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五期

 

 

讚頌出來的貴族精神

 

張三一言

 

 

甚麼是貴族精神?貴族精神是怎麼樣產生的?重複回答說一次,貴族精神不是由貴族自身(本質)產生出來的精神,不是事實存在的精神,而是貴族及頌貴一族讚頌出來的假精神。

貴族精神就是有甚麼“貴”的精神都往裡裝的橡皮膠袋里的儲蓄物──所有貴族和貴族的粉絲抬轎者們認為貴的、好的精神,例如誠信、道義、使命感、高貴人格、捨己為人…等等等等,都可以記入貴族精神的帳簿;反之都禁止記入。這一來,必然把貴族精神推上人類文明、道德的極高端。但是,事實上有沒有這種貴族精神,很難說。貴族精神就好像今天喉舌中被描繪得好到無以復加的“共產黨精神”,你說,共產黨精神到底是甚麼東西?存在嗎?

 頌貴者說貴族精神高貴在於富貴不淫蕩、有權不屈人、有承擔。我不否認有這些事實,我相信貴族中也有人如是地做了;但是,這些精神並不是貴族專利、專用、獨有表現,而是普通人的常見表現;把普通常人的常見表現強說成貴族專利品,是不是強橫一些了?又但是,貴族腐敗墮落荒唐淫蕩不論古今中外都有瀭海沙數記錄。客觀事實是所謂的貴族精神,正反善惡美醜表現兼備。強盜、黑社會也有講人情道理的正面表現,並不因為有人放大拔高這些正面東西,強盜就不暴虐,黑社會就不黑了。無限地賦予貴族“貴”精神並不能改變貴族統治壓制掠奪平民或奴隸的實質,並不能改變貴族之中有富貴則淫蕩、有權就屈人、得利益而不承擔義務的事實。有選擇性地擇優擇貴描述貴族和貴族精神,沒有說服力。

 貴族是人不是神,是人就必然有人的缺點劣性;更重要的是貴族是最高層皇帝皇族後的第二最高等級,是依據血統或社會制度賦予權力權利地位而成其為貴族。貴族不像地主富農資本家那樣參與直接或間接製造財富的活動,貴族靠甚麼非富則貴?靠國家財富施賜、靠屬地收租收稅、靠平民奴隸奉獻;是典型寄生群體。身處如此地位的貴族怎麼能道德起來?怎麼能公義起來?怎麼能善美起來?所以,貴族或被視為類貴族中人,背信棄義、人格卑劣、濫權失責、損人利己者大有人在,“頌貴”者們卻視而不見;只選取人性中正面表現。任何群體階層階級,你只要給它全正面品格,如前所說的誠信、道義、是使命感等等,拒棄所有負面東西,他們必定成為人間無天上有的神;貴族和貴族精神就是被貴族自己和頌貴一族製造成的貴族神和神的精神。

 請看頌貴族怎麼樣為貴族造神的?他們有一種神化貴族的說法是『貴族精神推動人類文明發展』、『貴族不僅創造文明,而且也創造歷史』。

 這種說法和“共產黨推進社會發展”的邏輯和理論都是相同的。共產黨組成的社會主義陣營不也是推動社會、生產力發展的嗎?否則的話,它們哪來與自由世界長期對抗的本錢?現在陸共也不是把經濟推動到了世界第二的水平了嗎?可以不可以總括地說,共產黨(或共產主義)推動人類社會發展?當然不可以。不可以的理由是,佔有、甚至是獨霸權力財富訊息知識者(奴隸主、貴族、共產黨專政集團)是所有政治社會事務的主導者,所以,就會產生“社會變革的推動者”、“歷史創造者”的片面觀點。因為歷史是有權者寫的(歷史越推向前期越是如此),理論是掌握資訊知識的權力者寫的,所以“貴族(還有奴隸主、共產黨等)推動人類文明發展、創造歷史”的片面理論成為“定論”和“常識”是必然的事;因此造成了常態性的、習非成是的人類偏見。

 必須注意的是,社會之所以被阻止變革和進步主力是貴族+皇族+“權族”!請頌貴族者回答,中國由帝制轉為民主制度過程中,中國的皇族、貴族、當權者們是起了推動作用還是阻止作用?今天的陸共是中國大陸民主進程的促進力還是反動力?

 只算進步帳不算後退帳,公平嗎?

 當今竟然有人呼吁“要將中共變成真正的貴族”,有可能嗎?退一萬步說,就是有可能,那“真正的共產黨貴族又是個什么東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