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八期正體版 / 簡體版

 

民權研討會專題

中國家庭教會簡介

(“民權研討會”發言錄音謄寫) 

丁朗父

 

各位朋友,各位弟兄姐妹,大家好。

關於中國的基督教,大家知道近年來基督教在中國迅速地發展。儘管官方的統計和學界等諸多方面提供的數字有所不同,但是有一個共同——都承認基督教在中國社會迅速地發展。大家可能更熟悉的是美國的教會,有教堂,有完整的治理結構,但中國的家庭教會基本上是地下教會。地下的程度不同:有的可能跟當局不太觸及敏感性的話題,不太涉及政治,那它可能活動的空間就大一些。有的教會有更多的社會關懷,這就牽扯到了政治,它的空間就更小一些。

因此我就想說兩點。第一個,我就簡單的說,我祈請大家關注中國的家庭教會。中國的家庭教會是一個非常特殊的群體,它的活動方式和範圍跟美國的教會很不同。我到美國之後,發現大家對於家庭教會的理解非常的有限。其實美國這邊的教會不管是白人教會還是華人教會,他們對三自教會的瞭解和接觸更多一些。我到一個教會的時候(那是我一個朋友的教會,它的牧師是六四運動的學生領袖),我第一次去,就發現有大陸來的一個所謂的傳道人在給我們講他在國內如何開展事功的,他講的主要內容就是——我們在國內經常會聽到的,甚至在家庭教會不會有人這樣講,甚至在三自教會也不會這樣講——他就講我們做了多少好人好事,然後就到中央受到哪個領導的接見,又到中央電視臺去,怎麽怎麽樣。更離奇的是他怎麽怎麽樣向溫家寶傳福音。我第一次就碰上了這麽一個教會,後來問這種情况是不是很多,他們說基本上是。包括從國內到美國來神學院裡學習的,大多數是三自教會的人,因爲美國的神學院實際上也是公司性的運作,他們也需要經濟來源,所以它的學生是要交學費的。家庭教會規模小,條件差,支持少。要拿到簽證,共産黨審批他的各種手續都比較困難。所謂三自教會,後面有一個大的教會,共産黨在比較大的程度上容忍它,允許它存在,它本身和這邊也有很多的交流。

但是我要跟大家說的是不要被表像蒙蔽。中國的基督教的發展主要是家庭教會的發展,家庭教會是中國基督教社會沉默的大多數,他們發不出聲音來,他們很小,他們在很偏遠的地方,或者就在哪個朋友的家裡,他們既沒有能力也沒有想法去和國外的教會接觸啊,思考我們和整個基督教世界的關係啊,讓大家呼應啊。但是,我所知道的信主的人裡面,都是到家庭教會聚會的。我住在菜市口,往東走四站地就是珠市口教堂,往北兩站地是玄武門教堂——我們附近有很大的教堂,但是我沒有聽說過誰是去這些教堂裡面聚會的,也沒聽說誰在他們那裡受洗。我們的樓裡面,我下面三層樓是小商品市場,有很多的溫州人。所以我們這個樓裡面住幾百戶,他們說有十來個教會,就是家庭的。溫州人走到哪,教會就到哪。因爲我們下面小商品市場裡面有很多的溫州人,所以他們就有他們的教會。我們經常會隨便走走就發現門上有一個相應的標志,這些標志基本都是家庭教會。雖然我沒有做過統計,也沒有可能做這種調查,但是我所知道的信主的人裡面很少是到三自教會去的。所以,官方承認的基督徒(就是登記的基督徒)是兩千萬,我認爲乘上三或者四是合理的。城市教會肯定不止這個,農村教會很多是混合的,界限不清楚,但是總體來講,我覺得中國基督徒的數量應該是六千萬到八千萬。這就是我說的第一點,家庭教會是中國基督教社會的沉默的大多數。

第二點,家庭教會非常困難。因爲它完全靠自己,沒有專職的神職人員,也沒有專門的供應,沒有歷史,沒有教堂。他們完全憑著一種在中國這個社會裡面大家都共同地痛切地感受到這個社會道德淪喪到了不能容忍的地步,大家需要一個東西來支撑自己的靈魂,要不然這個社會就完蛋了,甚至他的家庭都不能幸免。很多很多原因,大家共同講,從共産黨統治以後,把社會道德瓦解以後,大家需要重建道德的時候,痛切的感受到——這些感受不是什麽大道理,甚至不是教義——他們就覺得這些人(指基督徒)真正是叫人學好的,中國社會是真正需要這樣一些人的。所以可以說他們非常之困難,也非常之富有。

關於家庭教會的事情,只要有機會我就會講。除了信仰,一無所有,他們確實是非常特殊的一個群體。我自己有十年的家庭教會生活的經歷,我們很多民運人士在這面發生了非常深刻的變化,包括胡石根,我是看著他在教會裡面怎麽樣發生轉變的。當初我去傳福音,我們很多的民運朋友到基督教堂來,我記得張志勇天天跟我辯論,每次聚會他都去,天天跟我辯論,後來我一句話說服了他。我說:“你天天要民主,美國的民主你說好,我承認非常好。美國的民主是在什麽樣的基礎上建立的呢?美國的民主是先有基督教,再有美國的民主。五月花號上面坐的都是基督徒。我是農民(青年時代我是做農民的),我要種一個東西,種一棵樹,種一個莊稼,要長在一片土上。我們這片土,如果不改造,長不出那棵樹。就是說我們的信仰,我們基督教的生活——我們要建立真正的民主的話,我們就是要改變這塊土壤,讓民主這棵樹長到到曾經長出參天大樹的地方來。”我說這個,他很快就受洗了,很多民運朋友就是這樣走到基督教這條路上來的,就是說認爲要更深一步地改變這個社會的時候,基督教是大家思考的結果。

今天我就講到這裡,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