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八期正體版 / 簡體版

 

憲政民權與國家未來的責任

——對「中國公民修憲運動」的質疑回應

 

(中華民國自由地區) 盼復國

 

編者按:所謂“中國公民修憲運動”近來陸續發表了一些否定中華民國憲法的文章,給人的感覺是一個淺薄而浮躁的妄人打出“運動”的招牌大放厥詞、自爆其短。如此輕浮而不思自省、只知奢談“修憲”或“制憲”者,根本不具備“修憲”或“制憲”所必需的素質,中國人民當然會尊重其言論自由,但絕不會選擇這樣的人操辦根本大法的制定和修改。

 

一、「粗淺的瞭解」產生的迷霧

民國103年(2014年)51日,筆者偶然看到網路組織「中國公民修憲運動」所發表的《關於中華民國四六憲法与復興民國之運動》一文。筆者閱畢之後,得出的結論是,以該組織名義發表文章的作者未瞭解近代民主憲政的奠定基礎,空談「憲政人權」的煙霧彈。而且,評論民國35年(1946年)制憲國民大會及其所審定通過的「中華民國憲法」時犯了一連串的錯誤,說明他們根本沒有仔細閱讀這部憲法,也不瞭解其歷史因緣與中華民國的意義。

我們不必過度責難該組織,畢竟他們承認對於中華民國與該憲法均為「粗淺的了解」。但是,基於「粗淺的瞭解」即大加斥伐,實欠嚴肅。

二、國民革命、中華民國與憲法精神

中華民國誕生問題,有歷史常識的中國人都曉得是基於國父 孫先生所領導的中國同盟會等各個革命組織的革命志士之付出和犧牲而誕生,那麼跟三民主義有甚麼關係?有,三民主義自 孫先生於1905年提出,即成為當時國民革命運動的綱領,就是以「民族、民權、民生」三方向,最簡要就是當時中國同盟會入會誓詞概括「驅除韃虜,恢復中華(民族),創立民國(民權),平均地權(民生)」。這個立國綱領,在打擊軍閥與參照中國社會政治現實的基礎上,持續發展,其最終影響層面就是替中華民國憲法奠定立國精神基礎,所以憲法前言方書「中華民國國民大會受全體國民之付託,依據 孫中山先生創立中華民國之遺教,為鞏固國權,保障民權,奠定社會安寧,增進人民福利,制定本憲法,頒行全國,永矢咸遵。

所以憲法第一條提到「基於三民主義」,僅是憲法之思想基礎的反映。各國憲法即使不明文提及,實質上也有其思想基礎。我們以美國憲法為例,美國憲法之奠定,是基於孟德斯鳩思想的三權分立制度架構(《論法的精神》The Spirit of the Laws)、盧梭思想的天賦自由(《社約論》The Social Contract)與美國制憲代表中的約翰傑、麥迪遜和漢米爾頓的聯邦派政治思想(體現於《聯邦黨人文集》Federalist Papers)。

而中華民國憲法也是同等道理,基於國民革命運動,所反映的是中國人民所提出的建國綱領,也就是三民主義,進而在1946年制憲過程中借鑒了歐美各國憲法的經驗教訓,產生了這部偉大的憲法。

三、憲政與制度

「中國公民修憲運動」之文章最令人質疑的就是既談憲政又離開憲法,談人權又離開法治,談約束政府權力又離開責任政治。

其實不管是任何國家的憲法,其實都如該組織所說,都是「空洞的口號」,不管是詞藻華麗的英國大憲章或者是美國憲法與權利法案,其實憲政最重要點是依憲施政,依憲立法。

其實該組織基本上也知道大陸的狀況,是中共各級行政部門(中共自稱之「人民政府」)施政,不必經過各級立法機關(中共人大)審議與訂立。還有一點才是重要,就是責任政治問題,政府官員應當向人民與人民代表們負責,但當今問題是中國大陸的官員不過是中共一黨的爪牙,僅對於中共黨中央負責,而不是對人民負責,這才是要點。

要保障人權與限定政府權力,問題在哪裡?是講究法治與責任,而法律與法案要經過立法機關審核通過方能實行;政府官員要依法施政,並對人民與其選出的代表負責;立法機關之多數派不可憑藉多數票而肆意妄為,必須在保障人權的前提下方能立法;國家不受一黨遙控;人民需要擁有選舉、罷免、創制、複決四大民權。這幾點若不能落實,其實不管是哪國憲法都是紙上文字。

甚麼是憲法?國父說得好,憲法者,國家之構成法,亦卽人民權利之保障書也。」(孫中山:《中華民國憲法史》前序)透過憲法,規定上述要點;透過行憲,落實上述要點,才是憲政。

對於五院政府架構問題,「中國公民修憲運動」又說五權分立存在邏輯上的矛盾,但又不說明此矛盾在哪裡,其僅是說「立法院的最高行政長官(立法院長)就不能隸屬於行政機關最高行政長官(行政院長)」。我們看一下中華民國憲法,行政院做為「國家最高行政機關」(憲法第53條)施政法案須向做為「全國最高立法機關」(憲法第62條)的立法院提出,接受立法院三讀立法審核方能夠施行,行政院長與其官員須受立法委員質詢,並對立法院負責。(憲法第57條)所以中華民國憲法的憲政制度,僅有行政機關最高行政長官對立法院負責,沒有甚麼「隸屬不隸屬」的矛盾。就連總統所提的行政院長人事案,還須受立法院同意方能上任(憲法第55條),所以「中國公民修憲運動」僅是為反對中華民國憲法,並未做過詳細考證。

再者關於考試與監察兩院問題,考試院的職權依據憲法是負責考取公務人員與專業技職人員(憲法第86條),為何要獨立出來?其實是取法於中國傳統的科舉制度,從行政機關獨立出來,實行公平的考試制度,以防止濫用私人,也是藉此保障人民「應考試服公職」的權力(憲法第18條)。現今中國大陸各級官職大多被紅二代與其同路人所優先錄取包辦,考試權獨立難道不需要嗎?再者,「中國公民修憲運動」對於考試權範圍的理解過於狹隘,認為公務員僅是行政機關人員。如果我們仔細檢核,其實立法、行政、司法、考試、監察,這五個政府部門均需要相應的政府人員,不僅是中央政府機關,還有各級地方政府機關,另外還有技術與專業人員考試。

而在監察院部分,監察院的職權,依據憲法是主要是糾舉,彈劾,審計(憲法第90條)。在實行三權分立的西方國家,是劃分在行使立法權的國會之下,而非在於行政機關,「中國公民修憲運動」對於西方三權制度的權力劃分都弄不清楚,還談甚麽內閣制與總統制。

那為何要將監察權從立法機關中獨立出來?該制度起於中國的御史制度,用以懲戒官員,其目的在於彈劾總統以及行政、司法、考試三院與地方政府的公務員(憲法第9899條),糾正中央與地方政府違法失職(憲法第9697條),還有審計全國政府機關的決算(憲法第104105條)。現今在中國大陸,在官員違法失職的時候,其實在司法機關上是無能為力的,除了主要現今法官審理與檢察官辦案受中共所遙控,另外司法審判主要是處理個人間的民刑事糾紛。所以獨立的監察機關方為重要,一為能獨立於其他政府機關外,中立地調查懲戒政府施政;二為部分政府與官員的違法失職,大多非涉及民刑事糾紛,僅是政策施行上違法,這就需要獨立的監察委員出面保障民眾應有權利。

四、國家未來與責任

中華民國憲法不僅僅在當時制定、審查、通過上是人民選出代表與各黨派全面多元討論參與訂立的憲法,在五權政府的職責上又是基於中國自古歷史文化、結合近代西方民權憲政思想的憲法。一部憲法的價值,並不會因時間而老化,其價值在於它的歷史意涵以及貫徹施行,使得全民得利。我們就以世上第一部成文憲法「美國憲法」,其年紀就與美國這個國家同齡。而中華民國憲法在臺灣實行至今,在保障人權與限制政府權力的面向,已經確立了穩定度與貫徹性,是中國人在中共倒臺後的不二選擇。

我們身為中共獨裁的痛恨者與中華民國憲法的認同者,認真地向中國人民介紹這部憲法。而不是像「中國公民修憲運動」一般,既不坦蕩聲明放棄中共憲法(不然何來“修憲”二字),又不敢提立憲分權,僅是將這個責任冒充「民主公開」般,推卸給全民,使民眾對中共倒臺後的國家未來產生不安全感。

對中共的反抗,並沒有甚麼極端和平與暴力的區別,更沒有貌似合法與非法的區別,對於中共統治機器來說,任何反抗都是「非法」的。國家的未來在於中國人民行動上,唯有先有認同,由認同而產生反抗中共的團體,由團體而生力量。而最有歷史意涵與實踐價值的認同,就是這個由國父 孫中山先生領導下國民革命青年志士所開啟的「中華民國」認同,以及由此而生的「中華民國憲法」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