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七期

“黨指揮槍”是中共軍隊腐敗的制度性根源

 

蕭齋

 

2013歲末,一個令人關注的新聞就是網絡上曝出“內蒙古烏海市烏達區消防二中隊毆打新兵”的視頻,在視頻中,五個新兵站成一排,多個光膀子老兵左右開弓,拳打腳踢,並將新兵頭部往牆上撞!扇耳光聲響徹整個房間!很難想像,如果沒有手機視頻的普及和互聯網的傳播效應,這類醜聞很難被官媒承認。據中宣部的內部消息稱,關於網絡曝光的內蒙古自治區烏海市烏達消防二中隊打新兵事件,媒體一律按照新華社的通稿報道,不自行采訪和評論。

腐敗黑幕被層層封鎖

長期以來,公眾對官場的腐敗早已麻木,但對軍隊的腐敗才剛剛開始有所認知。這很大程度上源於中共當局對軍隊腐敗的刻意掩飾。事實上,軍隊比中共官場更加腐敗,腐敗程度更甚於地方。以往中共軍隊都以所謂的“鋼鐵之師”、“文明之師”的形像昭示在世人面前的。但隨著近年來互聯網的逐步普及,有關軍隊腐敗的的消息也不脛而走。例如,尋常百姓子弟入伍、軍隊士官提拔需要送錢行賄,軍隊大辦“三產”與民間爭利,軍中挪用軍費、大吃大喝、酗酒成風,還有軍隊經商利用其自身特殊地位偷稅漏稅等等,已經成為不是秘密的秘密。更有甚者,據海外媒體報道,軍中甚至出現輪奸女兵這樣的惡性案件而至今罪犯無法得到清算。2005年,吉林長春市民陳大山的20歲女兒陳嘯應征入伍後,在軍隊遭到多名軍區高官輪奸後慘遭殺害。家長得到的卻是〝心髒猝死〞的死亡結論。陳大山多次上訪,冤案至今得不到昭雪。也是2005,年19歲蘭州空軍六師士兵史宗軍六年前因隨禮錢少,遭空軍雷達學院學兵六隊隊長許謙性虐及毆打致精神失常。家人為此多次去北京中央軍委上訪討說法無果,反遭恐嚇、軍方威脅。可以說,烏海市消防二中隊毆打新兵揭開了中國軍隊腐敗的冰山一角。

這就引發一個話題,什麼中國軍隊內幕深厚的腐敗行為卻能夠被層層掩蓋而很難為公眾所知?筆者認為,從表面上看,這是軍方對軍隊的新聞實施嚴格的管制所致,更深層次原因,還是一黨專制下的軍隊非國家化的制度性根源(即所謂的“黨指揮槍”)。因為在民主國家,作為軍事國防為主體的軍隊,如同經濟、外交、民族、宗教等事務,地位並不特殊,也受到憲法和法律的嚴格約束。同時,也會受到新聞媒體——這類第四種權力的曝光。所以,公眾聽到美軍軍隊中虐俘、性醜聞等事件也不足為奇。一言蔽之,軍隊同外交、經濟等各個領域的主體一樣,絕不不能凌駕於公眾之上。

進一步說,在憲政民主國家,軍隊沒有黨派的分野,軍隊只對國家效忠,是抵御外辱的武裝力量,並不介入政黨、政敵的紛爭,更不會以一黨之私立而壓制反對黨和選民。但是在中共一黨專制建立起來的中共黨衛軍,執行的是鎮壓人民和對於政敵權鬥的一個工具。誰掌握了軍隊,誰就有“槍杆子”,誰就能迅速做大。如果一個當局過分信奉“槍杆子裡面出政權”的這種暴民政治理念,將實力,而不是道德、正義作為執政的基石的話,自然信奉的是“叢林法則”中的武力原則。軍隊只能異化為一個類似黨衛軍的私家武裝。因此,在這種執政哲學下,歷代黨魁莫不將軍隊視為自己執政的依靠,地位自然非常特殊,也勢必對軍隊的管理缺乏相應的制約。當然,新聞媒體就根本無法對軍隊的肆無忌憚造成任何曝光了。

不僅如此,為了愚民洗腦的需要,當局還煞費苦心,處心積慮的將軍隊宣傳為一只正義之師。這從中共對軍隊“正面”宣傳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不僅在傳播方式、手段也多種多樣,對宣傳上設置的機構也是名目繁多。例如,央視有軍事頻道,國家級的報紙有《解放軍報》,各類省級、市級的黨報也有開設宣傳專欄,地方駐軍也分別配有各種層次和級別的宣傳干事,專門跟地方新聞媒體對接(宣傳到位的也能夠較快獲得提拔),更不要說軍隊中設置的專業作家和各類題材的影視作品和各類文工團了,這些宣傳機器的功能都是煞費苦心的宣傳中共軍隊的“正面”形像。在這種“高壓鍋”式的嚴密控制下,如果沒有海外媒體嚴肅客觀的報道,中共軍隊的黑幕很少能被公眾所知。

利益集團固化下的軍隊濫觴

實際上,中共建政以來,軍隊已經悄然形成了一個特殊的利益集團。美國華裔學者丁學良列舉美國美國馬裡蘭大學教授奧爾森1982年出版的《國家的興起和衰落》一書的觀點,分析了在專制國家利益集團凌駕於公眾之上,綁架國家利益的一些行為。丁學良指出,任何一個國家,只要有足夠長時間的政治穩定,就會出現特殊利益集團,而且,它們會變得越來熟練的操縱這個國家最重要的公共政策。獲得的利益也就越來越持續、越多。最終慢慢導致這個國家的經濟、社會、行政、法律等方面的體制、政策、組織,變成最符合特殊利益集團的安排,使得該國發展的新動力越來越被抑制,各個部門越來越僵化,這必然導致國家的衰落。

同樣,對於中國軍隊來說,建政數十年來也形成了一個穩定的時期,由此形成了一個特殊的利益集團。而且,由於這個集團是政權的“槍杆子,”地位較其他行業更為特殊。在專制獨裁體制下,誰掌控了軍隊,即便不是名義上的國家元首,也能夠掌控局面。我們不難看出,毛澤東盡管在“大躍進”中餓死數千萬人後在七千人大會後退居二線,但憑著對軍隊的掌控,數年後借發動“文革”之機,輕松將劉少奇拿下;同樣,文革結束後,盡管華國鋒當政,鄧小平憑借軍隊人脈和余威,以“邊境衝突”為由發動對越南戰爭,抓牢軍權後,輕松的將華國鋒趕下野......。這些都是因為軍隊在中國的特殊性。

因此,軍隊任何在中國一個地方,都能成為一個獨立王國。出於對保衛政權(而不是抵御外辱)的要求,必然要對這支私家武裝倍加呵護和驕縱。結果就造成軍隊無法無天,肆無忌憚的局面。我們不難回憶起文革武鬥初期,軍隊的“支左”而普遍出現的軍管,軍隊支持左派引起的湖南、廣西的濫殺無辜;也不難回憶起知青在生產建設兵團時期,男知青普遍受到軍隊的虐待,相當的女知青受到軍人的凌辱和強暴。即便在今天,軍隊在地方的經商也很難受到地方當局的制約。不僅新聞媒體無法監督,而且,地方政府對軍隊的管理無法插足,還經常以“國防”“國家安全”的名義來侵害當地公眾的合法權益。例如,空軍占有多數民用航空領域而導致航班動輒延誤或取消,軍車可以不交過路費,軍隊經商可以不交稅,軍隊可以購買超豪華的進口車,軍隊可以利用自己土地搞房地產業大發橫財。軍隊辦色情產業,當地公安機關不敢嚴管,反而在“掃黃”時期成為避風港;軍隊子弟、軍隊中有權勢的人橫行霸道,當地橫行跋扈的公安系統對軍隊也要避讓三分,甚至有經驗的人都知道,打架鬥毆時叫些當兵的,更可以肆無忌憚的壓服對方,因為當地公安系統不敢抓,動輒就以“破壞國防、毀我長城”名義對地方施壓,更不用說當地的新聞媒體決不能對軍隊搞任何批評報道了。很難想像,如果沒有互聯網和手機視頻的普及,烏海消防二中隊毆打新兵的事件會被披露。

結論,筆者認為,中共一黨專制極權的政治制度不倒,軍隊永遠都會是國家、民族和人民的一大災難。只有實現了軍隊的國家化,軍人才能成為國家民族的守護者,重新得到人民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