何?

蔣介石領導北伐戰爭使得南北政府統一後,按照孫中山的建國大綱進入訓政時期,他們又批評蔣介石與毛澤東一樣,搞的都是一黨專政,專制獨裁。

這一些民主自由派的朋友們,他們或許是不了解今天的美利堅合眾國是林肯通過南北戰爭才完成了南北政府的統一,他們也不知道蔣介石領導的國民政府在訓政期間提高了國民文化科學知識,提高了國民素質與執政能力,提高了國家綜合國力,提高了國民的民族凝聚力,尤其是在領導全國各黨派、民主人士與各方代表同心協力,以取消一黨專制、還政於民、實現軍隊國家化為目標的制憲和立憲方面所做的極其大量而艱苦的工作,這種致力於制憲與提高國民素質與執政能力的工作一直沒有停頓,甚至在最艱難的抗日衛國戰爭中也沒有停頓。這樣的國民政府怎能與當今的大陸政府混為一談呢?蔣介石對於民主自由的追求又怎麼可以與毛澤東的專制獨裁相提並論呢?

事實上,在中華民國憲法制定與實施之前,在國家遭遇內亂外患之時,蔣介石領導的國民政府所保障的自由也是其他國家在類似情況下難以想像的。古今中外,世界上包括美國在內的所有國家,有哪個國家對政治理念上完全對立、而且還擁有自己的武裝力量,並用這種武裝力量在全國舉行頻繁的武裝暴動而不予鎮壓的先例嗎?蔣介石對這種破壞國家和平與安定的毛澤東集團及其軍隊不例外地給與了圍剿和鎮壓。然而,世界上還有那個國家對這樣既擁有可以作亂的軍隊,又有顛覆政府的信仰之政黨作為民主黨派讓它參與國事,而且,還給與輿論發布的自由?只有在中國大陸的國民政府時期,只要共產黨不殺人放火、不搞武裝暴動,不搞共產革命,蔣介石什麼都給與他們了。中共不就是在國民黨五屆三中全會上提出了四不保證之後,國民黨再度給與了他們合法地位的機會了嗎?共產黨不但在陜北有了一個可以安生的特區,還繼續擁有他的軍隊,在重慶還擁有他的機關報《新華日報》和辦事處。至於那些國民政府反對派的報紙、雜志與出版物,就更是明目繁多了。在蔣介石統治時期只要不出賣國家與民族的利益、不宣傳共產主義思想,不煽動共產革命,即便公開反對與批評政府、甚至大規模的群眾示威游行,都享有了充分的自由,更不用說對其血腥鎮壓了。

那些民主自由派的朋友們,對一九八九年大陸發生的天安門六四事件不是有深刻體會嗎?那麼,將共產黨與國民黨相提並論,豈非黑白混淆?把蔣介石與毛澤東混為一談,豈非魚目混珠?稍有良知者,尤其是曾經參與中共地下黨組織的反國民政府的學生運動的老資格民主自由派人士,他們應該是最有體會與感觸的。筆者認為,將二者混淆,是太不公正,太不公平了。這是屬於愚昧無知還是別有用心?事實上,別有用心者有之,愚昧無知者多之,主要屬於受到了中共的愚昧教育,中毒太深所致。

自由民主派人士,提倡人權,主張給國民民主自由,並嘶聲力竭為之呼號,披露社會黑暗、批評當局腐敗,故對喚醒民眾發揮了重要的作用,然而,光有這些是遠遠不夠的,他們不懂得一個在中共專制獨裁六十五年之久、有著如此眾多人口的中國如何實現他們所要追求的目標。於是,他們期待著中共領導集團出現政治改革之奇跡的幻想來滿足自己長期以來的願望,就像在蘇聯能夠出一個戈爾巴喬夫總書記改變蘇聯人民的命運一樣。

這些人,他們守株待兔了數十年,以此來撫慰自己的不滿和受傷的心靈。這種願望故可理解,然這是可求而不可得的一種欺世之術,過眼雲煙。

豈知,沒有萬眾一心的民族,就是一盤散沙,沒有一個統一的意志,又豈能撼動現代武裝構築的專制獨裁的堡壘?沒有一個能夠足以推翻和戰勝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理論,十三億之多的中華子孫就只能是永遠是專制獨裁下受到壓迫與欺凌的奴隸。沒有一個三民主義建國與治國的國家憲法,民主自由永遠是不能實現的夢想。

只有萬眾一心、異口同聲的吶喊,才能形成強大的力量,才能震撼世界,才會形成令獨裁者震驚和畏懼的力量,才能使專制獨裁的堡壘動搖和震塌。

如果沒有13億人民大眾共同的呼聲,獨裁者就可以說,普世價值是西方的價值觀,我們不承認!我們有無產階級的革命價值觀,我們實行的是無產階級專政,我們同樣有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同樣可以依法治國,我們有共產主義信仰,我們有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我們有鄧小平理論,我們有江澤民三個代表,我們有胡錦濤的科學發展觀!這些在憲法中都寫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習近平還可以說,我們有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足矣!我們是血性男兒,對於一切反對我們的反動派,我行我素,我有銅牆鐵壁之治權,你又奈何於我?

什麼聲音的吶喊有如此的威力可以震塌專制獨裁的堡壘?難道一些人空喊普世價值或者我們要民主要自由的口號?

在獨裁者的強勢之下,我們的民主自由派的吶喊聲也就顯得無力與無可奈何了。只有十三億中華兒女同心同德、異口同聲的吶喊:我們不要馬列主義!只有三民主義可以救中國!只有這個吶喊聲可以使獨裁者發抖,可以將獨裁者的堡壘震垮!難道習近平會將十三億不要馬列主義,要三民主義的中國民眾趕盡殺絕?可以說,那是絕對不會的,即便是毛澤東,在世界共產黨峰會上有將中國六億人口拿出三到四億中國人的死亡作為核戰爭賭注的膽量,恐怕習近平或是其他人還不會有此膽量與13億追求三民主義的中國人民為敵。於是,他們只好識點兒時務,收斂自己,順從潮流,歸順民國,接受三民主義。

十三億中華兒女的同心協力,首先是追求民主自由的、一國兩制的港澳,還有台灣與海外享有或暫時還享有言論自由的出版界、文化界人士,只要他们深刻研究中国的近代史、深刻理解三民主义和中华民国的历史,消除了由中共愚民教育所产生的历史误会之后,就可以成為我們的同仁。他們,在十三億六千萬中國人當中,他們是中華民族的幸運者,只有他們還享有一點有限的言論自由、出版自由,他們可以和我們共同努力,形成一個能夠代表十三億中國大陸人民的心聲之力量,可以向獨裁者提出訴求,可以向全世界發出同一個呼聲與訴求,“驅逐馬列,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以三民主義建國大綱振興中華!”

因為中國人民對於回歸中華民國,接受三民主義的治國大綱之訴求,從理論上,只有三民主義可以救中國!三民主義就是民族主義、民權主義、民生主義。民族主義就是實現大中華民族自身的解放共同抵御外侮,保障人民的生命財產,保障國土的安全,就是大中華民族的平等互助、平等互利、民族大团结;民權主義,就是以中華民國憲法保障全體國民与生带来之人權,这样,對國民的民主與自由權利可以有最為充分的保障;民生主義就是發展經濟,改善民生,防止兩極分化,保障民富國強。只有三民主義的理論使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空洞無物,蒼白無力。

三民主義在中國的革命實踐中,實現了南北政府的統一;隨後,排除了內憂外患的干擾,平息了連續十年、波及14省的共產暴動百次之多,在政治、經濟、科學、文化和國防建設中取得了連續十年的快速發展,成為舉世公認的黃金十年;當外敵入侵,由於綜合國力的提高,全民族的力量凝聚,在蔣介石的領導下,中華民族取得了抗日戰爭的勝利,鑒於中華民國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中不可取代的重大貢獻,致使中國進入世界四大強國之列,聯合國創始國之一、世界和平理事會常務理事國之一,它使列強們廢除了在中國的法外治權,它使得中國從世界上真正崛起。

所以說,無論是理論還是實踐都已經證明,只有三民主義可以救中國,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是不可比擬和不堪一擊的。只有中華民族的子孫都明白了這個道理,這種異口同聲的吶喊才可能呼出。

而當今,那些空喊民主自由而企求政治改革的人,盡管他們的幻想一次又一次破滅,他們並不去尋求原因,他們也不願意以民族史觀學習、研究和認識中共黨史、他們不懂馬列主義、更加不懂三民主義,他們不真正懂得中國近代史,他們主要是受中共愚民教育的影響和毒害太深,而且其毒擴散在他們的腦海裡,融化在血液中,甚至刻骨銘心。

他們中還有一些人,有著曾經因主張民主自由而政治失落、而受到中共的迫害,於是,他們成了捍衛民主自由的英雄。然而,他們中的許多人又曾經是或仍然是中共獨裁統治集團的同路人,他們又同時以當然的革命者和爭取民主自由的先鋒自居嚇唬人,他們一方面期待中共政治改革的幻想,同時,又拒絕學習和研究近代中國歷史事件的真相,他們曲解和誤會了中華民國和中國國民黨及其領袖蔣介石,這些人為數還不少呢!

更多的人,則是懼怕中共勢力,他們在海內外的民主自由派人士與團體中,有的是教育機構、出版機構等文化界的朋友們,他們天天呼喊著民主自由,當他們發現有一條可以真正獲得民主自由的通道時,他們猶豫了,害怕了,甚至反對了!這些民主自由派的朋友,就像整天喜歡畫龍的葉公,豈非葉公好龍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