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八期正體版 / 簡體版

 

服貿協議是巨大的陷阱

 

金劍平

 

臺灣反“服貿”學生進住立法院,50萬人上街支持,引起世界關注。學生的敏銳和勇氣得到世界的贊許和支持。學生的和平理性與韌性,取得了圓滿的結果,立法院答應了學生的正當要求——先立法後審服貿,學生和平退出立法院。

兩岸服貿協議,那是馬英九總統受騙上當,掉進了一個巨大的陷阱裡了,學生在救他,在救中華民國。我們從多個方面對這次服貿進行分析:

一、中共的目的

表面來看,協議中臺灣佔了很大的便宜,大陸開放80項臺灣只開放60項,臺灣可以憑資金、技術、管理的優勢賺得盤滿鉢滿。大陸也在宣傳要買回臺灣,如果真是要買回臺灣,也無可厚非。其實中共哪有那麽好心腸!

馬總統忽略了一點,那就是中共不是一個正常的黨派,它是流氓中的流氓。它的任何承諾都是不可信的,別說80項,只要中共願意,它可以連一項都無法實施。歷史的教訓還少嗎?

中共送出去的土地超過臺灣面積的多少倍,中共根本不是迫切需要臺灣的那點土地。而臺灣的人民經歷了正常的民主生活,民主意識深入骨髓,這是中共最恐懼甚至要消滅的,中共在大陸掌權後馬上搞的“鎮壓反革命”和後來的“反右”就是消滅這種人的。中共難道還會笨到要拉2300萬民主人士回來鬧民主革命嗎?這些民主人士回來還會啓發大陸人民的民主意識。

那爲什麽中共還要統一臺灣呢?

早就聽說過,中共有“三怕”:死了的孫中山和蔣介石、沒出息的國民黨、偏安了的中華民國。

中共在大陸掌權後,控制媒體,篡改歷史,編造謊言,污蔑蔣介石在峨嵋山等桃子摘不抗日、“四大家族”貪污國家財産、國民黨反動派,污蔑中華民國是什麽“萬惡的舊社會”。看看中共的教科書、電影和電視,每一個都是這樣駡的,從它掌權一直到今天,所做的就是消滅“三怕”。

現在由於網絡的發展、人民在覺悟,中共要完全封閉人民已經不可能。蔣介石和國民黨對中華民族的巨大貢獻,漸漸被中國人所瞭解,民主社會的美好漸漸爲人們所接受,中共給大陸人民造的巨大謊言在解體,幷對中共政權的合法性産生質疑,造成中共的巨大危機。國民黨不除、民國不滅,中共就滅亡,這是最簡單的道理。中共很怕,由怕生恨!消滅中華民國,它才能高枕無憂。

由此可見,中共統一臺灣的真正目的是:整垮臺灣、收編國民黨、消滅民主的中華民國。

中國人的法統,是從盤古開天、女媧造人、三皇五帝、夏商周秦漢…唐宋元明清,一路承傳而來,大清禪讓於中華民國,中華民國繼承了中國的法統,所以,中華民國政府才是包括大陸在內的全中國人民唯一的合法政權,中華民國政府才是坐在大位上的正君。如果有傳國玉璽,那一定就在中華民國政府的手中。中共的國哪來?在沒有消滅中華民國、沒有繼承中國的法統之前就自立國號,既不能從大清獲得法統,又不能從中華民國搶得法統,是個不折不扣篡位不成功的篡位者,所以中共一直到現在還是個僞君,還是非法的,用民間的話來說,還沒有坐正。中華民國是天命所歸,中共之國是賊心所得。只要中華民國沒滅亡,中共就無法繼承中國的法統,就沒有坐正。中共無論是解放臺灣,還是和平統一臺灣,都是“篡位尚未成功,同黨還需努力”,目的是爲了消滅中華民國,從中華民國那裡搶奪中國的法統、坐正大位,解决它政權的合法性問題,想從一個篡權者變成正君。但是中共真正繼承的是外來的馬克思主義,與中華文化是相違背、相抵觸、相害的,中共篡政後所有的運動都是殺戮中國人和消滅中華文化的,所謂的“改革開放”只是對它的禍國殃民政策的部分修正,中共是中華民族的毀滅者和罪人,所以中共根本就沒有資格繼承中國的法統,中國任何人及組織,都有資格繼承法統,唯獨中共、中共黨員及其附屬組織沒有這個資格,因爲他們是中華民族的罪人。中共必然在非法中生,在非法中死。

一定要記住:中華民國是聯合國的締約國,中華民國是中日戰爭的戰勝國,中華民國是一戰和二戰的勝利國,中華民國廢除了列强强加給我們的不平等條約,中華民國是亞洲第一個共和國。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能具有上述的幾項光芒,它只是個冒出來自我稱帝的僞朝,只能算是一個區——淪陷區。只有中華民國才有資格統一兩岸,幷繼續上述的幾項光芒。如果國號更改,便阻斷歷史,就會喪失上述的光芒,將來中國的歷史不再那麽輝煌,在世界上的地位也會自我矮小,對中日關係的處理增加難度和變數。中華民國才是正統,才有資格統一兩岸。

二、歷史的教訓

中共武力有限,只能假裝用經濟“收買”,反正花的錢也是中國人的又不是中共的。在國民黨和民進黨中都有中共的代言人。國民黨的丘X能暴出阿扁的許多料,會不會是阿扁身邊的中共間諜通過北京提供的?民進黨與中共聯繫更多,更像中共的外圍組織,成立之初的元老級黨員很多都有中共的某些背景。別看中共天天喊統一,臺灣如果獨立,對中共來說是的喜信和最高追求,既消滅了中華民國,斷了大陸人民的希望,又去掉2300萬民主人士,還可以用動武來恐嚇臺灣,何樂而不爲?

中共通過操作統獨對立,分裂臺灣的族群,讓臺灣人民內鬥不斷,使它有可趁之機。中共暗中支持民進黨搞分裂,讓不想臺灣獨立的國民黨狂奔中共懷抱。類似的手法,中共歷史上多次使用,獲利豐厚。第一次國共合作時,把國民黨劃分爲左派和右派,挑動互相鬥爭。抗戰時,種鴉片、勾日本、污蔑蔣介石爲頑固派、說頑固派就是投降派。內戰時,挑撥地方派與中央對立……

歷史的經驗告訴了我們:中共的任何承諾都不能信,它是流氓中的流氓,說它是流氓,那是對流氓的污辱。這裡提供幾段歷史讓馬總統及國民黨大佬們回味回味:

七七事變後,中共想讓國民政府收編,向政府承諾:停止沒收地主土地(即不搞階級鬥爭)和不在國軍中發展地下組織。“不搞階級鬥爭”:實際中共向它們的黨員和群衆講,蔣介石是頑固派,代表著買辦大資産階級的利益,頑固派就是投降派(可查《毛澤東選集》)。這不就是搞階級鬥爭嗎?這不是有利日本人嗎?“不在國軍中發展地下組織”:後來在內戰中起重要作用的間諜,許多正是抗日時安插入國軍的。而且共軍的間諜在抗戰中很少出力,等待真正抗日的國軍將領戰死,他們就升上來掌握軍權,這就是中共的“長期隱蔽,等待時機”計策,中共的這一著,把中華民族推向絕境。中共用承諾套住了國民黨。所以中共的承諾是假承諾,它越信誓旦旦地承諾什麽,越要小心什麽。

重慶談判,毛出發前,對共軍的幹部講“你們回到前方去,放手打就是了,不要擔心我在重慶的安全問題。你們打得越好,我越安全”。這不就是發動內戰嗎?談判期間,中共發動上黨戰役,消滅剛從日軍手中接收了上党地區的國軍3萬多人,日軍佔領時不打,國軍接收了就打,這不是發動內戰嗎?一邊發動內戰,一邊和平談判,騙人嘛!鄧小平在部隊動員大會上說:“打好上黨戰役,支持重慶談判”。共黨真是耍流氓啊,好像國民黨打不過才退回談判桌的,其實國民黨是爲了和平才談判的。如果沒有重慶談判,當時就發動內戰,中共根本不是對手。

重慶談判簽署雙十協定,是國家民主化內容,主要是四化“政治民主化、言論自由化、政黨平等化、軍隊國家化”,還有信仰自由化等等。中共簽字完,墨迹未乾,轉過身來就殺地主搶財産,搞殘暴血腥的土改,難道雙十協定中有血腥土改的內容?雙十協定簽字的第三天,中共中央下達文件(注1)要求繼續擴軍。雙十協定中共根本就不考慮過遵守,而國民黨却信以爲真幷大裁軍,中共用雙十協定套住了國民黨。

1949年國共和談,其實是中共的緩兵之計,爭取時間造木船。談判是有意拖延時間,中共和它的地下党張治中準備了一份國民黨投降書,共軍準備好了馬上公布,共軍立刻過江,配合默契。試想如果沒有和談,國軍的飛機向藏於蘆葦裡的共軍和他們的木船投燃燒彈,同時海軍封江,共軍比曹操還慘。斯大林也不允許中共過長江,如果當時過不了江,永遠都過不了長江,因爲馬克思理論與經濟發展規律是相違背的,朝鮮與韓國,東德與西德就是證明。江南的環境氣候又比江北好,人口又比江北多,中國人真正相信馬克思主義的人又少(中共是用新民主主義騙到人的,而不是用共産主義),中共拿什麽拼?等江北的中共搞完土改、鎮壓反革命、三反、五反、反胡風、反胡適、大躍進、人民公社、城市工商業改造、反右、大煉鋼、反瞞産、大饑荒、四清、文化大革命、破四舊、批林批孔、評法批儒、知識青年上山下鄉、學大慶學大寨、反擊右傾翻案風這些運動,還沒等到改革開放,江南的中華民國已經是世界强國了。這時請江北的共軍過江,他們拿槍去換茶葉蛋吃了。現在的韓國打朝鮮,不用子彈,用鶏蛋都能打贏。東德是社會主義中經濟搞得最好的,還一夜崩潰,其他的社會主義就不用說了。毛澤東這麽胡來,中共的江北可能比朝鮮還慘,朝鮮還沒那麽多運動呢!2300萬人的中華民國,在人力物力財力主要用在準備反攻大陸上、幷在戒嚴了幾十年之後,都可以成爲亞洲一小龍。中華民國如果還有半壁江山,開始34億人口,後來89億,有什麽理由不成爲世界一大龍?有江南的對比存在,江北的人民會全民反共,不用江南出兵,中共就在人民的反抗中覆滅。共産黨國家垮臺都是在沒有外來干涉的情况,國內人民把它推倒的,可見共産黨是如何不得人心。

國共合作史可以簡單總結爲:第一次國共合作,中共附體國民黨,得以發展壯大,幷破壞後方阻撓北伐,執行共産國際的中國南北分治政策。第二次國共合作,中共得以躲在敵後發展,幷勾結日寇破壞抗戰。重慶談判,騙得國民政府大裁軍,中共得以從容擴軍幷發動內戰。1949年國共和談,中共麻痹人心贏得時間,最終得以輕易過長江。

國共談判,每次國民黨都是真心的,而共産黨都帶著陰謀詭計去的,每次國民黨都被騙,每次國民黨都失敗。所以說國民黨不是被打敗的,是被談敗的。書呆子與流氓談判,結果可知。

電視上看見馬總統說,如果服貿協定被否决,“人家會說我們不守信用”。這句話聽起來更象馬總統腦袋碰到地面的叩頭聲。馬總統想過沒有,每次談判,“人家”哪次守過信用?馬主席不至於連自己黨的歷史都不知道吧?中華民國總統不至於連中華民國的歷史都不知道吧?如果是這樣,就會誤党滅國。馬總統是糊塗還是有意所爲?既然這麽害怕“人家”不高興,降共好了嘛,何必談判呢?只要還沒投降,“人家”就會不斷壓迫你,不如一步到位,一了百了,長痛不如短痛。馬總統稱“人家”,說明馬總統在認敵爲友,甚至認賊爲親。

這裡想提醒馬總統,投降也不會有好結果。傅作義帶60萬人投降,結果他多少部下被成了反革命?他多少士兵被朝鮮戰爭的絞肉機絞粹,他作爲水利專家的弟弟被成了右派活活餓死在勞改農場,他的女兒也沒有什麽好結局,如果中共不是留他作招牌騙人,他連身免都難,右派這一關他就過不去。他說投降是爲了保護北京古城不被破壞,中共佔了北京,對北京的古建築進行了徹底的破壞,遠比戰爭慘烈和徹底,非常完整優美的古城墻被拆,北京城裡的古廟古建築大部被拆僅留標志性的建築。一座曾經萬國來朝之都、東方建築的寶典之地還沒到文革就這樣被支離破碎,更慘烈的文革和破四舊還在後頭。

多少國民黨官和國軍投降了中共,多少參加了所謂的“起義”,中共掌權後搞的第一個運動“鎮壓反革命”,就是消滅這些人的,能活下來的只是留著當招牌的人物,中共也利用這個運動順便殺了不少中共自己的地下黨,中共當時針對地下黨的“十六字方針”叫做“降級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直到文化大革命都在殺戮和狂整降官和地下黨。有人會問中共爲什麽會殺戮功臣、消滅地下黨?你問我,我問誰?中共一路來都是殺自己人的,我告訴你的只是事實,連領導廣西暴動的李明瑞、領導寧都暴動的季振同及其部下都被殺害,其他小人物就不用說了。我揣測,地下党在中華民國的民主制度下混的時間太長,被民主所“污染”,中共認爲他們不會真心相信獨裁的共産主義,是中共未來的不穩定因素,所以要“把不穩定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可以想像,這些人在“新社會”裡掌權,却總是不自覺地把“新社會”與“舊社會”作比較,發現“舊社會”更加公平合理,更加人性化,更加民主,更加優秀,他們會把“新社會”逐漸演變成“舊社會”。這說明中共有先見、很陰。以前,我曾經設想過,如果毛死後是我掌權,我會大面積起用地下党幹部,這樣才能把中共的獨裁演變成民主制度,中共的延安幹部被長期洗腦,真是奇毒無比。民主制度是最美好的,臺灣人經過六十多年的民主洗禮,留戀、信仰和追求民主制度是必然的,對中共來說,這樣的臺灣人比地下黨更加可怕多少倍,恨不得全部關進勞改營,苦日子在等著臺灣人啊!2300萬民主人士歸國,肯定比大陸普通人慘,到時中共給你們“刮骨療毒”,你們就知道什麽叫無産階級專政鐵拳的滋味了。哈!哈!哈!

對於個人來說,說過一次中共不願聽的話,中共永遠記住,那些民主人士不懂得這一點,所以死得很難看。張東蓀、儲安平就是很好的例子,胡適逃臺灣才得以善終,留在大陸比上面兩位還慘,就這樣中共還專門爲他搞了個“反胡適”運動。在民國時代,民主人士天天駡國民政府、駡國民黨、駡蔣介石,說不民主太獨裁,一點也沒事,越駡越精神,越駡越健康。在新民主主義的新中國裡,哪個民主人士駡過新政府、駡中共和毛,提意見也要先喊萬歲才提,就算這樣,哪一個又躲過了呢?聽說傅作義和他的女兒後悔了,何只他,多少民主人士悔恨終身、自罪度日!現在終於明白,中共出於對民主的仇恨,極力騙這些民主人士留下來,就是爲了收拾他們。馬總統對於“六.四”說過什麽話,“人家”不會忘記的,馬總統的話很多,將來“人家”會一筆一筆給算賬的。

據臺灣的“台商在大陸受害者協會”統計,過去十年有28000多家台商在大陸受到傷害:不公平地被人家吃掉、被人家損害,最後搞得很慘,甚至有些人的安全都受到威脅。該協會理事長表示,簽服貿協議等於“讓一些台商到大陸送死”,送死不是賺錢,他認爲,掠奪台商企業是中共的國家政策,赴陸投資的台商僅不到三分之一賺錢。中共一邊高唱“臺灣同胞,我骨肉兄弟”,一邊這樣整,中共在巴結拉攏臺灣時期尚且如此,當想整的時候又如何呢?那就不只是血本無歸了。台商林志升爲求生命的安全,放弃了在大陸15千萬元人民幣的資産,逃亡3千公里,最後偷渡回臺灣。馬總統何不看看他寫的親身經歷,體驗體驗在荒唐社會裡被陷害、被關、被整、被詐和逃亡、偷渡的滋味,現代版的基督山伯爵。林志升能逃回臺灣已是萬幸。

共産黨是永遠不能相信的,它內部講話和公開講話是不一樣的,它陰一套陽一套,當面是人,背後是鬼,暗中是妖。

中共兵圍長春時,餓死30萬無辜百姓,慘過南京大屠殺。有錢向國軍買槍的、有技術專長的人,共軍放出去,剩下的貧下中農全被餓死,中共這種都做的出來,還有什麽做不出來的?

當年欺騙張學良、拉攏張學良,讓張抓蔣介石,中共却在自己的會議上說張學良是最危險的敵人,是比蔣介石還壞的人。抗日和內戰時期,中共(主要通過周恩來)極力拉攏馮玉祥反對蔣介石,甚至讓馮玉祥號召他的老部下起兵反蔣,周恩來却在中共的內部會議上說,馮玉祥是僞君子,是最危險的敵人,最後馮死在蘇聯的輪船上,誰殺的?中共污蔑說是蔣介石。蔣介石如果能在蘇聯的輪船上,在馮的中共秘書的保護下,用燒膠捲這種方式來幹掉馮,蔣介石有那麽大的能耐就不用跑臺灣了。1959年的廬山會議上,中共的不少幹部稱彭德懷是馮玉祥一樣的僞君子,可見中共遲早是要幹掉他的。也是在抗日和內戰時期,中共(主要通過周恩來)極力拉攏民主派和無黨派人士,甚至與他們交“朋友”,搞得火熱,中共却在內部文件中說,民主派現在是革命的同盟軍,將來就是革命的對象(即反革命的敵人)。看看中共多陰險啊!

用某個名人的話說,共産黨是最喜歡出賣自己的同盟者的。

中共是誰都騙的,騙中國人跟它反對國民黨,就說要搞“新民主主義”,其實中共搞的是新獨裁主義。騙工人說:“無産階級是最先進的階級,是領導階級”,結果工人長期低工資低勞保生活困苦,失業就說下崗。騙農民說:“沒有農民就沒有革命”、“我們是工農聯盟的政權”,結果農民成了二等公民。要騙城市青年移民到農村,解决城市失業問題,就說“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後面再加上一句“一輩子扎根農村”才是真正目的。騙民主人士說:“互相監督”、“長期共存,肝膽相照”,結果多少民主人士肝膽俱裂,照亮黃泉路。

中共信誓旦旦香港五十年不變,還沒幾年,就要制定23條惡法管制香港人。香港本來是“主權回歸”,中共却要搞成“治權回歸”。現在中共又出《香港白皮書》,否定《基本法》,否定一國兩制。香港已經從英國殖民地變成中共太子党的移民地,已經成爲世界最佳洗錢良港。中共對中華民族的傷害,只能用“滔天罪行”來形容,還要把它的愛黨教育壓入香港小學生的教科書,真是無耻之極,它以爲世界人都不知道它是什麽貨色,結果被香港的小學生把它的這一計劃打敗。習近平真是個猪頭。

中共加入WTO時與國際社會簽下許諾,要全面開放銀行、電信、保險、金融、電影、基建、房地産等,竟然沒有一項兌現。把全世界玩了一把。

哪個不被騙過,中共的許諾能相信嗎?

現在中共還敢號稱三個呆婊:始終代表著先進生産力的發展方向、始終代表著人民的利益……就是說大躍進、大煉鋼、大饑荒、文化大革命、批林批孔等等所有的運動都是代表了先進生産力的發展方向和人民的利益。中共這種話都敢說出來,可見中共無耻到什麽地步!

現在是不是變好了呢?胡錦濤要求,私營企業也要有黨組織,要求村長兼任村黨支部書記,實際是要求村黨支部書記兼任村長,這是最陰的一招,使共黨的毒根扎的更深更廣。胡時代的網絡控制也比江時代嚴。

習近平如何呢?表面要改革,自任許多改革小組長。但是他每次開完會後都會收緊媒體,打擊自由言論者,什麽嫖妓招數都用,這些命令還不是從他那裡發出來的嗎?現在連不少辯護律師都被抓起來幷打斷肋骨。習近平對網絡的控制遠超過胡錦濤時代,這是向哪走啊?還能信他嗎?其實《人民日報》天天造謠,職業性造謠,從來沒有被抓過。習也搞反腐敗,那只是黨內派系之間的撕咬,幷且順便撈取民心而已,他若真想中國好,鬆綁媒體是最直接的檢驗標杆。習收緊媒體,證明他走的是一條背離民主更加獨裁的道路。現在習說中國不適合多黨制,那就是說,中共絕不會走民主道路。沒有民主哪還有出版自由,和臺灣簽出版服務協議,這不是明擺著騙嗎?國民黨還傻乎乎的信。

這次服貿,學者們只看到協議條款中的陷阱,沒有看到沒有陷阱的陷阱,就是什麽條款都是好好的,但是中共不執行或者反執行,就是說中共真談判假執行。例如重慶談判,中共認認真真地談判,根本就不考慮執行。在雙十協定的第三天,中共發了一個文件《中央關於雙十協定後我黨任務與方針的指示》(注1),其第(三)條:“解放區軍隊一槍一彈均必須保持,這是確定不移的原則。在談判中,我方提出四十三個師,是對彼方現有二百六十三個師的七分之一。後來彼方提出編整國防軍計劃擬編一百二十個師,故我方答應到那時可以編爲二十個師,也是七分之一。……即將來實行編整時,我方亦自有辦法達到一槍一彈均須保存之目的。過去中央指示各地擴大軍隊整地主力計劃,繼續執行不變。”……國民黨看清楚了吧,中共從來不想縮减軍隊,絕不减少一槍一彈,中共在20個師的名額上糾纏,只是騙國民政府裁軍而已。讓國民政府認爲中共真的想和平,只是想多保存軍力而已。而中共趁和平談判的烟霧彈派軍隊狂搶地盤積累內戰資本,消滅敢於抵抗的日軍和國軍,幷與蘇聯合謀搶佔東北。在雙十協定的第三天就下發這個文件,說明在簽字前就定好的,簽協定只是在騙人。這就是真談判假執行,因爲中共的最終目的是用槍杆子打敗國民政府,讓它自己上臺的,重慶談判只是烟霧彈。國民黨不懂這一點,最後吃虧。沒有重慶談判,根本就沒有中共後來的勝利。現在是國共內戰的延續,中共的目的和重慶談判時一樣:打敗國民黨,消滅中華民國。所以服貿只是策略而已。還有一件事,毛在重慶談判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他一回到延安,即布置其秘書陳伯達寫《中國四大家族》的書(注2),造謠污蔑蔣介石和國民黨,這是打敗國民黨的重要一步。

中共根本沒那麽好心買回臺灣,而是搞亂臺灣,吸幹臺灣。因爲民主是中共獨裁的天敵,無論是民主制度還是贊同民主制度的人,或者是經歷過民主制度的人,都是中共的天敵,中共必須除之而後能安心。

這次學者們看出了協議條款中的陷阱,說明中共已經朝中無人了,在小處翻船,不象當年的雙十協定簽得那麽漂亮,就是反執行,WTO簽得那麽漂亮,就是不執行。最大的陷阱在協議條款之外。

這裡有一段話,請馬總統讀一讀吧,“一個失去記憶的民族,是一個愚蠢的民族;一個忘記了歷史的組織,只能是一個愚昧的組織;一個有意地磨滅歷史記憶的政權,是一個非常可疑的政權;一個有計劃地、自上而下地迫使人們失去記憶、忘記歷史的國家,不能不是一個令人心存恐懼的國家。”馬總統比較一下你和你們党的行爲,是不是有點類似呢?

據說外國人很老實,你講什麽他都信,但是你只要騙他一次,他一輩子不再相信你了,因爲他認爲你人品有問題。如果某個人,有人已經騙他十次八次了,他還相信騙他的那個人,這個人不僅是智力的問題了,簡直是太賤了。

馬總統,要以史爲鑒啊!作爲總統,不僅要懂法律,更應該懂歷史,你說是嗎?否則,中共騙死你啊!

三、大陸的党營企業

馬克思謬論對大陸民衆特別是中共黨員和公務員毒害巨大,他們張口就講“國家是階級壓迫階級的機器”、“法律代表著統治階級的利益和意志總和”,完全顛覆了“國家的調和性”與“法律的公平正義原則”。他們總是以一種鬥爭性的和你死我活的眼光看問題,他們思維如此扭曲,却以爲掌握了宇宙真理,讓人感覺到他們行爲不正常且充滿暴力傾向,其實這是馬克思的毒在發作,在變异著人的靈魂,在吞噬著人的正義和善良本性。所以說在馬克思謬論指導下制定的法律就是惡法,不是正常的法律。馬克思謬論進入臺灣後果怎麽樣,馬總統考慮過沒有?馬總統是法律專家,難道也相信馬克思的這些連鬼都不應該相信的鬼話嗎?怎麽能與崇拜這些鬼話的人搞服貿呢?搞貨貿也得小心才是。

大陸的國營企業其實是党營企業,裡面都有黨的組織在操控,爲黨的核心利益服務,企業內部的幹部級別與政府部門級別相對應。大陸的党營企業效率非常低,靠壟斷才有暴利,有政府的支持和政策的獨攬,可以耍流氓。中石化爲了擠垮民營加油站,甚至它成品油的批發價比它自己加油站的零售價高,讓民營加油站無法經營,多數被它擠垮,現在提高零售價獲得暴利。在外國這屬於不正當競爭,會被告發和處罰,但是被欺負的民營加油站,連吭都不敢吭。當年娃哈哈集團想以50億元進入加油站行業,最終打消念頭,儲油批發油不獨立,進去就被擠死。對這種盡搞陰謀詭計的党營企業,如何與它們公平競爭?這種類似的手法應用於臺灣怎麽辦?

大陸的銀行一開始都是部隊的轉業軍官當管理人員,這種人文化水平低下,把部隊的拉關係走後門習氣帶到銀行,對銀行的管理和運作起著不良作用。銀行裡面管理很亂,根本就不是現代化金融體系的運作方式。這些年有多少銀行高級管理人員被判刑,很少有貪污少於一億的。這樣的銀行在國外早已倒閉。而在大陸,這種銀行幾乎是政府的派出機構,成爲政權的一部分,政府强力支撑它不倒,給它政策,使銀行出現暴利,全是壟斷獲得的。現在又出現銀行自己收購自己的不良資産(壞帳),這是一項非常自肥的行爲,把虧損轉嫁給儲戶,還可能讓貪污合法化。這種金融業跑到臺灣後,作爲中共的派出機構,憑著資金優勢可以搞亂和擠垮臺灣的銀行,根本就不會增强臺灣競爭力。記住中共與臺灣打交道根本就沒有純粹的經濟行爲,中共把政治可靠的人派到臺灣,就是間諜或者半間諜。金融服務協議,後果很嚴重。

党營企業中党的書記,只懂得馬列,却以爲掌握了宇宙真理,無所事事而又無所不管,造成瞎指揮,幷用前途利益引誘員工入黨,讓員工心思用在向黨組織靠攏上而不是用在工作上,是地地道道的老鼠會。什麽好事都是黨員優先,黨員是提拔幹部的必要條件,党成爲企業最大最黑的幫派,造成企業內部員工之間的不公平,最終危害企業文化和凝聚力,導致企業效率奇低和人才流失。所謂改革開放就是針對這種企業的,如果效率好就不用改革開放了。許多在這種企業中工作的人,對這種老鼠會現象深惡痛絕,且看不起黨員,覺得他們爲了利益而入黨,人品有問題。大型企業中這種現象最爲突出,而中共爲了保住黨的根子,保護了這種大型企業,給它們政策讓它們壟斷,以獲得暴利。以成品油市場爲例,如果成品油批發企業從中石油中石化分離,民資進入加油站,中石油中石化的加油站將出現全綫虧損和倒閉。金融、電信、傳媒等領域也是如此,如果允許外資、港澳臺資、民資進入,中國的銀行業、電信業、黨報黨刊、電臺電視臺將是遍地虧損、倒閉。現在大陸的企業效率奇低而利潤奇高,全靠壟斷。所以大陸的企業不是正常的企業,與自由經濟風牛馬不相及。這種企業進入臺灣,將對臺灣本土的企業會産生非常大的負作用。

衆所周知,當前大陸太子党橫行、官商糾結,遍地貪官,小官大貪,大官大大貪,幾乎達到無官不貪的地步。現在不只是官商勾結,已經發展到官商同體的地步。企業也是一樣,前面提過銀行高管很多被判刑,幾乎沒有貪污低於一億的,連保險公司的管理員也有主動詐險的,我就知道有平保車險理賠員主動詐險,但這也比醫生收患者的紅包好得多,也比毒牛奶、毒蔬菜、假烟假酒好得多。稍爲有點權都要撈一把,一付末世紀的心態。古今中外找不到一點類似的例子。

總之,大陸的企業是最爛的,不是正常的自由經濟機構。大陸人中了馬克思的毒,很多是不正常的。大陸的企業還是黨企,執行黨的秘密任務,不會是純粹的經濟行爲。這樣的企業這樣的人群到臺灣後會提升臺灣競爭力?馬總統真是說胡話啊!中共的目的就是:整垮臺灣、吸幹臺灣、消滅民主制度,只有這樣,才能體現社會主義的優越性,才能體現中共自己告訴世人它是如何“偉光正”的,是如何“三個呆婊”的,它還想冒充鄭成功,提高它政權的合法性。

在大陸,企業(特別是服務企業)主要精力不是用在經營管理和提高技術上,而是用在請客送禮拉關係走後門上,這種企業來到臺灣,必然對臺灣的整個社會風氣造成不良衝擊,使臺灣本土企業喪失公平競爭的環境和心態,使臺灣企業整體效率低下行爲扭曲,喪失與國際競爭的能力,最終使臺灣的企業要麽走不出國門,要麽走出國門後傳播黑厚文化,危害世界。這就是馬總統所說的“提高臺灣競爭力”!

台商在大陸有那麽多受到傷害,現行政府幫助過他們沒有?沒有。馬總統不是說“幫助人民做生意”嗎?沒有監督機構,一切協議可能成爲空文。我覺得臺灣一定要成立協議監督機構,而且獨立出來,只向國會負責不向政府負責,要具有比較廣泛性,最好把“台商在大陸受害者協會”改成監督機構直接運作。

四、服貿的疑雲

很多專家對服貿進行瞭解讀,這裡不重複,下面說說我對有關媒體部分的看法:

臺灣媒體進入大陸?一個被看成是敵人的政府,到對方沒有言論自由的地盤裡實行言論自由,既是與虎謀皮又是痴人說夢。中共的媒體在美國自由出版幾十年了,美國的媒體進入了大陸市場了嗎?默克多跑了多趟也無功而返,這就是前車之鑒。中共耍起流氓來,美國都沒招,你臺灣又可奈何?中共正是靠控制媒體才活到現在,放開媒體等於自殺,因爲它的歷史大黑,它的理論太假,見光死。

媒體要進入大陸,却要遵守大陸的法律,當然這是世界慣例。但是中共的法律,是以馬克思的階級壓迫理論(也就是人欺負人)爲基礎的法律,它違背了法律的公平與正義的根本原則,這在法律學上稱爲惡法,所以中共的法律是惡法,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法律。“惡法非法”,就是說惡法不是法律,不應該遵守。翻開中共的《憲法》,裡面就有許多惡法條款,第1條就是惡法,雖然裡面也有些冠冕堂皇的條款,如第35條言論自由,中共當政幾十年了,什麽時候有過這個自由?中共打算什麽時候給人民這個自由,永遠沒有。除非中共想垮臺,否則沒有。有了這個自由,中共很快垮臺,因爲它的底大黑,它的理論太假,見光死,中共自稱“偉光正”,其實它患的是“畏光症”。臺灣人在大陸如果有出版自由,大陸幾百本禁書,就挑幾本出版,如《毛澤東鮮爲人知的故事》、《延安日記》、《中共壯大之謎》、《毛澤東的私人醫生》等,中共會讓你出版?出版了也不給你發行,新華書店也是黨企,能不爲黨的利益著想?現在大陸到處抗暴潮,中共讓你的報紙刊登?除非中共想找臺灣人回來送終。臺灣人在大陸辦媒體,中共會讓你很快閉嘴。如果真要辦下去,肯定是另一個《人民日報》,只能天天撒謊才能生存。所有的協議再漂亮也沒有用,《憲法》的第1條就可以把它所有的不喜歡媒體關掉。

出版服務協議最終必然結果是:臺灣媒體在大陸無立錐之地,而大陸党營媒體佔領臺灣,中共編造的僞歷史、馬克思謬論和仇恨暴力哲學在臺灣毒害民衆。

這次臺灣學生搶佔立法院得到全民的支持,主要得益於學生用電腦、手機發送學生的訴求和現場情况。如果是在大陸情况又如何呢,電信公司第一時間屏蔽手機(電信也是党營企業),連電話綫都會掐掉,再斷水斷電斷空氣(做得到的話),立法院成爲黑匣子,除了政府任何人不知道裡面的情况,然後所有媒體開足馬力造謠抹黑,再找幾個托兒,在電視上義憤填膺地誹謗污蔑學生。到時候50萬人上街要驅趕學生離開立法院,最後中共開軍隊直接在立法院幹掉學生,天安門廣場都敢開坦克壓,何况看不見的地方。這些都是中共必然行徑,中共一路來都是這麽做的。控制媒體操縱媒體是中共的拿手戲。中共在台下時,中共利用國民政府給予的言論自由空間,創辦許許多多報紙雜志,造謠抹黑蔣介石、國民黨和國民政府,使得多數民衆信之爲真,使民衆背離國民政府。中共極力製造“四大家族在抗戰時貪污國家財産200億美金”的謠言,(二戰時,美國總共向中國提供了16.2億美元的租借物資,四大銀行總資産才30億美金,如何能弄到200億美金,可見謠言吹多大),使得連蔣介石總統身邊的文膽陳布雷都相信了,幾十年後的今天才知道“四大家族”是多麽清廉,整個國民黨都很清廉。可見中共的謠言是多麽利害啊。中共一上臺就把媒體控制住,對中共天天歌功頌德,對民衆天天造謠。中共把媒體叫做“黨的喉蛇(舌)”,可見電信和媒體是中共的命根子,中共會讓臺灣人染指?馬總統做夢吧!中共既然電信和媒體都不會讓臺灣人染指,而服貿協議中又包涵了電信和媒體,那不是明擺著騙嗎!

中共加入WTO時向國際社會許諾,要全面開放銀行、電信、保險、金融、電影、基建、房地産等,竟然沒有一項兌現。外國銀行要進來,却讓入股大陸的國有銀行,表面上讓國外銀行持有大陸銀行的股份,銀行內部的一切運作不變,保持了黨企的核心內容,保住了党的根基,用一塊肥肉堵住了外國人的嘴,開了一個國際玩笑,把世界玩了一把,國際上也沒辦法。

這樣的服貿,不但使臺灣的政治和安全上陷入危境,甚至也使臺灣經濟陷入灾難,根本就不是中共所說的“買回臺灣”,而是吸幹臺灣搞亂臺灣。即使是兩個不可能相互吞幷的國家,在領土人口相差如此巨大的情况下,簽這種服貿協議也是大吃小的,小的會非常謹慎。哪象國民黨那樣黑箱作業,强行闖關,真是“盲党騎瞎馬,夜半臨深淵”啊。不是學生勇闖立法院,拉住瞎馬,中華民族又一次面臨萬劫難複。以前聽說,臺灣有人呼籲“出賣臺灣,買回大陸”。馬總統是不是在這種理論指導下做的?其實出賣了臺灣,絕對買不回大陸。出賣臺灣,就是出賣了中國,就是出賣了中國人民,就是出賣了世界的正義,那是罪惡滔天的行爲,將來要被以叛國罪起訴的。

中共篡改歷史達到無複以加的地步,連與中共沒有直接關係的太平天國、義和團、八國聯軍、五四運動的歷史,中美關係的歷史,中共都篡改得面目全非,到現在都不敢還原。與它有關的更不用說,用中學歷史教師袁騰飛的話說:“(大陸)歷史教科書的正確率不到5%,這在古代稱作‘穢史’”。中共全靠控制媒體才能保護住“穢史”,大陸媒體可能向臺灣開放嗎?。

中共敢還原抗戰歷史嗎?中共敢還原內戰歷史嗎?中共敢公開“四大家族”的實情嗎?中共敢公開“六-四”歷史嗎?還原抗戰歷史就得公開潘漢年交給日本人的是什麽樣的情報,就得公開曾山與日本人簽的是什麽協定,就得公開中共的鴉片哪里去了?中華民國前行政院院長郝柏村說,(大陸)淞滬戰役紀念館內容95%都是假的。在這種情况下國民黨還與中共搞什麽服貿,國民黨一點品味都沒有,一點骨頭都沒有,太賤賣了,連一點價錢都不要。

中共是靠暴力與謊言(槍杆子與筆杆子)搶來的政權,就得靠暴力與謊言來維持,這就是維穩機制與控制媒體,會繼續下去直至滅亡。習上臺後維穩力度更大,控制媒體更嚴厲,打擊網絡大V更狠,也就證明了習不會走向民主,只能是更獨裁。交出筆杆子等於自殺。

中共爲什麽要控制媒體,是因爲中共的底(歷史)太黑,它的理太假,畏光症,見光死。

這次國民黨黑箱作業,還振振有詞說爲了保密。這不是軍事談判,有什麽可保密?不公開老百姓怎麽知道?怎麽參與?怎麽執行?你賣了老百姓怎麽辦?國民黨還歪曲法律,說談判是行政部門的事,不需要通過立法部門。肯定沒有這種法律,就算真的如此,只能說明法律有漏洞,只能說明國民黨沒有犯法,不能證明國民黨沒有犯罪,它把中華民國推向非常危險的境地,這就是犯罪。難道國民黨獲得選民的信任和授權,就是爲了鑽法律的空子出賣選民的嗎?國民黨應當懂得:當法律與良心相抵觸時,良心才是正確的選擇。對於服貿這麽大的一件事,民衆不但有權知道,還有權說NO,應該用公投來最後定奪。

打交道,首先要看清楚你的對手是什麽東西,中共是個時刻要滅掉你的大流氓,中共是個殘害中國人的妖孽,所以要處處小心。要談判,要看清協議條款細則中的陷阱,更要看清協議之外的陷阱,特別是不能讓地下党作爲談判代表,當年國民黨讓中共地下党張治中當首席談判代表,能不喪權辱國嗎?這次服貿條款中那麽多陷阱,真的要考察談判人的身份了。有一條必需明白,流氓是欺軟怕硬的,所以對付中共這個流氓儘管硬來就行了,不要怕,全中國人民與你們在一起,全世界人民與你們在一起。向邪惡妥協就是助紂爲虐,就是對正義的出賣,正常的人怎麽能向妖孽低頭?你們在平和正常的環境中成長和生活,看不清中共的流氓手法,用辛灝年先生的話說,中共的謊言暴力,泡得我們(大陸人)火眼金睛渾身是膽。與中共打交道,我們最在行,護衛民主的中華民國是我們的共同心願和責任。

 “服貿協議”不是不可以談,最好是一定要談。主要談出版協議的實施細則。馬總統可以提出附則:鑒於大陸沒有出版自由慣例,可先行在大陸試行兩年,方可簽定(或者執行)服貿協議。如果可以就出版幾本禁書看看,賺錢兼滅共多好。把這個湯手的山芋拋給中共,讓世人看到它的真面目。中共是簽也死,不簽也死。讓服貿協議這個陷阱把中共陷進去,叫“挖阱自陷”。

五、正義必勝

自古以來,邪不壓正,正義必勝,這就是天理!魔高一尺,道高萬丈,這就是天理!

中共是中國人民的敵人,共産黨是人類的敵人,從共産黨的歷史和它的理論就能得出這一結論。

戈爾巴喬夫及葉利欽在取締蘇共的文告中宣布:“馬列主義這一套荒謬絕倫的邪說經過俄羅斯七十年的試驗,從理論到實踐都徹底失敗了,幷用歷史事實證明馬克思主義是徹頭徹尾禍害人類的謬論邪說。……爲推行這個極權暴力恐怖的社會制度,給不少國家造成內戰、饑荒與極大的罪惡和灾難,世界任何角落只要出現共産黨,就把燒殺、掠奪、暴亂、篡國奪權、血流成河帶到哪里。……”這是無法挽救的制度危機,蘇聯人民毅然拋弃它就很自然了。

蔣介石於1945年在日記裡評毛澤東:“何天生此等根性,徒若人類乃爾”,蔣在日記裡對中共評判雲:“共匪誠不可與言也……其無信不誠有如此也”、“共党不僅無信義,而且無人格,誠禽獸之不若矣”。在中國的知識界還被中共迷惑之時,蔣竟然有如此真知灼見,蔣公真天人也。六十九年後的今天,在大陸,有此見識的人還是少數。縱觀現在的國民黨,有此真知灼見者可能是鳳毛麟角,馬總統和國民黨豈不愧對先人哉!

馬總統與現在的國民黨遠不如蔣介石的智慧和勇敢。蔣介石僅憑一次之考察,便知共産黨的邪性,何等智慧,幷終身與之爭鬥,即使敗走小島也矢志反攻大陸拯救同胞,何等勇氣。在六十多年後資訊如此發達的今天,在共産黨在全世界皆失敗、共産黨的暴行大部分被曝光之時,在全世界對共産黨皆唾弃的之日,在幾萬起台商在大陸被傷害之後,在專家學者和學生甚至全民反對之下,號稱揣民意順民心以拯救大陸同胞爲已任的中國國民黨竟然做出這種懼共媚共之事,真令人匪夷所思,真是中了邪了。無論這次服貿結果如何,國民黨的前程未來已經堪憂了。馬總統和國民黨別忘了,臺灣是民主社會,民主民主,人民才是主,總統不是主,只是最高級別的公務員而已,俗稱帳房先生。

更可笑的是,這次竟然出現了反反服貿,一位被通緝取保候審且有中共背景的黑社會頭子帶幾百人反反服貿,這件事說明了幾個問題,一、反反服貿的幾百人與反服貿的50萬人相比,相當1100050萬人中起碼有不少國民黨黨員和家屬,說明反服貿是臺灣真正的全民共識。也說明,中共在臺灣能調動的也只有一個流氓而已。二、國民黨作爲臺灣最大的黨而且是執政黨,有108萬黨員,只有一個流氓帶幾百個人出來挺它最重要的政策,說明國民黨完了,連它的黨員都不支持它了。三、古人雲:國之將亡,必有妖孽。就是說國家將要滅亡,必然有妖怪來幫忙,越幫忙妖氣越重,國家就滅亡的越快。這次挺服貿只有黑社會出場,說明服貿徹底完了。有道是“國之將滅,必有妖孽。服貿將亡,必有流氓”。

服貿是徹底完了,馬總統何不夾民意回馬一槍,把中共撂於馬下。馬總統的支持率早就下跌到9%了,如果還一意孤行,國民黨再次分裂就在眼前,甚至導致馬總統被趕下臺。

世人有一個錯覺:把中共當中國,中國那麽大就是中共那麽大。其實中共是站在中國人的對立面的,中共是中國人的死敵,它是專門迫害中國人的,它的歷史、現在、將來都是在直接的迫害著中國人,幷且夾中國以危害世界。它的維穩只是在保黨幷直接對中國人的施暴,古今中外沒有一個國家有這種維穩理念。它的維穩費已經超過軍費,可見它對中國人的施暴力度有多大。中國人是最直接的在反抗中共,如果可以用選票,中共早就被中國人選下臺幷且對它實施清算了。現在全國到處都是抗暴潮,大家坐在一起就駡共産黨,中共還能熬多久?象前蘇聯和東德等共産黨國家一樣,某天早上起床,中共突然崩潰一點不奇怪,中共早就該死。

這裡想轉告臺灣人、特別是臺灣的年輕人:不要把中共當中國,不要把討厭中共變成討厭中國,這正是中共所想要的。雖然我們兩岸一同受中共迫害,大陸人民才是最大的苦主,我們在和平年代裡被屠殺超過8000萬人,幾十年來,我們被浸泡在汗水泪水鮮血謊言暴力之中,多數人已迷失了本性。威脅臺灣的是中共,中共不但威脅臺灣,也威脅著全世界。共産主義是人類的共同敵人,誰也不能置身事外,共産主義繼續存在,人類就一天天走向滅亡。海峽兩岸的未來只有兩種結果可供選擇:要麽,中共滅亡,中華民國光復大陸;要麽臺灣淪陷,中華民國滅亡,跑得快的跑掉,跑得慢的和大陸人一起淪陷於水深火熱之中,當猪狗不如的奴隸。

說大陸人猪狗不如,有人說是吹。狗有言論自由,大陸人有嗎?猪有生仔自由,大陸人有嗎?猪狗不用幹活,大陸人納稅率世界最高。看看兵圍長春時餓死的30萬無辜百姓,看看那些地主、反革命、右派及他們的子女、被餓死的六千萬農民、被搶劫財産的資本家、被坦克車壓扁的青年學子、在收容所裡的乞丐、被强征土地强拆房屋的農民和居民、在看守所和精神病院裡被折磨的上訪客、信仰者和异見人士,看看追尾的動車,看看被車壓垮的大橋,看看被污染的河流,看看被沙塵暴和陰霾籠罩的首都,看看被壓死在豆腐渣學校裡的學生,看看被逼向醫生行賄的患者,看看討薪的農民工,看看懷著祖國未來而東奔西藏的孕婦,看看爲保護家園而自焚的農民,看看被城管打死的小販,看看沿街乞討的白髮蒼蒼的老人,看看吃了毒奶粉的大頭娃娃和結石寶寶,看看爲保護信仰而自焚的西藏僧人,看看吃著假烟假酒毒大米毒蔬菜激素魚肉的同胞,看看被老師校長强奸的小學生……哪一個如猪如狗啦?一黨獨裁,遍地是灾,道不完說不盡的苦楚,說不完道不盡的耻辱,這是亡國奴也領略不到的滋味,中華民族哪一天才能挺直腰杆?中國人哪天才能活得像個人樣?看看大陸的教科書,一直到今天還在向學生灌輸著僞歷史、馬克思謬論和仇恨暴力哲學,是多麽扭曲和肮髒,對幼稚學子的毒害是多麽深,這麽毒,哪個猪狗願意學?

中共一直說這個恐怖組織那個恐怖組織,其實中共才是最大的恐怖組織。“槍杆子裡面出政權”就是利用恐怖手段奪權,“把一切不穩定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就是利用恐怖手段維持統治。中華民國是民主制度,中共爲什麽不能象民進党陳水扁那樣用民主方式上臺?中共爲什麽爲了上臺非得弄死幾千萬人不可?中共爲什麽上臺後還要再弄死幾千萬人?世界上哪一個恐怖組織如此恐怖?

請世人記住:中共不是中國!中共是中國人的死敵!共産主義是人類的死敵!

笔者認爲:世界是一個巨大的機器,每一個人(甚至生命)都是這部機器的一個小零件,每一個群體是由小零件組成的部件。零件與零件之間,零件與部件之間、部件與部件之間,必需和睦與調協,這部機器才能健康地、高效率地運轉,反之他們之間出現爭鬥、仇恨和殘殺,這部機器就會低效率、病態甚至毀滅,這就是“家和萬事興,家鬥萬事敗”,地球只是一個村。馬克思哲學是鬥爭哲學,是煽動各零件和各部件之間的鬥爭、仇恨和殘殺,所以馬克思理論就是毀滅世界的理論,是反人類的理論。

本人經過認真思索,看出了馬克思主義是不可能成立的謬論,辯證法和唯物主義也是非常荒謬的,計劃生育理論也是非常錯誤的,所有這些理論根本不值得一駁。相信能看到這些的人很多很多。

出版自由就是言論自由,中共敢拿馬克思理論出來辯論嗎?中國的封建制度是秦始皇結束的,世界上根本就沒有奴隸社會,人只有民族性沒有階級性。張東蓀在1931年出版的《道德哲學》一書裡,就說“共産主義不能實現。如實現則勞動者都就會餓死。”、把馬克思主義列爲學說,乃人類之奇耻,是思想史上的大污點”。 馬克思理論是假理、是謬論,一討論就破,一辯論就倒,中共只能暴力維持,放開媒體中共就得死。

真理越辯越明,只有謬論才需要暴力來維護。現在中共公開叫囂:“堅决打擊敢於對馬克思理論進行挑戰的人”,就是說中共也看到馬克思理論很假,怕人家點破,才出此下策。中共用暴力來維護馬克思理論,說明馬克思理論就是謬論,也說明中共在否定出版自由,在否定服貿中的出版條款。

現在中共向中共的社科院開刀,指責社科院“穿上學術的隱身衣,製造烟幕﹔利用互聯網炮製跨國界的歪理﹔每逢敏感時期,進行不法的勾連活動﹔接受境外勢力點對點的滲透”。也許是有一點點智力的中共科學家們看出了馬克思主義的荒謬,說了點什麽,中共找他們算賬。社科院是中共最高級別的御用智囊團,連智囊團都在拆臺,中共還能撑多久?看吧,中共的後院燃起了熊熊烈火!

看來中共的氣數己盡,弄個猪頭來當頭。習是猪頭中的猪頭,馬克思主義已經失敗,被包括共産黨國家在內的全世界人民所拋弃,連中共的黨員中也很難很難找到真正相信馬克思主義的人了,現在貪官遍地,是因爲當官的不相信共産主義了。薄熙來也不相信共産主義,他在大連是要把大連搞成小香港,他唱紅是爲了騙取政治資本。稍有思維能力的人就能看出馬克思主義的荒謬來,習近平却還把馬克思主義當成“宇宙真理”來供奉,幷要全黨學習,真的要把共産黨變成真理教,可見他智力是如此低下。習以爲掌握了宇宙真理,到處樹敵:在內,打擊民運人士、連律師都抓了不少、向社科院開刀、斷網絡、封微信、繼續暴力拆遷、揭開新疆維吾爾族婦女的頭巾、打擊西藏民族宗教;在外,膀挎北極熊對抗世界、東逗日本、南壓東南諸國、携朝鮮玩耍美國及國際社會,真有點笑傲江湖唯我獨尊的真理教教主的派頭。現在出一紙“白皮書”否定香港基本法和一國兩制、對香港“佔中”公投竟然發動網絡戰爭、拿300億美金收買英國,全都失敗告終。中共與習還是暴力加金錢那一套,忘記了世界上還有精神存在,還有正義存在,中共終究會徹底失敗。習,猪頭一個,滿腦子暴力思維,真像暴力五毛黨的作派,狂妄之極,是最後的瘋狂,中共將在狂妄中死去。習智力不及薄熙來,暴力超過薄熙來,難怪薄看不起他。習既愚蠢又暴力,是個暴力猪。

談服貿協議,我看馬總統不僅僅是爲了臺灣的經濟,更可能是爲了光復大陸,這當然是好事,光復大陸不僅是國民黨的使命,更是大陸人民的企盼。但簽這樣的協議,最大的可能是臺灣與大陸一起沉淪於中共的魔爪下。國民黨目前沒有那麽大的智慧和勇氣,不統不獨才是國民黨現在唯一能做的。大陸的維穩經費已經超過軍費,越維穩越不穩,現在到處抗暴潮,擦亮眼睛看看中共還能熬多久。邪不壓正,共産主義一定滅亡,民主的民國一定能勝利。守住臺灣,就能光復大陸,守住臺灣,就是勝利,守住臺灣,就能勝利。

這次國民黨全黨上下一齊糊塗,九馬齊喑,馬總統一心一意向陷阱裡狂奔,九牛拉不回,可能是中了中共的“國號”圈套。毛澤東生前就後悔改了國號(請看辛灝年演講),說是他一輩子唯一的錯事,鄧小平還說“兩岸和談,國號都可以談”,由此可見,就算不統一,中共也早就想盜用這個國號了。依我看,毛一輩子做盡了壞事,只有這件事做對了,當然那是在斯大林命令下幹的(斯大林說連國號都不敢改,還鬧革命幹什麽?)。中共另立新國號,中共做的壞事就與中華民國沒有關係了,保住了中華民國的聖潔。俄羅斯共和國滅亡了多少年,不又光復了嗎?法蘭西共和國滅亡了多少年,不又光復了嗎?中華民國即使滅亡,也不能給中共盜用,我們不怕,多少年後必定光復。如果這個國號被中共盜用,就髒了,清算中共時,連這都得丟掉。

人民共和國這種國號本來就不倫不類,共和國已經包涵人民或者公民了,再加上人民二字豈不多餘和衝突?人民是有階級性的,不適合用於以公民爲自然人基本身份的國度。目前大陸只有居民身份證沒有人民身份證。中共的許多罪行都是以人民的名義做出來的,丟掉國號中共就想是甩掉了一部分罪行。(本人有專門文章討論國號)。

所以如果與中共政治談判,不談國號,只談民主的實質內容,不談一國兩制,只談一國一制。借用一位名人的話:“先民主,後統一,真繁榮!”

馬總統還記得這段話吧,“實踐三民主義,光復大陸國土,復興民族文化,堅守民主陣容,……惟願愈益堅此百忍,奮勵自强,非達成國民革命之責任,絕不中止!矢勤矢勇,毋怠毋忽。”

其實打敗中共很容易,送給馬總統幾個錦囊妙計,中共很快覆滅。

中國國民黨已經爲中華民族和世界的正義事業作出了巨大的犧牲與貢獻,歷史上有你們輝煌的業績:你們推翻了腐敗懦弱的滿清王朝,結束了二千多年的獨裁帝制,建立了亞洲第一個共和國;打敗了分裂內耗無能的北洋政府和地方軍閥,建立起中國人的真正民主和繁榮;領導積弱且分裂的中國打敗了凶惡殘暴的工業和軍事强國日本;廢除了帝國主義强加給中國的不平等條約;使中華民國成爲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勝國;使中華民國成爲聯合國的締約國;與中共流氓邪党苦鬥了幾十年。一百年來國民黨總是站在正義的一方,千萬不要臨老糊塗自污晚節,走一條懼共媚共降共之路,幹出親者痛仇者快的事,將中華民族的前程斷送。

迷途羔馬,行之已遠。孽海無邊,回頭是岸。懸崖勒馬,當是時也。回馬一槍,王業必成。

希望將來不會聽到大陸人對國民黨唱那首古老的民謠:

“哥哥你不成才,賣了良心才回來”……

 

20144月,於6月修改

1:《中央關於雙十協定後我黨任務與方針的指示》——《毛澤東手書真迹-文稿卷》

2:“四大家族的來龍去脉”——《鳳凰周刊》201324

http://www.ifengweekly.com/display.php?newsId=7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