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七期

救黨派滅黨派的是非對錯

 

張三一言

 

這篇小文討論“救黨派”和“滅黨派”。救黨派起碼包含這樣的內容:有一個黨大難當前,有亡黨之虞,於是有一幫人施以援手救助;這幫人叫做救黨派。立志要滅這個黨的叫做滅黨派。

討論救黨派是非對錯,很難說明白道理。因為它不是道理邏輯問題,而是你對共產黨判斷的問題:共產黨是好黨還是壞黨。若是好黨,救黨派正確滅黨派謬誤;若是壞黨,滅黨派正確救黨派謬誤。基於利益、利益派生的立場觀點不同,或先入為主,或被洗腦的僵化思維,會作出不同的判斷。有人判定大陸共產黨是好黨,起碼是做壞事的好黨,是可以救助變好的黨;有人則認為不但是好黨,還是偉光正的黨、掌握宇宙真理的黨、是宇宙真理黨。相反,有人判定它是壞黨,而且是古今中外最壞的黨。這兩派都沒有辦法說服對方。

 

一,好黨壞黨和救黨滅黨

分析一下救黨派和滅黨派。如果一個黨的本質是好的,當它因為做了錯事或壞事而遇到滅頂之災行將死亡時,我們應該義不容辭救它;特別是能救助能使它變好的,更應該全力施救。即使救助無望,也要盡人事安天命、死馬當活馬醫。這些救黨派應該是好人;這樣的救黨派非常正確。反之,在這樣情況下要滅黨則謬誤,應該懷疑這些滅黨派的圖謀。

共產黨的好與壞,並不如以上所說單由主觀認定,應該還有客觀標準可作證實。一個獨霸權力獨佔利益、剝奪全民政治權利(和權力)人權自由、餓死幾千萬人、整肅損害過億人、現在還在進行的生計估計強行殺掉有四億小生命、把民間力量和異見者視為敵人的黨,你怎麼能說它是好黨而不是壞黨?

世界上除了民主化了的一些印度共產黨治理的邦外,凡是共產黨統治的地方、國家都遭出現不同程度的人禍;凡是共產黨統治的國家無不剝奪人權和自由、實行共產黨一黨專政,凡是共產黨統治者無不視人民為敵、無不受到人民的反抗,因而絕大部分被人民推翻了;凡是被人民推翻實現民主後,沒有一個共產黨可以復辟一黨專政制度和權力;凡是政權被推翻後的共產黨,除了改組成為民主社會黨外,沒有重組堅持暴力革命和一黨專政統治制度的原裝共產黨。可見其違背人性和民意(若得民主合民意,選民大可輕易地通過選票讓共產黨重新上台執政)。鐵一般硬的客觀事實證明共產黨是壞黨!

這個壞黨的壞本質是無法改變的(見《共產黨專政本質何以不能改變》)。既然這個共產黨是壞黨,是不可救藥的壞黨,意圖救黨的救黨派錯誤,起碼是糊塗。

 

二,你有力量滅黨嗎?你有力量救黨嗎?

有人質問說,滅黨派人士如果認同中共的本質是壞而且不可藥救的判定,那麼,請想想你現在沒有實力,能滅黨嗎?你用什麼方法滅黨?

我回答:你有力量救黨嗎?──在黨還生存並自我感覺有自信之時,你救黨是多餘的;當黨行將滅亡是,你根本沒有救黨的力量。不信嗎?請看近世死亡的幾十個共產黨政權,誰有救助力量?最重要的事實是根本就沒有人去救黨!(“更无一个是男儿”的歷史冷詞因而被炒得熱火朝天);你們連自己也不存在,何來有力量。“救黨派”好像外國所無,只是中國特產!中國忠君奴性傳統可見一斑。

至於滅黨派,或稱民主革命派,有力量啊!請看近世有多少個專制政權被你們視為沒有力量的革命派用革命手段把它消滅了。這些事實不容救黨派否認。

再說,民主革命派在沒有力量時,就做積蓄力量的工作,可以從無到有,從弱小到強大;力量夠強大了就會找到滅黨方法。

我想,這裡有一個極重要的思想觀點:沒有力量時就安心認命,還是心不死?前者是中國傳統主流,是中國士大夫,也就是今天讀書精英們的思想主流,這主流的思想內核是一個奴字;所以中國有救黨派,大嘆全世界沒有一個男兒救黨。這是中國的壞傳統、精神糟粕。相反的,心不死可從中國幾千年造反不停斷、中國建立亞洲第一個民主國家可見一斑;這也是中國的傳統,是優良傳統。

附帶說一下救黨派和滅黨派的成分。

中國的眾多慣性奴才,例如:古之士大夫、今之御用文人、識字精英、統治者的得益者或粉絲、未得益但想分享統治者殘羹的政治乞丐或自動獻政治淫婦、被黨包豢養的眾多二奶式筆桿子等等。救黨派裡多數是這些人。除此之外,還有很少的一些正派人士,例如他們看到統治者內部曾經有過,或認為現在還有一些健康力量、還有一些正派之士,於是把希望寄託在他們身上;另外一些人從善良意願出發,希望走出一條救黨之路去避免革命,以之減少代價和犧牲。所以,一方面應認識到救黨派主要的負面東西,也應該看到它有一些正面的內容,雖則很少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