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五期

 

 

 

錢學森七次鼓吹

 

匪夷所思的糧食“高產衛星

 

 

柔之剑

 

 

 

1958年大躍進放糧食高產衛星最高達致畝產水稻13餘萬斤,毛澤東說是聽了科學家錢學森的話。錢學森1958616日在《中國青年報》上發表的《糧食畝產量會有多少?》是一個確鑿的證據。其實此前此後錢學森還有六次著文鼓吹匪夷所思的糧食高產,簡述於下: page111-1

第一次,1958429日在《人民日報》上發表《發揮集體智慧是唯一好辦法》,說可以在1畝面積上年產約8千市斤的澱粉。

第二次,19586月在《科學大眾》雜誌第6期發表《展望十年——農業發展綱要實現以後》,說根據光合作用的理論推算,稻麥年畝產可以達到4萬斤至6萬斤

第三次,19586月在《農業科學》第12期發表《可以實現的理想》,說稻麥年產量就可以達到四萬斤穀子!”該雜誌為半月刊,編輯來電話詢問是否計算準確?錢即用計算尺再核算後說計算準確無誤,讓秘書張可文回復編輯部。

第四次,1958616日在《中國青年報》發表《糧食畝產量會有多少?》,說稻麥年產量……不僅僅是現在的2000多斤或3000多斤,而是2000斤的20多倍!

第五次,19592月在《科學通報》第3期發表《談宇宙航行的遠景和從化學角度考慮農業工業化》: page111-2

 左圖是錢永鋼提供的其父錢學森保存的5份關於糧食高產文章的剪報。(轉自2011-03-08 07:南方週末 我要參與 網站)。

第六次,1959925日在《知識就是力量》第8-9期合刊發表《農業中的力學問題》:

 

钱学森论证“亩产六万斤”_网易新闻中心 - tommy918 - 堕落者的自白

 

可見錢學森對糧食高產的鼓吹是一以貫之,並非心血來潮;是積極迎合毛澤東和党國大躍進的號召,並非科學論證。如果說1958年,全黨全民的狂熱尚對科學家的大腦也產生了不可違逆的衝擊波,那麼到了19599月,大面積饑饉來臨後,錢氏仍舊如此鼓吹,則可以肯定是回應是年78月廬山會議上對彭德懷反對大躍進的整肅,繼續積極迎合反右傾運動。錢氏在1959年的文章裏說:我們算了一下,一年中落在1畝地上的陽光,一共折合約94萬斤碳水化合物。如果植物利用太陽光的效率真的是百分之百,那麼單位面積幹物質年產量就應該是這個數字,94萬斤!。餓殍遍野之際,還這樣夢囈,實在匪夷所思!

最近網載錢氏之子錢永剛將1993421日錢學森致海外友人孫玄的信發給了上海作家葉永烈,葉氏披露了這封信。信中錢氏堅持自己鼓吹糧食高產是科學的正確的,說故理想最高年畝產是32-53噸。說畝產萬斤,才5噸(10萬市斤),遠遠小於理想數。

這就是說,錢學森至死不悔這樁為餓死近四千萬國人推波助瀾的高產糧食衛星的鼓吹。或許,錢氏的光合作用和農業力學理論會在遙遠的將來成為事實,但是這一理論是造成中華民族和人類史上的空前的大災難之因素之一則已經是事實。錢氏作為科學家不會不明白這個道理,為什麼還要死撐硬挺呢?除了人性的醜陋之外,中共當局從來不對此懺悔認罪道歉是素以中共馬首是瞻的錢氏堅持不認錯的另一大主因。

錢氏這一匪夷所思現象,還不應該徹底從更深層面於以反思反省嗎!?他的順服如此配合鼓搗,党國樹錢氏為兩彈一星功勳獎章。2006年,錢與另5人獲中國航太事業五十年最高榮譽獎2009年錢獲2008影響世界華人終身成就獎。連毛魔頭在64年餓死4千萬人時,假腥腥說是見了錢氏文章後而相信畝產萬斤的,很能迷惑忽悠我們普通老百姓,相信廣大人民一旦公民意識覺醒,將埋葬一黨獨裁邪惡制度,邁向民主、自由、法治、憲政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