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五期

 

 

中國的夢魘 —— 編者前言

 

 

在這個世界上,人人都有一個夢。當然,有相似的夢,也有全然不同的夢。比如,被共產黨“依法處死”的夏俊峰,他的夢就是能夠自由自在的做小販,養家活口,可是他的夢不但破滅了,連命也被送掉了。再比如,我們這些知識人的夢,就是能夠自由自在地關心國事能夠表達自己的看法和希望。過去,太多人為此枉送了性命;現在,少數有點膽氣的知識人開始“敢”了,可是,監視、坐牢、流放依然在等待著他們。

所以,要說做夢,在當代中國,也只有共產黨和他們的領袖們才能做自己的強人之夢。比如,毛澤東做的就是一個權力無邊的帝王夢,他倒是做成了,但是壓在他這個夢下面的,竟然是8千萬冤魂群鬼,對全中國的人來說,那只是一個血腥的夢魘。鄧小平做的,是一個要“摸著石頭過河”的救黨夢,河雖沒有摸過去,卻用八九六四的槍聲,讓他鬼夢纏身,又給我們的中國人留下了一個死亡的夢魘。到了江澤民,做的便是“腐敗治國”的夢,腐敗會不會讓老百姓繼續遭罪他不管,只要黨不亡在他的手就行,說白了,還是中國老百姓的一個沉重夢魘。之的胡錦濤做的則是“陰謀反動的夢。自他上臺,就開始“重建馬克思主義的基礎工程”,就指示“必須把文革樣板戲列為中小學必修課”,直至在馬列中國國慶60週年天安門行時,竟然推出了30年來人民早已棄之如敝屣的“毛澤東思想方陣”……結果,他的夢便把江澤民腐敗治國的夢,做成了 “腐爛倒退”的夢——遍中國都是“一街狼犬,滿地血腥”的痛苦夢魘。

鄧小平下旨江、胡兩位順次做他之共產黨的“紅管家”,目的是既要保住無產階級革命家的子孫們,又要江、胡為他們保住血洗的“紅色江山”,嗣機還要他們將紅色江山交還給他嫡親的“紅二代”。於是,眼看時機將至,有兩個人便做起了大夢。一個是薄熙來,他因對“我黨”的深厚感情,更因他要投胡錦濤“陰謀反動之機”,好做常委,以成大業,便一邊唱紅打黑,一邊要發展民生,走所謂“共同富裕”的道路。只因他招搖過市,欲望太高,用人不淑,家人貪瀆,結果,他的夢雖被比他“更紅更黑”的同伙們一起將它碾得粉碎,卻被他的髮小——一個與他同根、同苗、同野心、同是馬列子孫的習近平做成了,而且還把他的夢正式地稱為“中國夢”,頓時招搖九州,傳遍全球。只因他自身“馬列魂未消”,面臨的又是“江山日夜搖”的困境,他便“困獸猶鬥”似的,要徹徹底底地夢回到毛澤東時代,但絕不是毛澤東發動文革大“內訌”的10年。那時節,他們的“共產革命家”父母們,不是被批斗,就是被街,上吊的上吊,跳樓的跳樓,當時,他們這些年紀尚輕的紅二代們,自然是“公子落難,小姐遭殃”……。所以,習近平的中國夢,才必然是恢復文革前17年毛共剛剛“打下天下、建了專政”的時代。因為在那個時代,人民被騙,知識人被批,反對者被殺,歷史有“問題”的,或稍有己見者,甚至是馬屁沒拍好的,不是被關,就是被管,甚至也被種種手段所殺……。好端端的幾億“民國”遺民,被共產黨作踐到了人財兩空,家破人亡、生死兩難、甚至是生不如死的境地,著實是史無前例。但共產黨及其“紅二代”寶寶們,卻過的是手握權柄、養尊處優、予取予奪、天上人間般的好時光。 這,才是習近平所謂“中國夢”的由來。今天,當共產黨已經對人民完成了“二度共產”,人人“腰纏億貫”,卻又江山飄搖之際,習近平做的中國夢,才會是“大講什么中共60年統治的連續性和一致性;大談什丟了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就是丟了我們的根本;大搞什“七不準、九不搞”,還有什“照照鏡子,洗洗澡和批評和自我批評”等等這些毛澤東的老一套騙人招數……為鞏固權力,維護統治,他做的仍然是“共產黨要專政到底的夢”,而不是“民主中國的夢”。為此,他才會大發指示,大放厥詞,大控輿論,大肆抓人……在繼位不足半年的時間,就將他的中國夢”變成了他強壓在中國人民心頭的“恐怖夢魘”,讓原指望他真能夠搞點兒“新政”的改良“愚知”們,一個個驚了個目瞪口呆。共產黨又一次將無望的夢魘,沉墜在全體中國人民的心頭,且愈沉愈深,愈沉愈可怕。

我們的黃花崗雜從來就是在做著自己的夢。如若不信,那就請讀者一期期地看回去。本期,那些從大陸投給我們的好文章,講的都是我們真的民主中國夢,破的都是那個強壓在我們心上的專制夢魘。要知道,只要這個夢魘一天不被消除,我們的中國人,又何能有自己幸福的中國夢?

本期好文薈萃,還是請讀者們自己去評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