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五期

 

 

習近平的蘇聯心美國夢

 

 

阿妞不牛

 

 

近平成為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軍委主席三位一體後,首先高調出訪俄羅斯,還展開夫人外交,當面向普京宣稱他倆很像,大贊俄羅斯在普京強勢領導下國家發展迅速,人民幸福。可是,就在他出訪俄羅斯前後,習近平據傳不但在內部講話痛惜蘇聯和蘇共垮臺,稱蘇共和蘇聯竟無一人是男兒,沒有一個忠誠的共產黨員和列寧斯大林哺育的革命群眾勇敢站出來保衛蘇聯與蘇共;而且,就在近日,還通過新華網發表特約評論員文章《中國若動盪,只會比蘇聯更慘》,嚴重警告如果讓自由派得逞,搞什麼民主公民社會,就一定會讓中國走向蘇聯垮臺變成俄羅斯這樣的人間地獄。如果說習近平在出訪俄羅斯之前為蘇聯變成俄羅斯痛惜,可以說是先入為主。 那麼他親自考察俄羅斯之後再授意“王小石”拿出俄羅斯的地獄來嚇人,一定是習近平看到了今日俄羅斯不堪入目的慘象了。不知道習近平是否還要同普京再次碰頭,是否隨時準備向普京伸出援手,救俄羅斯人民出苦海。 當年蘇聯垮臺以及今日俄羅斯,到底有多慘呢?蘇聯垮臺,不是遠古歷史,發生在中國天安門事件之後,想必習近平看過電視實況報導,應該記得:既沒有天安門那樣的流血,也沒有羅馬尼亞的掉人頭,更沒有美國大兵入侵,戈巴契夫和葉利欽並肩“總統”了幾天,然後蘇聯沒有了。戈巴契夫連辭職都不要,乾脆領葉利欽 俄羅斯共和國的養老金。從大清朝到毛澤東都憂心忡忡對中華虎視眈眈的俄羅斯和蘇聯帝國頃刻不再了,就這麼“慘”。

葉利欽當政的俄羅斯確實慘了好些年。昔日“世界超強”的蘇聯不見了,原子彈導彈還在,可是沒法當麵包啃。共產主義的海市蜃樓幻滅了,可是美國式的天堂還在天邊。未來的幸福氣球還吹不起來,過去七十年共產黨統治下的創傷慘痛一齊噴發——這個痛苦,如果達到或者超過四人幫倒臺之後中國人感受的程度,只能說是一個久病沉屙身心傷痕累累的病人,突然失去了迷幻劑麻醉劑之後的現實痛楚,而並非搞垮蘇聯的戈巴契夫與葉利欽製造帶來並強加給全蘇聯人的。從葉利欽的“休克療法”到普京再振綱紀國力,俄羅斯人承受的“苦難十年”時間上也不超過中國的文革,後面的重生也非中國後來“改革開放”可以比擬:如今的俄羅斯,從當年一個外強中乾的超級大國暴露出實際上的真實的民眾無產無權無知的三無第三世界,發展到有著言論集會結社遷徙求職選舉基本公民權利保障,國民人均收入 2012年已達1萬2700美元,全國有著免費普及12年義務教育和基本全民醫療保險,同時有著令世界任何國家不可小看的核武與常規軍力的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是一個沒有任何國家可以歧視慢待的真正世界發達大國。

蘇聯共產黨慘嗎?當然慘。因為不但列寧史達林哺育的布爾什維克沒有一個男子漢站出來用生命保衛這個黨,而且是蘇共黨員占絕大多數的最高蘇維埃,在垮臺之前表決多數通過解散蘇共的決定。蘇聯共產黨人慘嗎?說慘也慘——他們從國家的先進分子領導統治階級,一下子成為平民,要跟幾十年被他們領導甚至專政的平民一起過一樣的苦日子,只是沒有被專政。不但沒有被專政,他們還可以堅持自己的共產主義信念,甚至重新組織俄羅斯共產黨,參與並進行聲勢浩大的競選,只是他們再也不敢說要把俄羅斯拉回到當年蘇聯共產黨時代。如果那樣,他們會比從瘋人院跑出來的病人還引不起更多街頭人們的圍觀關注。即使這樣的俄羅斯共產黨人跳出來, 與北京的共產黨人相比較,恐怕俄羅斯人還是知道究竟誰是更值得關注的真瘋子:那個讚揚羡慕朝鮮人的幸福,為我們沒有了共產黨媽媽的俄羅斯人掉淚的中共黨。

這不是中宣部裝腔作勢引人作嘔。他們是坦露心扉。對於鐵杆中共黨員來說,是真叫慘——豈止一個慘字了得,是真正的絕望,是希特勒面臨毀滅時的那種絕望。習近平以及“王小石”所表達的這種20多年磨滅不掉的痛心疾首,是他們一顆永被煎熬的蘇聯心。

中共的創建,現在稍有歷史常識的人都知道,是列寧蘇俄在中國種下的龍種。馬克思主義不是從德國英國傳播到中國的,而是毛澤東毫不含糊指出的,“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我們送來了馬克思主義”的蘇共黨。李大釗毛澤東搞共產黨的原始資本,是盧布,導師首長是蘇俄特派員。俄羅斯列寧牌號的馬克思主義,確實是列寧用炮火送來的。中國辛亥革命之後,沙俄就趁機籠絡威逼蒙古脫離中國,歸附沙俄。袁世凱為了對付沙俄,甚至不得不屈從日本壓力,對日本做出外交讓步,以日本平衡沙俄勢力,免於蒙古分裂。沙俄被列寧的布爾什維克推翻後(編按:列寧的共產黨推翻的,是推翻了沙俄的俄國二月民主革命所建立的“俄羅斯共和國”。)列寧一方面冠冕堂皇發表聲明,“反對一切帝國主義侵略征服擴張”,甚至宣布要廢除沙皇從中國奪取的領土與特權。可是另外一方面,立即開始了對東歐中亞東亞的擴張,並且制定了遠比沙俄宏大的擴張計畫:要把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擴展到整個歐亞大陸,要在世界實現共產主義。對中國的滲透就在孫、袁紛爭內亂的時候開始了。除了把軍隊開進蒙古,從培訓李大釗到組建中共來牽制北洋政府以取得滿蒙、新疆,到乾脆藉口幫助孫中山的中國國民革命,實際是讓共產黨鉆進國民黨“借殼生蛋”,來征服控制整個中國,建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這個關於不斷永續擴展蘇維埃聯盟以及全球共產主義的理想與計畫,成了列寧的革命遺囑,由史達林帶領全體政治局委員並代表全體蘇聯共產黨人,在列寧遺體前莊嚴誦讀宣誓堅貞不渝執行。從這一點上說,列寧、史達林是完全符合《共產黨宣言》標準的真誠甚至偉大的共產黨人:共產黨人從來不隱瞞自己的觀點。我們的目的是擁有世界,我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摧毀整個現存世界才能達到。這就是“蘇聯心”——蘇聯共產黨人的信念野心,從列寧、史達林到赫魯曉夫、勃列日涅夫都一直在表露實踐。

問題是,這樣的蘇聯心,全世界只能有一個。毛澤東既然是列寧、史達林的忠實信徒,就必然也要有這顆中國式“蘇聯心”,也就是要由他老毛與中國共產黨把中國變成並取代蘇聯,讓中共成為世界革命的領導中心,讓中華帝國臣服世界。這就順理成章地解釋了老毛從一邊倒向蘇聯,到轉眼同蘇聯反目為仇兵戎相見勢不兩立的中蘇關係。這也就解釋了蘇聯和中共對外輸出共產主義,扶植別國共產黨,幾乎到頭來都是種下龍種收穫跳蚤甚至冤家對頭。同時也解釋了為何老毛的忠實信徒,一生追隨老毛親蘇學蘇愛蘇維埃,然後堅定反蘇“反修防修”,同“蘇聯社會帝國主義”不共戴天,直至不惜同美帝結盟,讓蘇聯見鬼去,可是一旦蘇聯轟然倒塌,上午 還在高喊“打倒蘇聯社會帝國主義”的中共要員與子孫,下午淚飛頓作傾盆雨,如喪考妣,痛不欲生。他們是蘇聯親生,血脈相連,都是一顆“蘇聯心”:極權鎮壓 統治本國民眾還不夠,還要征服世界。前者是最低綱領與底線,後者是最高綱領與終極目標。

習近平在表露這樣的“蘇聯心”的同時,還高調鼓吹“中國夢”。這個中國夢到底是什麼幻境仙境呢?別人,包括中宣部弱智乏能的胡吹瞎扯都不算數,只有習近平對奧巴馬說的是權威實話:他的中國夢同美國夢相通。

奧巴馬很外交,沒有當場背誦林肯和馬丁路德金來為習近平解夢說夢。習近平當然不需要學江澤民搖頭晃腦背林肯,更不要背馬丁路德金,因為他一不需要解放黑奴,二不怕他走在美國大街上被種族歧視。習近平的“美國夢”是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到鄧小平一直在做的:中國要在經濟科技軍事實力上趕超美國,並非蘇聯;趕超的方式,就是“蘇聯心”,蘇聯的政治制度和美國的科學技術軍力,外加他們一直認定痛駡的“美國霸權主義”。簡言之,他們認定,中國要富國強兵,要成為世界超強,唯一的道路方向目標與意義,就是他們這夥人永遠統治駕馭全中國民眾,最大限度地根據他們的理想意願調集動用享用全國資源,讓他們對國民生殺予奪,隨意讓國民做出犧牲,然後擁有同美國旗鼓相當的經濟與軍事實力,他們作為中共領袖,甚至作為中共黨員,不但在國內萬民跪拜一呼百應,而且走遍世界到處施威。

這位“王小石”作為中共喉舌,這次的雄文還用了線民不入流的口語,諸如“帶路黨”“西奴”之類,可謂深入淺出通俗易懂。可是,怎麼就不能像俺這個最喜歡彎彎繞的“無毛”,有時候也這樣直白痛快呢?習近平的中國心中國夢,或者王小石要給習近平包裝打扮安裝的心和夢,不就是這樣一顆“蘇聯心”一個“美國夢”嗎?這不就是牛魔王想要孫悟空的本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