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七期

共產黨專政本質何以不能改變

 

張三一言

 

中共的本質是甚麼?搞清楚了中共本質才能明白它為甚麼不能改變,才能判定救黨或滅黨的是非對錯,才能確定革命或改良的對錯、通道或死路。

有些人認為:從歷史上看,中共是有瞿秋白,陳獨秀有思想,比較正直的人創立。自從毛澤東掌控中共後,這個黨變為打著反獨裁,爭民主的旗號,打江山,坐江山為目標的奪權政黨。無論在抗日戰爭和內戰中不擇手段,不顧民族利益,不顧生靈塗炭一切為了奪取政權,殘暴成性。

不加任何想像、推敲,純從史實著眼,瞿秋白、陳獨秀是正面人物、是民主人士,毛澤東則是反面人物,是專制極權者。如果從理論上推敲一下,就會從人性觀點導向政治權力邏輯,出現另一問題。假設一下,若是歷史不給機會毛澤東而給了瞿秋白或陳獨秀成為共產黨領袖,他們會反毛專制之道走向民主還是重演毛戲?

我的答案是與毛無疑!

我的答案的理由是,人性、人品、人的信仰和觀點會對他做的事起重大影響作用;人有為己(私)與為群(公)、為惡為善、愛恨…兩面性,所以人依其本性創造了兩種絕然相反的社會。共產黨製造了其中一個絕惡的社會;這個社會極難改變,因為製造這個社會的共產黨專政本質不能改變。

為甚麼共產黨的專政本質不能改變呢?

 

一,共產黨的利益決定它的專政利益極不能改變

社會關係、人際關係,(說得直白些)就是利益集團、利益集團的代表政治集團之間的關係,及其關係中所處地位,把這些政治經濟關係法律化定型化,就是社會制度。共產黨是一個利益集團,共產黨專政的政治社會制度讓它能夠利用手中權力殘酷地壓迫和剝奪人民、謀黨私利益。共產黨把不依附於它的社會群體變視作對抗甚至是敵對勢力;把人民(黨的敵人)壓至沒有生存空間、不能活動程度。這就是中國被顛覆後六十年的政治現實──一黨獨大、一黨專政的政治制度;即共產黨的利益,尤其是它的政治統治、經濟獨占的利益壓倒一切的制度(所謂維穩壓倒一切,就是維護這個制度壓倒一切)。在這種制度下,不管你是毛澤東還是瞿秋白或陳獨秀,只要你坐上共產黨黨魁座椅,必定會謀取黨的利益優先(實際上與黨魁利益有極大重疊),因而不管你是多麼民主多麼善良,都必然變成專制大魔頭,沒有別類;共產黨絕不願意改變它的政治經濟利益地位,人民也沒有甚麼和平合法手段改變它。所以,共產黨的利益不能改變;基於共產黨利益,其專政本質改變不了。

 

二,共產黨意識型態不能改變

人是思想者,也是追求利益者,表述它們追求利益的想像、假設、期望、願望、價值、思想,並付之以行動,或許加上由之促成相關的人際、社會關係及行為規則,就是意識型態。有專制統治者的意識型態就有與之對抗的民間意識型態,歷史進程總是證明,民間意識型態必然取代專制意統治者的意識型態。民主社會執政者與民眾的意識型態基本一致,但各自利益有所偏重,所以也存在意識型態的差異。意識型態必然有強烈的政治色彩,所以,意識型態在國家興衰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要注意的是意識型態一旦形成,就可以轉移、輸出輸入;它既可以和另外的意識型態融合,也可以強加於人,驅逐原有意識型態並取代之。中國共產主義意識型態就是西方德國、蘇俄共產主義意識型態驅逐中華傳統文化,並與中華文化糟粕相融合的產品。歷史經驗告訴我們,掌權的馬列斯毛式共產黨沒有一個可以自我改變成為民主政黨,只有少數沒有掌權或被革命推翻後,在在野黨條件下才改變成為民主政黨性質的社會黨。以上事實說明,與權力結合的共產黨的馬列斯毛意識型態不能改變(所謂馬列斯毛意識型態在這裡僅僅指它的“共產黨專政”這個核心內容)。沒有權力依傍的共產黨才或許有可能自我消除專政意識型態,成為民主意識型態的社會民主黨類型政黨。所以,要改變共產黨意識型態,看來好像只有一個辦法:把它打成在野黨,但是,只有民主革命才能把手握政權的共產黨打成在野黨。

 

三,共產黨的法統不能變

不論是毛還是瞿陳都是共產黨人,共產黨“黨憲”是無產階級專政,並且鐵定由共產黨代表無產階級專政。由黨章規定(在共產黨之國,黨章在憲法之上,是憲上之法、管憲之法)承前的續後者必須是一黨專政的權力、制度。即共產黨的政權只能由共產黨傳承,並且必須傳承一黨專政。這就是共產黨的法統。沒有這個法統,共產黨專政就沒有根據、共產黨政權就不合法,這是共產黨政治命根。黨的法統只能與共產黨同存亡,不能分離,不能有共產黨沒有這個法統。所以,這個法統是絕對不能改變的。

認識共產黨專政本質不能改變後,就可以確定共產黨不可能自我改變成為民主性質黨派;就是說共產黨是無可救藥的集團,所以救黨沒有可能,救黨派錯。反之,滅黨派正確。消滅共產黨是中國民主化必由之路,也就是說民主革命是中國民主化必由之路;沒有民主革命作前提的改良是死路。上面說的“不能改變”是“共產黨不願變變、反對變,人民在現實政治經濟法律條件下沒有和平合法之路可以改變”的意思;若民主革命,以上所舉之“不能可變”就變成了“都可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