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三,四十四期合刊

 

莫言公開歌頌獨夫民賊毛澤東

良知作家要求瑞典文學院道歉

 

 

 

《参与》編者前言:


這是一場徒勞的戰爭,因為瑞典是不會道歉的。
但是我們的願望必須要讓他們知道。反對獨裁的價值觀必須一再重申。
此公開信的英文版本,已經委托專門渠道,親自送達文學院辦公室,並且通過電子郵件,寄給諾委會的行政秘書。

1989天安門大屠殺以來,西方漢學界就是一個靠近獨裁中國的重災區,德國有共產黨座上客、波恩大學的顧彬教授;美國有哈佛大學的傅高義教授,代表作是替天安門慘案開脫的《鄧小平改變中國》;瑞典有公開吹捧毛澤東《延講》的馬悅然院士,最近的代表作是將莫言贊美薄熙來的打油詩解讀成了不起的反薄諷刺詩。法國有一位外交官兼翻譯,居然出語驚人:頒獎給莫言也需要勇氣——權勢真是一個愚蠢的笑話,終極權勢就是終極笑話。

 

原文:

我們請求瑞典文學院公開道歉

 

瑞典文學院:

最近,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受中共中央機關的邀請,作文學主題演講。

莫言在演講中,竭盡全力贊美與希特勒、斯大林相提並論的獨裁暴君毛澤東。這跟他在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之前,抄寫毛澤東《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的思想動機是一致的,因此中國的官方媒體,再一次以《莫言談毛主席》為題,進行鋪天蓋地的洗腦宣傳。

每個中國人都知道,毛澤東是紅色中國的締造者,於1949年建立了世界上繼蘇聯之後,最大的獨裁帝國。自1950年土地改革開始,毛澤東親自發動了鎮壓反革命、工商業改造、反右派、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西藏和新疆的屠殺、清除彭德懷反黨集團、社會主義教育、計划生育、文化大革命等政治及軍事運動,造成了至少八千多萬人的非正常死亡(僅1959至1962年的大饑荒,就有近四千萬餓殍),不計其數的人入獄,不計其數的人生不如死,不計其數的普通家庭破裂。莫言作為您們給予崇高榮譽的作家,居然無視歷史,稱毛澤東是“偉大的歷史人物”,真是無恥到了極點。

此前,莫言還作為中共的頭號御用文人,於2009年代表政府出席法蘭克福書展,公開發表了與獨裁政權步調一致的講話,還寫詩稱頌企圖倒退回毛時代的殺人魔王薄熙來。

此前,莫言還當著各國媒體,挑釁人類普世價值,稱言論審查與飛機安檢同樣必要,中國監獄不會“因言治罪”,作家坐牢可能因為其它原因(比如偷東西)——由此證明您們的2012年諾獎頒獎辭,完全混淆了視聽——莫言不是瓦解了共產黨的宣傳廣告,而是赤裸裸的共產黨宣傳機器。

這臺貼著諾獎標籤的機器,對在獨裁中國含冤致死的人們,傷害是巨大的。更為不幸的是,莫言和中共還在繼續利用您們授予的諾獎標籤,粗暴踐踏眾多監獄內外的獨裁制度受害者。

由此我們請求您們,就頒獎給共產黨高官和反人類的文化幫兇莫言,向中國民眾,向還沒得到安息的中國歷次洗腦運動的冤魂,向天安門慘案受害者,向中國所有區域發生過的政治慘案受害者,慎重道歉。

有過改之,善莫大焉。這是中國先賢們所強調的。希望享受著民主國家種種福利的您們,鼓起勇氣,公開道歉,別讓享有盛譽的諾獎和文學院,和莫言一道,被永遠綁在中國歷史的恥辱柱上。祝你們身體健康,放眼未來。也祝漢學家馬悅然先生九十誕辰平順,頤養天年。

 

中國部分作家(簽名略)

(轉自《獨立評論》)

 



 

附錄:

莫言歌頌毛澤東


2013年4月21日現場錄音)

 

海內外各大網站

 

尽管现在有很多人在全盘地否定毛泽东,把他妖魔化,把他漫画化,但是我想这个是蚍蜉撼大树,你什麽可以否定,他的《矛盾論》和《實踐論》你否定得了嗎?他的《論持久戰》你否定得了嗎?他的詩歌你可以不喜歡,但那種胸襟,那種氣勢,你能寫出來嗎?你可以不喜歡他的書法,但是你能寫出那種狂飆一樣的龍飛鳳舞的那種字體嗎?面对这么一位伟大的历史人物,把他丑陋地漫画化、魔鬼化,实际上是缺乏理智。现在谁要肯定毛泽东,是要冒很大的风险的。

 

我們請求瑞典文學院公開道歉

 

《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三,四十四期合刊