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五期

 

讀者來信選刊

 

 

 

編者按:有六十多封從gMail傳來的信件,半年之後居然失而復得。本刊編輯讀之,充滿安慰,頗感鼓勵,尤懷愧意。僅借此表示我們的衷心問候和深深道歉。我們的技術力量不夠,網站不斷地出現問題,常常難以解決,實為憾事。因來信太多,一般問候和誇獎的來信就不刊登了,現僅從其中選出幾封重要的信發表出來,因為信中提出的問題,有的十分重要;有的對當前具有警示的作用,尚需我們一起來探討解決。

對選刊的讀者來信均未作修改,僅有對個別文字的訂正而已。來信中雖有對海外情形不夠瞭解的法,鑒於來信人都生活在大陸,還請海外的朋友們理解和諒解。

 

 

致辛年先生的求助信

 

辛按:我非常贊成你們的意見和想法,需要我們幫助的,我們一定會努力。我也想借此說明的是:我與中興會沒有關系,只是他們願意宣傳我們的思想、文章、講演,並接受了我的“大中華民國”提法,我個人和黃花崗雜志雖然感,但對他們的組織,卻一無知曉。我以為,你們的想法——“大陸以外的人不瞭解大陸情況,是不適合領導我們的”,早已被事實證明是完全正確的。我本人和黃花崗雜志對之更是感受殊深。這也是長期以來,我們在海外對包括中華民國臺灣在內的任何方面,向來都沒有關系和聯系的原因。因為我們知道,大陸人民的追求,只能夠靠我們自己才能達成

 

辛先生:                                      

您好!我是中國泛藍聯盟江西管理員余小勇,受我盟現領導人熊家瑚先生的委託,給你寫這封求助信。我盟自075月起,十幾位主要領導人先後被捕,以至組織癱瘓。後來,第二個網站(http://uocn.greatroc.tw)也因管理員失蹤而停閉,導致成員失散。熊家瑚出獄後,不甘同志們多年的心血白費、不願屈服於共產黨的淫威,決定重建組織架構和網站。其他主要領導人雖先後出獄,但或仍遭嚴密監控或行事一貫低調或因意志消沉而喪失鬥志,中央基本上由熊家瑚一人主持。我原是博客手,受熊家瑚感召加入中國泛藍聯盟。熊家瑚也遭中共監控,只是不嚴密而己,不便與先生聯繫。所以,由我代勞。我久仰先生大名,可惜無緣謀面,有幸拜讀大作《誰是新中國》上卷,下卷因諸事繁忙尚未讀完。讀後,解開我諸多心結,勿以成敗論英雄勝者可以為王、敗者未必就是寇。翻閱林昭的資料,林昭有一句話——“我有受騙的感覺,令我感觸很深。我初涉社會,社會所反映的情況、香港電視臺(我在深圳曾打工一年半,能收看到)所報導的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的社會情況,和在學校所灌輸的恰恰相反,資本主義制度何止優越,和社會主義相比,是天壤之別。我覺得自己上當受騙,更可怕的是,不光是我,是全中國人。共產黨常說他們的執政是中國人民的選擇。可這個選擇是正確的嗎?毛澤東說要實行人民民主和實現共產主義,可實行的是領袖專制、實現的是搶產主義;鄧小平說要實現共同富裕,可實現的是貧富懸殊、兩極分化。中國人民上了一幫騙子的當,選擇毛澤東和共產黨,比德國人民選擇希特勒和納粹,命運還要悲慘!我們的祖輩錯誤地幫助共產黨割據大陸、分裂中華民國,作為他們的子孫,我們要勇於承認祖輩所犯的錯誤,並敢於糾正它。所以,我們和先生都主張復興中華民國。我們關注到先生所寫的《黃花崗雜誌抗議中共鎮壓中國泛藍聯盟》,感謝先生對我盟的支持與厚受。正因為如此,才敢煩勞先生!我們也注意到先生比較支援中興會,我們不能確定中興會是由什麼人領導的,估計不是大陸人。我們認為大陸以外的人不瞭解大陸情況,是不適合領導我們的,這正是我們重建組織架構和網站的原因所在。前不久,熊家瑚新建了一個網站(http://bluemen.tk/forum.php),但由於知名度小,且缺乏創新,少有人訪問,後又遭中共遮罩,翻牆也很難訪問。我向他提議改版該網站,並請求動態網和無界網路收錄。但他說,該網站是以聯合陣線的形式創建的,以便讓泛藍各團體共有一個發言的平臺。他委派我籌建一個中國泛藍聯盟專屬網站,指示我請求你幫忙。我想煩勞先生在境外租用一個伺服器,並聯繫動態網和無界網路洽談收錄事宜(據熊家瑚講,以前這事是孫不二找李洪志幫忙辦的,第一個網站功能變數名稱是動態網免費提供的)。至於費用,我們會承擔。要求如下:一,必須是一級功能變數名稱,能夠保證網站長期穩定的存在;二,費用要相對低廉(我們生活都不算好),估計訪問量也不會太高;三,最好能被動態網和無界網路同時收錄,若費用太大,以動態網為首選;四,最好以中國泛藍聯盟為收錄名,其次為藍中國;五,非常時期由先生或由先生委託可靠之人管理。不知尊意如何?我竊以為,我盟具有廣闊的發展前景:一,中國泛藍聯盟這塊招牌依舊響亮,依然有很強的號召力和凝聚力。我盟成員只是失散,並非退會。只要態網和無界網路收錄,相信能迅速召集老會員,並吸納新會員。二,現在相比以前有更好的發展環境。現在大陸民眾對現實比以前更加不滿,對共產黨已經徹底絕望。對現實強烈不滿,而對將來又感到渺茫,只有懷念過去,這是人之常情。有懷念毛澤東時期的,也有懷念民國的。我們只要繼續加以引導,揭露毛澤東的歷史罪行,還原被中共歪曲的歷史,催發大陸民國熱,相信會有更多的人認同民國。而臺灣的現況也有利於增加大陸民眾對民國的認同感。我盟成立時,正值陳水扁和民進党執政,陳水扁和民進黨傾向台獨,兩岸關係惡化;而陳水扁第二任是憑藉上臺、後又陷入貪腐醜聞。大陸人普遍對臺灣人很反感,也不太認同臺灣民主化。馬英九上臺後,兩岸關係持續改善,大陸人又重新對臺灣人產生好感;今年臺灣舉行了一次堪稱完美的大選,大陸人、特別是年輕人,普遍認同臺灣民主化。現在的年輕人思想更進步,他們根本沒經歷過毛澤東時代,所以談不上懷念毛澤東時期;他們羡慕臺灣人享受民主可以用選票來決定公權力的歸屬和自己的命運。他們還很年輕,不甘一輩子給共產黨當牛做馬、當中共党國的臣民,有強烈要求做中華民國公民的願望。所以,我盟以二、三十歲的年輕人居多。我相信,只要我們始終保持清醒的頭腦,堅持正確的發展道路,按照嚴防範、廣招賢、不冒進的既定戰略方針,我盟一定可以發展成為一支龐大的能夠快速反應的潛在力量,以待天下有變。萬望先生相助!此致

敬禮!

                              中國泛藍聯盟  于曉永

                  民國101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