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五期

 

中華民國沒有亡

 

寫給辛灝年老師的信

 

編者按:有六十多封從gMail傳來的信件,半年之後居然失而復得。本刊編輯讀之,充滿安慰,頗感鼓勵,尤懷愧意。僅借此表示我們的衷心問候和深深道歉。我們的技術力量不夠,網站不斷地出現問題,常常難以解決,實為憾事。因來信太多,一般問候和誇獎的來信就不刊登了,現僅從其中選出幾封重要的信發表出來,因為信中提出的問題,有的十分重要;有的對當前具有警示的作用,尚需我們一起來探討解決。

對選刊的讀者來信均未作修改,僅有對個別文字的訂正而已。來信中雖有對海外情形不夠瞭解的法,鑒於來信人都生活在大陸,還請海外的朋友們理解和諒解。

 

編者按:這封信寫得情真意切,所提出的問題也十分地尖銳,尤其值得海外人士一讀。來信人提出的,一切民主力量都應該“團結在中華民國的旗幟之下”,既代表了今日國內相當廣泛的民意,更為打通中國大陸人民的自由之路,提出了各派民主力量“精誠團結”的共同奮鬥方向。誠如辛灝年先生在文中的按語裏所說:“就是中華民國的臺灣‘亡’了,或名存實亡,他們(共產黨)怕的還是中華民國。因為大陸人民嚮往的是今日中華民國的臺灣,懷念的是一九四九年前的“大中華民國”……

 

辛老師您好:

癸巳年新春伊始,祝您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辛老師,晚輩是一名普通的大陸淪陷區居民,生於中華民國六十六年,也就是大陸人們常說的七零後。晚輩的祖父是黃埔十期生,參加過剿共、抗戰、戡亂,民國三十六年國家裁軍,被迫退伍回鄉。祖母是中統譯電人員。大陸淪陷後,祖父母爲了躲避共匪的迫害,舉家背井離鄉逃到了西北,祖母因水土不服,不久就去世了。雖然逃走,但是也未能躲開共匪歷次運動的迫害。晚輩的祖父直到臨終之時一直稱呼蔣公為校長!

晚輩自小在祖父等長輩的講訴中知道了國父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和先總統蔣中正先生爲了國家和民族嘔心瀝血,也知道中華民國沒有像共匪所言那樣從1911-1949,而是在今天的寶島延續下來,並在蔣經國先生手中初步實現了國父的理想。這些年來也看到了共匪在後毛賊時代的種種倒行逆施,深惡痛絕。自互聯網時代來臨,晚輩學會了翻牆,看到了外面的世界,知道了匪幫的那些見不得人的東西,也知道了在海外還有很多如老師一樣的仁人志士,爲了祖國的未來做出各種努力。

2006年開始下載老師的演講,深深被老師的學問和作為一名知識份子的錚錚鐵骨所感動。也經常閱讀老師創辦的刊物《黃花崗》,還有老師所創作的《誰是新中國》。但是晚輩今天也有很多不明白之事向前輩請教。

其一,我知道幾十年來大陸的很多知識界有良知的前輩和真正的中國人開始覺醒,他們反思文革、饑荒、反右、鎮反,直至反思戡亂、抗戰、北伐,甚至已經反思辛亥革命。很多人知道中華民國沒有滅亡,只不過政府遷到了東南一隅。一個花甲以來,我總是感覺在海外的那些民運人士也好,評論家也罷,他們好像從心裡也默認了這個偽中國政府,從他們嘴裡聽到的永遠是中國怎樣,台灣怎樣。就好像今天中國的代表政府就是中共政府,也不在台灣前面加上中華民國這個國號前綴。在希望之聲電臺中很多評論家皆是如此,今天在海外的民運人士爲什麽不能打起中華民國的旗號呢?晚輩看過一個視頻,在北平永定門火車站一位上訪的大嫂在站內大廳對同是訪民的同伴說道:我們是中華民國公民。我們現在只是生活在中華民國淪陷區...”。連這位大嫂都懂中華民國,海外志士們爲什麽不能用中華民國旗幟呢?

其二,我在數年前知道由某位著名人士建立了一個什麽中國過渡政府,並且還有了總統議長等人員,我知道他們心裡是愛國的。但是,他們這是不是在分裂祖國呢?晚輩愚鈍,不敢冒指。我記得老師在一次演講中說過:紐約也是處在各種運動的風口浪尖上(大致意思如此,並不是原話)。爲什麽他們不能團結一致呢?當年國父中山先生在海外奔走多年,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爲什麽今天中共的統治比滿清殘暴百倍千倍,可是海外的力量卻與當年國父時期完全不一樣,分裂了百種千種?如果說當年國父在海外奔走探尋民主富強之路,那麼今天我們已經擁有了國父給我們留下的一條最為捷徑之路,那就是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之路,他們爲什麽不遵循這條道路呢?   

其三,在大約兩年前聽過老師的一次演講《祖國在危險中》和《民族主義的使命》,這次演講中老師也開始擔憂寶島人民的轉變。我也從很多資料中和我所認識的一些老中青台灣朋友那裡瞭解到很多台灣人民不願承認自己是中國人,我理解他們是怕與共匪扯上關聯。六十餘年匪幫把大陸搞得烏煙瘴氣,民心渙散,道德一瀉千里。但是,在海外的各位志士爲什麽不能幫助我們把這種思想扭轉,今天不願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還有香港,我都能理解。一個以普世價值為主導的社會是不願與道德敗壞的社會為伍的。但是如果大家都不去幫助,何時能夠將道德敗壞的社會挽救?今天僅靠內力是不能將共匪推翻,需要外力,外力是什麽,不正是國父的三民主義思想嗎!這個思想才是我們擊敗匪幫重建中華的最有力的武器,可是爲什麽海外那些志士就不能運用呢?

我記得老師曾經講過海外著名的志士王炳章博士,他一心要恢復中華民國,我在聽到您說到他被匪幫綁架回國,判處無期徒刑時也是熱淚盈眶。今天在大陸或者在海外不需要的是康有為,而是孫中山!今日之中國有兩部憲法,一部是偽憲法,一部是真憲法我們應該承認的是真憲法,因為真憲法是全國各省的民選代表,甚至包括外蒙古代表在內一致通過的。而偽憲法是誰通過的?今日之中國有兩位國家元首,一位是偽的,一位是真的。真元首是依據憲法由民眾選舉出來的(雖然大陸人民沒有投過票,那也是情有可原的)。一位是集團世襲指定來的,連偽憲法都沒有他們讓他們這樣做呀!我們應該承認哪位元首呢?爲什麽海外這些人就不能以中華民國這個國號為旗幟呢?他們張嘴閉嘴台灣總統,這是什麽意思,省略語可以,但是沒有這樣省略的,從他們嘴裡就已經開始分裂祖國了!我知道這二十年來寶島也是事件層出不窮,李登輝搞獨,陳水扁搞獨,可是他們畢竟沒有成功,畢竟今天島內還是中華民國國號,中華民國憲法,還是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呀!海外的人士們有必要再去探尋什麽民主之路嗎?這條路不是已經擺在那裡了嗎?

是的,民國六十一年(1972年)在一些既得利益的驅使下,聯合國的奠基國中華民國被迫退出,匪幫進入。可是這不等於中華民國就得不到承認呀!中華民國不是崖山海船上的南宋小朝廷,不是南明王朝,不是打著大明的旗幟,實質是鄭氏家族的私產呀!中華民國就是中華民國,他的憲法是擁有1142萬平方公裡的遼闊領土的中國,他的憲法才是真正的民主之法呀!更何況今天聯合國的奠基石上仍舊刻著中華民國的名字,這是誰也改不了的!就連今天的俄羅斯也很難改掉奠基石上蘇聯這個名字呀!

晚輩不懂政治,只是喜好歷史,讀史明智。今天很多國家與大陸的偽國號建交,無非是要利益均沾,今天的大陸山山水水已被糟蹋殆盡,海外的志士請你們呼喊一下吧!辛老師,晚輩說的這些實為肺腑之言,我愛中國,因為這是我的祖國,我家祖輩曾經浴血奮戰保衛了這個國家。這是我的家園,因為我們的列祖列宗用勤勞和智慧將他建成了世界最偉大的家園之一。今天我的家園被一股匪幫佔據六十餘年。我們的政府只是偏安一隅,我們中國有自己的政府,有自己的統一思想。晚輩思想也許單純,但是我知道要想推翻共匪,只有萬眾一心。未來的中國只有一個國號就是中華民國!那個什麽聯邦中國,什麽人民共和國只能是空想和垃圾!辛老師,晚輩每每聽到那些名家嘴裡一口一個台灣種種,台灣總統種種,心裡真的不是滋味。您寫的《誰是新中國》,對呀!誰是新中國?是共產匪幫還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沒有亡,中華民國現實存在,至少馬英九總統也說中華民國領土涵蓋了1142萬平方公裡的國土吧!至少馬總統也說過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吧!正如老師您說過的,今天的共匪怕什麽?他們怕的就是中華民國,因為中華民國一天不亡,他們就如坐針氈(辛按:就是中華民國的臺灣“亡”了,或名存實亡,他們怕的還是中華民國,因為大陸人民向往的是中華民國臺灣,懷念的是一九四九年前的“大中華民國”!這才是他們最怕的。)。中華民國台灣省每向民主前進一步,他們就瑟瑟戰慄!這些連我們這些愚夫皆知的問題,爲什麽如希望之聲中那些評論家們就不知道呢,還是裝不知道呢?

千言萬語,不能一盡詳言。但是我還是要說,中華民國沒有滅亡,今天世界上唯一的合法的中國政府只有中華民國政府!未來的中國也只有、也只能有一個國號,那就是我們所有中國人、所有炎黃兒女共同的大中華民國!

 

                              晚輩浩然  敬上

                  中華民國102221

 

關於網站安全的一些想法

 

 

黃花崗的網站管理員:

你們好。我是黃花崗雜誌的讀者,在第四十二期的編者前言中,有提及們的網站已經被潛入毒件,且已進入最隱秘的部位,網站命懸一絲,我對此事感覺很擔心。去年,我親眼目睹網站被無恥的共匪走狗駭客糟蹋,其狀實不堪入目!黃花崗網站的安全不但事關黃花崗雜誌的安全,而且事關黃花崗衆多讀者的安全,如果網站已經被潛入病毒,且已進入最隱祕的部位,那麼很有可能該病毒已經能夠獲取黃花崗網站訪問者的資訊,比如IP位址,瀏覽的網頁,下載的檔,訪問的習慣,等等資訊。

我的工作與電腦網絡相關,比較熟悉對電腦網絡系統,想和你們分享我所發現的可能的問題,希望對黃花崗有幫助。

我用nmap掃描黃花崗的網站,發現有如下埠是開放的。

……(所說技術部分略)

關於網站被植入毒件,從安全角度考慮,從頭重建整個網站系統,然後再上傳數據應該是一個不錯的方法,當然這個是一個大工程,然而安全是有代價的,特別是黃花崗所作的事情,對共匪有致命的打擊,共匪豈會善罷甘休?你們的工作正在醞釀一場革命,我認爲,資訊安全對戰爭的勝敗舉足輕重。

希望可以和你們多交流,如果我有說的不正確的地方,也請指正,我們都爲了共同的目的。

祝你們一切都好。

常懷親  2013-04-29

 

雜志社回復:我們感到很慚愧,因為信箱的問題,直到現在才給你回信。我們對您所提出的問題,十分重視,將會在近期內努力解決。讓您操心了,極其感激。好在我們有著共同的信念和目標,這才是我們在海外的信心之所在。

 

 

致黃花崗雜誌網站管理員

 

您好:

在我今天登錄貴站的時候,出現了一個病毒提示,貴站可能已經被人掛了木馬,請管理員及時維護清理病毒。

雜志社回復:非常感謝,我們一定遵照你的囑咐去做。

 

 

黃花崗雜誌社:您好!

 

們是大陸渴望民主,並且願意為之奮鬥的熱血年輕人,希望能夠與辛灝年先生直接聯繫上,為了防止參與成員出現其他不可預知的事情,我們需要希望辛灝年先生能夠做個見證,並且保存我們的相關文字資料和共同參與成員的視頻資料。如果貴社願意,請抽出一定時間回復我們,謝謝!

戴晨

雜志社答復:我們自然應該支持,請放心,你們的事業就是我們的事業。

 

 

請刪除攻訐辛先生的文章

 

黃花崗雜誌的先生/小姐,您好!

我是一名美國華僑,也是辛先生言論的贊同者。近日發現一篇惡意攻訐辛先生的文章,連接點位於維基網頁: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B0%81%E6%98%AF%E6%96%B0%E4%B8%AD%E5%9B%BD

網頁下方的鏈接為新中國辯——灝年及其《誰是新中國》批判 指向黃花崗網站的一篇文章,這篇文章極其卑劣無恥,詆譭辛先生的人格操守,我相信一定是惡意人士攻擊網站後,留下的穢物,請檢視後,予以刪除。謝謝!

祝民主早日於全中國實現!

魏先生

 

雜志社答復:宣稱中立的“自由維基”對辛先生干這樣的事情早已不止一次,被他們利用的一位學者曾寫信直接批評過他們,他們還是改了又干,而且不斷變換手法,共產黨對“中文自由維基”的滲透甚至是操控該是何等地深入!

我們和辛灝年先生都十分謝謝魏先生的關心。

 

 

非常期待能通過演講的方式

 

單獨來說說蔣介石

 

我是一個普通中國大陸的網友,從辛灝年的視頻我瞭解了許多真實的歷史,覺得我是幸運的.

毫無疑,蔣介石是真正的抗日英雄,也是真正繼承孫中山的人,真正繼承三民主義建立共和的人.所以非常期待能有這麼一個單獨來討論蔣介石的視頻.

當然這樣的一個視頻演講我覺得放在辛灝年去臺灣的時候最合適不過了

不看誰是新中國妄做中國人! 也不配做中華民族的子孫!!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民

                                    

雜志社答復:辛灝年先生早有此意,但一是連續遭遇“意外”,身體不好;二是海外華界被中共全方位滲透和破壞,越來越難。但是,辛先生說,他一定會擇期完成大陸讀者的囑咐,并對您所表現出來的愛國精神表示敬佩。

 

 

致辛年先生的信

 

尊敬的辛灝年先生,小生將使用黃花崗通訊社之名進行收藏及宣傳貴刊資料

過春節了,目前就主要收集資料了,春節過後再做擴大宣傳吧。

祝辛先生新春快樂!

 

雜志社答復:非常感謝您為我們也是為大家所做的一切。祝你有志竟成!

 

 

 

my question

 

hi, dear Huanghuagang,

I am so happy and exited to see so many thoughts on the mangazine, and I'd followed Mr. Xin Haonian several years on the website. I can't agree more with all the ideas to rebuilt the Great Republic of China, so I want to know ,is 中興會 the organization the right one to follow?

I really want to do something for the Repulic of China and the people in mainland.

from: TXWG YJDT

date: Fri, Nov 2, 2012 at 4:18 AM

 

譯文:

我的問題

親愛的黃花崗雜志:

我看到黃花崗雜志上擁有著那么多好的思想,感到很興奮。我在網上追蹤辛灝年先生已經多年,十分贊同他關於“大中華民國”的所有主張。所以,我想知道,中興會是否是一個可以追隨的組織?因為我實在很想為中華民國及大陸的人民做一點事情。

                                                                             TXWGYJDT

                                     12,2,2012

 

雜志社答復:我們和辛灝年先生首先謝謝您對我們的支持和鼓勵。我們雖然對中興社組織不了解,但是,我們知道他們深懷中華民國之情結,有著恢復“大中華民國”的志向,并且關心大陸人民對自由民主的萬難追求。你當然可以追隨他們,并與我們一起為“大中華民國”的復歸或重建貢獻一份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