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五期

 

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Z T

 

 

最危險的時刻到了:富人忙著移民,窮人忙著過冬。胡潤最新發布的榜單,再一次揭開中國富豪的神祕面紗。這份名為《2011中國私人財富管理白皮書》顯示,國內目前造就了超過95萬名千萬富豪,其中46%正在考慮移民國外,14%已經移民或者正在申請移民。

而家資在1億以上的富人中,有移民意向的人比例更高,達74%。其實,這種狀況已非一日,現在的現實是,但凡有點家產,官員潛伏做裸官,演員癡情於換國籍,學者最好有國外的綠卡,而民營企業家則紛紛選擇海外投資,似乎移民成了一種潮流。

如今富人移民,去勢洶洶,成為輿論焦點。“中國半數千萬富豪準備移民出國”目前成為多個西方媒體報導中國的醒目標題。

這些媒體最聳人聽聞的論調是,出口“高淨值人群”是中國對世界的“最新貢獻”。

這些人給歐美送去它們奇缺的現金,卻將經濟崩潰的風險留給中國。

有人不禁納悶,富人為代表的社會精英們應該屬於既得利益者啊,有錢有地位,混得人五人六的,不是人大代表可能就是政協委員。為什麼忘恩負義,吃了娘的奶後,投到他人之懷抱了?

如何讀懂得這次去勢洶洶的“跑路潮”?冷靜必須冷靜,要不然中國危險了。其實,中國經濟已經進入最危險的時刻了,民間資本抽空跑路、製造業倒閉成風、樓市四面楚歌、地方政府債務重重……稍有不慎,經濟崩盤!所謂“疾風知勁草,板 蕩識誠臣”,是考驗民心的時刻了,然而政府“兩頭不著”:富人說BYEBYE,準備“跑路”;窮人說窮不怕,準備“過冬”。

即使如此,政府依然“虛偽與無知齊飛,權欲與傲慢共色”,裡面充滿了戲子,貪贓枉法者大談廉政建設,門外漢大談標準化建設,渾然不覺危險來臨,依然沉浸在歌功頌德之中,飄飄然跟著神八上了天去!

“四有人群”跑路,中堅階層流失。筆者觀察,中國的移民,非常具有中國特色。不少人,即使移民了,也像“裸官”一樣,把老婆孩子放到國外,財產轉移到國外,自己依然在國內堅守、打拼。打個形象比喻,就像一根輸血管,一頭連接中國,一頭連接美加澳,然後將中國的財富源源不斷地輸向世界。
悲哀啊,這些人真把祖國當作自己的“殖民地”了!
若將移民分分類,可以分為四大類:官員家屬(主要是官二代)、明星、富人、人才,即有權、有名、有錢、有才——“四有人群”,應該屬於社會精英,算是社會中堅階層。

他們的跑路說明中國人才流失嚴重。那麼,他們是怎樣上演“跑路”路線的:

1、官二代:社會主義的爹,養資本主義的兒,,官員身處社會權力層,當屬國家利益的看門人,而中國正是這批看門人,卻監守自盜,貪贓枉法,中飽私囊,社會形象極其糟糕。因為作孽已多,深怕惡貫滿盈的那一天,所以千方百計轉移家人和財產。

如今只要是處級以上官員,紛紛以留學之名,先將子女送往國外念書,然而謀求定居。於是,老子吸社會主義的血,供給在資本主義的兒子享受。
有人不禁戲謔道我們這個奇怪的國家:中國就是由美國人的父親在管理的國家!

2明星們:

演中國春秋夢,爭做世界公民。戲子無情,自古皆然。試問當下當紅的有了外國國籍的一線演員,有幾個真的到好萊塢發展了?個個像李小龍那倒也罷,還能顯顯中國功夫的神通,追求個美國夢,倒還令人尊敬了。然而,這部分人大多數都是“拆白黨”,拿著國外的護照,照舊在中國混。他們中間有的甚至拿的不是發達國家的護照,比如泰國的護照,似乎也沒有拿的必要。但是,對於他們很有必要,一來給自己留條後路,隨時準備拍屁股開溜;二來逃逃稅什麼的,多撈點實際的利益。

悲哀的是,我們的政府居然還請這些毫無國家歸屬感的人,來代言國家的道德、誠信、慈善等等。看看一部《開國大典》一幫國際主義戰士聯合起來,幫助我們再現那段光輝歲月,人們就笑噴了。

質疑這些戲子愛國情感們,他們還不服氣,振振有詞地說“ 國籍與愛與不愛國沒有必然聯繫”!

3、富人們:賺國內財富,到國外置業。中國的富人們特別是民營企業家,生於斯長於斯,創業與生活都在國內,很多人連國外生活的經歷都沒有,有些甚至連起碼的ABC都不懂。

他們去國外,如果全家遷走,不僅意味著此前生活的終結,而且意味著掙錢的歷程結束。

即使在國外投資順利,從此以後,也只能在陌生的異國他鄉寂寞地生活。

所以,他們紛紛以“裸官”為學習榜樣,自己堅守國內企業,讓家人在國外享受生活,等到時機成熟,再圖謀全家團聚。

當然,不乏一些地方的企業家們組團到國外購房,一起移民,想減少異國他鄉的寂寞感。

 

4、技術者:公權滲透科研機構,逼跑技術人才。中國國內許多科研機構和大專院校,官氣十足,科研風氣盪然,烏煙瘴氣、吃喝嫖賭,科研人才不知科研為何物,學術造假、論文抄襲,只知謀官晉職撈取利益。看看院士名單,央企和政府高管們爭相分羹。公權滲透科研機構是何等的離譜!中國各色科研機構包括大專院校就如同一個“二政府”,在這樣的氛圍裏,科研人員想拿諾貝爾獎,那就春秋大夢了。

悲哀的是,一些真正想潛心做研究的專才,沒有一點政治資源連個科研經費都爭取不到,搞什麼飛機科研啊。

中國式科研機制,只能埋汰人,製造人渣、官棍。真正人才還不如到國外去爭取科研機會,至少可以發揮人生的自我價值。

觀以上四者,官二代、明星們、富人們移民,還是與中國保持著千絲萬縷的關係,表現出其吸血性,官二代的“裸爹”們在吸,明星們“裸身”的形式在吸,企業家們“裸商”形式在吸,紛紛敲骨吸髓,大有做空中國之勢,待吃飽喝足,再無榨取之可能,便永遠拋棄這個國家。

官二代、明星們走了就走了罷,無非是衙內和戲子,根本談不上什麼社會中堅階層,非績優股,大可以隨他們去。然而富人們和人才們移民,那實在太可惜了,簡直“人財兩空”啊。社會資本大逃離,經濟到了最危險的時刻,為什麼富人和精英在這個時候選擇移民?比如浙江溫州製造企業主開始“跑路”的同時,傳出浙江義烏“假破產真移民”的消息。其實,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在2009年就已經出現移民潮,一直延續到現在,只不過現在愈演愈烈,到了白熱化的程度罷了。

其實,移民潮是社會資本的大逃離,給中國經濟亮起危險的紅色信號,中國經濟到了最危險的時刻。

其實,中國經濟自2008年以來,由於政府缺乏經濟管理的能力,出現嚴重的偏差,越走越危險:

1、產業轉型,轉到“鋼筋水泥經濟”眾所周知,中國是製造大國,具體地說就是外向型加工製造業,為世界生產,所以中國又號稱“世界工廠”。
然而,2008年以來全球經濟走向低迷後,外貿訂單接近“斷糧”,自然會出現嚴重的產能過剩。

中國經濟賴以騰飛的製造業走向衰落,產能過剩自然帶來投資結構的調整,這樣就引起了投資熱錢的轉移。從2008年開始,中國社會投資熱錢投機更強,紛紛湧入 房地產、新能源等投機產業,而政府主導投資結構的調整,中央政府更是將4萬億湧入高速公路、鐵路、新城建設等所謂的“大專案”中去。民資的房地產建設、國資的大專案建設,可謂雙輪驅動,於是,中國經濟就呈現出嚴重“鋼筋和水泥經濟”模式。

這種模式,一段時間內可以帶動勞動力就業、拉升GDP的,但時間一久,產生另一種更恐怖的產能過剩。筆者不妨舉例說明,比如說在沿海省市的江浙滬一帶,城市與城市之間,且不說空中交通,就地面道路交通而言,鐵路有高鐵和普鐵,公路有高速公路和普通公路,即便是普通公路也有國道、省道、市道甚至鄉道、村道。迷戀“大專案帶動大發展”的政府,投資必須表現為無節制性,國家在大投入,而地方省、市、縣三級政府都在投入,簡直一擁而上,造成道路產品的過剩。

而人們買車呢,主要用途自然是以車代步,大多數時間是城裏跑動跑動,在城市間跑動畢竟少數。再者,這些道路建成後,就類似於“不動產”,基本不能安置就業,更不能帶動GDP了。

這種情況,在日本曾經上演過,中國難道想重蹈日本覆轍?再 比如城市建設,許多地方政府認為“現代化就是城市化”,於是無限制地擴張城市,新城一個接著一個地推出,當然城市的擴張就以樓盤推進的。以杭州市為例,根 據杭州市區域發展規劃,杭州將沿著錢塘江打造10座新城,分別為錢江世紀、城東、濱江、錢江、下沙、江東、之江、臨浦、臨江和空港,這些新城的總面積達 441平方公里,預計居住人口將超過400萬人。

因為一個居民進城意味著城市要提供一個就業崗位,而就業必須要有產業支撐。因此,10座新城400萬人,相應匹配的則是將近400萬人的就業崗位。

眾所周知,目前許多城市,製造業不是在發展壯大,相反是在極度萎縮,唯有房地產還是一枝獨秀。試想,人們難道不用上班,統統可以靠吃房為生嗎?可笑的是,城市的經營管理者們,癡情於此,拆廠房、拆民房,甚至拆學校,大有一種“全民大煉鋼”的作派,紛紛去搞房地產業。

許多地方政府賣地拿錢後又瞎折騰,亂搞活動項目,這個會、那個節、還有論壇……諸如創意產業博覽會、金融產業論壇、文化藝術節等等。以為每個城市都以為是華爾街啊!

難道房地產業當作支柱產業了,就可以放棄其他產業特別是製造業? 想想歐美等經濟先進國家,看看美國金融業等現代服務業如此發達的國家,並沒有傻到放棄製造業,它還是世界上第一製造業大國。

筆者毫不諱言:鋼筋水泥經濟貌似在做大城市,其實在做空城市。鄂爾多斯60多億的鬼城

——康巴什新區就是最生動的標本。

2、提振消費,內需原來如此內虛,在做“大項目”的同時,面對2008年以來的全球經濟低迷,政府又提出了“擴內需,促消費”的政策。消費增長的速度取決於家庭收入和財富增長速度,還需要消費信貸的發達,離開這些談什麼提振消費。

為什麼這麼說?“沒錢買,又無人借錢給他買”,拿什麼買啊?真的要買,那就只剩“賣腎買IPAD”一條路了!這可能嗎?

中國雖為製造大國,卻很少給自己的國民製造的,主要原因是老百姓錢不多,消費能力極其有限。想想,中國為什麼能夠變成“世界工廠”?因為中國有極其低廉的勞動力價格。眾所周知,民營企業吸納90%以上勞動者就業,為了降低勞動力價格,雇用大量的農民工,有的甚至不給任何社會保障的。

而外資企業,中國政府長期給予它們超國民待遇,企業利潤大部給投資方抽走了,落入中國人手中進行分配的僅小部分,相當於雞肋。

這時候,政府要“擴內需,促消費”,讓老百姓來埋製造業的單,捧中國經濟的場,捧人場是沒問題的,捧錢場那可需要真金白銀。沒有消費力,談什麼擴內需——這不是扯蛋嗎?事實證明,中國老百姓的消費力是極其低下的。比如說“家電下鄉”這個政策,農民人均純收入2009年才首次突破5000元大關,今年突破6000元應無懸 念,但扣除物價上漲等因素,其實是名升實降,況且農民還要支付教育、醫療等開支,對他們的消費能力能有多少指望?再想想,為什麼人們現在熱衷於上淘寶網購物。究其原因,就是因為人們的實際購買力下降了,精打細算在淘寶上購買價廉的產品。普通老百姓,是農民,種地不來錢這是不爭的事實;是居民,購房透支2,30年收入也是常例。國家這時候指望這部人來捧場中國的消費,根本指望不到。至於指望富人,那也指望不上,這些人買奢侈品、炒房炒字畫,在國內買進口產品或到國外去購買奢侈品,白白促進國外的消費市場罷了。“擴內需,促消費”,在沒有提高人們的經濟收入的前提下,就是紙上談兵,空喊口號罷了。

如果人們的實際購買力是下降的,那麼,對於製造業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事實上,老百姓購買力是在下降,而中國製造業也早已雪上加霜,看看溫州製造業老闆跑路就知道中國製造業的困境了。

3、樓市危機,泡沫做成膿包製造企業倒閉一批,堅守一批,逃離一批,謀生存者必須得考慮轉型,但轉到哪裡去?轉來轉去,轉到房地產業或新能源產業上去了。經營虧損嚴重,加劇了企業主賭徒心理,於是不惜借貸做投機,無不想一本萬利。於是,從2008年開始,許多中國投資者豪賭房地產業。

從此,用於製造業生產的錢都湧入房地產業中去。這時,樓市不再是泡沫了,轉而升級為中國經濟實體的膿包。

其實,2008年世界經濟危機,中國樓市可以借梯下樓,回到正常體溫的,實現中國經濟所謂的“軟著陸”。然而,賣地政府是絕對不希望出現這個結果的,因為這意味著政府財政收入的萎縮。

這時,表現最為搶眼的是杭州的“樓市書記”王國平,他高喊“救樓市就救老百姓”!

這位王大官人也忒有才了,這也能捆綁上老百姓——救你老婆,救你祖宗!政府這種態度,做了很好的廣告,吸引社會熱錢湧入到房地產中,於是,便有了2010年中國城市房價排行杭州第一。

我們中國,這種自以為是、權欲極強的庸官(或者說諸侯)太氾濫,大好形勢就是徒徒毀在他們手中!

世界經濟遇冷,作為“世界工廠”的中國,影響應該最大的,中國政府一來沒有好消化掉製造業的產能過剩,二來沒有恰如其分地給樓市經濟降降溫,過分地迷戀GDP和速度,“大專案帶動大發展”,國民經濟高燒不退,還要火上澆油。

一時間社會熱錢湧入房地產,房地產經濟如火如荼,政府還以為中國經濟向好回暖,還恬不知耻稱,中國經濟引領世界經濟回暖!悲哀啊!

誰會懷疑中國的建設能力?各個大中城市,新城年年在建,各類新樓盤月月在推,房子只會越來越多,而購房者剛需總不可能永遠處於饑不擇食的狀態,需求會漸漸緩和的;有一些剛需(?)考慮到房價高不可即,索性放棄購房,高房價下只會讓剛需暫時萎縮。

因此,樓市消費可能趨於理性了,先進入平穩狀態,然後進入下跌趨勢。

目前就是陷入平穩狀態,炒房客要製造“剛需”的恐慌,不比當年了,剛需者不買賬或買不了賬,因此炒房成為炒房客之間的資本遊戲了。

一旦炒房客看到樓市無利可圖,或者其他有更好的投資去向,那勢必會抽資。一旦社會游資抽資,樓市就會下跌,甚至崩盤!

樓市崩盤絕對很慘。因為大多數購房者負擔相當高的債務,透支了2,30年家庭經濟收入。也就是說當房價跌下來了,購房者就虧上2,30年。

在唯樓市的經濟模式下,人們是以房地產來衡量財富的,所以一旦房價下降四成,也就意味著老百姓的資產縮水四成,老百姓的資產縮水了,那麼社會財富緊跟著縮水。

因此,房價捆綁了政府和老百姓。膿包破也痛,不破也痛, 騎虎難下。怎麼辦?

4經濟病灶,危機疊加想想也恐怖啊,因為政府迷信“大專案帶動大發展”,上專案必須要有資金,而資金來源主要是向銀行借貸。

眾所周知,政府財政收入來源主要是企業稅收和土地出讓金。然而這幾年,製造業不景氣,稅源收緊,地也被賣地政府賣得差不多了。地方政府一些“大項目”建設又一時停不下來,另一方面財政收入又捉襟見肘,於是,各地地方政府的債務危機紛紛湧現。

樓市蕭條,捆綁老百姓;製造業破產,捆綁企業主;地方政府債務危機,捆綁政府——中國經濟頓時處於各種危機疊加的狀態,風險越來越大。這個時候,政府制定的經濟政策,必須慎之又慎,不可以再步入權欲與傲慢的老套中。稍有不慎,後果不堪設想。

中國面對經濟病灶困擾的同時,還面臨著國際形勢的惡化。

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豈能坐失良機?它們將會頻頻出狠招:比如拋出優惠政策吸引富人投資移民,做空中國社會財富;再比如說讓人民幣升值,進一步惡化製造業的危 機;再比如將中國的眼光吸引到歐債危機中,讓持有大量外匯儲備中國政府棄地方政府的債務不顧而救歐債危機; 再比如挑起諸如南海領土爭端,分散中國政府集中精力解決國內經濟危機等等……

經筆者分析,中國已經進入最危險的時刻了,而中國政府的應對,變得有些黔驢技窮:
富 人跑路,政府根本沒有充分重視,未作出亡羊補牢的補救措施,眼睜睜地看著“人財兩失”; 頂不住人民幣升值的壓力的同時,中國政府的貨幣政策動不動就來個調整,這樣國外人民幣升值,國內人民幣貶值,簡直亂糟糟一片;歐債危機呢,中國政府又主動 示好,表示願意拯救歐洲,殊不知自己國家地方政府負債已超10萬億了……即使在這樣惡劣的經濟形勢下,許多地方政府依然執迷不悟,迷信“大項目帶動大發展”,繼續做大地方債務,還急著發放地方債務。

因此,中國能不能阻止這次危機惡化,就目前情況來看,真玄!曾經多少人在喊,該醒醒腦了。很多人裝睡啊,可惜我們裝睡的人是眾所周知是雍正帝,你喊得醒嗎?

杞人無事憂天傾,我心拔拔涼!快亡羊補牢,莫諱疾忌醫。經濟危機來臨,本應聚全民之力,共度時艱。所謂“疾風知勁草,板蕩識誠臣”,這時候更能考驗民心。然而,考驗的結果是什麼呢?富人說BYEBYE,窮人反正窮不怕,隨你瞎折騰。面對如此民意,政府簡直是“兩頭不著”,是不是應該深刻反思,改變一下思路了:

1、調整執政理念,爭取民心執政理念有問題。口頭上喊執政為民,文件上講科學發展觀,實際行動呢,為人民服務變成了為人民幣服務了,人民公僕把人民當成了僕人。爭利於民,無不衝鋒在 前,如各類強拆強徵,以和諧之名壓制社會矛盾,警力、城管、政府人員一轟而上;讓利於民,無不推三阻四,如公開“三公消費”,千呼萬喚始出來,出來還說一 聲:“祕密太多,不宜公開!”公布公布都這麼難,要改革那就更像割肉了,像公車改革改了16年,依然是江湖美談。還有,政府最喜歡“特事特辦”這一套,什麼特權車、特供食品、經濟特區……中國特色,一言蔽之就是“特事特辦”。而這種“特”,究其本質就是權力之特。正因為可以“特事特辦”,政府就習慣性地“視百姓為乳兒,視法律為兒戲”了。久而久之,中國法律就給權力糟蹋掉了。

比如一個交通違章,罰款為了禁止,現在倒好,罰款變成了用錢購買違章,更重要還真權大於法,人們遇到交通處罰,往往想到一個電話來疏通,得到權力的庇佑後,便可以網開一面,於是法律的嚴肅性蕩然無存!毀法者,非民也,實為官也!

所 謂“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教育事關社會未來發展。政府對教育投入,始終喊窮哭貧,造路造橋造飛機一點都不窮,蓋豪華政府大樓蓋私人別墅一點都不貧了…… 更有甚者去非洲建希望小學,大舉持有美國債券。政府不用資金投入教育,卻不忘將公權滲透到學校,將學校變成為一個“二政府”,明明是教書育人的地方,弄得裡面烏煙瘴氣,爭權奪利。看著一批批大學新生進入各大院校,以天之驕子的身份進去,結果以社會人渣的成品流向社會。
……政府執政理念有待調整,需要考慮如何爭取民心了。

2、補上社會欠賬,構建“好社會”,政府大叫食品安全,而監管又形同虛設,毒奶粉事件爆出,假疫苗又出現;瘦肉精剛去,又來地溝油……中國官員隊伍如此龐大,執法部門如此之雜多,早已是舉世無雙,但是政府監管依然是處於“無政府狀態”。

比如環境汙染的問題,這一邊廢鉻傾倒,那一廂血鉛事件,遠大連鬧PX項目,讓人們糾結個不停……人們不禁在問,國家養這幫子人在幹什麼?吃草不產奶,只會拉稀屎!公民納稅,向政府購買良好的社會服務。結果政府錢是收了去,而且收的服務費之高可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結果政府給出劣質的社會服務產品。中國政府的社會欠賬太多了,例如公平的市場環境,有保障的財產權利,公正的社會分配,有尊嚴的養老保障,更加輕鬆的生活節奏,更加幸福的生活方式,更加符合人們意願的價值理念等等,保留人們對這個社會的希望……有希望的社會,才是“好社會”。

3、改善投資環境,營造規範化、法治化市場人是社會產物,也是經濟產物。

憑心而論,中國的經濟依然沒有擺脫權貴經濟的陰影,要想賺得缽滿盆盈,必須得到“政治的庇佑”,將政治資源轉化為經濟資源。比如國企特別是其中的央企因為是 受政府控制,壟斷營利,良心統統墨汁黑,無不暴利。而且這些國企們一點沒有民族骨氣,什麼一汽大眾、一汽奧迪、一汽馬自達、一汽豐田;什麼東風雪鐵龍、東 風標致、東風本田、東風日產、東風悅達起亞、東風風行、東風鄭州日產;什麼上海大眾、上海大眾斯柯達、上海通用、上海通用雪弗蘭、上海通用五菱……統統委 身於外企,賤得如同妓女,成為國外品牌的生產車間,並幫助它們占領廣闊的中國市場,占掉民族品牌。

這幫犢子企業們不以為耻,反以為榮,得意地數著錢!這是何等的悲哀?財大氣粗的國企擺在那裡,民企怎麼跟這些企業爭?好好想想,若這些一汽、東風等國企,與你們合資的外企,棄你們而去,你們能不能自己設計汽車?

知耻方為勇,趕快補帳,亡羊補牢,為時未晚,怕就怕不正視危機,諱疾忌醫,繼續惡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