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八期正體版 / 簡體版

 

沈澤宜先生就國旗問題致曹思源先生函 

                                                                                                         

                                                                                                         

編者按:沈澤宜先生是中華民族的聖女林昭女士在北大的同學和男友,被中共打為右派迫害多年,在八九學運期間曾為天安門廣場學運領袖提供幫助。曹思源先生2014年初發表《中國憲法修正案》討論稿提出“中華共和國”沿用中共國旗、國歌、國徽。

 

曹思源先生,新春吉祥!

拜讀您關於憲法修正案的大作,頗多同感,然有關未來國旗一事,在下未敢苟同,現謹將拙見陳述於下:拙見認爲應選擇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理由如下:

1,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爲辛亥烈士陸皓東先生所設計,幷爲孫中山先生所首肯。這是一面開創亞洲第一個民主國家的國旗,是在抗日戰爭的漫天烽火中衝鋒陷陣、還我河山的旗,沒有任何理由可以廢弃它而不用。就其內涵說,青天白日是一種人格高標,滿地紅爲辛亥烈士和抗日的三百二十多萬國軍烈士的鮮血所染紅。它是自由、民主的象徵,人民最大的象徵。此外,這面旗的色彩也更豐富。

2,五星紅旗的內涵無法與之相提幷論。且這觸目驚心的一片紅色,讓人想起49年後數千萬無辜民衆與知識者的鮮血,想起土改、反右、大躍進、文革等歷次政治運動所流的鮮血,想起大興、道縣受難者慘不忍睹的血。這面旗是專制暴政的象徵,是壓迫、奴役的象徵,是反人道的象徵。遺憾的是,在它最初飄揚的日子裏也曾贏得過光榮,被人們(包括我)真心贊美過,57年後它自己否定了自己,豈可成爲未來中國的國旗!

3,五星紅旗曾在體育界贏得過“光榮”,但這份光榮在新近李娜贏得的光榮面前黯然失色。如今,中國已是一個體育大國,但想想三大球,想想傳統的田徑項目,想想體育在大陸的普及程度,她仍然是一個追趕中的體育弱國。

4,按照對等原則,如將未來的國歌定爲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義勇軍進行曲》,一邊一個,國旗理該采用中華民國國旗青天白日滿地紅旗。

曹先生,茲事體大,我看可以從容討論。如兩種意見相持不下,二者都不用,而創造一面新的國旗,也是選項之一。而當有關國旗的討論遍及城鄉、深入人心,當所有的人都曉悟二者的不同含意後,舉行公投也未始不可。

心之所憂,不敢不告。敬請批評!

握手

沈澤宜    20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