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五期

 

 

蘇聯紅軍

幫助中共建立東北根據地

   

 

 

太陽史家

 

 

 

88日蘇聯向日本宣戰,9日夜,蘇軍先頭部隊進入東北,15日日本天皇宣佈日本無條件投降。817日,日本關東軍放下武器。1

    1945814日,中華民國政府外交部長王世傑和蘇聯政府外交部長莫洛托夫在莫斯科簽訂《中蘇友好同盟條約》,主要內容是:兩國在對日戰爭中,“彼此互給一切必要之軍事及其它援助與支持”、“不與日本單獨談判”或“締結停戰協定或和約”、戰後“共同密切友好合作”、“彼此給予一切可能之經濟援助”、“不締結反對對方的任何同盟”、“不參加反對對方的任何集團”。此外還簽訂了《關於中國長春鐵路之協定》﹑《關於大連之協定》﹑《關於旅順口之協定》(中蘇共同使用旅順口三十年)和《關於蘇聯軍隊進入中國東三省協定》。《關於蘇聯軍隊進入中國東三省協定》規定日本投降後最遲三個月內蘇軍全部撤出東三省。

819日第6近衛戰車集團軍空軍陸戰隊和第113步兵軍佔領瀋陽,第6近衛戰車空軍陸戰隊佔領長春,23日,蘇聯海軍陸戰隊在旅順登陸,24日,蘇軍第39集團軍進入旅順。1

    1945423日,中國共產黨召開第七次代表大會,大會第九天,毛澤東做總結報告,提出爭取東北是黨的戰略任務:如果東北能在我們領導之下,那對中國革命有什麼意義?我看可以這樣說,我們的勝利就有了基礎,也就是說確定了我們的勝利。” 2

    1945811日,朱德總司令命令原東北軍呂正操部、張學思部、萬毅部、李運昌部即日向東北進發。熱冀遼軍區十六軍分區曾克林部亦向東北進軍。

    蘇聯外交家A.M. Дедовский這樣記述:紅軍進入東北的軍事任務是擊潰日本關東軍,重要的政治目的是全力支援中國共產黨和他的軍隊,蘇軍從日本佔領者手中獲取東北後,蘇聯政府的方針是把東北轉交給中國共產黨,為此不遵守日本投降後3個月內(1945123日前)從東北撤出蘇軍的協定。其目的是:一、把蘇聯看中的東北工礦設備完全拆卸運到蘇聯。二、協助中共八路軍和新四軍及其指揮人員調進東北。三、阻止國民政府軍調軍隊進入東北,佔領紅軍未到的地區,莫斯科不允許國民政府軍利用旅順和大連港口和中長鐵路(中東鐵路)調運軍隊,不允許利用地方居民組建軍隊和員警力量。3

    1945824日,紅軍遠東第2方面軍第25集團軍第88獨立旅從蘇聯88日向日本宣戰以來一直未參加戰鬥,因此旅長周保中(Чжоу Баочжун)中校致電蘇聯遠東軍司令華西列夫斯基元帥,要求把國際旅部署到東北中心城市長春,協助紅軍建立和維持秩序,組織抗日民主力量為將來在東北建立民主政權奠定基礎,或允許他率領獨立旅的中國籍官兵回歸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或八路軍司令朱德同志領導。88獨立旅是1942年在離哈巴羅夫斯克(伯力) 72公里的阿莫爾-維亞茨科耶村組建的,其成員為朝鮮和中國的抗日遊擊隊員。4

    194598日,周保中率部下79人飛抵長春,任蘇聯紅軍駐長春警備司令部副司令。 3,5

    蘇聯因與國民政府還有外交關係,隱秘地積極地支持中共,蘇聯為使中共儘快地在東北建立根據地,允許中共在東北展開武裝奪權鬥爭。1945915日,蘇聯外貝加爾方面軍司令馬林諾夫斯基元帥從長春派出的專機飛抵中共首都延安,曾克林和周保中隨機到達延安,當天中共政治局在楊家嶺召開會議,並聽取了曾克林和周保中彙報東北形勢和蘇軍的態度,政治局當晚將情況電告正在重慶談判的毛澤東、周恩來。據此,中共中央最終確定了“向北發展,向南防禦”的戰略決策,當天中央政治局決定成立以彭真、陳雲、程子華、伍修權、林楓為委員,彭真為書記的東北局,派遣10萬八路軍和2萬幹部立即出關搶佔東北。918日,彭真、陳雲、伍修權、葉季壯、段子俊等同志,乘坐蘇聯的飛機到達瀋陽,中共中央東北局正式成立。共產黨人高崗和林彪很快在東北建立起軍政領導機構1031日,組成東北人民自治軍,林彪任總司令,彭真任第一政治委員,羅榮桓任第二政治委員。19451114日,東北人民自治軍改稱東北民主聯軍。194611日東北民主聯軍已達100萬人。3

中國共産黨要求蘇聯政府給予幫助,蘇聯把擊潰日本闗東軍繳獲的武器裝備全部轉交給中國共産黨。在19459-11月,紅軍就交給中共林彪的東北民主聯軍327 877支步槍和卡賓槍5207挺機槍、5219門大炮和迫擊炮、743輛戰車和裝甲車、612架飛機及1224輛汽車、拖拉機和牽引車,見表。紅軍還向民主聯軍移交679處軍需倉庫。稍後又向中共軍隊轉交部分蘇聯武器。3

      19459-11月蘇軍統帥部轉交給中共民主聯軍的武器裝備表

 

                     輕重機槍                             汽車 拖拉機                 

                  卡賓槍                 迫 擊 炮      裝甲車                  牽引車

外 貝 加 爾

方面軍        112 317      1468       2830        320       340           247

 

 騎兵- 裝甲兵

  混成兵團和

 17集團軍     37 010      1272         740         86        39            182

 

   遠東第1

 方面軍       110 200      1481         846       210        187           434

 

   遠東第2       

    方面軍        68 350        963         803       127         46           361

 

             327 877       5207       5219       743        612         1224

 

騎兵-裝甲兵混成兵團下轄1個紅軍騎兵師、4個蒙古騎兵師、1個蒙古裝甲旅、1個蒙古戰車團、1個蒙古炮團和1個蒙古空軍混成師。兵團司令是蘇聯紅軍上將И. А. Плиев,副司令是蒙古中將Ж. Лхагвасурэн

17集團軍從1940年駐防蒙古,蘇日遠東戰爭開始時隸屬外貝加爾方面軍,19458月末奉命與騎兵-裝甲兵混成兵團協同作戰,1946年從中國撤出後仍駐防蒙古。

東北民主聯軍收編了17萬偽滿洲國陸軍,收編了有專長的日軍官兵。他們分佈在各部門,軍區衛生部7200人,軍區軍工部2000人,軍區軍需部900人,軍區其他系統1500人。 有特殊技能的人,如醫師、飛行員、炮兵等,享受特殊計程車官待遇。整個民主聯軍中,大約有4千名日本籍官兵。3萬日本人留在東北解放區。東北民主聯軍還收編了三個師日籍朝鮮族官兵。1910年8月22日,日本基於“日韓合併條約”,而將大韓帝國併入日本版圖,因而日軍中有日籍朝鮮族官兵。

    19463月蘇軍開始從東北撤出,414日撤出長春,428日撤出哈爾濱,53日撤完。3

    根據《關於大連之協定》﹑《關於旅順口之協定》,蘇聯外貝加爾方面軍的第39集團軍留駐遼東半島,下轄第5近衛步兵軍(轄第17、第19和第91步兵師)、113步兵軍(轄第262、第338和第358步兵師)及從第6近衛戰車集團軍調出的第7新烏克蘭-興安軍。集團軍司令陸軍上將И. И. Людников。第7轟炸飛行軍駐旅順海軍基地,軍長空軍中將В. А. Ушаков9

蘇軍撤出中國東北後,繼續援助中共反對中國國民政府,蘇聯為支援中共軍隊,留下軍事專家和部分技術官兵參加中國內戰。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人民解放軍中有1012名蘇聯專家和顧問。10  1948-1950年蘇聯在中共中央的軍事專家的首席顧問是И. В. 科瓦廖夫(И. В. Ковалёв)工程兵中將,來中國前為蘇聯交通人民委員(部長)。蘇聯軍事專家幫助東北民主聯軍司令部制定全面的戰略防禦、轉入反攻原則、防衛與反攻的戰鬥與物資的保障辦法。蘇聯軍事地形測繪員幫助培訓中國專家,建立軍事地圖技術基地。蘇軍在縱隊(軍)和師司令部培訓戰車和裝甲運兵車乘員、汽車駕駛員;培訓民主聯軍官兵怎樣使用日本的野炮、渡河設施、無線電通訊、駕駛日本的殲擊機、輕型轟炸機。蘇聯專家參加創建培訓中共鐵道兵,組建四個旅,總人數為3萬人,僅在1948年夏季配訓了4600專業技術人員,恢復鐵路運輸線,保證了前線的軍需物資供應。11        

        蘇軍協助中共在東北建立了根據地,中共軍隊憑藉蘇軍經驗、蘇軍顧問和教官的幫助建立起有戰鬥力的能進行現代戰爭的軍隊。1947年軍事形勢發生了根本變化,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蘇軍教官、戰車兵、飛行員、炮兵和政工人員參加了共軍的戰鬥行列,1947年中期中共軍隊反攻得力于蘇聯提供的武器裝備和松花江艦隊。3

    蘇聯組織哈巴羅夫斯克、勃拉戈維申斯克(海蘭泡)、阿莫爾共青城和松花江上的口岸城市佳木斯經常通航,這對保證解放軍的戰鬥勝利具有重大意義,佳木斯是當時解放軍的重要後方基地,這裏有工業物資供應基地、中心醫院、軍事機關。解放軍1947-1948年戰略反攻時,蘇聯外貿部門保證了所有軍用物資——軍火、軍服、軍鞋、醫藥的供應。11

19481月東北民主聯軍改稱東北人民解放軍。

        19501月,蘇聯對外貿易部長М. А. Меньшиков 向史達林遞交報告,194612月(21)開始,與中國“民主力量”進行易貨貿易,不用貨幣結算,遭到戰爭破壞的蘇聯幫助中國共產黨就差沒脫下身上最後一件襯衣了,給中共以極大的支持,對中共實行非常優惠的互利的易貨貿易。1947年蘇聯為中國的民主力量提供武器、裝備、商品和物資價值為15100萬盧布,1948年為33540萬盧布1949年為42 060百萬盧布,總計約90700萬盧布,約相當於15億美元。12

                        蘇軍參加中國內戰也遭受不小犧牲。19467月到19476月,根據不完全的統計。蘇軍犧牲102人,受傷的軍官、士官和士兵7百多人,傷亡比為7:1,相當於蘇聯內戰時紅軍的傷亡比,當時紅軍的無法挽回損失為980741人;衛生損失為6791 783 人。13-a

    蘇軍支援民主聯軍參加中國內戰,從1946年到1950年,戰死和傷病死共936人,其中軍官155人,士官216人,士兵512人,非軍職專家44人。13-b

    7:1的傷亡比,可以推算出蘇軍的傷亡人數約為7500人,蘇軍參加中國內戰的多為炮兵、戰車兵、航空兵、教官、顧問,傷亡率不可能超過50%,按此計算,蘇軍參戰總人數至少應為15 000人。

    這些犧牲者多死於1946-1948年。死亡者不就地埋葬,大都集中埋葬在旅順蘇軍陣亡將士公墓,墓地位於旅順水師營街道三裏橋和平廣場,現名蘇軍烈士陵園。2002年俄國出版的《二十世紀下半葉戰爭中的俄國(蘇聯)》書中《蘇聯對中國的軍事援助》一章載有這936人的生卒年代和軍銜。例如:

     ОЗЕРОВ Павел Иванович 1919年生於加里寧州別日茨基區謝里朝鄉,上尉,第55遠程轟炸飛行團航空中隊長,1947414日在錦州飛機被擊落死亡。         

     САВЕЛЬЕВ Николай Сергеевич  1924年生於加里寧州別日茨基區阿拉布金諾村,第26近衛軍炮兵團近衛軍炮兵技術少尉,1946511日戰死。11

 

    蘇聯紅軍幫助中共建成東北根據地,中共擁有了東北雄厚的人力資源,動員東北青年參軍參戰。1948211日劉少奇給中共中央報告說:“前年六月以後至十二月底前後,共補充主力九十三萬。去年三下江南後,又補充三萬。去年夏季攻勢後,又補充五萬。去年冬季補充五萬。後又成立四十幾個團,10萬。今年又將成立四十二個團。估計四十五萬人上前線,”可知1946--1948年間,東北貧下中農青年中有161萬人參軍。14   東北民主聯軍迅速壯大起來。

中共勝利最重要的因素是蘇軍司令部不允許國民政府軍由旅順大連在東北登陸,而且還協助中共軍隊在東北建立了戰略根據地,並參與中國內戰11  蘇聯人認為:是蘇日遠東戰爭導致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建立(Ну а если говорить прямо, то именно августовская война привела к созданию Китайской Народной Республики)。7-b

蘇聯對中國共產黨的軍事援助是巨大的,1950-1953年,有3642名蘇軍和蘇聯海軍的顧問和專家在中國服務,1966年以前,曾在中國服務的蘇軍和蘇聯海軍的顧問和專家多達6695人,其中將軍68人,軍官6033人,短期工作的208人,職工368人。15

   1949626日,劉少奇率中共中央代表團到達莫斯科,27日晚向史達林轉交了毛澤東致史達林的親筆感謝信,毛澤東對蘇聯給予中的巨大援助表示感謝。194974日,劉少奇致信聯共(布)中央和史達林,通報中國革命目前的形勢,新政治協商會議和中央政府的組成,中國共產黨的對外政策,以及新中國成立後的中蘇關係等問題。16

  報告表示:關於聯共(布)和中國共產黨的關係問題,毛澤東和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認為:聯共(布)是世界共產主義運動的總司令部,中國共產黨只是一個方面的司令部。局部利益應當服從世界的全局利益,因此中國共產黨服從聯共(布)的決定。儘管共產國際已不存在,中國共產黨也不是歐洲共產黨情報局的成員。如果中國共產黨和聯共(布)在某些問題上出現分歧,中國共產黨說明自己的觀點後,將服從並堅決執行聯共(布)的決議。……我們希望聯共(布)中央委員會和史達林同志經常毫不客氣地給以指示和批評中國共產黨的工作和政策。” 16,17

 

            參考文獻與網上俄文檢索詞語

1Советско-Японская война 1945 года

   http://port-artur.info/istoriya/voyny/otechestvennaya-1941-1945/

2.抗戰勝利後東北為何成國共爭奪的焦點 共產黨員網

http://news.12371.cn/2013/05/20/ARTI1369029642969398.shtml

3А. В. ОкороковСекретные войны Советского Союза

   http://www.e-reading.org.ua/book.php?book=95319

   20 ГРАЖДАНСКАЯ ВОЙНА 1946-1949 ГГ.

   http://www.e-reading.biz/chapter.php/95319/19/Okorokov_-

   _Sekretnye_voiiny_Sovetskogo_Soyuza.html

488-я отдельная стрелковая бригада (П Ф)

   http://forum.patriocenter.ru/index.php?topic=23733.0;wap2

5.解放戰爭周保中征戰東北

   http://.chinanews.com/mil/2013/05-15/4820345.shtml  吉林日報

6.張秀山 《我的八十五年》 第七章 建立鞏固的東北根據地 中共黨史出版社

7А. Б. Широкорад  Россия и Китай. Конфликты исотрудничество

   Издательство Вече  2004

   7-a Глава 35 Гражданская война в Китае

   7-b Глава 34 Политическое значение занятия красной армией Маньчжурии и 

      Курил

8《大地》2001 第二十期

939-я армия в Китае  http://works.doklad.ru/view/vfzckVloe6s.html

10C.Л. Кузьмин «Скрытый Тибет»Глава 7. «Мирное освобождение» и его

    последствия (часть1) http://savetibet.ru/2010/03/10/peaceful_liberation.html

11Коллетив авторов. Россия (СССР) в войнах второй половины ХХ века

М. :Триада-фарм 2002. http://militera.lib.ru/h/20c2/index.html

Участие советских военнослужащих в вооруженных конфликтах в    

    Азиатско-Тихоокеанском регионе (1946-1974 гг. )

    Советская военная помощь Китаю (1946-1950 гг.)

http://militera.lib.ru/h/20c2/01.html

12Как Сталин помогал Мао Цзе Дуну

   - Svargaman /voprosik.net/kak-stalin-pomogal-mao-cze-dunu

13«Россия и СССР в войнах XX века   Потери вооруженных сил   

    Статистическое исследование» Под общей редакцией  кандидата военных  

наук, профессора АВН генерал-полковника Г. Ф. Кривошеева  Москва       

Олма-Пресс” 2001 http://rus-sky.com/history/library/w/ a--75,頁135b--

546-548 

14.中共中央檔案館編 《解放戰爭時期土地改革檔選編》(1945-1949)中共中

央黨校出版社 1981年《東北局關於縮小打擊面問題報告》第161

15А. В. ОкороковСекретные войны Советского Союза

http://www.e-reading.org.ua/book.php?book=95319

21 БОЕВЫЕ ДЕЙСТВИЯ В СЕВЕРО-ВОСТОЧНОМ КИТАЕ 1950-1953ГГ.

http://www.e-reading.biz/chapter.php/95319/20/Okorokov_-

_Sekretnye_voiiny_Sovetskogo_Soyuza.html

16欒景河 對劉少奇使團1949年秘密訪問莫斯科的幾點看法  《中國社會科學院

近代史研究所青年學術論壇1999年卷》社科文獻出版社   

http://jds.cass.cn/Item/6545.aspx

17Сталин И.В. Cочинения. – Т. 18. – Тверь: Информационно-издательский центр   

    «Союз», 2006. С. 531–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