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六期

 

 

 

中國大陸

民主憲政成功的唯一路徑

 

 

 

單趙子

 

 

 

民國二十六年(一九三七年)春,經國先生自蘇俄返國,蔣公即讓他回奉化溪口老家補上中國傳統文化的基礎課,要他深切瞭解“中國固有的道德哲學與建國精神”。 五十年後,經國先生在中華民國復興基地臺灣開放了黨禁報禁,而使臺灣成了“亞洲和世界民主的燈塔”,成為了全世界華人的驕傲!

然而,與經國先生在莫斯科孫逸仙大學為同窗的鄧小平卻在大陸不斷強調“堅持四項基本原則”,並最終在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下令人民解放軍向人民開槍,而將中國大陸和平的民主憲政之路強行打斷。

可以看出,堅持中國傳統的即“固有的道德哲學”可以使華人地區和平地走上民主憲政之路;而“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即馬列暴力哲學、毛澤東思想則始終與民主憲政為敵,並導致出現了人類文明史上最殘暴的集權統治。

還能給予中國大陸人民以現實衝擊與思考的,就是鄰國不丹、緬甸這樣經濟落後但文化深厚的傳統佛教國家,她們也開始走上了民主憲政之路。這應了杜維明先生的觀點:擁有傳統才能實現現代化(民主憲政),而實現了民主憲政的國家必然具有各自文化傳統上的獨特性。這也就說明瞭:一個國度,只要她擁有自己的民族傳統文 化,向憲政民主的轉型就一定是可能的,因為,全世界所有的各個正常的民族的文化裡頭,有一個基本底線是相同的,那就是它們都是人性的文化!都是愛的文化! 而今天中國大陸的普遍的非正常化非人性化現狀,就正是因為失去了自己的民族文化而引入馬列共產階級鬥爭暴力文化所導致!

中華傳統文化的核心是甚麼?她是以仁愛為基,以公正為求,是為華夏道統也。被稱作“歴史上最偉大的傳教士”的方濟各.沙勿畧(San Francisco Javier,1506—1552)在給教廷的報告介紹道:“中國為正義之邦,一切均講正義,為信仰基督的任何地區所不及。而且中國人智慧極高,遠勝於日本人,且善於思考,重視學術。” 清末加入反清光復會的葉頌清,他以自己大半生的經歷,悟出只有讀書方可救國。民國十五年,他回到家鄉浙江寧海東鄉茶山力洋村,發起重修葉氏宗譜,意在以先人的重視讀書與忠貞氣節教育後代。

筆者在浙江杭州時,常聽到文友和網友們埋怨說,山東毛左五毛多。表面上,這似乎說得沒錯,但你進入到文化傳統層面,問題就揭示出來了。其實,對毛澤東幫助最大的是兩個浙江人,就是二周:周恩來、周樹人(魯迅)。毛澤東在延安時就說過:我們共產黨就靠兩杆子,魯迅的筆杆子、朱德的槍杆子!而幫助蔣公於艱難危機之秋穩定下臺灣——中華民國的剩山社稷的,恰恰是幾個山東人(還有山西、陝西人),傅斯年、孫運璿、高魁元、閻錫山、于右任、胡璉,他們都是黃河流域由孔孟文化燻陶出來的,最堅持中華道統,重信守諾,智勇雙全,並忠於職守。

光復舊物不是因循守舊,而是爲了更穩健前行。重讀中華傳統文化經典,重拾民族自信心與自尊心,回到人性與愛的起點,這才是中國大陸走上民主憲政的路徑,也是唯一的路徑。

                寫於民國一二年雙十節清晨,旅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