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五期

 

與古先生初

 

民國法統與時下之民主觀

 

 

   一

 

編者按華一先生的這篇文章是在那一大批信件中被發現的,被耽誤了。為此,本刊表示真誠的道歉,敬請華一先生諒解。

 

古先生,你好!

秦先生是個溫良改革派,雖有自由民主觀但無什麼理論修為,是個行動派,對中外歷史幾乎不予關注,所以一般回避相關問題。大中華論壇是他人所辦,多為青年,並聚其同類對歷史政治所涉未深,多揀網路片斷文章用以知識構成。但作為友盟,在價值取向上幾予認同,也至求同存異而交互者頻

談到國民黨問題,前時我有一文作了專述(《中國泛藍聯盟社論——談我盟信仰與中國國民黨之關係》),以厘清我盟與其關係,想必你已讀到? 民國認同在中國大陸仍有相當影響力這主要是這些年反思歷史而起,因此最早發端於知識界和青年六四和秦先生那一代人的影響相對較小,而那一代人由其知識的固化,幾乎沒有對民國歷史感興趣的人,且由這些年《六四》為主的民運主導潮流,自90年代後興起而於今漸弱,因其歷時很長是其擴展廣泛的原因。但辛灝年先生的影響力於2000年後異軍突起,引發一波民國歷史反思潮流,席捲整個中國大陸這一時期以抗戰史的發掘為重點,引起從學界到民間的熱潮漸開於整個民國的歷史的重光,在青年中得以產生巨大反響徹底摧垮了共黨執政的合法性的認知。青年和學界是這場歷史文化復興運動的主力軍。代表學界和青年的共同人物近有袁騰飛先生,以其深厚學識和雄辯才華鶴立雞群,其講演的視頻和文稿,春風野火般燒遍大江南北

間,諸多民運先鋒人物也開始對民運30年進行反思,初識民國力量。這一切與臺灣國民黨毫無關係,倒是大陸曾經的民國人士和黨的大陸遺存以及棄民,更有復國之志……

就中國民運而言,泛自由化、無理想主義及形式主義極為盛行,因之而無法形成共同認識、共同團體和共同行為這種狀況於近年更顯於無序而散亂。《南周》中國夢藍風乍起語借民憲之意境打開歷史認同,誘發同聲之效應,竟於死水之潭掀起巨瀾,至全國上下同聲合唱民主憲政之歌,是我民國力量發散之端頭,其後必將燎原華夏……

歷史不由隨意改寫,以其自然而起,順其潮流而進。如大江大河之水,阻之者必自溺,順之者必昌黎,是其自然而然——道、法之然也。自清末民初以來,民主憲政即為潮流,我國父孫文首倡國民革命,自辛亥革命始定大局,無可改變。凡順其民憲之道時國運即昌、民命即生,反之則乖異。共產反勢力偶得孽緣,肆虐大陸凡60載餘,國運翻轉跌宕,民生淪落滑沉,幾無寧日且淒風苦雨!逆,則災變患難者也!臺灣一隅,得天獨厚,得道衡昌,是其逆順立判之明鑒耶!

統法統不可逆,其逆必矯、必誅,世界潮流始然。中華千年文化復興於民主憲政之民國初年,早已不可逆,並主導歷史走向。任何倒行逆施,雖然一時得逞,其必自取滅亡!三民主義雖蒙塵多年,但智識者仍努力發掘,近已被青年接受,他日必是重輝天地,未來一片明煌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中國泛藍聯盟 華一頌

                               201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