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八期正體版 / 簡體版

 

民權與民國就是答案

 

《黃花崗》雜志2014年第2期(總第48期) 編者前言

 

2014531日,黃花崗雜誌社與兄弟組織在舊金山協作舉辦了“民權研討會”,十餘位來賓就民權、革命、憲政等議題暢所欲言,收穫豐厚。令人感觸至深的,就是改良已經破產、革命成為共識。

二十多年來在海外除極個別雜誌和網站外幾乎聽不到革命的聲音,相反,1989年以後的海外幾乎是改良的市場,與共產黨呼應,蜂擁而起否定革命,多年來令人非常失望。“民權研討會”與會學者如王天成先生、夏業良先生的對革命的贊同,說明海外的講臺可以向革命開放了,這是因為大陸人民已經從對改良的絕望發展到對革命的希望,這個希望是從六四槍響開始的。革命的思想在六四之夜就已經潤物細無聲在民間發展,雖然屢受壓抑,還是成長起來,因為專制統治者堅決不改政治,只放縱經濟改革,反而搞政治高壓,如同晚清一樣,如同俄國沙皇一樣,如同法國路易十六一樣。專制政權在走向滅亡的最後一個時期都要搞一次改革開放,都要搞一次政治高壓,最後經濟改革造成不平等,政治高壓造成腐敗橫生,這個政權終於隨著它的改革開放的升格撐不下去了。這是必然的規律,沒有一個有專制歷史的國家沒有經歷這樣的過程。被革命推翻,是中共專制政權注定的結局,這一天已為期不遠。

與此同時,本刊編輯部認為有必要對國內某些“漸進主義”和“保守主義”立場上的“革命”論調作出評論。革命之不可避免,已經如此明顯,以至某些以“漸進主義”和“保守主義”著稱的知識界人士轉而擁抱“革命”,還試圖把“革命”納入“保守主義”的軌道,例如:“最好的革命是最不徹底的革命,對社會的健康肌體觸動最少的革命,暴力程度最輕的革命……”。不知讀者朋友們是否莞爾:呼吸著中國大陸污濁的空氣,目睹著腐敗橫流、道德淪喪的社會現狀,不知上述論調的作者認為“社會的健康肌體”還剩下幾分?革命的暴力程度,根本上取決於專制勢力頑抗的程度;為了追求所謂“最好的革命”,難道面對專制勢力的頑抗就要退縮?

“漸進”和“保守”的論調,是在錯誤的時間、面對錯誤的對象。即將到來的革命,必須迅速解決國家政權的性質問題,迅速確立憲政民主的方向,在這一階段絕不可奢談“漸進”和“保守”;快速完成了這一階段性任務之後,在憲政民主建設與鞏固的階段,則必須本著務實的原則,循序漸進,此時不需“漸進”和“保守”之名也必有其實。所以,請“漸進主義者”和“保守主義者”放心,革命的首要任務完成之後,你們的主張就切合時宜,你們會有用武之地。現在,面對即將到來的革命,請不要把你們的主張強加於革命,否則中共得以苟延殘喘,絕非真正有志於憲政民主者所樂見。

如何確保革命走向憲政民主而不是以暴易暴?如何避免革命之後再度發生專制復辟?民權和民國,就是答案!孫中山先生的民權主義,是中華民族的瑰寶;民權的宏揚,將為憲政民主提供保障。本刊主編辛灝年先生在“民權研討會”上對民權的概念及其與革命和憲政的關係進行了初步探討,本期雜誌將這一發言的摘要分享給讀者。落實到具體的目標上來,泛泛而談的憲政民主理念並不能確保憲政民主制度的建立和鞏固,唯有經臺灣憲政實踐檢驗並充實的中華民國法統能夠以最大的可能確保中國大陸民主轉型的順利進行。對中華民國法統深有研究的司徒一先生為此撰寫長文《民國憲法釋疑》,以翔實的資料和嚴謹的分析,論證了中華民國法統對中國大陸的適用性和獨特的優越性,相信讀者能夠由此樹立對中華民國法統的信心和對中國大陸民主轉型前景的信心——民主轉型的其他選擇,例如許多知識界人士對美國制度的盲目崇拜,實則經不起推敲,所以我們相信,中國大陸人民必將選擇中華民國國統和法統,憲政民主的大中華民國必將光復!

“民權研討會”的其他一些研討成果,包括上面提及的王天成先生和夏業良先生的演講,本刊編輯丁毅先生就革命與憲政關係問題的發言,封從德先生對“武力”在公民行動中的重要作用和對所謂“非暴力”的釐清,丁朗父先生對國內家庭教會的介紹,吳學燦先生對中共在海外特工活動的揭露,本刊都根據現場影音資料謄寫為文本分享給讀者。531日的研討會活動之後,61日還有一個小規模的後續討論,但本刊沒有留下影音資料,所以致函與會者約請撰稿,其中肖國珍女士欣然同意,撰文介紹了國內維權運動。王天成先生難以抽出時間整理出他關於憲政制度的發言,但本刊編輯在會議現場對這個重要的發言做了速記摘要,經王天成先生核對,也刊登於本期雜誌。

這是一期內容豐富的雜誌。由“民權研討會”引發的一個後續討論是基督教徒在即將發生的革命中所應、所能起到的作用;本刊特轉發黃蕉風先生對孫、蔣之基督教信仰對其革命生涯之作用的考證,以及夏晨曦先生從自然法和聖經出發對“順服權柄”的澄清和對抗爭之義務的論證。國內學者陳永苗先生提出的“改革已死,民國當歸”的呼籲,也在兩篇文章中得到了闡發。民國史家華鐘先生對“解放戰爭”之性質的詳盡剖析和他對民主力量的呼籲,江浩先生三十餘首評價中共歷史的詩作,任松林先生、林牧晨先生的旅臺感言,金劍平先生對中共在“服貿協定”中的伎倆的揭露,行易先生對直接民主和代議制的思辨,等等,都是難得的佳作,在此不一一列舉。本刊近來連載的各個著作也繼續連載,以饗讀者。

最後,本刊編輯部需要向讀者致歉:這一期雜誌比原計劃推遲了一個半月方才出刊,主要原因是主編和編輯部工作人員忙於準備民權研討會和在洛杉磯地區的一場演講會,會後又忙於撰稿,雜誌編務耽擱了許久。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這一期雜誌的推遲,使我們獲得了更多的優秀稿件,除了上面提及的司徒一先生《民國憲法釋疑》,還有張三一言先生剖析中國腐敗的文章,都是八月中旬的新稿。下一期雜誌將在1010日之前完成,歡迎大家踴躍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