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六期

 

 

我為甚麼對  简体字 有疏離感

 

 

 

 

黃鶴昇

 

 

編者按﹕這篇文章曾在《大紀元》刊載過,現經作改後又投稿本刊。特此說明。

 

 我成長在六十年代的文化大革命時期,讀書學習的都是簡體字,至到如今,我雖然認得繁體字(正體字),但習慣上書寫起來還是用簡體字。作為一個在大陸成長的寫作人,與漢字打交道五十年,可以說,很多時光是在簡體字的氛圍中度過的。安理說,我應該對簡體字有一份關愛的感情,對其表示贊賞與喜歡的態度。但隨著我對中國文字的深入理解和感受,對簡體字逐漸有一種疏離感,甚至感到這是一種罪過。這個簡體字,是對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蹂躪和破壞,其罪過用誅心兩字不可以形容的。這是對中華民族的一種犯罪。

記得我讀小學四年級的時候,老師經常出一些猜字謎語給我們猜。我們幾個有點靈性的同學就約好各人自己出題來猜。第二天,一個同學出一個迷,說"又""欠",打一字。我當時脫口而出一個成語:"債台高築"。同學說,"錯,我說的是打一字,不是成語,這是歡樂的"欢"字。我對此事記憶猶新,就是覺得這個簡體字太離譜了,你又欠人家的,還能歡樂得起來?這個"欢"字,實在是太奇怪了。後來對簡體字有些深入的了解,才知道,原來造簡體字的那些人,只是為了簡筆而簡,根本不顧及漢字偏旁的意義。如"雞、難、漢、對……"等字,他都用"又"字來代替了,寫成"鸡、难、汉、对";又如"區、趙……"等字,寫成"区丶赵",他用"X"來代替了。這一改,就把漢字構成的很多意義抹煞了。如雞字,那個奚字是代表雞的讀音與形象的;如區字,它裡面三個口代表不同品種以示區別。你把奚音去掉了沒有雞的聲音了;你把品字去掉了沒有區別意義了。我特別在意的是我們漢族人這個"漢"字,你把它改成三點水一個又字,堂堂一個漢民族,變成一個不知所云的三點水又字,漢人變成三水又,是什麼意思呢?罪過呀!況且,他們改字,沒有一點規則和定律。如上面提到的"雞、難、對、歡"等,字旁是不同的,你統用一個"又"字來代替,這就叫做不文不類。如要讓我改,雞字不如改為一個"支"加一個"鳥"字,難字改為一個"乂"字加一個"隹"字。既省筆畫又有意義。支代表雞的聲音;乂是古字,其義是治的意思,古「尚書」常用此字。治隹,確是難事。我對古聖賢有一敬畏之心,改我是不敢了。只是以此反照說明這些簡體字的不文不類。

人們常說,漢字是象形文字。其實,漢字何止是象形那麼簡單,如果你熟讀它,還可以做半個考古學家呢。如我上面提到的"歡"字,你考究起來,就明白,原來我們遠古的先民,他們在慶祝歡樂的時候,最初不是敲鑼打鼓的,而是敲打罐瓷器的。這個歡字就表現出來了。又如"筷子"的"筷"字,我們可以考察出筷子是中國古南方人首先使用創造的。這個筷子是用竹子做的,中國北方不產竹子,因此我們考察出筷子是南方人、至少是長江以南的古住民所創造使用的。我們從筷字的竹字頭,就可知道這個詞的來源意義。又如"砍"字和"桶"字,我們現代人看這些字有時是矛盾的,砍,那是用刀砍,刀是鐵或鋼的金屬做的,為什麼砍是石字頭而不是金字頭呢?這就說明,當初我們的先民,最先使用的刀是石制的。同樣道理,這個"桶"字表明,我們的先民,最初製造的桶是用木做成的,盡管現在有鐵桶、塑料桶之類。我們說"鐵桶"這個組詞,好像是不通的,既然這個桶是鐵做的,為甚麼桶字不寫成金字旁還是用木字旁呢?這就是漢字特殊的功能,它可以讓你知道這個字的來源。中國漢字有一部辭源字典,古時還有一部「說文解字」,你熟讀了,就可以成為半個考古學家了。如以簡體字來考究,你就失去那個憑據了。清朝學界有一個考證學,把中國的古典著作做了很多的考證工作,為中國的傳統文化做出了很大的貢獻,他們的考證,有一部分方法,就是根據字的形體解說出來的。有人說簡體字是破壞中國傳統文化的罪惡禍首,這話我覺得一點也不為過,他把漢字的那個根,那個源都去掉了,使我們的漢字變得面目全非,無所依據。據說現任中共黨總書記習近平,簽名都是用正體字的習,而不用簡體字的"习"字。說實在話,這個簡體字實在太難看,讓人看了很不舒服的感覺,而且也表現不出象形文字的意義。習近平拒絕使用也是情有可原,寫潦草一點,就變成"刁近平"了。還有趙姓人士,人一出生起個名,你就在人家的姓打個X,在大陸,你的名字被打個X,就是槍斃的意思。趙姓人家何其不幸?一出生你就把人家斃了。還有姓謝的,人家是一個很斯文、很有誠意的言,你把它改成"讠",這個"谢",我總感覺出好像沒有多少誠意,就如西方人打個招呼"哈羅"一聲就算了似的。又如羅字,人家思維是很嚴密的羅,你把它改為"罗",成何體統?

如今我們來檢點中國政府當初組織那幫文字工作改革者的行為,就知道他們只是為了減少文字的筆畫而改字,根本不顧及字的意源和聲意。這種改字,使中國文字的有機體斷裂了。如上面我們說的謝字,既然你這個"讠"是代表"言"字,為什麼"言"字又要原體呢?你統統都用"讠"來代替就好了。而"這"字又改為"这"?古人造這個字是言"這",不是文"这",這個代詞是言有所指。最讓人不可理解的是,他們為了簡化筆畫而不顧兩個字不同的意義,將兩個字合而為一。如"範"與"范","後"與"后","只"與"隻"等。我以前對正體字不熟悉,以為是同一個字,其實所謂的繁體字都有這些字,它們有不同的意義。"後面、皇后"兩詞,如都寫成"后"字,后面、皇后兩字是指皇帝的老婆呢?還是指後面或是指皇帝之後?就說不清了。如"才"與"纔"合成一個"才"字,我們應用關聯詞"只有……才能……"就會讓人誤會這個"才能"不是關聯詞,而是指人的才能。"只有你勇敢面對,才能提高你的戰鬥力。"這個"才能",是可以當作名詞來理解的。不同的字,用一個同音字來代替引起歧義的事例很多,香港作家陳雲在他的「中文解毒」一書就指出,簡體字把面、麵都寫成一個"面"字,他說你看到飯店門口寫著"刀削面",你會嚇一跳,你還敢進去吃飯嗎?他還舉一個笑話故事:一位女士邀請她的男同事到她家作客,她在手機短信寫到:"來我家吧,我下面給你吃。"這個"下面"與"下麵"不分,讓人鬧出天大的笑話。

簡體字工作者讓人有一個特別不能容忍的行為,就是借日本字來做簡化字。用當今愛國憤青的話來說,就是漢奸賣國賊行為。如"國"字,中國人說國,是有邊界圍起來的領土纔稱為國,那些簡體字者,不懂得這個意思嗎?但他們偏從日本引進這個"国"字,圍起來中間有一個王字也未賞不可,可是中間既是一個玉字,是圍起來的土地內藏有玉器纔算是國嗎?或是玉是國王的印章?說來說去,這個"国"字,沒有正體字"國"的象形文字意義來得大。為什麼要拿這個日本漢字來使用?毫無道理!最近我遇到一個反日憤青,他說我們一定要抵制日貨,直到他們承認釣魚島是屬於中國的領土為止。我說你抵制什麼日貨?"中国"這個"国"字,就是日本貨,你再抵制,就國將不國了,連国都沒有了,你還能做中國人嗎?有人可能會說我胡扯蛋,實則我說那幫簡體字工作者是親日派,是漢奸是有根據的,我們再來看這個"學"字,簡體寫成"学",這個字也是日本字,中國民間有手寫簡體字"斈",即學字,也很有象形文字的意義,筆畫也不多,為什麼不用而用日本字呢?假洋鬼子的面目一看就知。什麼簡體是為了普及中國文化,完全是自欺欺人。

中國的文字不僅妙趣橫生,而且有著其他文字不能表達的特長,它蘊含著豐富的科學知識。我常與朋友開玩笑說,科學分類不是阿里士多德發明的,他的物理學、化學、生物學、哲學學等什麼學,中國人早就發明了。中國人在幾千年前就有金木水土火的五行學說,而且他還在具體物質命名冠上它的屬性。不信,你看中國的文字:凡植物都分得很清楚:有艹、木等分類那些是草本科,那些是灌木科。凡金屬的命名,都有一個金字旁。什麼銅、銀、鐵等,如有關氣象學的詞:雲、霧、雨、電、雷、霞等等,都有一個雨字頭,我們一看,就知道這些詞與氣象有關。簡體字把某些字的雨字去掉,就把有機體的科學性去掉了。如電,寫成"电"。學童學習這個字,就失去了下雨打雷那些閃閃發光的叫電的聯想力,這樣學徒更不好記。又如人和動物身體各部位的命名,也有一個月字旁分清。什麼腦、腿、肚、腳等,這不就是分類科學嗎?簡體字者不懂得這個科學性,生硬地刪改筆畫,如把"節"字簡寫為艹字頭,就破壞了字的科學意義了,原是竹節的節,這一改,變成草也有節了。你說有道理嗎?

中國的文字不僅有它的科學性,而且還有它的視覺感受性,它給人有圖畫視覺的感覺。記得女作家韓秀說過,她很欣賞正體字這個靈字,天下著雨,有很多窗口,幽靈在窗口穿梭漂突,給人一種陰森恐怖的感覺。這個靈,真有一股靈氣呀。相對於簡體字的"",你就沒有這個感覺了。所以古人造字,不是用筆畫多少那麼簡單的,它還有視覺的意義。中國書法是一門藝術,也就反映出漢字有視覺的魅力。很多書法者說書法要寫繁體字,不寫簡體字,寫簡體字不好看,就是簡體字沒有這個視覺功能。

我不是文字的研究工作者,只是在讀書寫字中慢慢覺察到的一些體會。這裡寫出來與我們大陸同胞商權。可以說,當初中共政府成立的這個文字簡化工作組,其人員的漢文字水平是打折扣的,是很草率和不負責任的。他們按當時中共高層中國文字向拼音化方向發展的指示而簡化,其主要目的是為了簡化而簡化,而簡化出來的漢字,能有多少文化的含金量就可想而知了。對此我不想作大多的評論,我只想說,老祖宗留下給我們的文字,是一個民族生存的根本,我們要好好保護它,決不能輕易去改變它。我們要有敬畏古聖賢之心,不要以為古人這也不行那也不是,隨意地去更改、簡刪古人的成果,這會受到懲罰的。據說遠古的倉頡造字,也造錯了三個字,這三個字是"人、高、出",高字應該是人字,出字應該是高字,而人字應該是出字。為甚麼這樣說呢?你看那個高字,多像一個人呀,有頭,有頸,有身體,兩條腿,中間有一個生殖器,這不是人嗎?致以這個出字,兩座山疊在一起,不就是高嗎?我們說入的頭是往左,那麼這個人的頭是往右,不就是出字嗎?這些有力證據,據說我們的古人早就發現了,但為什麼不改過來呢?這就是古人尊重傳統文化的精神,他們尊祖先,畏聖賢,古人造出這個字是如此,而不是如彼,可能有他的原委和理由,我們今人是不可胡亂猜度的,更不能自以為是,隨便簡刪的。如今的簡體字,我覺得就是對老祖宗的犯罪,是對中華民族文化的褻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