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五期

 

 

看馬克思和恩格斯

 

是如何歧視中國人的

 

 

 

網文選刊

 

 

 

馬克思和恩格斯屢屢稱中國為“天朝帝國”,說它是人類社會發展史上的一塊“活的化石”,是“僵死不動的東西”,不僅“幾千年來都沒有進步”,而且“習慣於靠無知來保證不受物的侵犯、世界的侵犯”。中國的社會制度稱為“腐朽的半文明制度”,中國人被稱為“半野蠻人”、“野蠻人”、“陳腐世界的代表”和“宗法的騙子”,等等。

馬克思和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識形態》中稱中國人為“宗法的騙子”,跟“文明的騙子”美國佬並列為世界上最會惡作劇的兩個民族。由於中國社會是建立在血緣宗法制度之上的,所以叫“宗法的騙子”;而美國則是現代文明的新楷模,因此稱為“文明的騙子”:“中國人的生活完全以禮為指南,但他們卻是地球上最會騙人的民族。”

馬克思和恩格斯還常把中國人不誠信的品格跟法國人相提並論,如1850年他們在一個書評中提到:“至於交易所的勾當和作為法國商業特點的中國式的敲詐,可以讀一讀傅立葉的‘四種運動’、‘虛假的行業’、‘關於普遍統一的理論’以及他的遺著,裏面有些關於這方面的引人入勝的東西。”“在中國,所有商人都用假秤,都出售假貨而不受懲罰。你會在廣州買一隻外形很美觀的火腿,等它切開的時候,你看到的只是一團用幾片豬肉精心包裹起來的泥土。每個商人有三把秤,一把是用來欺騙買主的小秤,一把是用來欺騙賣主的大秤,一把是自己專用的標準秤。如果你受這些欺騙,官府和公眾都會嘲笑你。他們會告訴你,在中國有商業自由,並且說,儘管有這種所謂惡習,幅員遼闊的中華帝國已經比歐洲任何帝國都更好地生存了四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