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七期

集會結社之方法

《民權初步》第一、二章更新加註版

 

孫中山(本刊加註)

 

編者按:《民權初步》,又名《會議通則》,亦以《社會建設》為題收入《建國方略》系列,是國父孫文於1916年底至1917年初寓居上海期間,在參考西方諸多議事規則專著的基礎上,主要依據美國女權活動家沙德夫人(Harriette Lucy Shattuck1850-1937)所著《婦女議事手冊》翻譯改編而成。或有《民權初步》譯自《羅伯特議事規則》的說法,但對照英文原書不難看出,《民權初步》與《婦女議事手冊》全書二十章格局別無二致,內容亦大體相同。

《婦女議事手冊》成書於十九世紀末葉,其時美國女性正逐步獲得參政權和更多社會自由。作者沙德夫人在序言中談到寫書目的時如是說:與從小練習這些(會議規則)細節以至養成習慣的(美國)男子不同,大多數(美國)婦女成年之後才霍然進入公共議事的論壇……”民國初年的國民,與未來民主轉型之後的大陸人民,不正是如此嗎?

《民權初步》與《羅伯特議事規則》的一大區別在於前者以如何集會、結社開篇,後者則先講如何議事,接近結尾才詳談集會與結社的方法。《羅伯特議事規則》影響廣泛並且不斷得到更新,所以本刊編輯特援引其最新版相關內容,以“羅伯特規則:……”的形式為《民權初步》加註解和增補;若有矛盾之處,似應以最新版《羅伯特議事規則》為準。

某些外來詞的當代中譯已與國父原文譯法有所不同,為便於閱讀,本刊依據當代用詞對下述名詞做了替換:(1)英文Organization在《民權初步》原文數處譯作“會議”或“社會”,現改為“會議組織”或“社團”。2)英文Society的“團體”之意,原譯為“社會”,現改為“社團”。(3)“主座”、“書記”、“理財”、“核數”等職務名稱分別改為“主席”、“秘書”、“財務官”、“審計官”。

第一章 臨時集會之組織法

一節 會議之定義

凡研究事理而爲之解決,一人謂之獨思,二人謂之對話,三人以上而循有一定規則者則謂之會議。無論其爲國會立法,鄉黨修睦,學社講文,工商籌業,與夫一切臨時聚眾征求群策、糾合群力以應付非常之事者,皆其類也。

(羅伯特規則:“協商會議”是使用議事規則的會議組織,其成員可平等自由地表達意願。中譯者特別指出,中文“會議”一詞有時指開會的主體,即人的集合或組織,對應於英文assembly;有時指開會的行為,對應於英文meeting。視上下文可知其所指。)

二節 會議之規則

嘗見邦人之所謂會議者,不過聚眾於一堂,每乏組織,職責缺如,遇事隨便發言,彼此交談接語,全無秩序。如此之會議,吾國社會殆成習慣。其於事體容或有可達到目的之時,然誤會之端、沖突之事在所不免,此直謂之爲不正式、不完備、不規則之會議可也。有規則之會議,則異於是,其組織必有擧定之職員,以專責成;其行事必按一定之秩序,有條不紊。如提議一案也,必先請於主席以討地位,得地位而後發言;既提之案,必當按次討論,而後依法表決。一言一動,秩序井然,雍容有度。如是,乃能收集思廣益之功,使與會者亦得練習其經驗,加增其智能也。

三節 會議組織之種類

會議組織有三種:其一、臨時集會,爲應付特别事件而生者;其二、委員會,乃受高級團體之命令而成,以審查所指定之事,而爲之解決或爲之籌備者;其三、永久會議組織,爲有定目的而設者。此三者之分别,則如一、二兩種爲暫時之會(編者按:委員會亦可為長期之會),其三爲永久之會。又其一、其三爲獨立之團體,而委員會則爲附屬之團體。至於組織之不同,則臨時集會必當有主席、秘書,各專其責;而委員會之秘書雖有用之者,然非必要,而主席常可兼之。但永久社團之組織,略同於二者之外,更加以須有正式擧定之職員及一切之章程規則,並有定期之會議、標揭之意志、規定之人數。

(羅伯特規則:未把委員會單列出來,而把臨時集會稱作公眾集會,把永久會議組織區分為固定組織的基層會議、代表大會、立法機構、董事會。)

四節 召集之通式

凡有同聲相應、同氣相求者,皆可召來會議(羅伯特規則:公眾集會與公開論壇或聽證會的不同之處在於參與者都對集會的目標持同情態度)。其法有以口傳,有用帖請,有登廣告於報上,有標長紅於通衢。其式如下:

敬啟者:茲值民國中興,宜張慶典。謹擇於十月二十五日,在新都成功大道民樂園開籌備會。凡我同志,屆期務乞光臨指示一切!此布。

民國五年十月初十日 發起人甲乙丙丁同啟

(羅伯特規則:公眾集會召集函除了給出時、地、目的,還可說明受邀者要符合的條件、表明發起人的身份,有如同“章程”的效力。)

五節 開會之秩序

屆時群賢畢至,少長咸集(羅伯特規則:召集函中如果明確規定了參與者的範圍與條件,發起人可以拒絕無關人員入場;如果入場時沒有檢查與會資格,須首先假定在場人員都有資格,直到有證據證明某人無資格才可請其退場)。而丁君先將議堂預備妥當,設主座於堂上,堂前陳列一案,案前横列眾椅。到者隨意擇座,互道寒暄。少頃,發起人甲君敲案作聲,要眾注意,遂起而言曰:“諸君……開會之時間已至,請眾就秩序!”(外國習尚,臨開會時只高聲號曰:“秩序!秩序!!”眾則肅然就範矣。)俟眾就秩序之後,乃再曰:“請諸君指名若人爲候選主席!”仍立而候眾人之指名(羅伯特規則:發起人之一宣布開會後可馬上提名一個主席候選人)

六節 主席之選擧

有己君起而對甲君言曰:“我指名乙君當主席。”(己君對於甲君發言而不稱曰主席者,因彼尚未得爲正式主席,不過權行其事耳,故不稱也。)己君既坐,庚君即起而言曰:“我附和之。”遂亦坐。甲君尚立待,乃曰:“乙君已被指名爲候選主席,又得附和矣,尚有其他指名者否?”稍待,又曰: “尚有言否?”仍立待。乃再曰:“如無别意,則樂擧乙君爲吾人主席者,請曰‘可’!”(眾人之贊成者,則答曰“可”。)“其反對者,請曰‘否’!”(眾人之反對者,則答曰“否”。)若“可”者多於“否”,甲君當宣布曰:“選擧主席之案已得通過:乙君當選爲本會之主席。”遂坐。

倘答“否”者多於“可”,則其案爲否決,而甲君當再請眾指名以備選。會中當照前法指名其他之人。

七節 被指名者多人

倘有於乙君之外另指名他人當主席者,當起而言曰:“我指名戊君。”又有指名丙君、指名甲君,如是者數人。甲君立待,俟指名者各盡其所喜,而後按次先由乙君起,一一表決之,至得當選之人爲止。(羅伯特規則:有時人們礙於情面不願當面投反對票,導致先獲提名者在口頭選舉中佔了先機,所以口頭選舉不太適用於已經組建的固定組織。編者按:臨時會議發起人宣布開會後如果直接提名主席候選人再行口頭選舉,固然佔據先機,但發起人自然希望選出勝任的主席、確保會議開得成功,佔據這個先機無可厚非。)甲君自身之被指名,亦提出己名於眾以表決,一如他人焉。因甲君之職務,爲會眾之代理,以辦選擧主席之事,而待其本身亦如待他會員也。若用投票選擧,則於指名既齊之後,乃能投票。投票法後再詳。

八節 指名之附和

指名宜有附和,爲一妥善辦法,蓋足見被指名者非只一人之樂意也。倘同時有指名多人,則附和一法非所必要;但其事以何爲妥便,代行主席者可酌量變通辦理。

九節 選擧秘書等

乙君既被選爲主席,起而就座,立於案後,對眾人(或敲案要眾注意)言曰:“現在第一件事爲選擧秘書,請眾指名!”仍立而待。戊君起而言曰:“主席先生!”(此之謂稱呼主席所以討地位也。)主席答曰:“戊先生。”(此之謂承認其發言之地位也。)戊君既得地位,乃進而言曰:“我指名己君當秘書之選。”遂坐。辛君即起而言曰:“主席先生,我附和之。”亦坐。主席略待,或問眾曰:“更有指名否?”少頃,乃進而照前選擧主席之法以表決之。己君當選爲秘書,即就案坐於主席之傍(案上當先准備文房器具),預備將所經之事、隨來之事,一一照實記之;不必記眾人之所言,但須全錄已行之事或表決之案,而不得下一批評。

此時主席則將開會之目的宣布,爲一長短適宜之演說(羅伯特規則:主席先請秘書宣讀召集函,再由自己或指定之人進一步闡述目的),大略如下曰:“今日之會,爲籌備慶典而設。(編者按:下略數言)……諸君對於籌備之事當有指陳,此時則在發言秩序之中,本主席望各暢所欲言,備眾採擇,俾得速定辦法,幸甚!”言畢乃坐(羅伯特規則:出於禮節,主席不應以“我”自稱,而應如上例般自稱“主席”;除分配發言權及宣讀名單外亦不應直呼成員的名字)。惟一旦有人稱呼“主席”,彼當再起立承認之。當人發言時,彼可坐,但於接述動議、呈出表決及詳言事實時,當起立。又凡有關於會中秩序及儀式所必要之時,亦當起立。

(羅伯特規則:發起人可預先準備好決議草稿,作為動議提出並散發給出席者。亦可聽取初步討論後由主席指派或會眾選舉一個委員會起草決議;委員會離場做事期間,集會可繼續進行,或暫時休息。因為公眾集會為特定目的而發,所以各項動議、決議、修正案須切合集會目的,否則就是不合規的。編者按:作為臨時章程的邀請函界定了集會目的之“規”;對集會目的持反對意見者可被視為不符合與會資格,或可肯請作為不發言不投票的旁觀者列席會議。)

以上各節,爲臨時會議組織完備、着手進行之模範也。

十節 委員會

委員會之組織與上同,惟秘書一職,可以省之耳(羅伯特規則:大型的委員會及多數常設委員會專設秘書記錄“委員會備忘錄”)。若高級團體委任委員之時已選定其主席,則開會時不必再選,否則於開第一會時,當由委員會中自選擧之。就事實上而論,先受委之人未必即爲委員長,但第一會當由彼召集其他之委員耳。委員會進行規則,後再詳之。

第二章 永久社團之成立法

十一節 立會發起

永久社團之第一回集會,其組織方法與臨時集會相同,但須訂立章程規則及選擧長任職員。

(演明式)譬如慶典會告終之後,與會者興趣未消,感情愈結,均欲成立一會,以助政治改良,而導社會進步。於是再集同人,從新發起,其進行程序一如臨時之會焉。

乙君被選爲臨時主席,己君爲臨時秘書。主席既宣布開會宗旨之後,在會者各隨意評談,有贊成、有反對此計劃者。甲君於是起而稱呼主席,及得承認,乃曰:“我動議發起一‘地方自治勵行會’,而在此會中即須從事進行。”主席接述其動議,遂即正式討論,各盡所言,然後呈出表決。若得多數表決贊成,則爲通過,而主席即宣布曰:“發起一地方自治勵行會之動議,已得可決矣。”斯時也,按法言之雖爲臨時集會,實則變爲永久之團體矣。從此凡與會者,既盡共同所約束之義務,則當然爲會員(羅伯特規則:會員應當簽名加入)

主席既將表決之結果宣布之後,乃繼而問曰:“本會今當如何進行,使團體之組織臻於完備?”庚君如法討得地位,乃動議委任委員三人,以草立章程規則(羅伯特規則:如需註冊法人組織,章程委員會還應與律師合作起草法人證書,並保證章程與法人證書相一致)。此動議既接述,經討論,乃呈眾表決。若得通過,主席當問曰:“用何法委任,由眾選抑由主席委?”壬君討得地位動議,或曰“由主席委任”,或曰“由眾指名”。若爲前之動議,如法呈眾通過後,主席乃委任在會之三人,曰“本主席今委任戊先生、壬先生、己先生爲起草委員。”若爲後之動議,呈眾如前通過後,主席乃請眾指名,而接之以呈眾表決,一如選擧主席之法焉。

選擧職員亦如前法,可動議交委員審定,備造職員名冊(編者按:指的是職員候選人名冊),或動議由眾指名候選。若交委員審定,則被委者或即返於别室,詳細審定,而即報告;或俟下會然後報告;更或飭令將職員名冊抄錄,或印刷多分,備爲選票之用。

至於章程規則之起草委員,必待下會而後報告也。

以上各事,爲發起一會之所必要,而不能稍爲忽略者。如是暫成組織隨而逐步進爲永久之團體。第一會當決定下會之開會時間、地位,乃散會。

十二節 章程及規則

(編者按:國父把constitution譯作“章程”,bylaws譯作“規則”;這兩個單詞在《羅伯特議事規則》第十版中譯本中被譯為“總章程”和“章程細則”。現在通行的做法是二者合一稱作“章程”。)

第一次會議所委任之起草委員,自行集會,將章程規則草就謄正,准備報告。於下期開會時認可記錄(編者按:指的是上次會議的紀要)之後,第一件事則爲起草委員之報告(羅伯特規則:如果社團需要註冊為為法人組織,當首先審議法人證書,再審議章程)。主席要請之,而委員長宣讀之。先讀全文,俾會員知主旨之總意,後乃分條而讀之。每條當詳細討論,或加修正。第一條議定之後,主席則曰:“今開議第二條。”每條皆如是云云,至盡而止。主席隨曰:“現在問題,在採用此章程爲本會之章程,贊成者……”云云(如前之表決法)。規則表決式同此。(羅伯特規則:通過章程的決議案不得重新考慮。)

有《模範章程規則》一份,載於附錄,可爲各種團體之張本(編者按:《羅伯特議事規則》最新版第56節的《章程範例》可作參考)。章程規則之要點,當包涵會名及其目的,職員及常務委員之數及其職務,會員之條件,取法之議則,法定之額數,修改之條例,與夫會中一切之要義(羅伯特規則:此外,章程中通常規定本組織選用某一成文發表的議事規範,然後再根據需要制定“特別議事規則”,以補充或修改議事規範中的條款)

十三節 職員

重要之職員,爲會長、副會長及記錄秘書。若有會費,則加財務官、審計官二職。如事繁則當有通信秘書及副秘書。倘其事件爲集會時所不能辦者,則當擧董事辦之。至若小團體,而目的在互相資益而不勤外務者,則一切事務當以全體會員辦之,於集會時討論表決其大要,而細務乃授之委員。又此等資益會,其職員宜輪流充當,使各得練習其才幹。如是,則全體會員皆得與聞會事,於是感情益密,結力彌堅,而平等公正之精神亦油然而生矣。

十四節 職員之選擧

(羅伯特規則:章程通過後當休息並登記會員,之後再選舉職員

第一回會議所委之職員指名委員,自行開會審定,乃列單預備報告。於第二回開會時章程規則既採用之後,主席則著指名委員報告。該委員長起而言曰:“主席先生,本委員等謹報告如下:當主席者壬先生,當副主席者丙先生,當記錄秘書者己先生,當通信秘書者戊先生,當財務官者乙先生,當審計官者甲先生”云云(以至章程中應有職員,盡仿此開列)。讀畢,將人名單交與主席,遂坐。

會中規則,各有不同:有規定於指名委員報告之後,同時選擧者;有規定於接報告之後,下期始選擧者。倘爲下期開會始選擧者,主席於收接指名報告之時,當申言曰:“諸君已聞委員報告候選職員之姓名矣,選擧之期在於下會某某日,倘有不合意者,此時可另爲指名,以備下會附入正式指名者之後而當候選也。” 倘爲同時選擧者,主席當曰:“諸君已聆委員報告,意見如何?”云云。此種報告,不必另有動議以收接或採用也。此時在指名秩序中,倘有他指名者,適可行之(詳下節)。

選擧時至,主席發言曰:“今當選檢查員。”辛君隨而討得地位,曰:“我動議檢查員由主席委派。”此動議即呈眾表決。得通過,主席即委癸先生及子先生爲檢查員。彼等受命後,即分派候選人之名單,以作票用,或空白條紙亦可。會員各將票准備,勾去不合意之名,而加入其所喜者。檢查員以箱或他器收之,退而數之,記其結果。此事既畢,主席當擱置他事,曰:“檢查員已准備報告矣。”癸君於是將投票之結果宣讀如下:

  所投之票總數二十一票

  當選必要之數爲十一票

  會長票辛先生得一票

  壬先生得二十票,理合當選

  副會長票子先生得一票

  庚先生得一票

  丙先生得十九票,理合當選

讀畢,將單交與主席。主席曰:“下開各位已得大多數票,當選爲本會職員。”彼再宣讀職員及被選者之名。經此宣讀,則成爲決議,而秘書即記錄其案,此案不能復議。(編者按:英文reconsider,《羅伯特議事規則》第十版中譯本譯之為“重新考慮”。)

十五節 其他之選擧

倘指名委員須即時報告,則無暇准備名單,而用白票,按職分選會員,隨所喜而書名,然後收而按名數之。或用復選之法,初選作爲指名,其法如下:一、凡得票皆作被指名者;二、以二三得最多票爲被指名者;三、以限得若幹票以上皆爲被指名者。三者之中,採用何法,須先表決。復選之法,最爲公允,但略費時耳。(羅伯特規則:兩個注意事項。1,提名票不可當作選舉票替代選舉。2,不能以得提名票最多的前兩位作為候選人,因為這兩個人往往代表兩個強勢派別,二人擇一會加劇內部矛盾。這種情況下,其他候選人往往可以成為各方都可接受的折中選擇。)

十六節 無人當選

若各職之候選者,無人能得所投票之大多數,則謂之無人當選。如是必須再選,至得有當選者爲止。則如選擧會長,所投票共得十九:壬君得票十,丙君得票七,乙君得票二。此爲壬君得大多數爲當選。倘壬君所得少於十票,則爲不當選,必當再投票。於是主席當曰:“候選會長皆無人能得大多數,本會當再投票。”(羅伯特規則:除非章程有特殊規定,否則所有候選人仍有候選資格,因為先期得票低的候選人有可能因為派系妥協而後來居上。)

十七節 大多數與較多數

大多數者,即過半數也;較多數者,即半數以下之最多數也。若只得二份票,或二候補員之競爭,即大多數與較多數實無所别;若過二數以上則大異矣。如所投票爲十九數,壬君得九票,丙君得七票,乙君得三票,如是則壬君所得票爲較多數,非大多數也。因十票乃爲十九票之大多數也。較多數亦有得選者,如此則必於投票之先,已經表決乃可。但一切社團之職員選擧,最少須有一票過半乃能當選,庶幾合大多數之常例。惟在人民選擧官吏,則反乎此者乃爲常例。因用大多數法,往往生出不便之事也,故有經驗之國家多不行之。(編者按:較多數制,又稱相對多數制,當世已不盛行;民國憲法在臺增修後採用此制選舉總統,導致2000年陳水扁以不滿40%票勝出。若不勝大多數制反復投票之煩,排序複選制是一個不錯的方案,有興趣的讀者可自行研究。)

十八節 團體之成立

恒久職員選妥之後,當於下會就職。臨時可申言感謝會中之信任,並許盡其能力以服務,且當注意於會員之權利及利益,而平等承認之、尊重之。自此彼稱爲“會長”或“主席”。職員選妥,章程規則訂妥,則其會即爲成立,而可着手辦事矣(羅伯特規則:還需登記會員,並在必要的情況下申請獲得法人證書)。此時職員當就職,各司其事。倘無論何時,當開會時而正式職員全然缺席者,則當宣布秩序時,無論何人皆可將秩序宣布,而使會中另擧代理主席並秘書以攝行會事,此則猶勝於使會眾及演說者久待也。(羅伯特規則:若主席、副主席皆缺席而秘書在場,當由秘書主持選舉代理主席。)

臨時會與永久會皆各有常規,以定其程序。其前者則多尚普通習慣,其後者則採自專家。各商團及公司會議皆當循會議規則,而無論何家所定之法,適於各社團,皆適於各商團、公司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