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七期

南京大屠殺

中共陰謀諜影

 

 1937年,日軍攻陷中華民國首都南京,對當地軍民展開長達六周的大屠殺,約30萬同胞被殺害。時任國民黨上將、之後投向中共的唐生智和時任國軍軍令部第一廳中將廳長、中共地下黨間諜的劉斐力主死守南京,並命令第36師封鎖從南京城退往下關碼頭的唯一通道挹江門。但保衛戰剛開始,這兩位守城將領幾乎沒有組織像樣的抵抗,就率先逃跑,來不及撤退的數十萬中國軍民遭到了整個抗日戰爭中最慘無人道的屠殺。史學家懷疑“南京保衛戰”的慘敗涉及中共間諜活動的影子,符合毛澤東在洛川會議上讓國軍與日本消耗的戰略講話。

 南京大屠殺前夕的軍事形勢和國民政府的對策

193777日,日軍制造震驚中外的盧溝橋事變,抗日戰爭全面爆發。日軍在發動戰爭以來,遇到了中國國軍的強烈的抵抗,尤其是813日開始的上海的淞滬會戰,中國國軍與日軍已進行了3個月的慘烈而膠著的戰爭,徹底斷絕了日軍妄想三個月消滅中國的企圖。然而戰事在日本第10軍從杭州灣登陸之後急轉直下,側後被襲的中國守軍被迫全線撤退。

1117日、18日國民黨三次開會討論南京防御的問題。會議上多數將領認為部隊亟需休整,而南京在軍事上無法防御,建議僅僅作像征性的抵抗,而原湘系軍閥、時任國民黨上將唐生智及時任國軍軍令部第一廳中將廳長的劉斐(潛伏的中共間諜)則力主死守南京。

中國最高統帥蔣介石一直以來對日軍的態度是堅決抵抗到底,他的主張是雖然一時勝不了當時強大的日軍,但隨著日軍戰線的拉長,中國必定是最後的勝利者;同時他期望保衛首都的作戰,可能對德國對中日的外交調停有利,並且還可能等到蘇聯的軍事介入。出於當時內政和外交上的考慮,結合當時國軍的實力,蔣介石最終采納了唐生智、劉斐等的建議,決定“短期固守”南京12個月,任命唐為首都衛戍司令長官,負責南京保衛作戰。

根據堅守南京的決策,12月初,中國統帥部共調集了約15萬余人的部隊保衛南京。唐生智多次公開表示誓與南京城共存亡,對蔣介石則承諾沒有命令決不撤退。為了防止部隊私自過江撤退,唐生智采取了背水死戰的態度。他下令各部隊把控制的船只交給司令部,又將下關至浦口的兩艘渡輪撤往武漢,還命令第36師封鎖從南京城退往下關碼頭的唯一通道挹江門,這一“破釜沉舟”的命令給後來的悲劇性撤退埋下了巨大的隱患。

而日本方面,日本原本企圖在上海附近消滅國軍主力,從而迫使中國政府屈服。然而,日本上海派遣軍在淞滬戰場苦戰三個月,受到了慘重的損失,日本決策層在是否直接進攻南京的問題上產生了分歧。因為顧慮蘇聯在北方的軍事威脅,日軍參謀本部次長多田駿等人主張“不擴大”戰事,將作戰區域限制在蘇州、嘉興一線(即“制令線”)以東。而日軍戰地指揮官卻強烈要求進攻南京。11月下旬,日軍上海派遣軍和第10軍全面越過“制令線”,分別沿太湖的南、北兩側開始向常州、湖州進攻。鑒於前線進展迅速的既成事實,24日東京大本營廢除了“制令線”,並在121日下達了攻占南京的正式命令。

信誓旦旦死守南京的“國軍將領”不戰而逃

128日,日軍全面占領了南京外圍一線防御陣地,開始向外廓陣地進攻;11日晚,蔣介石通過顧祝同電告唐生智“如情勢不能久持時,可相機撤退”。

12日,日軍第6師團一部突入中華門但未能深入,其余城垣陣地還在中國軍隊手中。負責防守中華門的第88師師長孫元良擅自帶部份部隊向下關逃跑,雖被第36師師長宋希濂勸阻返回,但已經造成城內混亂。下午,唐生智倉促召集師以上將領布置撤退。按照撤退部署,除第36師掩護司令部和直屬部隊從下關渡江以外,其他部隊都要從正面突圍,但唐生智擔心突圍中損失太大,又口頭命令第87師、第88師、第74軍和教導總隊“如不能全部突圍,有輪渡時可過江”,這個前後矛盾的命令使部隊的撤退更加混亂。

會議結束後,只有屬於粵系的第66軍和第83軍在軍長葉肇和鄧龍光帶領下向正面突圍,在付出巨大代價後成功突破日軍包圍,第159師代師長羅策群戰死。其他部隊長官大多數沒有向下完整地傳達撤退部署就各自拋下部隊前往江邊乘事先控制的船只逃離。這些部隊聽說長官退往下關,以為江邊已經做好了撤退准備,於是放棄陣地湧向下關一帶。負責封鎖挹江門的第36師沒有接到允許部隊撤退的命令,和從城內退往下關的部隊發生衝突,很多人被打死或踩死。

12日晚,唐生智、劉斐等與司令部成員乘坐事先保留的小火輪從下關煤炭港逃到江北,此後第74軍一部約5000人以及第36師也從煤炭港乘船過江,第88師一部和第156師在下關乘自己控制的木船過江。逃到下關的中國守軍已經失去建制,成為混亂的散兵,其中有些人自己扎筏過江,很多人淹死、或是被趕到的日軍射殺在江中。大部份未能過江或者突圍的中國士兵流散在南京街頭,不少人放棄武器,換上便裝躲入南京安全區。13日晨,日軍攻入南京城。

日軍攻佔南京時在戰場上俘虜了數萬中國官兵,在日軍高層的授意下,這些俘虜都被集體屠殺。在佔領南京后的幾個星期里,日軍毫無約束地在城內外遊盪,隨意殺害平民,被日軍強姦、搶劫的受害人也往往被日軍殺死滅口。被日軍屠殺的中國官兵和平民在20萬至30萬人以上。

國軍毫無章法的大潰敗中存中共間諜影

國軍南京保衛戰的戰敗,其主要原因除中國軍隊裝備、素質、等綜合軍事實力不如日軍之外,做為戰地指揮官的兩位守城將領唐生智和劉斐在信誓旦旦地保證死守南京的態勢下,幾乎不戰而敗退,應該負主要責任。而且,劉斐在當時就已經是中共地下黨間諜,唐生智也在1949年率領8萬余人投向中共,並先後出任中共湖南省副省長、中南軍政委員會委員、國防委員會委員、全國人大和政協常務委員會委員職務。更為荒唐的是,南京陷落與遭受屠戮的兩個主要責任人:投共的南京守衛司令官唐生智和中共間諜劉斐,在中共竊國後竟然聯手合寫了《南京保衛戰》一書,在80年代出版。從此這兩人觀點的南京戰役竟成為大陸人認識抗戰史實及南京大屠殺的權威資料。

有史學家分析了《南京保衛戰》的幾個疑點之後懷疑唐、劉二人有故意陷國軍入日軍包圍的嫌疑:

第一,開戰前唐生智信誓旦旦的要“破釜沉舟”、自堵生路,然而剛開戰就突然開會撤退。撤退時,未通知廣大官兵一起撤退,只顧軍官自逃,並且未給第36師下達命令,令其幫助官兵准備撤退,導致第36師與潰敗的軍兵自相殘殺;種種疑點顯示,如此排兵布陣分明是想要讓日軍吞吃國軍的大部份士兵。同時前線日軍堅決不執行日本東京最高指示,堅決進軍南京,有裡通外合的嫌疑。

第二,在淞滬會戰中,中國國軍潰退主因是,115日,日軍在杭州灣北岸的金山衛側翼登陸,致使國軍處於日軍的包圍之下,而國軍在1932年就已經汲取過日軍側翼登陸的教訓,國軍為何沒防備日軍側翼登陸呢?據楊天石先生數年前關於淞滬會戰的考證文章指出,820日,蔣介石得報,金山衛有日本水兵登陸偵察,指令“嚴防”。

1018日,軍事委員會第一部作戰組的情報提出,日軍有在杭州灣登陸企圖,但估計登陸部隊最多一個師,不會對上海戰局有什麼影響。115日,日軍第10軍司令官柳川平助以三個半師團的兵力,在艦炮掩護下,於杭州灣北岸的金山衛登陸。當時做出這項“錯誤”情報評估的正是軍事委員會第一部作戰組組長,即日後被證實為國府軍委會最高階的中共間諜:劉斐。

第三,唐生智和劉斐都是1949年脫離國民黨,在中共竊取政權後,兩人都曾任中共高官。有確鑿證據顯示,劉斐當時就已經是中共派在國民黨內的高級間諜,胡宗南機要秘書、中共潛伏間諜熊向暉稱劉斐在1930年已加入共產黨。

南京保衛戰國軍的慘敗,導致中國軍民的慘重損失,給中華民國在心理上和軍事上以重創。這也正是中共黨魁毛澤東的抗日策略和中共所要的。

(改編自大紀元網站,作者不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