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七期

 

大陸當復歸民國 臺灣應落實民權

 

《黃花崗》雜志2014年第1期(總第47期) 編者前言

 

2014年,渴望著民主自由的中國人民即將懷著沉痛的心情迎來六四屠殺二十五週年紀念日,中共對維權人士的嚴酷打壓也讓黑暗中苦苦等待者難以望見長夜的盡頭。臺灣執政黨試圖在立法院強行通過“服貿協議”的做法和激進學生佔領立法院的舉動,更使一些朋友對臺灣的民主經驗產生了懷疑。現實似乎不斷給人們負面的暗示,但是,這一切的背後,中共的真實狀況恰恰相反——中共專制統治變本加厲,說明中共根本沒有新任“核心”所聲稱的自信;中共急於借助經濟誘餌引臺灣入彀,也正是因為中共制度已腐爛到了骨髓,除了一個“利”字再沒有任何吸引力。

2008年中共“四萬億”刺激經濟以來,樓市畸形膨脹、汽車產業過熱等經濟隱患的危害已經日益顯現,成為中共頭頂上隨時可以爆炸的定時炸彈。這些政策給中共延長了幾年壽數,但其所帶來的經濟結構失調和環境急劇惡化的後果也削弱了中共的統治基礎。中共採行這些政策時並非不知道其後果,為什麼一意孤行?因為中共找不到其他辦法了,為了維持一黨專政,眼前是一杯毒酒也只得喝下去,能維持一天是一天,不管將來洪水滔天。

讀者朋友們,中共一黨專政的結束是歷史的必然,而且中共的行徑說明這一天的到來不會久遠。歷史將要給中國以走向民主自由的機會,中國民主力量有沒有準備好迎接這個機會?有沒有信心在中共專制結束之後順利實現中國的民主轉型?如果我們還沒有準備好,那麼積極的準備就是我們的責任。

為此,本刊從民主素養和憲政制度兩方面,組織了一批很有價值的資料,供讀者參考。

國父孫中山先生在1917年通過《民權初步》一書介紹給國人的集會結社與民主議事方法,至今仍不為國人所熟知,所以本刊編輯特意對照最新版《羅伯特議事規則》,為《民權初步》涉及集會結社方法的第一、二章加以更新和註釋,進而選登大陸與臺灣從簡單到複雜的數種議事規則,望讀者多多研習,多多演練,並盡力推廣。

民主憲政,本於1947年初步實現於全中國,依據《中華民國憲法》舉行的第一屆國民大會代表選舉是中國第一次民主選舉,但中共篡奪大陸河山,退居臺灣的中華民國政府在本土化的過程中對憲法的臨時增修條文又捨棄了憲法原文中的許多寶貴之處、代之以不完善的代議制(臺灣“太陽花學運”即反映了臺灣目前憲政制度的欠缺),所以本刊特向對《中華民國憲法》深有研究的青年學者司徒一博士約稿,司徒一博士嘔心瀝血寫出了七萬餘字的長文《民國憲法要義與憲政制度展望》,對民國憲法與民國憲政制度作出了全面而深入的探討。此外,本刊從來稿中選登了兩篇在憲政制度問題上與司徒一先生的主張有所不同的文章,以提供更多視角。不管在制度細節上做出怎樣的選擇,在憲政道路的大方向上,相信中國人民會選擇《中華民國憲法》,相信中國大陸能夠在不久的將來復歸民國,相信海峽兩岸能夠在民國憲法和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幟之下實現民主統一。

追憶中華民國建國、護國和制憲的歷史,勿忘烈士鮮血滿地;行易先生的《日知會碑文述義》和袁定華老先生的《抗日領袖蔣介石》最新章節為我們留下了先烈的記錄。中共暴政和國際共運的血債,也通過荀真湘先生的《望蔣桿下的冤魂》、程凱先生的《文化革命的平民之惡》和李剛先生翻譯的《共產主義黑皮書》最新連載展示給讀者。在自由評論專欄,本期雜誌選登丁朗父先生對中國民主化的由衷呼喚和度北先生對民主大革命的激情號召,還有張三一言先生關於共產黨本質的兩篇短文、映潔先生對極左勢力的鞭笞、蕭齋先生對中共軍隊腐敗的分析,都是文筆犀利、切中肯綮的佳作。三月初發生在昆明的極端分子對平民的恐怖襲擊,顯示了中共民族政策和“維穩”政策的徹底失敗,本刊選載一篇極有見地的網文說明這一問題。此外,本刊還會繼續刊登有歷史與現實意義的文學作品,本期雜誌刊有艾敏先生的回憶文章《落葉情深》、文思先生的短篇小說《“萬歲街”的機緣》,繼續連載高爾品先生的長篇小說《少夫人達琳》,並首次連載當代中國著名女作家竹林女士的長篇小說《嗚咽的瀾滄江》,以饗讀者。

最後,本刊特別需要對臺灣學運和“服貿協議”問題略做評論。臺灣執政黨和商界力挺“服貿協議”,說明臺灣還有很多人並未認清中共的真面目,所以本期雜誌連載辛灝年先生《一國兩制與美國內戰》一書對臺灣有借鑒價值的第四、五章,供臺灣各界參考。

臺灣自解除戒嚴,已成為以中華民國自由地區人民為主權來源的民主政體。但是,臺灣政治“去威權化”的過程伴隨著對孫中山民權主義的背離和對《中華民國憲法》政治架構的大幅度改動,建立了總統主政的簡單代議制,所形成的政治架構類似於並非民主憲政典範的韓國制度,具有代議政體的諸多弊端。臺灣執政黨不顧多數民眾對“服貿協議”及其審議程序的強烈反對,試圖借助兩年前大選時獲得的民意授權強行批准“服貿協議”,就是簡單代議制的惡果。截至本期雜誌發刊之時,臺灣人民已經通過對“太陽花學運”的支持發出了聲音,“服貿協議”問題的解決指日可待,但臺灣憲政體制的改進尚需時日。本刊選載的臺灣網絡作者謝宇程先生的文章《學運能不能救台灣》,即反映了臺灣基層民眾對政治的失望,也代表了臺灣有識之士對代議民主政治弊端的深刻分析。

臺灣政治的出路何在?國父孫中山先生的民權主義理論,早已給出了答案。孫中山先生指出,代議政治只給人民以選舉權,能發不能收,滋生出代議政府的許多流弊,其解決辦法就是以對官員的罷免權和對法律的創制權、複決權來對選舉權作出補充,以人民的四大民權來管理政府的五項治權,實現全民政治。臺灣歷次憲法增修條文,並未彰顯民權,反而廢除了國民大會這一可以為人民所用的民權機關,現在已經嚐到了民權不彰的苦果。

臺灣學運領袖試圖借學運的機會推動民權,尚缺乏理論的指引。本刊特此向臺灣人民與朝野各界發出呼籲:請回到國父孫中山先生的民權主義原理上來。關於落實民權的具體方案,相信臺灣人民可以運用其政治智慧,作出選擇。在這一過程中,切忌玩火;臺灣面對中共威脅,守住中華民國的國統和法統,就是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