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六期

 

 

剖析“多數人暴政”

 

 

張三一言

  

反民主、反民主革命者最常用、事實上是子虛烏有的謊言之一是“多數人暴政”。因為反革命反民主者位處話語主流地位,主控話語權,所以“多數人暴政”經多重複產生了戈陪爾效應,子虛烏有不但成了事實,還成了“真理”。

 

一、民主多數人不可能對少數人行暴政的基本概念

 

 有這麼一種政治制度:統治者自己強行宣稱代表全體人民或天神執行權力(用這權力管治全民),或者宣稱代表多數人民、其權力代表地位(統治地位)不可變更;這是專制制度、極權制度。

 甚麼是民主制度?由以下條件決定。

 

[1],權力以法定程序由民眾定期授予(這是最根本一條);

[2],權力本身有制衡機制;

[3],立法議會由各不同利益代表組成;

[4],不同的利益集團、意識型態群體都可以自由結集組成代表和維護其權益的社團、政黨;

[5],所有不相同集團的政黨都可以競爭執掌權力;

[6],掌權派受到未掌權派監督,權力受到民眾和輿論監督。

 

由以上概念可以作出這樣的邏輯判斷:因為民主的利益分殊制衡機制,只能組成不同利益集團間競爭;加之利益集團是移動的,大小可能互變易位,所以,它可能構成不同的大、中、小利益集團,但是,和處於敵對地位的專制統治集團與民間集團不同,它們之間不會形成對小利益集團實行暴政的大利益集團、不會形成民主多數人暴政。

 現代民主制度與理論包含着必不可缺的“保護少數權利”的前提。這個判定推導如下。民主本質是每一個人都有相等的一分主權(決定權)和權利,民主的人民統治、人民主權就是由這些眾多個人主權組合充當權力主體的表現。即民主主權由具體的個人主權總合而成,個人就是民主的“元原素”;換句話說,就是“個人是民主的基礎”。你不保護個人或不保護少數,就是不保護民主源頭、基礎、前提,民主就無從形成;即使形成了也無法保存。所以,從事實和效果來看,保護少數是制衡多數者權力對少數實行暴政,從邏輯上看是民主本質的必然。

 

以上可以判定,民主不可能多數人對少數人行暴政,因為那就是傷元、自戕,也是邏輯的不可能。沒有民主多數人暴政,這就是結論

 

二、剖析“多數人暴政”

 

甚麼是多數人暴政?

 “多數人暴政”是反民主者捏造誣指與專制極權制度少數人暴政相對應的民主制度中的多數人暴政;是反民主者因應和對抗民主多數人決定制度而炮製出來的偽事實和政治謊言。

 多數人暴政是謬誤的政治名詞。說它謬誤是因為在民主政治操作上不可能出現“多數人暴政”。查看一下近代現代政治史,看看有沒有出現過多數人暴政的事?或想像一下政治操作實況,有沒有(會不會)出現千百萬人在政府大樓內向大樓外的少數幾百或幾十人下命令:“只准你們少數人規規矩矩、不准亂說亂動!”沒有啊。既然沒有,那麼,多數暴政何所指?

 找 一些被稱作多數暴政的典型事例分析,我發現了所謂多數暴政的真實情況。最常見的是第一種情況,少數人或個人欺騙、煽動民眾,製造和利用民意,驅使民眾去打 擊與他們作對的另類特定的少數人,以達到主事者(少數人或個人)的政治目的。共產黨在這方面做得極之典型和突出;例如土改、鎮反、文革等等歷次政治運動就 是。

 第二種是,很少見的一種是在民主制度中一些投機政客看到多數選民具有某一要求,於是順從並全盤接受多數民意;有時為達目的,會利用多數民意作出損害少數的事。但是,這類事實極之少見,危害也很微,遠談不上甚麼暴政。反民主者就是利用民主社會這類罕見且為害輕微的小事給予普遍化、無限放大、極致化,捏造出民 主多數人暴政的謬論。

 非政治權力的民間有多數人暴力(不是暴政)。例如多數民族屠殺少數民族、鄉村械鬥中大村村民欺壓打殺小村等等。但是,炮製多數暴政論者用意非指這類事實。他 們指的多數暴政是多數人的權力暴政,特別是指民主政制中的多數民眾的暴政。基於他們在現代民主制度中找不到多數人暴政之事實;於是胡蒙混騙,拿毛澤東搞的 土改文革等等政治運動中利用和驅使民眾的事,歪曲成為多數人暴政的例證。土改鎮反文革等事實的原本是少數共產黨掌權者的暴政,實質是毛澤東個人暴政的典 型,反民主者橫蠻地把它說成是多數人暴政,且是民主的多數人暴政;請問,毛專政何來民主?沒有民主何來民主暴政?

 那麼,有沒有可能出現代表多數人的政黨組織通過民主選舉上台掌握政權,對少數人實行暴政呢?這倒是有一種形似而實非的事實。一種變質的具民主之形反民主之實的多數人暴政,這就是一神教政教合一民選政權;例如一些伊斯蘭教的“民主國家”。 原教旨主義者占多數時,民主選舉上台執政的原教旨領袖,可能實行政教合一,用政權推行教派意識和維護該教派利益;打壓異派教徒;伊斯蘭國家曾出現過這類情況。但是,這裡出現的問題不在民主,而在於政教合一;正規的民主,即現今歐美等國家的普世價值的民主是反對政教合一的;政教合一的民選權力是變質民主,已 經遠離民主,已經不是原本正宗民主。所以這類多數人選出的政權壓制少數人不是民主的多數壓制少數,更不是民主多數人暴政;而是宗教的多數派壓制少數派,是 宗教暴政。

 為甚麼人類社會自古以來,民主社會都沒有發生過“多數農民用暴力奪取對少數地主土地”的暴政?為甚麼共產黨來了就有“暴政土改”? 土地到了農民之手,只是過雨雲煙時間,又被共產黨用農民的名義奪取歸為黨有了。請問,土改(其它政治運動同)到底是多數農民對少數地富群體的暴政,還是共產黨為了劫奪民間財富,利用和驅使群眾實行共產黨少數掌權人對地主富農的暴政?反民主者的邏輯推導是這樣橫蠻的,把極權制度中的少數人暴政典型事例強加到 民主的頭上;罪名變成了與原本事實正好相反的“多數人暴政”。

 他們的多數人暴政指的是民主政治權力施行的暴政:多數人作出決定,並運用政治權力對少數人施行暴政。為了讓其橫蠻理論站得住腳,除了用栽贓手段把毛澤東的土改等政治運動當作多數人暴政例證外,還頑固地、千萬遍重複地拿出其寶典例證,這就是人類史上唯一的古希臘發生的事:由501人組成的陪審團投票決定,以 281票贊成對220反對判定處決蘇格拉底的絕例(此後就沒有這類民主多數暴政了)。他們把絕例普遍化、把古例現代化,誣指現代民主也是2000多年前古希臘相同,都是,或者都會演變成為多數人對少數人暴政。

 多數民眾不可能直接執掌政權,不能執掌政權、沒有權力何來施行暴政?所以多數暴政在現代政治生活中從來沒有發生過。多數人暴政是虛擬故事,由假故事推出來的只能是謬誤理論。

                              20131206     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