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七期

《民權初步》自序

 

孫中山

 

編者按:國父孫中山先生是將西方民主社會的寶貴經驗——會議規則——引入中國民間的第一人。1917年問世的《民權初步》,取材於西方議事學專著,全面介紹了結社、議事的一系列基本規則,以期提高國民的民主素養、為實現民權打下基礎。令人遺憾的是,此書在相當長的時間內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中共篡政之後更是嚴禁人民結社,並以家長制為能事,導致會議規則問題在中國大陸長期無人問津。時至今日,大陸人民仍然沒有結社自由,但是,隨著經濟的發展,非政治性的民間團體在一定範圍內得以存在,家長制的會議作風在平等成員民主議事的場合行不通,所以議事規則重返中國大陸已呈水到渠成之勢。盛行於美國的《羅伯特議事規則》已有很高質量的中譯本,實踐產生的簡化規則如“南塘十三條”亦為議事規則的廣泛傳播提供了方便,可謂“初步之初步

雖然議事學在大陸的發展令人欣慰,但是,會議規則的重要部分——如何集會與結社——因中共箝制人民的結社自由而無法得到宣教。另一方面,臺灣政府與民間對國父《民權初步》的傳承與發展,亦因觸犯中共禁忌而未能在大陸流傳。為此,本刊決定刊發《民權初步》序言和講授集會、結社方法的前二章(並對照最新版《羅伯特議事規則》加註),以及大陸和臺灣議事學者創制或改編的三款議事規則。

正如國父所強調的,會議規則不可死記硬背,必須身體力行,通過演練才能掌握。望讀者從身邊的小型聚會做起,多多練習議事規則,並預習結社方法(甚至秘密運用國父傳授的結社方法組建社團),待到大陸人民享受結社自由之時,會議規則的知識與經驗將有大用。

 

中華民族,世界之至大也,亦世界之至優也。中華土地,世界之至廣也,亦世界之至富也。然而以此至大至優之民族,據此至廣至富之土地,會此世運進化之時,人文發達之際,猶未能先我東鄰而改造一富強之國家者,其故何也?人心渙散,民力不群也。

中國四萬萬之眾,等於一盤散沙,此豈天生而然耶?實異族之專制有以致之也。在滿清之世,集會有禁,文字成獄,偶語棄市,是人民之集會自由、思想自由,皆以削奪淨盡,至二百六十餘年之久,種族不至滅種,亦云幸矣!豈復能期其人心固結,群力發揚耶?

乃天不棄此優秀眾大之民族:於是其始也,得歐風美雨之吹沐;其繼也,得東鄰維新之喚起;其終也,得革命風潮之震蕩。遂一舉而推覆異族之專制,光復祖宗之故業。又能循世界進化之潮流,而創立中華民國。如無國體初健,民權未張,是以野心者竟欲覆民政而復帝制;民國五年,已變為洪憲元年矣。所幸革命之元氣未消,新舊兩派皆爭相反對帝制自為者,而民國乃得中興。今後民國前途之安危若何,則全視民權之發達如何耳。

何為民國?美國總統林肯氏有言:“民之所有,民之所治,民之所享。”此之謂民國也。何謂民權?即近來瑞士國所行之制:民有選舉官吏之權,民有罷免官吏之權,民有創製法案之權,民有復決法案之權,此之謂四大民權也。必具有此四大民權,方得謂之純粹之民國也。革命黨之誓約曰“恢復中華,創立民國”,欲蓋以此世界至大至優之民族,而造一世界至進步、至莊嚴、至富強、至安康之國家,為民之所有,民之所治,民之所享者也。

今民國之名已定矣。名正則言順,言順則事成,而革命之功,亦以之而畢矣。此後顧名思義,循名課實,以完成革命志士之志,而造成一純粹民國者,則國民之責也。蓋國民為一國之主,為統治權之所出。而實行其權者,則發端于選舉代議士。倘能按部就班,以漸而進,由幼稚而強壯,民權發達,則純粹之民國可指日可待也。

民權何由而發達?則從固結人心,糾合群力始;而欲糾合群力,又非從集會不為功。是集會者,實為民權發達之第一步。然中國人受集會之厲禁,數百年於茲,合群之天性殆失。是以集會之原則,集會之條理,集會之習慣,集會之經驗,皆闕然無有。以一盤散沙之民眾,忽而登彼於民國主人之位,宜乎其手足無措,不知所從;所謂集會,則烏合而已。是中國之國民,今日實未能行民權之第一步也。

然則何為而可?無知野心家必曰:非帝政不可;曲學者必曰:非專制不可。不知國猶人也;人之初生,不能一日而舉步行走,而國之初造,豈能一時便可突飛?孩提之學步也,必有保姆教之;今國民之學步,也當如是。此會議通則一書之所由作,而以教國民行使民權之第一步也。

自西學之東來,玄妙如宗教哲學,奧衍如天算名學,資治如政治經濟,實用如農工商兵,博雅如歷史文藝,無不各有專書;而獨於淺近需要之議學,則尚闕如,誠為吾國人群社會之一大缺憾也。夫議學之學,西人童而習之,至中學程度,則以成為第二天性矣;所以西人合群團體之力,常超吾人之上也。

西國議學之書,不知其幾千百家也;而其流行常見者,亦不下百數十種,然皆陳陳相因,大同小異。此書所取材者,不過數種,而尤以沙德氏之書為最多,以其淺顯易明,便於初學,而適於吾國人也。此書條分縷析,應有盡有,已全括議學之妙用矣。自合議制度始於英國,而流佈於美歐各國,以至於今,數百年來之經驗習慣,可於此書一朝而得之矣。

此書譬之兵家之操典,化學之公式,非瀏覽誦讀之書也。若以瀏覽誦讀而治此書,則必味如嚼蠟,終無所得;若以習練演試而治此書,則將如噉蔗,漸入佳境,一但貫通,則會議之妙用,可全然領略矣。

凡欲負國民之責任者,不可不習此書;凡欲固結吾國之人心,糾合吾國之人力者,不可不熟習此書,而遍傳之於國人,使成為一普通之常識。家族也、社會也、學堂也、農團也、工黨也、商會也、公司也、國會也、省會也、縣會也、國務會議也、軍事會議也,皆當以此為法則。

此書為教吾國人民行民權第一步之方法也。倘此一步能行,行之則穩,則逐步前進,民權之發達,必有登峰造極之一日。語曰:“行遠自邇,登高自卑。”(編者按:“自”作“從”、“由”之意)吾國人既知民權為人類進化之極則,而民國為世界最高尚之國體,而定之以為制度矣,則行第一步之功夫,萬不可忽略也。茍人人熟習此書,則人心自結,民力自固;如是以我四萬萬眾優秀文明之民族,而握有世界最良美之土地,最博大之富源,若一心一德,以圖富強,吾決十年之後,必能駕歐美而上之也,四萬萬同胞行哉勉之。

 

民國六年二月十一日

 

孫文自序於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