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七期

你意想不到的恐怖主義幫手

——昆明暴力襲擊事件隨想

 

作者:編程隨想

 

前幾天昆明發生了針對平民的恐怖襲擊事件。在網絡上,已經有很多人對此事表示強烈譴責。俺也想發表譴責。但是又覺得:光譴責是無法解決問題的。所以就發一篇博文,說說俺對新疆民族問題的分析。

事先聲明:

俺本人對恐怖主義是深惡痛絕的。如果某個疆獨組織采用恐怖主義的手法,那麼其性質就等同於本拉登的基地組織。

★先澄清幾個概念

按照俺的一貫風格,先界定幾個相關詞彙的定義。如果你混淆了這些詞彙的概念,就容易陷入思維的誤區。

“新疆人”不等於“維族人”

如今新疆的居民,漢族已經接近一半。所以新疆人不完全是維吾爾族人。反之,維族人也不是全都住在新疆。其他省份也有維族人。

 “維族人”不等於“穆斯林”

 “穆斯林”(洋文是 Muslim)一詞是用來稱呼伊斯蘭教的信徒。雖然多數維族人信伊斯蘭教,但不是全部。也有不信伊斯蘭教的維族人。

 “穆斯林”不等於“疆獨分子”

所謂的“疆獨”指的是以“新疆獨立”為政治訴求的人。顯然,並不是所有的伊斯蘭信徒都追求“疆獨”。肯定有一部分穆斯林是對政治不太關心的。

俺估計:支持疆獨的穆斯林,應該還只是一小部分(沒有可信的統計數據,這只是俺的估計)。

 “疆獨分子”不等於“恐怖分子”

即使在追求獨立的維族人當中,也分“溫和派”和“激進派”。“激進”和“溫和”是兩個比較模糊的詞彙。為了避免誤解,俺采用如下的定義方式

“激進派”:就是采用各種暴力的方式(包括襲擊平民的方式)來謀求獨立。

“溫和派”:就是采用各種和平的方式來謀求獨立。

只有那些訴諸暴力手段(包括對平民的暴力)來謀求疆獨的人,才可以定性為“恐怖分子”。

很多人有一個誤解,以為“鬧獨立”就一定要采用暴力,其實不一定的。比如加拿大的魁北克省也在鬧獨立,人家就沒有搞暴力活動。

★恐怖組織最需要哪些幫助?

很多人往往以為,恐怖組織最需要的是武器彈藥。其實不然!

看完剛才那幾個概念,你應該會明白,真正意義上的恐怖分子,只是極少數人。既然人數少,那麼恐怖組織最大的、最迫切的需求,顯然是:想辦法讓更多人加入他們的組織。只有這樣,他們才能壯大,才能擴大影響力。這個道理是很顯然的。

那麼,怎樣才能讓更多人加入他們?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制造仇恨”。不同的恐怖組織,煽動仇恨的方式也不同。對新疆的恐怖組織而言,制造仇恨的直接方式就是“制造維族和漢族的矛盾”。

說到這裡,終於觸及到本文的主題——誰是恐怖組織的幫手?——那些制造民族仇恨的人,恰恰是恐怖組織的幫手。那麼,誰經常在制造民族矛盾捏?讓很多人意想不到的是:恰恰是黨國的維穩系統經常在制造民族矛盾。說到這兒,估計很多天真的同學一時半會兒都轉不過彎來。為了幫大伙兒更好地理解,俺先來講一個明朝的小故事。

★李成梁和戚繼光的兩種下場

這倆位都是明朝後期的名將。而且這倆人的年齡相近(李成梁比戚繼光早2年出生),職務也類似,可以很好地用來對比。

先來說說戚繼光

很多人都知道他的抗倭事跡,可惜很多人不知道他修長城的事跡,也不知道他對鞏固明朝北線防御的重要意義。抗倭大捷之後,在張居正的賞識下,朝廷在隆慶二年(1568年)指派戚繼光“總理薊州、昌平、保定三鎮練兵事”。之前的明長城比較矮小破舊,戚繼光到任後把長城重修一番,光御敵台就造了3000多個(現今的長城大都於此時新建或重修)。不光修長城,還把當地的駐軍訓練地很有戰鬥力(號稱“車、騎、步”三兵種協同作戰)。

戚繼光的軍事風格是斬草除根式。不論是在南方對付倭寇還是在北方對付蒙古部落,都是如此。所以他鎮守河北的十幾年間,基本沒有戰事。從表面上看,這是對明朝最有利的方式。但戚繼光的個人悲劇也在於此。因為沒有戰事,皇帝和群臣(除了張居正)都沒有意識到他的重要性。等到張居正一死,戚繼光就被罷官革職。晚年貧病交迫,死於萬歷十五年(享年60)。

再來說說李成梁

客觀地講,此人也算是軍事人才。他比戚繼光精明的地方在於:更有官場頭腦,深刻地理解了“鳥盡弓藏、兔死狗烹”的道理。所以他不采用“斬草除根式”,而是采用養賊邀功式。李成梁長年鎮守遼東(共30年),面對的是女真部落。他慣用的策略就是:扶植弱的部落去打強的部落。等到“強弱易位”,他再反過來。

因為他從來不徹底消滅某個威脅,所以李成梁鎮守遼東期間,經常有仗可以打,而且容易打贏(30年累計10次大捷,平均3年一次)。每次打勝仗,朝廷都對他都加官進爵,皇帝都要拜祭太廟(《明史》記載:帝輒祭告郊廟,受廷臣賀,蟒衣、金繒,歲賜稠疊。邊帥武功之盛,兩百年來所未有)。

和戚繼光相反,李成梁不但活到90歲,而且官越做越大(官至太傅、太子少保等職),威望越來越高,財富越來越多。關於他家的奢華,《遼左聞見錄》記載:附郭十余裡,編戶鱗次,樹色障天,不見城郭。妓者至二千人,以香囊數十綴於系襪帶,而貫以珠寶,一帶之費,至三四十金,數十步外,即香氣襲人,窮奢極麗。

李成梁這種玩法,對他個人很有利,但是給明朝留下了禍患。努爾哈赤所屬的“建州女真”部落就是在他的扶植下逐步坐大,後來皇太極(努爾哈赤的兒子)把明朝和李自成都給滅了。

★“天朝維穩系統”和“李成梁”的相似之處

咱們天朝有一個很牛逼的維穩系統,隸屬於政法委。這個維穩系統主要具有如下幾個功能:

1. 少數民族地區的維穩(主要是新疆、西藏、內蒙古)。

2. 對維權人士的打壓(比如強拆導致的維權,比如環保導致的維權,等等);

3. 對政治異議人士的打壓(比如對付俺這種人)

為啥俺把“少數民族地區的維穩”放在第一位捏?因為這部分維穩會牽涉更多的維穩經費。對維穩系統而言,如果經常出現不和諧的事情,他們就可以找中央要求更多的維穩經費。維穩經費多了,自然會有一部分落入貪官的腰包(你懂的)。而且級別越高的貪官,貪污經費的比例越大。同時,級別越高的維穩官員,因為不用衝在第一線,沒有生命危險。所以,維穩系統的高層官員,巴不得少數民族地區的矛盾激化。

關於天朝的維穩費用猛漲,本博客已經不止一次提到了。為了更加有說服力,俺還特地找來朝廷官方網站的數據作為證據(請參見《點評中國社會九大階層——沒有公平、難以流動、無法穩定》一文的末尾)。

除了“錢”的原因,還有“權”的原因。如果少數民族地區經常發生不和諧的事件,那麼維穩系統的官員就更加容易得到朝廷的重視,也可以趁機擴大自己的權力範圍。就好比,李成梁可以幾十年長期把持遼東軍務,別人難以替代他。

★維穩系統如何刺激少數民族?

前面說了維穩系統這麼干的目的,接著再來說說維穩系統這麼干的手法。

◇舉例1:(新疆)破壞穆斯林的齋月活動

在伊斯蘭教中,“齋月”是一個很重要的活動。不了解的同學可以看維基百科的解釋(在“這裡”)。咱們的黨國整天忽悠說“尊重少數民族的宗教信仰”,但實際上捏?近幾年來,新疆地區的齋月經常受到當地衙門的干擾。俺隨手找了幾篇知名外媒的報道:

穆斯林齋月中國當局加強新疆戒備 @ BBC中文網

這篇報道提到:克拉瑪依市伊斯蘭教協會根據自治區伊斯蘭教協會的相關通知做出安排,要求“齋月期間,全市宗教活動場所嚴禁以各種名義舉辦經文培訓活動,違者將被查處”。克拉瑪依市宗教管理當局發布的通知同時表示,宗教活動場所要嚴格按照《齋月宗教活動時間表》活動,不得跨區、跨寺、超時活動,不得擅自調整活動時間和活動內容。

新疆嚴控維吾爾人齋月活動 @ 德國之聲

這篇報道提到:(齋月期間)可以在每一所清真寺前面看到一個特別樹立的牌子,上面寫著:18歲以下、婦女、大學生、中小學生、公務員不能進入清真寺。那還剩下的還有誰呢?這種做法其實是違反中國憲法的。

新疆維吾爾人齋月活動受到限制 @ 金融時報中文網

這篇報道提到:在學校和大學讀書或工作的維吾爾人被告知,齋月期間他們不得齋戒。

新疆的衙門當然知道齋月對伊斯蘭教的重要意義,他們當然也知道,限制齋月的宗教活動會激怒很多虔誠的信徒。既然這樣,當地官員為啥還要這麼搞?俺不得不懷疑,他們存心想激怒那些信徒。

◇舉例2:(新疆)逮捕並重判伊力哈木•土赫提

此人是中央民族學院的教授,屬於在維族社群中很有影響力的人士,而且立場非常溫和。為了說明他立場的溫和,引用一段關於他的報道:

伊力哈木•土赫提毫無猶豫地指出,中國是維族人的祖國,維族的前途在中國。既然你選擇了你的前途在中國,那你就得維護這個國家的統一。他認為,有些人指望將來中國實現了民主化,然後就有可能爭取獨立,這是不可取的;同時那種認為可以通過暴力或者依靠西方的力量來爭取獨立也是不可取的。

伊力哈木•土赫提表示,1949年之後中國歷史上第一次以憲法形式確認各民族是平等的,同時也是一個多民族國家,隨後新疆實行了民族區域自治。憲法規定這是中國的基本制度之一。但是,民族區域自治這個制度落實得不好,結果,法律成了一紙空文。他認為,在維護國家統一前提下,實現自治,落實和完善自治法,這就是維族人的前途,也是國家的前途。

(上述言論摘自“法廣”的官網)

稍微正常一點的網友,看了上述言論,都應該明白此人是很溫和的。但就是這樣一個人,前不久被新疆公安逮捕,然後法院定的罪名是“涉嫌分裂國家罪”。是不是很諷刺?

逮捕伊力哈木,最直接的後果就是:讓某些本來溫和的維族人轉向激進。在他們看來:連這麼溫和的學者都被重判,對話之路已經走不通了。

難道這麼直接的因果關系,維穩系統的官員看不出來嗎?他們又不是傻子。俺不得不懷疑:維穩系統的官員就是想讓溫和派的維族人轉向激進。

◇舉例3:(西藏)強制佛教寺廟懸掛中共領導人畫像

剛才舉的幾個例子都是新疆的,再來說說西藏的例子——強制佛教寺廟掛中共領導人畫像(分別是:毛、鄧,江,胡)。

這事兒可不是俺瞎掰的,可以參見國內的官方網站:“西藏送領袖畫像進寺廟 黨政大院掛巨幅像 @ 北方網”。

估計大伙兒對佛教和佛教寺廟都不陌生。你不妨設身處地想一下:如果你是佛教信徒,政府把中共領導人的畫像掛到寺廟裡,你是什麼感受?

有些同學可能會說,這是西藏地方官為了拍馬屁,所以這麼干。但這種解釋很牽強。如果純粹是為了拍馬屁,把領導人畫像掛到大街上,或者掛到政府部門,就足夠了,何必強制掛到寺廟裡面?難道西藏當地的官員不知道“藏傳佛教”對於藏族的重要性?

 

★結尾:順便聊聊某些腦殘的網絡言論

昆明恐怖襲擊之後,俺看到網上出現不少漢族網友的激進言論,比如“殺光新疆人、殺光維族人、殺光穆斯林”之類的。雖然俺尊重這些網友的言論自由,但俺不得不說:發表這類言論的人,基本屬於腦殘。關於“腦殘”這個話題,有興趣的同學可以看之前的博文《聊聊洗腦和腦殘——分析“腦殘的起源”和“腦殘的覺醒”》。

從某種意義上講,這些腦殘網民發表的言論,其實也是在幫助恐怖主義。你不妨設身處地地想一下:假如你是一個維族人,本來很溫和。但是經常在網上看到有人叫囂要“殺光新疆人,殺光維族人”,你心裡會有啥感受?說不定你也會轉向激進,甚至轉向恐怖主義。所以,這些腦殘網民跟維穩系統一樣,也是恐怖主義的幫手。

 

(摘自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