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五期

 

後來,我才知道

 

他們是真正的抗日英雄

 

 

 

徐可欽

 

 

 

黑色的海水不斷拍打在岸上,我向著東方望去,那裏是中國最後一塊被日本占據的領土,釣魚島。黑暗的天空和大海中,我不可能望見什麼,就如同70餘年前的戰火早已經煙消雲散,如今只能憑藉著零零散散的資料來拼湊那段被剪碎的歷史。

19311945,持續了14年曠日持久的血戰後、19452013,經歷了68年的歷史沉澱後,每一個中國人都有權知道這場保存了我們民族血脈的戰爭的全部真相,以及這真相背後,明確而又危險的答案。

後來,我才知道他們是真正的抗日英雄。

 

小時候知道的抗戰

 

一年級的時候,我就聽老師說毛澤東率領著八路軍和新四軍在抗擊日寇,共產黨領導的游擊隊憑藉著麻雀戰、地道戰、地雷戰和破襲戰消滅了50萬日軍,日本軍隊陷入了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之中。

語文課本、思想品德課本、歷史課本上告訴我,共產黨員楊靖宇在雪山上吃著草根樹皮和日寇周旋、狼牙山五壯士打盡了最後一顆子彈後跳崖犧牲,王二小將敵人引入八路軍的包圍圈。

《地道戰》、《地雷戰》、《雞毛信》、《小兵張嘎》、《亮劍》、《歷史的天空》等等等等老電影和電視劇告訴我,共產黨領導的八路軍是抗日戰爭的中流砥柱,中國共產黨帶領著中國人民8年抗戰打敗了日本侵略者,拯救了中國。

老師、課本,影視劇還告訴我,蔣介石在1931年日本人打上門來的時候堅持投敵賣國的不抵抗政策,以“攘外必先安內”為藉口,不顧東北三省淪入敵手。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東北抗日聯軍在1931年日本侵華初期就開始堅持游擊戰對抗日本侵略,還艱難跋涉兩萬五千里,在國民黨反動軍隊的重重阻撓下毅然北上奔赴抗日戰場,去挽救這個苦難的中國。

我從小就知道1936年,正義的紅軍在西安事變中逼蔣抗日,建立了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才讓國民黨反動派的槍口一致對外。

我從小就聽說林彪指揮八路軍在平型關伏擊了日軍,取得了抗戰以來的首次大捷,打破了日軍不可戰勝的神話。

我從小就清楚彭德懷發動百團大戰,拔鐵路,炸碉堡,擊斃2萬日軍5千偽軍,嚴重打擊了日本侵略者。

我從小就明白日本發動了全面的侵華戰爭,大片國土淪喪,中國人面臨亡國滅種的危機後,毛澤東提出了“論持久戰”,鼓舞全國軍民的士氣。我們偉大的領袖駁斥國民黨親日派的亡國論和國民黨親英美派的速勝論,指引了中國人民正確的鬥爭方向。在抗戰即將勝利之時,毛澤東又發表《對日寇的最後一戰》,最終領導中國人民打敗了不可一世的日本法西斯,8年抗戰就此勝利。

我從小就認為1945年日本投降後,在抗日戰場上屢戰屢敗的蔣介石和國民黨反動軍隊前來搶奪抗戰的勝利果實,不顧國家剛剛從抗戰的泥濘中掙脫,悍然發動了內戰。最終有著美帝國主義支援的國民黨反動派被解放軍叔叔打敗,蜷縮在臺灣島上。所以我們要感謝偉大領袖毛澤東,我們要感謝八路軍和解放軍,我們要感謝光榮偉大的中國共產黨,因為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沒有共產黨我們就會過著被日寇奴役,被國民黨反動派高壓統治的日子。

可是我錯了,當我自己認認真真的翻開歷史去看這場慘烈的戰爭,我發現了一個祕密,一個驚天的祕密,這個祕密改變了我的人生。現在,讓我把它告訴你們。

 

國難初始

 

1928年,那時候的中國叫中華民國,剛剛17歲的中華民國終於初步從動亂的戰火中走向統一。張學良在東北降下北洋政府的五色旗,換上青天白日遍地紅,吳佩孚、孫傳芳、張作霖三大軍閥被消滅,北伐戰爭結束,中華民國在形式上宣告統一。

蔣介石要求在北伐期間支持自己的閻錫山、馮玉祥、李宗仁等地方軍閥裁軍,以節約超過全國財政收入的一半以上軍費,恢復生產。可軍隊是軍閥賴以生存的基礎,19305月到11月,地方軍閥為了自身利益,和中央政府又開始了被稱為“中原大戰”的新內戰。中華民國為了應付連年的戰事和清朝遺留的賠款,經濟到了接近破產的邊緣,也讓在南方的中國共產黨武裝有了發展機會。

獲得中原大戰勝利的蔣介石中央政府收編地方軍隊,統一全國稅賦,鞏固了國家統治。但是閻錫山、馮玉祥、等軍閥沒有從根本上被消滅,中國仍然處於分裂的局面。中原大戰後,蔣介石親自帶兵對共產黨發動了第3次圍剿,最終因為日本發動的九一八事變而被迫中止。

日俄戰爭後,屯駐在中國東北的日軍一再製造事端,濫殺中國平民,挑釁中國軍隊,試圖挑起戰爭。張學良要求他手下的東北軍保持克制,不要和日軍發生武力衝突。正忙於對共產黨進行第3次圍剿的蔣介石也要求張學良忍辱負重,“一切交涉,聽候中央處理。無論日軍此後如何在東北尋釁,我方應不予抵抗,力避衝突。”結果九一八事變爆發,31萬東北軍在1萬關東軍面前幾乎一槍未發,不到半年東三省落入日軍之手。

東北三省造成了3個巨大惡果。

1、東北的人口資源、自然資源、軍事工業資源全部淪陷日本之手,中日兩國本就懸殊的實力差距更加巨大。

2、在中日兩國實力差距巨大之時國內抗日思潮擴散,蔣介石領導的國民政府威信遭到極大打擊。

3、九一八事變並非是由日本政府策劃,而是主戰派日本關東軍私自策劃的。事變發生後,日本人發現“支那”軍隊如此不堪一擊,軍國主義者在日本政界徹底占據上風,日本也由九一八開始從政治上徹徹底底的演化為瘋狂的軍國主義國家。

 

張學良的政策——不抵抗

 

中國大陸長期的說法,張學良執行了蔣介石的不抵抗命令,張是蔣的替罪羊,蔣是國家民族的罪人。然而九一八主要責任在張學良,不在蔣介石和國民政府!

證據1:張學良擁有對東北軍的實際掌控能力。

將在外君令有所不受,況且張學良並非“將”,他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中華民國國軍三軍副總司令,更是一個掌握東北31萬軍隊的大藩王(蔣介石的中央軍不過20萬),東北三省的軍事、經濟、政治權力全歸張學良掌管。蔣介石對張學良的控制能力極為有限,否則也不會發生西安事變。

證據2:一二八事變國民政府的反應。

在緊接著的1932128號,日軍又再度製造了一二八事變進攻上海,國民革命軍19路軍奮起反擊。日本軍艦從長江上炮轟中國首都南京,中華民國政府宣布遷往洛陽,表示決不屈服,抗日到底,直到1932年底才遷回南京。

日軍持續往上海增派兵力,總共投入了7萬兵力,而國軍只調派5萬軍隊就成功的守住上海。上海的戰事讓長江航運中斷,英、美、法、意各國列強在中國的利益受損,列強逼迫日本政府談判,成功的在1932429逼日本簽下停戰協議。國民政府在軍事上採取抵抗,政治上交涉的戰和並用方針,成功的拖延了日軍全面侵華的腳步。

一二八遠比九一八激烈,一個是關東軍策劃,一個是日本政府策劃;一個是1萬侵略軍對11萬抵抗軍(20萬東北軍在關外);一個是7萬侵略軍對5萬抵抗軍;一個是飛機坦克全都有的東北軍對抗日本步兵騎兵,一個是19路軍對抗日本精銳的海軍陸戰隊和裝備有航母及巡洋艦的第3艦隊;一個是偌大的東北3省,一個是小小的上海灘。民國政府的堅決抵抗面前,日本軍惱羞成怒的更換了3任指揮官仍不能取得勝利,並最終被迫停戰。

證據3:國民政府明令張學良抵抗,而張學良和 東北軍將領仍舊不抵抗。

19311215日,蔣介石因為東北的局勢被迫下野,國民政府的實際權力在南京政府行政院長孫科手上。行政院長的職務就相當於國家總理,而孫科的身世更了不得了,國父孫文的長子。孫科一再要求張學良固守,張學良也表示要固守,卻先丟錦州,再丟熱河,始終沒有認真的抵抗。

證據4:張學良親口承認。

張學良晚年一再說過,下不抵抗命令的是他自己,而不是中央政府。1991年其重獲自由後,張學良在各種場合多次承認“不抵抗”的決策完全是其一人所為。與蔣介石無關。張學良1990年接受日本國營電視臺採訪時,表示他當時認為“戰爭不合乎日本政府的利益,日本政府應會約束關東軍。”

中共為了自己的政治目的,長年宣傳張學良“接蔣介石命令不抵抗”並以此拍攝了電影《西安事變》,並通過文化上的一系列宣傳,將賣國賊的帽子緊緊扣到了蔣介石的頭上。

張學良為什麼不抵抗?

行政院長孫科3連電報要張學良“死守錦州”,張學良的回電中說,“日軍傾全國之力,而我僅一域之師”,“錦戰一開,華北全局必將同時牽動”。面對張學良3次回電請援,孫科卻無下文。張學良抱怨“請械請彈無應,請航空隊救護隊,亦無應”。奉命守錦州的東北軍將領榮臻也認為:“中央不撥一分糧餉,不發一槍一彈,只在發命抗敵,顯然有意徒令東北軍犧牲,故置東北軍於死地”。

張學良認為中央政府只是口頭上支持抗日,實際上是想讓張日火拼。作為一個地方軍閥,軍隊是他安家保命的根本,他不願與日本開戰損耗自己的實力,所以張學良嚴格命令軍民百姓“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不給日本人挑起戰端的藉口。

 

蔣介石的政策——攘外必先安內

 

中共一再宣傳,“在日寇侵華的時候,蔣介石高喊著攘外必先安內的反動旗幟,甚至說出若亡於日本,我們還能做亡國奴,若亡於共產黨,則當奴隸而不可得,這樣賣國的言論“。

蔣介石話中的“我們”並不是指全體中國人,而是指國民政府的官員們,這句話蔣介石的確沒有說錯。蔣說這句話的目的並非是要屈膝投降,而是督促部下軍官剿共的步伐。

“攘外必先安內”是蔣介石早在九一八日本全面侵華前就提出來的,當時稍稍有點軍事眼光的人都知道中日必有一戰,所以蔣介石一直希望在中日全面戰爭來臨之前擺平共產黨。如今吳佩孚、孫傳芳、張作霖等北洋軍閥都已經對蔣介石不構成威脅,閻錫山、汪精衛、李宗仁、馮玉祥也都在中原大戰中失敗,蔣介石正要抓緊這短暫的時機消滅共產黨。

蔣介石對共產黨前後發動了5次圍剿,前兩次蔣介石主要在對付北方軍閥,派去的都是不肯出力的地方雜牌,所以剿共失敗。第3、第4次剿共因為日本挑起九一八事變和長城抗戰而再度被迫中止。

所謂長城抗戰,是在1932年底,狼子野心的日本撕毀1932429剛剛簽下的和平祕議,再度進攻熱河。正忙於第四次圍剿的蔣介石祕密準備部隊北上,同時致電張學良指出:“今日之事,惟有決戰,可以挽救民心,雖敗猶可圖存,否則必為民族千古之罪人。”結果因為張學良的無能,熱河不久便落入敵手,19333月蔣介石不得不北上指揮長城抗戰,中央軍第一次在華北戰場遭遇日軍,也使正在江西進行的第4次圍剿宣告失敗,日本人第2次救了共產黨。

長城抗戰雖然有著29大刀軍的出色表現,但中國仍舊敗於日本之手,戰後29軍軍長宋哲元痛心疾首的問道:“為什麼我們30萬大軍打不過5萬日本軍?”中華民國連年戰亂,軍隊實戰經驗應該比日軍強。可日軍的武器,特別是火炮武器遠遠超過了國軍,所以造成了這樣的戰果。這樣軍事實力的對比,不能不讓人質疑此時打回東北的成功率,也證明了蔣介石“攘外必先安內”的正確戰略。

所謂攘外必先安內,並不只是單純的消滅軍事上的反對派共產黨,而是將全國在經濟、政治、軍事上的困難都克服,做好全面抗戰的準備。文化大師胡適等一批先進的知識份子都表示支持民國政府的隱忍政策,“1914年時比利時全國被占領蹂躪之後,過了四年,才有光榮的復國。1871年法國割地兩省給普魯士,過了48年,才收回失地。我們也許應該等候4年,我們也許應該準備等候48年,在一個國家的千萬生命上,4 5年或450年算得了什麼?”

蔣介石在內憂外患之下頂著在一片謾駡和衝動學生即刻宣戰的要求,始終堅持退讓、妥協、交涉,絕非苟安。若不是民國政府忍天下之所不能忍,何能換得自五三七七’9年備戰時間,從事政治、經濟、心理與軍事建設!倘若無此9年國力建設,何能持久抗戰?抗日勝敗之關鍵,端視中國能否“持久”;而“持久”之根基,實奠於領袖之忍辱負重,換得備戰時間。

現在我們看看蔣介石和民國政府為迎接這一場保存我們民族血脈,後人人格尊嚴的聖戰做了什麼樣的“安內”工作。

證據1:革新教育,開啟民智

教育是最廉價的國防,19342月,蔣介石發起了新生活運動,欲將中國固有的禮、義、廉、恥美德在生活中具體實施,並且提出國民生活軍事化,以便適應戰爭的需要;新生活運動的更深一層的含義,是用中國文化精神對抗共產主義文化在中國的傳播。

 

證據2:調查國情,發展國力

1932年召集全國知名的學者、專家和實業家祕密成立“國防設計委員會”,蔣介石為委員長。委員會進行了系統和大規模的國情調查,設計委員會所編列的許多計畫如《戰時燃料及石油統制計畫》、《糧食存儲及統制計畫》,在抗戰中特別是抗戰初期起到了重要作用。資源委員會制定“重工業五年計劃”,擬定興建冶金、機械、燃料、化學等工業。這些措施對於後來的持久抗戰有不可低估的作用。

然而民國政府在自己的國土上,成立用以防備外來侵略的“國防設計委員會”卻不敢公開進行,因為擔心激怒日本,引起戰爭的提前爆發。國防設計委員會的地點在原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的舊址,南京三原巷二號。由於它是個`密機構’,信封上不印機關名稱,一切活動都不公開,對外只稱‘南京三原里二號’,由蔣介石從軍事委員會委員長祕密經費中每月撥款十萬,作為活動經費。這一件事可見中國國民政府處境的艱難和蔣介石祕密準備抵抗日本侵略的決心。

證據3:統一貨幣,發展經濟

國民政府財政部長孔祥熙在1935年實行幣制改革,統一各方軍閥財政支出,廢除銀元,實行法幣,有了法幣,政府便可以應付公開或祕密支出。

施行關稅自主。在戰爭爆發的1937年度,鹽務稅收入高達兩億1800萬元;甚至租界的洋人也開始繳納統稅,19377月至19386月的統稅收入達到1002500萬元。孔祥熙劃出了103400萬法幣作為祕密專款,購買兵器與彈藥、建築鐵路公路、改良水利設施等等與抗戰有關的工作之用。

證據4:工業建設,發展生產

加緊進行公路、鐵路和通信建設,以便於調兵遣將。“九一八”時,面積廣大的國土上只有公路4萬多公里長。經過努力,到1937年中國的公路達到111000多公里,增長了一倍半。鐵路也由8000公里增築到13000公里。全國的郵政局在1931年不足1萬所,到1936年,增加到15300多所,郵路則從40萬里增加到59萬8000餘里;並且在全國普遍設立無線電電報通訊,在全國普架電線約15萬里。19311936年工業成長率平均高度9.3%,創下民國以來第一次經濟奇跡。

證據5:確立後方,持久抗戰

蔣介石在1935年視察川、滇、黔3省以後,確定“四川應作為民族復興的基地”,並開始建設以四川為中心的西南抗日大後方的工作。四川素有“天府之國”之稱,物質和人力資源都極為充沛,是理想的戰略大後方

證據6:整備軍隊,建立新軍

19351月,國民政府在南京召開軍事整理會議,置整軍工作。3月,在武昌成立陸軍整理處,任命陳誠為處長,負責全國陸軍的整頓和訓練。同時,還對特種兵進行了整建。整軍建軍工作至七事變時雖未按計畫完成,但也做了不少工作,全國陸軍已整建和未整建的部隊,除各種特殊部隊外,共計步兵186個師又46個獨立旅,騎兵9個師又6個獨立旅。炮兵4個獨立團,共約170萬人,居世界各國之首。

1927年中共公開破壞北伐後,蔣介石驅逐了所有蘇聯顧問,聘請了德國顧問。1933年希特勒上臺,中國和德國進行大量的軍事合作,中國軍隊接受先進的德式裝備和德式戰術思想訓練。全面抗戰爆發前,中華民國已購買1萬金馬克的武器裝備和兵工設備,裝備成現代化的德械師。按照蔣介石的規劃,中國起碼需要60個現代化的師才能對付日本軍隊,可是從九一八到七七事變悄悄準備的結果,中國的現代化師大約只有24個,而且這些德械師的火炮等重武器數量遠遠達不到標準。

證據7:海空武備,修建要塞

1936年底,中國空軍幾乎從無到有,總計有各類飛機600餘架,飛機場262個;海軍也開始建設,有大中艦艇100餘艘。

國民政府大量修築防禦工事以應對日本侵略,河南的豫北分區9個陣地計畫建造1353個工事,至19372月已建成1273個。江浙5個防區、16個陣地上,計畫建造2606個工事,至19372月已建成2264個。

現在我們看看被中共汙為“賣國賊”的蔣介石為抗日做了什麼,再看看張學良這個中共吹捧的“民族英雄”為抗日做了什麼,不難看出其用心止惡的政治目的。然而西安事變使得蔣介石內政國防方面的建設被迫中斷,中國提前進入全面抗戰。

 

西安事變和全面抗戰

 

這個時候共產黨在做什麼呢?九一八 之後,中共沒有提出任何停止內戰,槍口一致對外號召,仍舊在與政府軍對抗。1933~1934年,蔣介石發動第5次圍剿,紅軍遭到滅頂之災,被迫開始長征。中共給長征冠上了光榮偉大正確的“北上抗日”名義,實為戰敗流竄,中共就這樣一路爬雪山過草地的逃命到了陝北。蔣介石當然不肯放過毛澤東,派了重兵剿滅共產黨,其中張學良的部隊也被調遣過去。

隨著日本的侵略越來越嚴重,在中共的宣傳煽動下,中國到處爆發學生遊行,全國“立即對日開戰,停止剿共”,“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等呼聲越來越高,國民政府的剿共面臨著強大的國內輿論壓力。馬上就要被一網打盡的共產黨為了保住自己的項上人頭,緊緊抱住抗日的晃子,要求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要和國民黨停戰。

前線作戰的張學良手下士兵都是東北人,此時東北被日軍占領,自然無心作戰。中共不斷派代表滲透到東北軍中,開始政治攻勢,前線的共軍架起喇叭不斷播放著東北地方歌曲,喚起東北士兵的思鄉之情,思念家鄉且厭惡內戰的東北軍官兵越來越受統戰宣傳的影響,士氣愈發低落。

張學良見仗沒法打了,於是停止了攻擊,甚至贈送巨額銀元讓共軍購買冬季衣物和食品。見張學良私自停戰,蔣介石親自到前線督戰,命令張學良繼續進攻,而被共產黨蠱惑的張學良執意要聯合共產黨抗日,雙方爆發激烈爭吵。最終張學良發動兵變綁架了蔣介石,逼蔣抗日,製造了震驚中外的“西安事變”。

蔣介石痛斥張學良:“他們(共產黨)要幫窮人講話,讓窮人翻身,你想想,窮人懂什麼,還不是工具?他們頭腦簡單只會拼命,到頭來還不是共產黨統治的工具?不會有民主的!而我們建立的國家是一個富強的國家,富人為國家服務,國家為窮人服務。”蔣介石最終還是答應停止剿共,開始全民抗戰。張學良釋放蔣介石,並隨蔣介石回南京聽候懲罰,被判處10年監禁。

張學良後來說:“紅軍長征後剩下了1萬多人,蔣公在陝西重兵布下了鐵桶,要剿滅紅軍。結果我抓了蔣公,救了他們。但是他們卻殺了我的四弟張學思,蔣公軟禁了我,但是卻陰差陽錯的保護了我,我能活到90多了。如果當年我留在了大陸,我早就沒命了。 

以西安事變為轉捩點,國共第一次內戰就此停止。共軍編入國軍序列,從1937年到1940年都由南京政府提供糧餉,可實際上不受南京政府領導。共軍極少參與對日作戰,只是埋頭發展。1945年日本投降後,國軍只剩400萬疲憊之師,其中200萬是挑夫。共軍由3萬發展到130萬正規軍,200萬民兵,地盤由陝北一個根據地發展到19塊根據地,100萬平方公里,控制了一個億的人口。

193777日,日本挑起七盧溝橋事變,由此開始了全面侵華戰爭。盧溝橋事變爆發後,蔣介石發表廬山談話:“我們希望和平,而不求苟安;準備應戰,而決不求戰。我們知道全國應戰以後之局勢,就只有犧牲到底,無絲毫僥倖求免之理。如果戰端一開,那就是地無分南北,年無分老幼,無論何人,皆有守土抗戰之責,皆應抱定犧牲一切之決心。”

事變後,中日未有正面宣戰,但實際已進入全面戰爭狀態。一些親共人士譏笑國民政府直到1941年珍珠港事件後才敢宣戰,認為這是國民政府無能的表現。

日本沒有宣戰的原因有兩個,一、宣戰了以後,中立國將按照戰時禁運規則,停止向日本出售一些重要的原料物資,這對日本的備戰十分不利。二、日本根本不把中國作為主要敵人,戰略目標一直對準蘇聯和美國,日本希望能夠逼迫中國支持自己對蘇美的戰爭。

回頭看中國也是一樣的,軍工極其落後的中國一樣需要向各國購買戰略物資,只要中國不宣戰,日本就不會放棄和談,和談不是目的,利用和談爭取時間才是目的。

在蔣介石發表廬山講話,下定決心全面抗戰的時候,中共也在820日至25日,召開洛川會議,確立了中共抗戰的方針。毛澤東命令共軍跨越山西至河北,以支持傅作義的部隊作戰。共軍的各指揮官出發後不久就又接到了無線電,告之說早先命令純粹為宣傳,要他們“每天移動五十里,每行軍3天,休息1天。”

1937年,中日戰爭全面爆發。日本1年的國民生產總值為60多億美元,中國是10億美元多,國民生產總值只是相當於日本的1/6。如此一個大國,基本上還停留在中古時代的農業社會。

日本的海軍擁有航空母艦10艘,戰列艦10艘,僅次於美英為世界第3,軍艦總排水量達到190萬噸。中國只有6萬多噸軍艦,多為甲午海戰打剩下的古董軍艦。日軍約有2600多架飛機,中國只有600架,其中還有305架是一戰時期的雙翅膀木頭飛機。

日本現役軍人50萬,另外還有300萬受過嚴格軍事訓練的預備役軍人。中國軍隊當時是200萬,其中央軍約50萬,剩下部隊均為雜牌軍,沒有受過良好的訓練,普遍軍紀敗壞。

全面的戰爭來了,這是一場尚處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孱弱農業國和現代工業強國的戰爭,一支靠拉壯丁組建成的軍隊與訓練有素、被武士道精神洗腦的殺人機器的戰爭。飽經屈辱的中華民族迎來了有史以來最大的挑戰,記住這個國家迎戰時候的名字——中華民國。

 

寸血河山

 

14年的抗戰史,大多數中國人只知道平型關大捷、百團大戰這兩場八路軍和日本侵略者的作戰,平均7年一場。如果從1937年算起,就是4年一場,也就是說,抗日主力軍八路軍憑著這兩場戰役,就徹底打敗了侵略者,挽救了中華民族。

現在讓我們看看“萬惡的國民黨軍”是怎樣“消極”抗日的。

19319~19376月是中日戰爭全面爆發的前哨戰,中華民國一面積極抗戰,一面剿共安內,發展軍事整備內政,為全面的戰爭做好準備。

 

1,長城抗戰(1933年1月-1933年5月)

2,熱河抗戰(1933年2月-1933年2月)

3,淞滬抗戰(1932年1月-1932年3月)

4,綏遠抗戰(1936年11月-1936年12月)

 

防禦階段

19377~193810月,短短15個月裏日軍對中華民國進行了最為瘋狂的攻擊。中華民國以空間換時間,節節抵抗。國軍的頑強抗擊,讓華中地區的物資設備成功的轉移到了大西南,使大後方得以穩固。而日軍也再無能力在短時間內連續發動20甚至30萬的兵力進行大規模進攻。日軍因占領地域過廣,導致兵力分散,因此停止戰略攻勢,力圖鞏固占領區,陷入了戰爭泥潭,戰場從防禦階段轉入相持階段。

這個期間裏,國民革命軍,也就是所謂的國民黨軍經歷了——

5,盧溝橋事變(1937年7月)

6,平津作戰(1937年7月)

7,淞滬會戰(1937年8月-1937年11月)

8,南口戰役(1937年9月)

9,平型關戰役(1937年9月)

10,忻口戰役(1937年10月)

11,太原會戰(1937年10月-1937年11月)

12,娘子關戰役(1937年10月-1937年11月)

13,太原保衛戰(1937年11月)

14,南京戰役(1937年12月)

15,徐州會戰(1938年2月-1938年5月)

16,台兒莊戰役(1938年3月-1938年4月)

17,武漢會戰(1938年8月-1938年10月)

 

1相持階段

193810~194112月是中日戰爭的相持階段。日本的戰略目標從來都不是中國,陸軍主張北上進攻蘇聯,而海軍認為應該南下奪取東南亞,對抗美國。日本進攻中國,是妄圖憑著自身強大的國力將中國淪為日本的殖民地,所以一直希望通過以戰爭的形式逼降中國,讓中國對日本俯首貼耳,成為日本兵員和資源的供給基地。

日本所謂“三月亡華”實際上是“3個月內解決中國事變”,即為用強硬手段逼迫中國投降,讓中國成為日本的附屬國,為日本對蘇美的戰爭提供勞力和資源。然而日本在經歷了4年的全面戰爭後,仍然無法逼迫中國投降。在沒有完全解決中國的情況下,戰爭資源又在中國消耗殆盡,日本把目光轉向了東南亞,發起了珍珠港事變。由於美國正式加入戰爭,反法西斯迎來勝利曙光。

相持階段中,國民革命軍經歷了——

 

18,廣州戰役(1938年10月)

19,南昌會戰(1939年3月-1939年4月)

20,隨棗會戰(1939年5月)

21,第一次長沙會戰(1939年9月-1939年10月)

22,桂南會戰(1939年11月-1940年2月)

23,昆侖關戰役(1939年12月-1940年1月)

24,棗宜會戰(1940年5月-1940年6月)

25,上高會戰(1941年3月-1941年4月)

26,晉南戰役(1941年5月-1941年6月)

 

27,第二次長沙會戰(1941年9月-1941年10月)

 

南昌會戰(19393-19394)日本投入了12萬軍隊,隨後日本發動了對蘇聯的諾門檻之戰(1939511 - 1939827)僅投入3.5萬人。若不是中國戰場牽制住了大量日軍,日本軍隊完全有能力調動30萬軍隊進攻蘇聯,世界歷史將被改寫。

當戰爭處於棗宜會戰194051-618日)時,日本在華的兵力已達到80萬人,中國巨大的領土面積將這80萬軍隊分的零零散散,根本無法很好的控制領區。龐大的戰爭開銷更是讓日本的黃金儲備在1938年底的時候就消耗了2/3以上。

 

2相持階段

194112~19458月是中日戰爭的反攻階段。這個反攻並非像蘇聯對德國那樣,一鼓作氣從莫斯科城下打到柏林。中國軍隊組建了遠征軍出兵緬甸,給予日軍強烈打擊,粉碎日軍和德軍會師中東的計畫。而在中國本土,日本仍處於有限度的戰略進攻,中國仍舊像相持階段那樣處於守勢。這樣的局面,是由中國的農業國現狀決定的。所以我更願意稱它為第二相持階段。

2相持階段中,國民革命軍經歷了——

 

27,第二次長沙會戰(1941年9月-1941年10月)

28,第三次長沙會戰(1941年12月-1942年1月)

29,香港保衛戰(1941年12月)

30,滇湎路戰役(1942年3月-1942年9月)

31,鄂西會戰(1943年5 月-1943 年6月)

32,常德會戰(1943年11月-1944年1月)

33,豫湘桂會戰(1944年4月-1944年12月)

34,豫中會戰(1944年4月)

35,長沙會戰(1944年5月)

36,衡陽保衛戰(1944年6月-1944年8月)

37,桂柳會戰(1944年8月)

38,緬北滇西戰役(1943年10月-1945年3月)

39,密支那戰役(1944年5月-1944年8月)

40,強渡怒江戰役(1944年6月-1944年7月)

41,雪峰山會戰(1945年4月-1945年6月)

42,桂柳反攻戰役(1945年4月-1945年8月)

 

艱難的血戰後,中國人終於迎來了勝利。這個勝利並不完全是靠自己的實力獲得的,美國和蘇聯是打敗日本的決定性力量。中日之戰,中國輸著輸著就贏了,而日本贏著贏著就輸了。所以日本至今都不承認自己是被中國打敗,而是被美國和蘇聯打敗。

是,這個中華民國沒有打出一個漂亮的反擊戰,這個中華民國內憂外患、又貧又弱,這個中華民國節節敗退喪地千里,這個中華民國軍閥四起,民不聊生。但也正是這個日本人認為3個月會投降的中華民國,浴血抗戰了563個月,整整14年!是這個頂著清朝沉積下來的羸弱和共產黨暴亂的中華民國,取得了100多年來第一次反帝鬥爭的完全勝利,收回了盧溝橋事變後被日本侵占的領土,也收回清朝割讓給日本的臺灣、澎湖列島,一雪國恥。是這個在民族、民權,民生道路上奔跑的中華民國,廢除一切不平等條約,和蘇、美、英、法共同組建聯合國,成為常任理事國

美國羅斯福總統的兒子曾經問他的父親:“為什麼要援助中國?”羅斯福總統跟他兒子說:“如果中國崩潰,幾十個師團的日本兵將從中國戰場抽調出來,毫不費力地武裝起500萬同樣是黃種人的中國人向我們進攻,他們可以占領東南亞,占領澳大利亞,再度跟德國人會師,如果那一切發生,將是基督教文明的末日。”

第二次中日戰爭在正面的戰場作戰中,中國屢戰屢敗,但也是屢敗屢戰。這個中國太窮、太苦、太積弱了……但在一次次的失敗中,這個中華民國頑強的不肯倒下。儘管日本獲得了多少戰役的勝利,卻始終無法逼和中國,最終將自身的力量在中國戰場消耗殆盡,以至於不得不火中取栗,招惹美國。

中國真真正正做到了縱使戰到一兵一槍,中國也決不停止抗戰,而日本做不到一億玉碎。在對抗法西斯戰爭中,中國打得最早,打得最長,犧牲最多,獲得援助最少,貢獻卻最大。3500萬人犧牲,2753254平方公里土地淪喪,970餘座城市歷經戰火(全國城市約1200座),25700人口淪為亡國奴(全國人口45000   )。中國以自己的身軀承受了日本最猛烈的攻擊,兩次讓軸心國會師的戰略企圖失敗,中國的焦土戰略和民族精神讓同盟國最終得以戰勝軸心國。

 

最大謊言

 

平型關大捷和百團大戰

中共所謂的平型關大捷是一場非常神奇的戰鬥,如果這戰鬥不是八路軍打的,歷史上根本留不下一絲影子。可在當今的中國大陸,這場僅僅打掉一個輜重隊的伏擊戰的知名度,居然可以與斯大林格勒保衛戰、莫斯科保衛戰,珍珠港之戰相比,甚至高過庫爾斯科大會戰和硫磺島戰役。真是狂妄的愚念。

為了將自己包裝成抗日主力,中共不斷吹噓戰果,中共黨史課本中的資料一再演變,伏擊物件從一開始的“第21旅團主力”改為“旅團第21聯隊第3大隊和輜重部隊”再改為“21旅團輜重部隊及後衛隊”。

戰果從“與敵萬餘人激戰,一部被俘虜繳械”到“殲敵3000,毀汽車100多輛,大車1輛,繳獲九三式野炮1門,輕重機槍20多挺,步槍1000多支,擲彈筒20多個,戰馬53匹,日幣30萬元,棉大衣15000多件,其餘軍用食品無數。單是日本大衣,就夠我師每人一件,”再到“斃敵1000多人,繳獲步1000多支,毀汽車100多輛,取得了抗戰後第1個殲滅性的勝利。”然後到“殲敵1000多人,繳獲步1000多支,毀汽車80餘輛,”汽車縮水了20多輛,200多輛大車和戰馬也不見了。八路軍損失也從“傷亡近千人”改為“我軍傷亡600人”。

把“1萬多人”悄悄改成“1000多人”,通常宣傳殲滅“板垣師團主力部隊”的戰績沒有了,其中“繳獲大量軍用物資”一說,暴露出是“輜重部隊”,卻仍然說成是“精銳部隊”。

平型關伏擊戰打死了日軍167人,中共將區區一場伏擊戰宣傳成“大捷”,並稱這個“平型關大捷打破了所謂皇軍不可戰勝的神話,鼓舞了全國人民的抗戰熱情和必勝信念,八路軍從此聲威大震。”

平型關伏擊戰是1937911-118太原會戰極其微小的一部分,太原會戰國軍投入6個集團軍58萬人,傷亡約10萬人,日軍投入14萬人,傷亡約3萬。林彪的平型關伏擊戰僅僅打了半天,伏擊了1支輜重隊,搶了戰利品後立刻撤退,導致日軍援兵再次從平型關湧入,增加正面戰場負擔。

平型關伏擊戰不久後,林彪穿著繳獲來的日軍大衣,騎著高頭大馬,帶著幾個兵前往閻錫山處。林彪事先已經通報了該地閻錫山部第19軍的警戒部隊,但該軍不知何故未能及時通知後面陣地哨。當時大霧彌漫,晉綏軍哨兵隱隱約約看到一支穿著日本黃呢軍大衣的隊伍過來時,便誤以為日本人來了,衝著騎馬走在最前面的林彪迎面開了一槍,林彪當即中彈落下馬來。子彈從右肋進,由左側背穿出,傷及肺部和脊樑骨。此後“抗日名將”林彪整個抗日戰爭都在蘇聯養病,真正讓林彪這個軍事天才成為“戰爭魔鬼”的是屠殺自己同胞的國共內戰。

現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官方版本記載:百團大戰在3個月又15天的戰鬥中,八路軍(包括當地民兵在內約50萬軍隊)共進行戰鬥1824次,日軍死傷2645人,偽軍5155人;俘虜日軍281人、偽軍等18000多人,日軍投降47人,偽軍反正11845人;破壞鐵路900多里、公路3000里;破壞橋樑、車站260多處;並繳獲了大批武器和軍用物資。八路軍傷亡17000餘人百團大戰給日偽軍以沉重打擊,鼓舞了中國軍民抗戰的鬥志,增強了必勝的信心。

然而百團戰後八路軍總部所作的總結是這樣的:攻奪敵人據點293座,斃傷日軍12645人,斃傷偽軍5153人,俘虜偽軍1407人,戰果一下就縮水了大半。

軍事委員會西安辦公廳代主任熊斌呈給國民政府的百團大戰電報的數據來看:百團大戰所獲戰績計破壞鐵路200餘里,破壞大道橋樑40餘座搗毀車站11所……敵傷亡3000左右,及偽軍2000餘,中共傷亡亦約3000餘……

日方資料《華北治安戰》記載:亡302人,傷1719人,皇協軍傷亡失蹤1202人。

百團大戰於820開始,破壞了一些煤礦鐵路。而平漢鐵路825恢復通車,同蒲路98全線通車,石太路920勉強可通車,井陘煤礦區機器修復仍可使用。

百團大戰還是在戰略上照?成了很積極的意義,日本調派近30萬本國軍隊和偽軍部隊對共產黨所謂的“敵後抗日根據地”展開了掃蕩,百團大戰支持了國民政府的正面抗戰。但是共產黨的游擊戰導致了日本對於共產黨活躍的區域實行了燒光、殺光、搶光的三光政策,中國軍民死亡人數超過80萬。

老電影《平原游擊隊》中有這樣一個鏡頭:日軍指揮官逼問一位農村老婦,八路軍去了哪裡。老婦對日本軍官吐口水,日本軍官惱羞成怒,殺死老婦,然後下令殺死全部的村民。表面上看好像是軍民一心,八路軍打擊日本侵略者,老百姓幫助八路軍躲藏。而實際上正是八路軍這種躲藏在人民中的游擊戰爭,導致了無數平民慘遭罹難,所謂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實際上是將手無寸鐵的平民推上風口浪尖,做八路軍的擋箭牌。

 

皖南事變和毛澤東的抗戰態度

19411月,國民革命軍在安徽南部地區攻擊共產黨武裝新四軍指揮部,消滅了7000新四軍,此為皖南事變,事變後國民政府取消新四軍番號。周恩來為此在《新華日報》上憤然寫下了“千古奇冤,江南一葉;同室操戈,相煎何急?!”的題詞,抨擊國民黨破壞抗戰。

當今的中國大陸普遍認為是國民黨故意製造摩擦,破壞抗日統一戰線,將所有的責任歸結到國民政府頭上。鮮有人知道在19411月發生的皖南事變之前,還有聳人聽聞的黃橋事變。國民政府發動皖南事變,是對黃橋事變的報復行動。

黃橋事變是指新四軍對國民革命軍韓德勤部發動的一場戰役。台兒莊會戰時期韓德勤的第89軍負責南線作戰,成功阻擊了由揚州北進之敵,否則徐州受到日軍南北夾攻。掩護運河的交通。日酋阪垣征四郎也承認:韓德勤部的抵抗非常頑強。

徐州會戰失敗後,韓德勤和89軍奉蔣介石命令留在蘇北敵後擊。韓勤德的抗日根據地影響到了新四軍的抗日根據地,所以新四軍發動了這場戰役。194010月,新四軍向當地駐紮的國民革命軍韓勤德部發起攻擊。黃橋之戰國民革命軍第89軍被消滅,傷亡11000人。新四軍在整個抗戰時期最出名的兩大事蹟就是發動黃橋之戰打擊國軍,而後就是在皖南事變中被國軍消滅了指揮部。

19381940年間,國共雙方發生多起武裝衝突,共產黨在國共摩擦上一向態度強硬。毛澤東那句著名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並不是針對日本說的,更不是對美國和蘇聯說的,而是在19399國共摩擦時說的。毛澤東還說:“國民黨頑固派,雖然今天還在抗日,但明天一定會投降,所以,要堅決打擊、絕不手軟。”——毛選第三卷。

以下為毛澤東在1937817日在陝北洛川會議上的講話摘要,歡迎查詢。

“要冷靜,不要到前線去充當抗日英雄,要避開與日本的正面衝突,繞到日軍後方去打游擊,要想辦法擴充八路軍、建立抗日游擊根據地,要千方百計地積蓄和壯大我黨的武裝力量。對政府方面催促的開赴前線的命令,要以各種藉口予以推拖,只有在日軍大大殺傷國軍之後,我們才能坐收抗日成果,去奪取國民黨的政權。我們中國共產黨人一定要趁著國民黨與日本人拼命撕殺的天賜良機,一定要趁著日本占領中國的大好時機全力壯大,發展自己,一定要抗日勝利後,打敗精疲力盡的國民黨,拿下整個中國。”

“有的人認為我們應該多抗日,才愛國,但那愛的是蔣介石的國,我們中國共產黨人的祖國是全世界共產黨人共同的祖國即蘇維埃(蘇聯)。我們共產黨人的方針是,要讓日本軍隊多占地,形成蔣、日、我,三國志,這樣的形勢對我們才有利,最糟糕的情況不過是日本人占領了全中國,到時候我也還可以借助蘇聯的力量打回來嘛!”

 “為了發展壯大我黨的武裝力量,在戰後奪取全國政權。我們黨必須嚴格遵循的方針是‘1分抗日,2分敷衍,7分發展,10分宣傳’。任何人,任何組織都不得違背這個總體方針。”

以下為毛澤東在內戰獲勝後的語錄。

“已經賠過不是了,不能天天賠不是!”(19551015日同日本國會議員訪華團談話)

“感謝日本皇軍侵略中國!”(1961124日會見日本社會黨議員黑田壽男等人時的談話)

“不是對不起啊,你們有功啊,為啥有功呢?因為你們要不是發動侵華戰爭的話,我們共產黨怎麼能夠強大?我們怎麼能夠奪權哪?怎麼能夠把蔣介石打敗呀?我們如何感謝你們?我們不要你們戰爭賠償!”(摘自《田中角榮傳》日語原版)

1972710日,日本社會黨委員長佐佐木更三偕委員黑田壽男去北京,與毛有下面一段對話。

我曾經跟日本朋友談過。他們說,很對不起,日本皇軍侵略了中國。我說不!沒有你們皇軍侵略大半個中國,中國人民就不能團結起來對付蔣介石,中國共產黨就奪取不了政權。所以,日本皇軍是我們中國共產黨人的好教員,也可以說是大恩人,大救星。佐佐木今天聽了毛主席非常寬宏大量的說話。過去,日本軍國主義侵略中國,給你們帶來了很大的損害,我們大家感到很抱歉。

沒有什麼抱歉。日本軍國主義給中國帶來了很大的利益,使中國人民奪取了政權。沒有你們的皇軍,我們不可能奪取政權。這一點,我和你們有不同的意見,我們兩個人有矛盾(眾人大笑)。

佐佐木謝謝。

不要講過去那一套了。日本的侵略也可以說是好事,幫了我們的大忙。請看,中國人民奪取了政權,同時,你們的壟斷資本、軍國主義也幫了我們的忙。日本人民成百萬、成千萬地醒覺起來。包括在中國打仗的一部份將軍,他們現在變成我們的朋友了(摘自《毛思想萬歲》,第533534頁。)

 

抗日戰爭中,蔣介石領導的國軍打了22次大型會戰,1117次中型戰役,38931次小型戰鬥。軍人作戰傷亡3227926人,因病死亡422479人,包括其中21名上將、72名中將、167名少將。6164名飛行員血灑長空,2468架戰機被擊落,海軍的老舊艦艇鑿沉堵住長江,剩下全部打光。192919334年間,從中央軍校畢業了大約25000名軍官中有1名犧牲在19377月至11月。

同時,在中國戰場被國軍擊斃的日軍約44萬人(不包括印緬戰場上中國遠征軍和駐印軍和美英協同殲滅的約16萬日軍及蘇軍在東北消滅的8萬日軍)。在中國斃命的日軍將領近130人,其中被國軍擊斃的日軍將領至少100人,國軍當之無愧是抗日的主力軍。

中共至今宣傳,共產黨武裝消滅日、偽171.4萬餘人,其中日軍52.7萬人。據日本厚生省1964年調查後統計,日軍在侵華戰爭中死亡的人數約為44萬人(不包括印緬戰場上中國遠征軍和駐印軍和美英協同殲滅的約16萬日軍及蘇軍在東北消滅的8萬日軍。)根據何應欽在《八年抗戰》一書的統計,國軍在中國和緬甸戰場共消滅日軍共計48萬。

日本方面資料記載,共軍一共消滅了多少日軍呢?以下是分別來自《日中戰爭》、《支那事變陸軍作戰》、《華北治安戰》等檔的資料。

百團大戰,擊斃日寇302人。平型關大捷,擊斃167人。晉察冀區1938年秋反圍攻,擊斃日軍39人。1939年冀南春季反掃蕩,擊斃37人。1939年冀中冬季反掃蕩,擊斃日軍27人。1940年冀中春季反全面掃蕩,擊斃日軍11人。115師陸房突圍,擊斃16人。以上共計擊斃日軍599人。

在國軍在前線和日本侵略者血拼的時候,中共這顆毒瘤把中華民族有史以來最大的災難當成了它寄生裂變的最佳機會。共軍10大元帥的林彪打了一個平型關伏擊戰,彭德懷打了百團大戰,餘下的功勳都是打內戰建立的,而國軍的高級將領個個都和日軍血戰過。

滿身疲憊的國軍打輸了後來那場戡亂戰爭,殺敵抗日無寸尺之功的共軍,在國共內戰之中如脫籠之烈犬,異常之威猛!多少為國家為民族浴血抗戰的國軍沒有死在日本人手裏,而是倒在了中共的槍口下!

日本法西斯和中共,一個想把中國拖入“大東亞共榮圈”,一個想把中國拖入“社會主義大家庭”,成為蘇聯的附屬國。前者在世界反法西斯力量的協同作戰下失敗了,而那場悲愴的內戰,則將中國拖入了5000年未有之大劫!土改、三反五反、大躍進、文革給我們民族無窮盡的災難,源遠流長的中華文化在大陸幾近斷絕!

青天白日旗飛揚

 

70多年了,小小的平型關伏擊戰和百團大戰成了八路軍自吹自擂,肆意造謠誹謗中傷國軍的本錢和炮彈。從大陸出版的抗戰史讀物,從紀實、報告文學、回憶錄之類的民間野史、文學作品,一直到權威機構出版的官修正史和大中小學教科書,極盡汙蔑醜化國軍之能事,無所不用其極。汙蔑國軍畏戰,士氣低落,保存實力,並把這種文章編入教科書對青少年進行灌輸。嘲笑國軍官兵無能,吹噓自己厲害,完全抹殺國軍的英勇抗戰,把國軍描繪成畏敵如虎,沒見敵人就逃跑,只會騷擾老百姓的草包。

中國大陸的大多數人對國軍抗日的慘烈毫不知情,他們以為日本侵略者是地道戰、地雷戰、還有麻雀戰打走的。

如果連真相都被掩蓋,那只能說明我們並沒有勝利。

如果一個民族的歷史,是任由勝利者書寫的。如果14年艱苦抗戰是虛構的李雲龍、姜大牙,李向陽們打贏的,那我們民族的歷史就只是任由人打扮的小姑娘。如果我們再這樣一代一代的被愚弄,一代一代騙下去,我們將沒有歷史,只擅長篡改和遺忘。

挽救過我們民族尊嚴的人,有何人又會在何時挽救他們的尊嚴?獻出生命的人們,要多久才能得到他們應有的榮光?

所以我要說,如果我因為說真話而死。那就讓我因說真話而死,我不會再沈默。

你不說我不說,誰說?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他們取笑你們,唾駡你們,那些影視劇和教科書讓我覺得你們是如此的猙獰和邪惡。是的,我也笑過你們,認為你們只是一幫內戰內行外戰外行的土匪軟蛋。但是現在我明白你們沒有到像樣的飛機、像樣的火炮、像樣的坦克,你們只有一杆破槍,還有血肉。當你們的抗戰塵封在老舊的相片裏,而共軍的抗戰活躍在螢幕上,我們這些後人該選擇相信什麼。

我一個酸腐的文人,沒有榮幸在70年前和你們並肩作戰,但我會盡力保護這份榮光。我以我個人的名義,給你們我的最高尊重。因為我是一個讀書人,我不容許雪國恥的戰死了,而活著的忘了!

我會記得1932年的喜峰口,國民革命軍291千勇士夜襲敵營,砍掉日寇一個重炮聯隊,974名勇士戰死,歸隊26人。戰中一個外號叫老毛子的戰士匍匐近敵,雙手握住牆體中的機槍,怒火填膺握緊槍口,將機槍破槍拔出,不顧雙手被槍管烤得骨焦肉爛,反槍斃敵。

我會記得1937年的上海,為了扭轉日軍由北往南,切斷大後方重慶和東部國軍主力的進攻路線,國軍主動進攻上海日租界。國軍一個師一個師的填入上海這個大熔爐裏,不斷的被日軍的海空優勢火力融化。最早對裝甲部隊使用自殺式攻擊的不是日本人,而是淞滬會戰中的中國軍隊!儘管精銳的德械師損失慘重,但終於達到了開闢第二戰場的戰略目的。日軍主要進攻路線變為由東往西,國軍得以背靠大後方節節抵抗,更是一舉打破日軍“三個月逼迫中國投降”的狂妄叫囂。

我會記得1938年的台兒莊,第二集團軍陣地每天承受6000~7000發的炮彈。當日軍步坦結合推進時,國軍腰纏炸藥包,與日軍坦克同歸於盡。日軍猛攻三晝夜,衝入台兒莊城內與國軍發生激烈巷戰,在仍不能占據台兒莊的情況下用燃燒彈將台兒莊變成了一片火海。守將池峰城利用殘垣斷壁逐屋抵抗,再次打退日軍進攻。當夜,不顧疲憊的國軍組織百人敢死隊手持大刀向日軍砍殺,日軍血戰多時奪得的台兒莊在一夜之間被國軍奪回四分之三。

我會記得1939年的冬季,55萬國軍冒著寒風和冰雪從九個戰區全線出擊,不同度收復失地。防備疏忽的日軍萬萬沒想到一向被動防守的中國軍隊居然展開這麼大規模的反擊,事後日軍在作戰役總結時也認為:這次冬季攻勢的規模及國軍隊的戰鬥意志遠遠超過我方的預想,尤其是第359戰區的反攻極為激烈敵人的進攻意志極為頑強。日軍大本營也承認:冬季攻勢中國軍攻勢規模之大,鬥志之旺盛,行動之積極頑強均屬罕見在中國事變八年間,彼我主力正式激戰並呈現決戰狀態,當以此時為最

我會記得1940年的襄河西岸,因為在抗戰爆發前和日本人斡旋而背負上“漢奸”駡名的33集團軍總司令張自忠率2000多人東渡襄河,一路奮勇進攻,將日軍第13師攔腰斬斷。日軍以優勢兵力對張自忠所部實施包圍夾攻,張自忠毫不畏縮,指揮部隊向人數比他們多出一倍半的敵人衝殺10多次。

6000名日寇包圍了張自忠,日軍在飛機大炮的掩護下,一晝夜發動9衝鋒。張自忠壯烈殉國,屍身炮彈傷二處,刺刀傷一處,槍彈傷五處。張自忠戰死後,日本人用上好木盛殮埋葬,全軍行禮。當天深夜,日軍設在漢口的廣播電臺中斷正常廣播,插播了張自忠陣亡的消息,並稱:我皇軍第39師團官兵在荒涼的戰場上,對壯烈戰死的絕代勇將,奉上了最虔誠的崇敬的默禱,並將遺骸莊重收殮入棺,擬用專機運送漢口。

我會記得1941年的上高,日軍集中萬餘兵力,在數十架飛機掩護下猛攻74軍雲頭山、白茅山陣地。74軍與日軍反復爭奪,先後七次與日軍白刃肉搏,主陣地三度易手,死死拖住日軍,為後續趕到戰場的援軍爭取了時間。日軍倉皇突圍之時,74軍又乘勝追擊,擊斃日軍第34師團長岩永少將。

74軍在戰役中拼死力拒,雖血肉橫飛、傷亡慘重,仍不稍退,是日一日間敵我傷亡均在四千以上,戰功顯赫,榮獲國民政府第一號武功狀和最高榮譽飛虎旗,被譽為抗日鐵軍。整個上高會戰,日軍第33師團遭到重創,第34師團及獨立第20混成旅團傷亡更是高達70%以上,共斃傷日軍1.5萬,被何應欽譽為開戰以來最精彩之作戰

我會記得1942年的緬甸仁安羌,孫立人帶著新38113團(後編入新1軍)800多人攻擊日軍33師萬餘人,擊斃1200日軍,日軍崩潰。此戰解除7000英軍之圍,救出被日軍俘虜的英軍官兵、美國傳教士和新聞記者500余人,並將日軍搶去的英方一百多輛汽車交還英方。孫立人將軍因此榮獲英王喬治六世頒發“英帝國司令”勳章、美國總統羅斯福頒發的豐功勳章,蔣介石頒發的四等雲麾勳章

我會記得1943年的常德,國民革命軍578000人被日軍3萬主力部隊包圍。瘋狂的日軍廣泛使用生化武器和化學武器,在超過36公里半徑的城市傳播鼠疫,並將炮兵推上第一線,對常德城分區實行炮火覆蓋,將整個城市打成廢墟。57師將士守護著常德的每一條街道,每一棟房屋,甚至每一寸廢墟、每一寸焦土。最廣為傳誦者為賈家巷陣地戰鬥,該陣地僅有一個排的國軍堅守。日軍在空襲後派一大隊衝鋒,不能逐退這個排後,再度集中炮火轟毀該區域。餘兵八名奮戰到底,排長殷惠仁在日軍迫近時引爆最後一枚手榴彈,與敵寇同歸於盡。

57師堅守在已成火海的常德城師部指揮所僅300平方米左右的彈丸之地,除一小部分突圍外,餘下的將士都戰鬥到了最後一刻,57師僅餘300人。中國大陸後來拍攝了電影《喋血孤城》銘記常德之戰,卻絲毫不敢提及57師番號全稱——國民革命軍第7457師!

我會記得1944年的怒江,中國遠征軍司令長官衛立煌指揮5個軍強渡怒江,國軍士兵一個班一個班的對日軍堡壘自殺性衝鋒,爬過機關槍火力網的封鎖地帶,連續攻克高黎貢山日軍的所有據點,將騰衝城進行了4面合圍。碉堡林立戰壕縱橫的軍事要塞騰城終究難以抵禦遠征軍不顧一切的攻擊。日軍指揮官絕望的向師團長發出告別電後,焚燒了軍旗及密碼本,帶領餘部垂死抵抗,最後被國軍全殲。

我會記得1945年的南京,中國人迎來了有史以來最光榮的一刻。驕狂的日本法西斯終於在92日遞上降書,“日本陸海空軍及其附屬部隊向蔣委員長投降”,受降落款——中國戰區最高統帥部特級上將蔣中正特派代表,陸軍一級上將何應欽。

已經多少年了,已經多少個晝夜,中國人終於等來了勝利的那一刻。19459月的南京,中華民族站在一個新時代的起點,那一刻中國人遙遠的掙扎和呐喊,你,聽見了嗎?

我會記得這14年的舉火燎天,中華民國全圖11174002平方公里縱橫千萬里的戰線上奮勇作戰的身影,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國民革命軍,而在我24年前的歲月裏,管他們叫國民黨反動派。

我會告訴我身邊認為共產黨軍隊在抗日,而國民黨軍禦敵無方擾民有術的家人朋友……

是“不抗日”的蔣介石在七事變後發表廬山講話,“如果戰端一開,那就是地無分南北,年無分老幼,無論何人,皆有守土抗戰之責,皆應抱定犧牲一切之決心。”號召全民準備浴血抗日。

大惡魔蔣介石寫下“竭全國之力,抱必死之心,保民族之生存後,毅然奔赴110萬國民革命軍雲集的武漢坐鎮指揮。國軍頂著日軍的飛機大炮以及375處地點的毒氣攻擊,付出了20餘萬人的代價,終於讓日本陷入戰爭泥潭,徹底摧毀日本迫使民國政府投降的妄想。

是“大漢奸蔣介石”把他一手栽培的黃埔精銳和嫡系部隊當做誘餌,送到日軍的海空優勢炮火之下,將日本的戰略進攻路線徹底扭轉。

是“賣國賊蔣介石”收回日本在1895年甲午中日戰爭中從中國竊取的長達50年之久的臺灣和澎湖列島,恢復了中國的領土主權。

是“民族敗類”蔣介石帶領這個內憂外患,支離破碎的中國,在中華民族最危險的時候堅守到了最後一刻!1940年,德國進攻法國,42天後法國投降;1941年,德國進攻蘇聯,半年內即有100多萬蘇軍投降;1941年,6萬日軍進攻14萬美菲聯軍,12萬聯軍投降;1931年,日本進攻軍閥混戰的中華民國,蔣介石領導國民政府抗戰整整14年!

我會告訴他們是“國民黨反動派5軍鐵血昆侖關,力挫日本鋼軍板垣師團,將板垣師團中最精銳的“陸軍之花”,侵華急先鋒第21旅團打的幾乎全軍覆沒。21旅團含旅團長在內的85% 軍官陣亡,4000多人擊斃(一個旅團約3000~8000人),此後21旅團名存實亡。日旅團長中村正雄在日記中寫道:“帝國皇軍第5師團第21旅團,之所以獲得鋼軍稱號,是因為我們的頑強戰勝了俄國人的頑強。但是在昆侖關,我應該承認,我們遇到了一支比俄軍更加頑強的軍隊……

我會告訴他們是“外戰外行的國民黨”第18軍白刃高家嶺。1811師師長胡璉戰前立下遺囑,將指揮所設在第一線陣地附近,親自督戰。整個高家嶺3個小時沒有槍聲,全部是白刃戰。日本人一群一群衝上來,國軍迎頭撲上去,攪在一起拼刺刀。戰鬥最慘烈的是兩軍在此彈丸之地反復衝殺。雙方幾萬具屍體漫山遍野,陣地前兩軍屍體呈金字塔形。國軍殺紅了眼,每一據點必拼死爭奪,寸土不讓。日軍在付出7000多人的重大傷亡之後,紛紛撤退,國軍全線反攻。此戰將參與南京大屠殺,在中國戰場不可一世的第13師團打的徹底失去戰鬥意志及機動作戰能力,1943年的戰敗讓該師團直到1945年都未有發動攻擊。

我會告訴他們是“消極抗日的國民黨”新編22師(新6軍前身)雪恨胡康河谷,給參與南京大屠殺的日本王牌第18師團毀滅性打擊!單在卡盟一役就斃傷日軍不下5000,間布山山區擊斃3000多日軍,在攻占瓦魯班戰鬥中突襲18師團司令部,繳獲18師團發布作戰命令的關防大印,這在抗戰期間絕無僅有。蔣介石的嘉獎電只有三個字:“中國虎!”也正是這支軍隊在92號負責警戒南京,接受日本投降。

我會告訴他們是“土匪軟蛋的國民黨”新38師(新1軍前身)血戰緬甸,斷絕西通路。新38112團冒著大雨晝夜行軍,穿越日軍的重重封鎖前去襲擊日軍後方的物資供應站。112團沒有木排竹筏,更沒有汽艇,他們靠著隨身攜帶的膠布、鋼盔、水壺、乾糧袋渡過了水流湍急的南高江,打死日軍900多人,一舉斷絕日軍補給線。此後使加邁地區的日軍陷入了彈盡糧絕的境地,整個動搖,竟有全副武裝的日軍2000以上集體餓死。國軍趁此大舉進攻,將其全部殲滅。新38師在整個孟拱河谷戰役中,共擊斃日軍12000餘人,自身傷亡尚不到千人。

我會告訴他們是“反人民反革命的匪幫”武裝國民革命軍74軍獲得萬家嶺大捷。此戰全殲日軍106師團1餘人,隨後上高一戰斃傷日寇岩永少將16000餘人,74軍獲國民黨軍中最高獎“ 飛虎旗”一面,贏得“抗日鐵軍”的稱號。74軍在成立後幾乎參加了自滬會戰後所有位於華中華南的各大會戰,並多次創下重創日軍的重大戰功。而這支軍隊被殲滅的孟良崮之戰卻在中國大陸被人津津樂道,傳為美談,孟良崮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列為愛國主義教育基地,以紀念殲滅74的戰果。

我回憶這些年輕的臉,是他們的生命抹去了清朝以來一個個屈辱的字跡,是他們的鮮血讓以罪惡為榮的日本法西斯屈膝投降。他們中的許多人才剛剛學會打槍,甚至還沒有學會打槍就已經戰死在沙上!

我懂,你們是中華民國的軍人,背負了中華民國全部的幸福期待,無論前面是什麼,你們都要去戰鬥。腳下的這片土地,曾經的炮火和瓦爍,曾被你們不成功便成仁的守護過。我仿佛看見那些頂著鋼盔,流著鮮血的面孔。是他們挺身而出,頂著日軍的飛機、坦克、毒氣、炮火,在中華民族最危險的時候!

當硝煙散盡,當炮火遠去,你們是否會微笑,你們的靈魂是否會深深擁抱,在盧溝橋、在上海灘、在長沙、在武漢、在高家嶺、在昆侖關、在仁安羌,在每一個你們為我們戰鬥過的地方!

然而在內戰後,那些曾堅持長期英勇抗戰的國民黨官兵們中的倖存者,多數被打成歷史反革命分子。他們或被處以極刑,或被判刑、關押、勞改、勞教,或被關押、即在家鄉被強迫勞動,並且蔭及子孫永世不得翻身。打內戰的共產黨是革命的,打外戰的國民黨卻是反革命的。

王甲本,國軍79軍軍長。194497日與軍部手槍排在湖南東安遭遇大部日軍,43歲的王甲本與日軍力拼刺刀,血戰而死。他是抗戰期間直接與日軍肉搏而犧牲的級別最高的中國將領。1949年,王的三子一女遺於大陸。其妻被作為反革命家屬槍斃,其子王寶光與楊振寧為同窗,文革期間亦被摧殘致死。

仵德厚,時任30881763營營長,於19383月下旬奉命增援台兒莊。當時日寇已從西北城角竄進城內,團長命令他率領全營從西門衝進去援助友軍。這位中校軍官組成40人敢死隊並任隊長,手掄大片刀,腰束手榴彈,一馬當先衝進台兒莊西門與日軍血戰一夜,後40人只倖存3人。國民政府曾授予他“甲種一等嘉禾獎章”、“華胄榮譽勳章”和“寶鼎二等勳章”。49-75年被俘判刑、下放。

應美瑤,1917年出生,兄弟幾人參加抗日戰爭,大哥二哥戰死沙場,三哥僥倖生還,應美瑤眼睛被日本人炸彈炸瞎。老五去了臺灣。解放以後,應美瑤被鎮壓、管制23年。三哥被批鬥。1983年後,老五從臺灣來信,來信必須先給當地公安看完之後,才能再給應美瑤兄弟看。應美瑤說:早知如此,我爬也要爬到臺灣去。

吳其軺,中國最後一個飛虎隊隊員,2010年去世,從此結束了從王牌飛行員到三輪車夫的一生。他曾擊落6架日軍機,見證日本投降儀式,赴台後艱難回到大陸。1954年起勞改長達20年,1974年出獄後靠蹬三輪車為生,1980年平反。最後一個清明節,他強撐身體祭拜岳飛廟,清淚長流。

曾暉,蔡廷鍇將軍的衛士,抗戰後他回到增城。整個抗戰期間,曾暉曾身負九槍卻倖免於難。曾暉多次向廣州市民政部門申請生活補貼,但都杳無音信;雖然政府為老人辦理了最基本的農村醫療合作保險,但報銷額度十分有限,每個月能領取的補貼並不多(養老金100元、低保290元和高齡津貼300元人民幣)。

20109月,國家為抗戰老兵派發一次性生活補貼3000元,但派發範圍僅包括193777日後共產黨領導的抗戰部隊老戰士,並不包括國民黨軍人。廣州市民政局優撫處處長許永明向記者解釋道,“政策對原國民黨軍人一直以來沒有說法”。

二戰時期,日軍戰死185萬,日本將他們供奉在靖國神社參拜。中國軍隊死亡148萬,國民政府為紀念他們,在衡山修建忠烈祠,安葬陣亡將士的遺骸。53年,反動遺跡忠烈祠的碑文被鑿,一字不留。66年,所有墓葬都被挖毀,無一倖免。絕大多數屍骨至今不可尋。

我寫了,無論你刪與不刪真相就在那裏;我說了,無論你封與不封事實就在那裏;我罵了,無論你抓與不抓思想就在那裏;我反了,無論你殺與不殺真理就在那裏。我付出的不過是一點鄙陋的口水,而他們付出的卻是生命。

你們共匪欠我們中國人的,總有一天會還的。

願戰爭永不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