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六期

 

利比亞大選告訴世界:少拿 亡國 嚇唬人

 

雲居悟語

 

 

 

歷經戰亂的利比亞當地時間7日迎來40多年來首次民主選舉,280萬選民將選出200名國會議員,組成內閣及推舉總理。

一位23歲的女大學生說:“想到這是40多年來歷史性的一刻,早上醒來時感動得哭了。”

知道為什麼這段時間中國的媒體不報導利比亞嗎?因為他們民選了!

突尼斯按部就班了,埃及也塵埃落定了,利比亞大選開始了,敘利亞還在爭取民主的道路上流著血。突尼斯還是突尼斯,埃及還是埃及,利比亞還是利比利,誰也沒改姓美利堅,誰也沒成為西方的一個省或一個州,也沒成為西方列強的殖民地、附庸國。國還是國,主權還是自己的主權,改變的是國家政體走上了民主政治。雖然它們的民主走上科學的軌道還需時日,但畢竟順應了人類社會的時代大潮。

卡紮菲曾叫囂,反對派是國家敵人,受西方蠱惑指使利用,要毀滅利比亞,讓利比亞民眾淪為亡國奴。軍警信了,民眾信了,我們也信了,於是仇恨燃起:西方如此貪婪霸道,美國乃世界的惡魔。於是不惜內戰,流血,死人。不惜死掉更多的平民,處處阻止美國施“惡”。

今天,利比亞民眾才恍然大悟:卡紮菲的所謂“毀滅利比亞”原來是他獨裁專治的權力怕毀滅,他所謂的“淪為亡國奴”原來是怕自己、他的家族、統治集團的既得利益者淪為普通民眾一員。卡紮菲是多麼合格的演員,他那慷慨沖天雄獅怒吼般的演講,滴水不露,百分之一千的是正義的利比亞化身,激動了多少“愛國者”沖向槍林彈雨之中,以保衛國家之名來捍衛他的統治地位。這就是獨裁專治者的慣用伎倆。

愛國,是人樸素情感之一,無需教育灌輸。而愛國與賣國,卻是獨裁專治者主觀強加的敵我概念。統治者善於將自己等同於國家,擁護自己的就是愛國,反對自己的就是賣國,愛國不愛國全在統治者兩片嘴唇的一張一合上。

現代人類文明,國家觀念已經發生質的飛躍。雲居始終認為,文藝復興是人類歷史進程的一個分水嶺。特別是伴隨文藝復興而興起的現代科學,及所引發的工業革命、應運而生的自由的市場經濟,徹底改變了人類的生存狀態和模式,整個世界趨同一個地球村。歷史的傳統的意識形態發生著根本性的變革。今天的社會動盪是新舊觀念的對壘。究竟是民主還是君主,究竟是人治還是法治,究竟是人權還是主權,究竟是普權還是特權。

從文藝復興到二次世界結束,500年間,新的人類文明的孕育和實踐達到了成熟。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宣告了人類舊時代的終結,新的時代來臨。國家與國家間的單挑侵佔極少再發生。薩達姆吞併科威特,國際社會所不容,戰爭維護了一個國家的主權。科索沃民眾不堪南聯盟的暴力統治,爭取民族的獨立與自由,國際社會全力支援,戰爭維護了科索沃民眾的人權。國際間衝突是以維護與破壞國際共同規則及利益所引發。而破壞世界共同規則和利益者,不是這個國家的民眾,而是它的統治者。推翻這個國家的統治者,則是發生衝突要解決的最終目標。

精明的國家都清楚,家大業大麻煩大。沙皇帝國式的大國將逐步退出人類歷史的舞臺。國家的強大已經不在於你佔有疆土有多大,擁有人口有多多,而在於國民的科學素質、創新能力以及是否具有人類普世文化為首要。戰爭誰也不希望發生,但它還是會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地要發生。但今天的戰爭已不再是侵略、佔領、掠奪、統治為目的。在以工業文明為基礎包括知識文明、資訊文明,以自由的市場經濟為主導的今天,戰爭,則是以維護民眾的人權和維護地球村的共同秩序利益為根本。今天,以“亡國”口號刺激民眾同仇敵愾,純屬出賣民眾的生命來維護其統治者的自身利益。

所以《較量無聲》絕非空穴來風,它宣告的是中國必須加強冷戰,——“蘇聯的解體不是因為冷戰的原因,而是因為冷戰結束的結果”。冷戰是毛澤東時代的中國世界戰略思維和戰略實踐。今天的執政者是否已經開始在實行冷戰,已經是有目共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