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七期

財富公有制是貧困之源,

政權私有化是萬惡之源!

 

映潔

 

想必朋友們都明白,天下為公指的是國家政權為全體人民所公有。這和物質資料的公有制完全是兩回事。但一些左左們從來都是主張社會財富的公有和國家政權的私有,這和他們頭腦中無法去除的階級鬥爭思維是一脈相承的。

主張公有制,使他們妄想把整個社會的所有物質資料,所有財富,都予以充公。這樣他們就可以名正言順地剝奪他人創造的財富,從而大搞平均主義、吃大鍋飯。這是他們鄙視勞動或者不能理解勞動與價值產生的真正關系的必然,是典型的南郭先生式的思維。

事實上,生產資料的絕對公有制,是造成我們在計劃經濟時代無法擺脫貧窮的最主要根源。因為它抹殺了人們在財富創造過程中的個體差異,無視財富分配必須要與不同個體在財富創造過程中的貢獻成正比這一基本經濟規律。它的結果是豢養了一大批濫竽充數的懶人、庸人,進而極大地挫傷了人們的勞動積極性。而那種鼓吹人們像幾個精神典型一樣,做好事不留名,或者為他人無私奉獻的做法,不過是掩蓋自己的自私和貪婪。還是那句話:要求他人無私奉獻,實際上是掩飾自己的自私。

還有一點需要說明。左左們一直認為,一些專家或網友批評公有制,主張市場經濟的聲音,是因為他們相信“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人性自私。我們說,不管你是否承認,人總是有一些私欲、私情的,特別是,人們對財富的追求是完全正常的、合理的,不能以自私蓋而論之。人們對財富或精神享受的追求,只要沒有損害到整個社會或其他人合情合理的追求,就是完全正當的,這不是什麼自私。也就是說,損人利己是為自私,利己不損人則屬正當。

左左朋友們主張公有制,但你可以看出,他們也頑固地堅持政權的私有制。以反對所謂全民黨為由,堅持政黨的階級性,否定執政黨為全體公民服務的性質;以所謂政權的階級性為由,否定國家政權為全體公民所有,並為全體公民服務的屬性。可以說,片面堅持黨和國家政權的階級性,主張階級劃分,以階級鬥爭思想來解讀現實社會矛盾,這些都是政權私有化思想的表現。

左左們的政權私有化思想,與其財富公有制主張是完全相通的。因為在他們眼裡,只有將政權私有化(既:打上階級化的烙印),才能確保自己將社會財富收歸公有的主張得以實現,也才能給自己剝奪和侵占他人所創造的財富的行為披上合法的外衣。這類主張的人,似乎從來也不考慮一下,你又有什麼權力、資格和理由把自己劃入統治階級(無產階級)陣營,同樣,又有什麼權力、資格和理由把別人劃出統治階級陣營?不管你說13億人中的95%還是99%都是統治階級,你都沒有權力、資格和理由剝奪憲法賦予其他公民的平等的法律地位、政治權力或經濟權力。

 總之,財富的絕對公有制是貧困之源,政權的絕對私有化才是萬惡之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