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六期

 

 

 

從中共鼓吹歷史的“必然性”

 

 

看政權的非法性

 

 

                                                 齋

 

 

 

    中共建政60餘年以來,惡意的對文學、哲學、歷史、經濟學、政治學等社會科學進行了系統性歪曲和改造,其鮮明特點之一就是對各類社會科學打上了“馬列”和“階級鬥爭”的鮮明的烙印。筆者認為,在對所有社會科學的”改造”中,筆者認為中共對史學的篡改、歪曲和改造最為嚴重。中共當局不僅蓄意的掩蓋以往中共對中國人民犯下的滔天罪惡,而且,在史學研究的方法論上,也是有意無意的引導和暗示中共執政的“歷史必然性”。例如,中共前黨魁胡錦濤在2011年中共建黨90周年“七一”講話中指出:“是歷史和人民選擇了中國共產黨”。胡的講話還強調:“中國共產黨的誕生,是近代中國歷史發展的必然產物,是中國人民在救亡圖存鬥爭中頑強求索的必然產物。”

 但是,歷史的真相真如胡錦濤所言的“歷史的選擇”嗎?筆者認為,中共多年宣傳的所謂“歷史的必然性”,顯然是出於愚民政策的一種洗腦。儘管歷史在宏觀上可能是必然的,但在微觀上不可避免的很大程度上受到一些偶然因素的影響。過於鼓吹歷史的“必然性”的背後,顯然懷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即以上述這種“必然性”來掩蓋其執政的罪惡性和非法性。

實際上,在人類歷史的長河中,人類發展的大趨勢應該是可以預測的。在微觀上,歷史實際上充滿了很大的偶然性。有著大量的偶發性因素的疊加。如果一味的承認什麼事情都是歷史發生的“必然性”,那麼人類發展就會毫無原則,放棄對歷史事件的道德評判:因為所謂必然就是沒有選擇。如果按照中共建政是“必然性”的說法,那麼,造成和平時期的大饑荒3700萬人的無辜死亡也是歷史的必然的嗎?造成文革對全體中國人的戕害也是歷史的必然嗎?而只有在多種選擇並存的時候,人類的道德良知才會在選擇過程中起作用。

 流亡海外多年的中國作家鄭義在其所著的《一百個偶然演變成一個必然 :論國民黨為什麼敗走臺灣 》一書中認為,歷史實際上是由偶然性組成的,從目前已經澄清的歷史事實可看出 ,國民黨敗走臺灣絕非人心所向或曰天意,而是由許多偶發事件堆堆砌積累而成的。概括言之,主要是由於蔣介石的襄公之仁、戰略失誤,美國中斷援助的掣肘,加之蘇美對峙的冷戰背景,導致蘇聯大力援助中共,使得中共的在蘇聯援助下得以迅速壯大。同時,加之中共在所謂“解放區”推行慘無人道的土改,在物質和兵源上迅速得到提升,終於使大陸淪陷,神州數億人慘遭共禍塗炭。

     因此,鄭義由此得出結論,由於多種偶發性的疊加,加之敵人(共黨)的殘忍、奸詐、狠惡以及幸運 ;加之共產國際武裝入侵中國以及美國國務院白皮書對中國民心士氣的致命打擊,這一系列事件的積累,量變導致質變,才顛覆了亞洲第一個民主政體。 歷史的偶然性導致了事件的改變。

 我們不妨做出個假設,1936年,毛澤東率已經遭受重創的紅軍殘部在陝北立足未穩,蔣公調集軍隊本可以一鼓聚殲,但中共策動張學良爆發西安事變,遂使中共生存大有轉機。如果不發生西安事變,那麼歷史可能會重演。

 我們再假設,1948年5月初,國軍B25 轟炸機轟炸毛澤東在河北省阜平縣城南莊的住所,擲下五顆炸彈,其中一顆落在毛澤東住所院子,門窗玻璃均被炸碎。幸虧聶榮臻及時把老毛用擔架抬進防空洞,否則老毛已死於炸彈,此後的中國歷史定是另一番模樣。

 歷史的吊詭也在於偶發事件影響著人類的歷史命運。當今北朝鮮金氏家族專制集權統治已經三代,儘管中國人飽受專制之苦較北朝鮮要輕,但集權奴役的性質卻驚人一 致。如果不是朝鮮戰爭的戰火引發的毛太子偶然陣亡,誰又能肯定地說,今天的中國就能擺脫同樣的悲慘命運?難怪線民戲言,這要感謝一碗蛋炒飯的功勞了。做一碗蛋炒飯的偶發事件,減緩了中國人受奴役的程度,實在是善莫大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